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姜饼先生 > 47.第四十七章

47.第四十七章

        此为防盗章,  购买5o%的V文可看,  或者等72小时后刷新可看

        6鸣把他推开,韩乔聿顺势站起来,也拉了他一把。

        马修兴高采烈的过来,排队等着跟6鸣再打一场,  “该我了!该我了!”

        韩乔聿看他一眼,  道:“你过来,我跟你打。”

        马修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不、不、不!”连说了三遍,生怕韩乔聿听不见似的。

        之前一直看着韩乔聿的那些人也在关注这边,有个身材火辣的外国女孩视线就没离开过韩乔聿半分,她一听见韩乔聿这么说立刻在一旁站起来,  带着笑容就冲过去了,“我来吧,  我也挺厉害的,  帅哥你跟我比一场好不好?”

        她这边刚抓住韩乔聿的衣摆,  还没等做什动作,  就被韩老板单手摔到了地上。女孩脸上的笑容都被摔的扭曲了,脸朝地半天没能爬起来,  最后还是被一起过来的朋友给搀扶着走了,肩膀一抽一抽的,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哭的。

        韩乔聿拍了拍手,  拧着眉头道:“还有谁?”

        周围有不怕死的又上去了两个,  韩乔聿不管那些人是冲自己来的,  还是冲6鸣来的,  全都接下了。他打赢了6鸣之后,就跟守擂台似的,但凡有想往6鸣这边蹭一步的人也被拽着先跟他对一场,男女不论,一律平等,摔碎了一地芳心。

        韩家太子爷一晚上心情出奇的好,跟6鸣在道场多待了一会,后半程没有去跟教练打,周围也没学员敢跟他打了,他就留在那一直陪6鸣玩儿。

        韩乔聿对上6鸣的时候,手上没用多大的劲儿,主要是比拼技巧,他这样一放水,还真让6鸣翻了两次身。6鸣骑在他腰腹上学着刚才那制服自己那俩动作,也用在了韩乔聿身上,不过他比韩乔聿身形小了一号,动作大开大合地倒是把宽松的道服扯开一些,手腕上力气也不够大,按住了对方粗壮的手腕刚一用劲儿就先自己有点抖了。

        韩乔聿视线扫在他胸前,第三回再被骑上来的时候,他就不再让6鸣近身了,略微隔开了点距离指导他。没再近距离地压制,捏着6鸣的脚腕把人掀翻了,瞧着6鸣翻身不能的样子扬了扬唇角。

        “差不多了……”

        6鸣喘着气被按在地上,见他还不松开自己忍不住又催了一遍:“差不多了啊,再按我真恼了!”

        韩乔聿这才把人松开。

        6鸣还是有点不服:“你下回别碰我腰,腰都让你掰断了!”

        韩乔聿看了一眼他被腰带勒地细细的腰肢,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已经摸上去了,还捏了一下。

        6鸣抬头,眉毛挑起来看他。

        韩乔聿面上不显什么情绪,又捏了一下转身去了更衣室,道:“太弱了。”

        6鸣:“……”

        虽然嘴上说的有点嫌弃,但韩总还是坚持送了6鸣回家,半路的时候还下车给买了杯热咖啡。

        6鸣有点惊讶,看了他道:“这是给我的?”

        韩乔聿奇怪道:“你不是冷?”

        6鸣裹着厚棉服,小口嘬着他拿来的热咖啡,笑了一下。其实运动之后他的手已经没有那么凉了,不过有暖手的也不会拒绝,咖啡加了双倍的奶和糖,喝的6鸣眼睛都弯起来,面容在雾气里也柔软了几分,更像是画本里的俊俏书生。

        韩乔聿送他到了楼下,这次没直接走,很有绅士风度地一直看着6鸣进了家门。

        6鸣开了灯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大概是房间里灯亮的同时,楼下的车才低低轰鸣一声开走了。

        6静书还没休息,披着针织开衫走过来,瞧见6鸣站在窗口那,问了一句:“刚回来?”

        6鸣把窗帘拉好,走过来道:“对,姐你怎么也不开个灯,这样下楼不安全。”

        “自己家,哪儿能那么容易就摔了。”6静书被他小心扶着,又问道:“又是你们老板送你回来的?”

        6鸣应了一声,问她道:“姐你干吗呢,怎么还没休息?我姐夫呢?”

        6静书道:“他出差去了。我有点饿,睡不着,起来煮个面吃。”

        6鸣卷起袖子道:“我来,你坐着等我。”

        6静书也溜达过去,站在旁边看弟弟下厨,她现在已经不怎么怕油烟味儿了,还有一两个月就要生,这一回比生6贝贝的时候顺的多,就是老公和家人把她保护的厉害,比第一次还要小心。

        “你姐夫也是,上回我想弄点甜面酱,刚提了这个想法,他就把他妈接来了,老太太特别热情,一气儿给我做了四五罐果酱,那甜的,真是牙都掉了。”6静书哭笑不得道。

        6鸣笑了道:“我觉得姐夫做的没错。”

        6静书跟他聊了两句,就开始把话题往6鸣那位老板身上引,旁敲侧击的问了两句:“你们那个老板,姓韩是吧?我看他也是中国人,你跟他平时在公司处的怎么样?他是不是挺关心下属的,我瞧着他送你好几回……”

        6鸣看她一眼,弯了眼睛道:“姐,你是想问我跟他什么关系吧?”

        6静书也没避开,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道:“就是有点好奇,鸣鸣你要是真想找一个人处对象,男的女的姐都支持你,真的。加拿大这边能领结婚证,姐有几个朋友也是这样的,要是结婚呢,我一定劝你擦亮了眼睛多看看,但是你现在还小,也不用急着这么早定下来,可以先谈个恋爱,怎么高兴怎么来……”

        6鸣手脚利落地把面捞出来又切了一碟小菜,端到桌上给她。自己坐在旁边托着下巴看她吃饭:“我现在还说不好。”

        6静书吃了一口面,道:“什么说不好?”

        6鸣道:“我其实来这边只想陪你两个月,没打算谈恋爱。”他认真想了一会,笑了道,“不过遇到合适的,我也会争取看看。”

        等他在今天要标注的资料上写完最后一句,按了按笔准备起身递给韩乔聿看的时候,就听到身后有人说话:“写好了?”

        6鸣吓了一跳,抬头去看才瞧见韩乔聿,也不知道人什么时候过来的,站在他身后视线越过来正在看他手里的资料,“韩总?”

        韩乔聿单手拿着烟,撑着椅背跟他看同一份文件,很帅的一个人,就是眼神太有侵略性了,即便是半垂下注视前方的时候也只会变得更加锋利,让人不敢直视。

        6鸣不着痕迹地拉开一点距离,道:“韩总,这是今天要用的资料,已经全部写好了,有两处不太详细的做了标注,您可以再看一下。”

        韩乔聿伸了手过去接了资料,他手臂长,又靠的近,做这动作的时候倒是像把6鸣搂在怀中,淡淡的烟草味一晃而过,很快就又恢复了之前的距离。韩乔聿翻了翻资料,开口道:“不错,你的字也很漂亮。”

        6鸣转了一下手上的圆珠笔,低头笑了笑没说话。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平淡的夸他的字,他当年艺考的时候教授拿着他的字反复看了好几遍,夸的都不止这么一句,他要是字不漂亮,这么多年真是白练了。

        韩乔聿还要开口说什么,就听到手机响了,他起身去接了电话,一边低声跟对方说着什么,一边拿了外套,看起来像是要出去。

        6鸣松了口气,等他接完电话道:“韩总,今天的资料已经全部处理好了,下午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韩乔聿看了他一眼,道:“我让人再拿一些来。”

        6鸣有些不解,他虽然不是这个行业的,但是日常跟着韩乔聿也能看出来,韩家太子爷这次是来接管加拿大分公司的,而且还来的有些匆忙,带了一些俄罗斯那边的器械收购工作,现在扫尾工作已经做的差不多了,怎么还有资料需要他翻译?

        6鸣这么想着,也就问了,韩乔聿一边拿了外套,一边飞快地道:“还有往年的,往年的那些也需要整理。”

        他说完就出去了,只留下6鸣一个人在办公室里。

        没一会,女秘书就搬了厚厚一摞的资料过来,视线都没敢跟6鸣对上。

        6鸣:“……”

        6鸣深吸了一口气,问她道:“这些就是全部了对吗?”

        女秘书期期艾艾道:“是的6先生,真是麻烦您了。”

        6鸣把毛衣袖口略微挽了挽,也没难为她:“没事,也是我分内的事。”

        这些资料墨迹新鲜,一看就是刚打印出来不久,6鸣虽然不知道韩乔聿什么时候需要,但是总归是越快越好,埋头工作的时候也忘了时间,实在有些疲劳了就揉一揉额头继续。他平时懒散,但是也并不是真的懒惰,如果是那样也不会提笔练字十多年,他身上带着的更像是一种漫不经心,除了提笔写字的时候专注,没有什么值得他再多花费心思似的。

        这次韩乔聿拿来的资料,6鸣难得专注了一回,他先大概过了一遍,翻了个大概,很快又开始查一些生僻的字词,即便是他做的再快,到了天黑也还是剩了大半,人也困倦极了。他抬头看了一眼时钟,琢磨着可以先眯一会再回去,毕竟这么多天来,他一直陪着太子爷加班,二姐家估计也没准备他的晚饭。

        这么想着就放松下来,迷迷糊糊的趴在那睡了。

        6鸣睡了一会觉得有些冷,但是越冷越睡的沉,眼皮沉沉的怎么也睁不开。他觉得自己被抱起来似的摇摇晃晃,也没能睁开眼,只知道抱着他的像是只火炉一样热滚滚的,舒服的忍不住想要缠上去。但是很快就被分开了,他拧着眉头刚有点不满,身体就被暖而轻柔的云朵包裹住一样,陷入柔软的床上。舒适的感觉让他彻底没了防备,很快就放松下来,但是什么东西又很快缠过来,唇上凉了一下,他偏头躲过,唔了一声。

        第二次的时候就没这么好运了,被有些粗鲁地捏住了脸,接着就被塞了一粒小小的带着苦味的药片,没等吭声就被指尖推了药片进去,简直像是宠物被强制喂药一样,这次再给水他就闭着眼睛吞了,只是那手指好像并没有离开,摩挲了好一会。

        药效很快挥作用,6鸣沉甸甸地睡过去了。

        等再醒来的时候,6鸣就先感觉到了满嘴的苦味,紧接着睁开眼就是一片黑暗,反应了好半天才认出是在哪里——韩乔聿办公室的这间休息室遮光效果极好,黑的简直伸手不见五指。6鸣头疼的厉害,一边揉着额角起来一边摸索着去找床边放着的那个小闹钟,他上次换衣服的时候看到过,还有点印象。

        摸到闹钟拿起来按了一下,上面柔和的光亮显示了时间,才不过是六点多钟。

        6鸣慢慢走出去,外面很安静,他以为办公室里就他自己,但转头就看到了韩乔聿。太子爷睡在沙上,裹着个毯子,拧着眉头,即便是睡了也透出一股不可抗拒的傲气,略短的刘海浅浅的带着光泽,阳光淡淡匀称勾勒出他侧脸棱角分明的轮廓,看起来英俊极了。

        只是拧眉的表情略凶,让6鸣想起他在柔术馆里面不改色摔打人的情形,而这人现在蜷缩在沙上放不开手脚,活像是一只大号的暴力熊。

        6鸣放轻了脚步去倒了杯水喝,动作很轻,但是沙上的人还是“唔”了一声醒过来。他看到6鸣的时候也愣了下,但是很快伸手挡住了阳光照过来的视线,有些不适应地哑声道:“几点了?”

        6鸣一边喝水,一边道:“不到七点,还早。”

        韩乔聿坐起身来,身上的衬衫已经皱的不成样子,他也没管这些,拧着眉头看向6鸣道:“你昨天有点烧,额头很烫。”

        “啊那个,不要紧。”6鸣给他也倒了一杯水,递过去道:“我看书时间长了就容易这样,休息一晚上就好了,昨天你抱我进去的?”

        韩乔聿点了点头,喝光了杯中的水还在看着他:“本来想带你去医院,你很怕冷,抱着……抱着被子不放。”他中间停顿了一下,又道,“我就给你喂了片药。”

        6鸣舌尖弹了弹,啧了一声像是在回味刚才的苦味儿,道:“难怪我早上起来苦的打哆嗦,你是怎么给我喂进去的啊,是不是没给我水?”

        韩乔聿笑了一声,在6鸣怀疑的看过来的时候,移开了点视线道:“给了,你就喝了两口,不肯喝,再喂都洒在你领口上了。”他指了指旁边的咖啡勺,“就这么两小口,多一口也不肯咽下去。”

        韩乔聿看到他下来,起身道:“那就不多打扰了,那边事情还多,我先和6鸣过去。”他这话说的坦然,仿佛6鸣先是他员工再是6静书的弟弟似的,直奔主题就要带人走。

        6静书刚才和他聊了一会,也不知道听这人说了什么,对他还挺放心的,就把弟弟送到门口,给他整了整衣领叮嘱道:“去玩儿吧,多认识些朋友。”

        这话让6鸣听的忍不住眨了眨眼,等到上了车还一直忍不住去看韩乔聿,他二姐平时看着面向柔和但是脾气最是火爆,还真没对谁态度这么软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