笔趣阁 > 师父肯定在暗恋我 > 47.1.12更新

47.1.12更新

        抱歉,  由于您在本文v章的购买比例过低,  暂时无法阅读新章~  “鲛人?”四猴子惊讶道:“方才唱歌的是鲛人?”

        银乌道:“一个少年长着鱼尾,正在那边嘻水呢。”

        毕冬闻言顿时心生一股不祥的预感,开口道:“这岛上原本有结界,任何妖物都不可能靠近的。昨夜岛上的结界破了,  我哥他……他难道没有修补好结界,  不然为何岛上会有鲛人?”

        银乌道:“结界是肯定没有修补好的,不然为什么我能上来?”

        毕冬闻言顿时心下一凉,银乌确实也是精怪,他能上岛,别的精怪自然也能。

        “无论如何,  小心为妙。”杨舟道。

        “不如我先去你家探探,你们找个安全的地方等我。”银乌道。

        银乌说罢便振翅欲飞,  临走前丢了一只羽毛给毕冬。毕冬接过羽毛,  视线顿时一变,  目光所及之处变成了银乌所见到的景像。

        “岛上最大的那座宅子就是我家,  你直奔那儿去就行。”毕冬道。

        银乌闻言便拔高身体,朝着毕府而去。

        杨舟在岸边寻了一个较为隐蔽的所在,  带着毕冬和四猴子暂时歇脚,又在周围布了法阵。毕冬坐在石头上,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透过银乌的视线,  他几乎已经能看到毕府的房屋了。

        “就是这儿,  飞下去……”少年吩咐道:“别去管那鸟窝,  直接去前厅,  这会儿刚入夜我哥一定在……等等……你看那院里的池塘里是什么?”

        银乌俯冲而下,待靠近那池塘不由吓了一跳。

        “鲛人?我家的院子里怎么会有鲛人?”毕冬急道。

        杨舟闻言面色顿时凝重了几分,四猴子也颇为着急的道:“怎么回事,银乌看到了什么?”

        “那鲛人……他的脸变成了府中弟子的模样,他……银乌你跟着他,他去了前厅……”少年一脸焦急,跟随着银乌的视线到了毕府的前厅,便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立在厅内。

        “是我哥……”少年道:“他……”

        “他怎么了?”四猴子问道。

        毕冬的身体突然开始颤抖,面色迅变得苍白,而后他喃喃的道:“不可能,我哥不可能变成妖怪……他不是我哥……”

        杨舟闻言不由叹了口气,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生了。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之后,银乌便飞了回来。

        它将自己看到的景象朝众人一复述,三人都大惊不已。

        “你们家……就我看来,目前所有人都是鲛人所变。”银乌道:“只是我不知道原来的人都去了哪儿,也有可能是在鲛人来之前,就跑了。”

        四猴子道:“如果人都跑了,鲛人能变成与原来的人长相一般无二吗?”毕冬闻言顿时如坠冰窖,别的人他不敢说,这鲛人变的毕清寒若只是看脸,与哥哥几乎一模一样。

        “鲛人虽然是精怪,可与赤鱬相比,应该算是很容易对付的,即便是寻常人类,只要稍微习过武的都可与之一战,你们家的弟子不至于连鲛人这样的东西都对付不了,这其中应当是另有隐情。”杨舟道。

        “那现在怎么办?”毕冬问道。

        “鲛人与人类相似,夜里也需要休息,待子时过后,我们一起进岛查探一二。”杨舟道。

        毕冬闻言心知别无他法,只能乖乖等着子时到来。四猴子弄了些干粮分给众人,怕被现也不敢点火,众人只得干巴巴的就那么凑合吃了些。毕冬从昨夜至今,肚子里早已吐得连水儿都不剩了,所以也勉强吃了些干粮。

        大概是今日经历的惊险太多,少年这会儿倚在石壁上,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待他醒来的时候,便听到了一个陌生少年的求饶声,他不由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过来。

        “我向你道歉,你放了我吧……”少年带着哭腔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惹人心疼。毕冬悄悄起身越过石头看去,便见一个少年全身赤/裸,只有腰间围了一条布巾,正被缚住双手绑在树上。那少年正是先前银乌在岸边见过的那个,只是这会儿鱼尾变成了人类双脚的模样。

        “放了你?放了你再咬人怎么办?我只是跟你打个招呼,你上来就下嘴,太不友好了。”四猴子一边扯了布巾包裹着手上的伤口一边嘀咕道:“长得柔柔弱弱的,却是个心狠嘴辣的。”只见他手背和小臂上,散布着好几处咬伤,想来是被鲛人少年给咬的。

        鲛人少年看着四猴子血淋淋的手,目光中闪过一丝自责和惧怕,生怕对方报复自己。

        “你们要干嘛?”毕冬快步走过去问道。

        杨舟头也不回的扔给毕冬一件衣服道:“换上这个。”

        毕冬接过那衣服一看,竟是一件鲛绡。这鲛绡他只听闻过,却未曾见过,如今一见之下不由惊叹不已。再一看自己身上这缺了一条衣袖的衣衫,只觉得十分滑稽可笑。

        “抢人家衣服不太好吧?”毕冬看向那鲛人少年道。

        鲛人闻言忙道:“他们是借的,你穿完要还我的。”

        少年闻言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也不避讳众人,当即将自己外袍脱/了,打算将那鲛绡穿在外头。杨舟却转头一看,道:“把你自己的衣服全都脱/了,只穿这一件。”

        毕冬闻言一怔,看着那衣衫道:“太薄了。”

        杨舟却看着他没有做声,那目光带着不容置喙的强势,少年只得妥协。

        片刻后,毕冬换好鲛绡从石头后出来,四猴子和杨舟看着都不由一怔,当即笑道:“毕冬师侄穿这身衣服,可比这鲛人穿着好看。”

        毕冬身量原本便带着少年人尚未长成之前的瘦削,他五官又精致,再加上皮肤白皙,如今穿了这薄如蝉翼的鲛绡,身形若隐若现的,倒是带着几分撩动人心的朦胧感。

        杨舟轻咳了一声,有些不自然的将目光从毕冬身上移开,转而望向那鲛人少年道:“说,怎么才能让他变成你的样子。”

        “这个我真不知道……”鲛人少年道。

        四猴子上前一步道:“不说我就咬回来!”

        那鲛人不知是胆子小还是对四猴子心怀愧疚,不等四猴子继续恫吓,便和盘托出了。

        原来鲛人口中会分泌一种液体,这种液体经鲛人之手可以凭空捏出任何一个人的模样,只要是鲛人见过的,便能以假乱真,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无法区分真伪。

        “啊?用口水啊?”毕冬闻言有些泛起了恶心。

        此时四猴子已经解开了鲛人少年的手,少年一边说着一边取了些自己口中的液体,而后双手随意一捏,便捏出了一张薄如蝉翼的透明面具。毕冬看着那玩意儿,只觉得又奇怪又恶心,但是他架不住杨舟凌厉的目光逼视,只能乖乖就范。

        鲛人将那面具覆在毕冬脸上,毕冬顷刻间便成了与那鲛人一模一样的另一个少年。

        “啧……真像。”四猴子惊叹道。

        毕冬摸了摸脸,倒是没什么异样,只是一想到脸上沾着别人的口水,便有些想吐。

        杨舟打量了毕冬片刻,朝四猴子道:“看着他。”

        四猴子闻言忙应是,而后又将那鲛人绑起来,鲛人则老老实实也不敢挣扎。

        杨舟抬头打了个呼哨,银乌俯冲而下,落在了杨舟肩上。

        毕冬见状忙道:“你不是我的宠物吗?怎么站在别人身上?”

        银乌眼珠子滴溜溜的看了毕冬好半晌,这才反应过来自家主人这时换脸成功了,不由开口道:“还是原来的脸好看,这鲛人脸太妖/艳了,俗。”说罢还转头问杨舟:“你说是不是?”

        杨舟沉着脸片刻,竟然“嗯”了一声。

        毕冬一脸无语道:“接下来咱们干嘛?”

        杨舟道:“去你家,拜访你哥哥。”

        这会儿已经接近子时,岛上几乎没什么灯火了。银乌飞在高处警戒,杨舟则带着少年朝毕府行去。原来在毕冬清醒之前,杨舟已经从那鲛人少年身上问出了不少讯息,这些鲛人平日里住在诡泽岛附近,因诡泽岛有结界守护,所以附近鲜少有凶猛的精怪出没,鲛人寄居与此,相对比较安逸。

        但七月十五那日,诡泽岛的结界突然破了,鲛人们也不知生了什么,出于好奇便上了岛。而后觉岛上灵力充沛,适合修炼,于是许多鲛人便伪装成人类的模样,混迹在岛中。而那少年向来自由散漫,又不屑于伪装成人类,于是才独自在岸边。

        “他们为什么要伪装成人类?”毕冬问道。

        “因为他们太弱了,若是被人类现,很可能会被抓起来。”杨舟道。

        毕冬闻言心中十分欣慰,原来有精怪比自己还弱,真是难得。不过转念一想,他又觉得鲛人也挺可怜的,无论是面对同类还是面对人类,都只能低三下四的,毫无高高在上的实力与运气。

        两人到了毕府门口,杨舟转身朝少年道:“那个伪装成你哥哥的鲛人,与方才的鲛人很熟悉,你进去套他的话,我在暗处保护你。”

        “我……”毕冬面色有些紧张。

        杨舟伸手在少年手背上轻拍了一下,道:“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他说罢纵身一跃躲到了暗处,少年一时心中有些慌,却不得不深吸口气,抬脚跨入了毕府。

        银乌道:“一个少年长着鱼尾,正在那边嘻水呢。”

        毕冬闻言顿时心生一股不祥的预感,开口道:“这岛上原本有结界,任何妖物都不可能靠近的。昨夜岛上的结界破了,我哥他……他难道没有修补好结界,不然为何岛上会有鲛人?”

        银乌道:“结界是肯定没有修补好的,不然为什么我能上来?”

        毕冬闻言顿时心下一凉,银乌确实也是精怪,他能上岛,别的精怪自然也能。

        “无论如何,小心为妙。”杨舟道。

        “不如我先去你家探探,你们找个安全的地方等我。”银乌道。

        银乌说罢便振翅欲飞,临走前丢了一只羽毛给毕冬。毕冬接过羽毛,视线顿时一变,目光所及之处变成了银乌所见到的景像。

        “岛上最大的那座宅子就是我家,你直奔那儿去就行。”毕冬道。

        银乌闻言便拔高身体,朝着毕府而去。

        杨舟在岸边寻了一个较为隐蔽的所在,带着毕冬和四猴子暂时歇脚,又在周围布了法阵。毕冬坐在石头上,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透过银乌的视线,他几乎已经能看到毕府的房屋了。

        “就是这儿,飞下去……”少年吩咐道:“别去管那鸟窝,直接去前厅,这会儿刚入夜我哥一定在……等等……你看那院里的池塘里是什么?”

        银乌俯冲而下,待靠近那池塘不由吓了一跳。

        “鲛人?我家的院子里怎么会有鲛人?”毕冬急道。

        杨舟闻言面色顿时凝重了几分,四猴子也颇为着急的道:“怎么回事,银乌看到了什么?”

        “那鲛人……他的脸变成了府中弟子的模样,他……银乌你跟着他,他去了前厅……”少年一脸焦急,跟随着银乌的视线到了毕府的前厅,便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立在厅内。

        “是我哥……”少年道:“他……”

        “他怎么了?”四猴子问道。

        毕冬的身体突然开始颤抖,面色迅变得苍白,而后他喃喃的道:“不可能,我哥不可能变成妖怪……他不是我哥……”

        杨舟闻言不由叹了口气,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生了。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之后,银乌便飞了回来。

        它将自己看到的景象朝众人一复述,三人都大惊不已。

        “你们家……就我看来,目前所有人都是鲛人所变。”银乌道:“只是我不知道原来的人都去了哪儿,也有可能是在鲛人来之前,就跑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