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枪泣血 >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石盘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石盘

        梁华宇加快步伐跟上逆水寒,脸上满是笑容,直勾勾看着逆水寒,还不是的挤眉弄眼,看得逆水寒心中直毛。

        “有屁快放。”逆水寒冷冷道。

        “你先前叫兰绝尘什么来着?兰禽兽?你疯了吗,他现在的化名是东方大雕。”梁华宇传声道。

        “你真当这些人是智障?”逆水寒应道。“你不是为了这件事儿来的吧,你想跟紫龙打?”

        逆水寒怎会不知梁华宇那些小九九,梁华宇笑嘻嘻开口道:“我说老二啊,你也知道我这人最讨厌什么龙啊,龙的,这简直就是我心中无法磨灭的业障,你看是不是跟我换换。”

        “你不行,你太弱了,对方可是魔龙一族,我估摸着应该是带翅膀的大蜥蜴,匹敌那神之界域的神龙一族,你防御力是很强,可是攻击力没有我强。

        本大爷一棒下去,抡得他找不着娘。”吴良也跟了上来,摇着食指道。

        “不不不,还是让我来,这种没有教养的人应该让我这种天生贵族来教化他,分分钟教导他如何优雅的做龙。”断浪不甘落后反驳道。

        逆水寒见到梁华宇他们三人兴致勃勃,倒是很干脆,无所谓道:“可以,的确轮不到我出头。我退出,你们三人自己抢吧。”

        话落,梁华宇他们三人便离开了逆水寒,等的就是逆水寒这一句话。

        “你们真是一个比一个有自信。”血凤不禁道。

        “那是当然,像我这么厉害的,还有他们。”兰绝尘和瑟蕾莎与逆水寒他们齐头并进。

        “你们有些过了,再怎么说,紫龙的心并不坏。”瑟蕾莎轻叹一口气道。

        “紫龙坏不坏我不知道,但是我这几个兄弟他们性格便是如此,别见怪,这是改不了了,毕竟狗改不了吃屎。”不知道兰绝尘是在夸人呢,还是在骂人。

        “你们真是奇怪的人,兄弟之间有这么损人的吗?我从小看着紫龙长大,他就像我弟弟一般,他的实力我是知道的,你们想要赢他怕是不容易。

        如果你们的修为真的这么低的话。”血凤问道。

        “修为并不是综合实力的唯一标准。”逆水寒道。

        “紫龙很强,魔龙一族与黄金神龙一族是为神龙族的顶端,紫龙自幼便得到最好的资源培养,无论是攻或是防,再加上魔龙一族自身的优势,若不是同等境界之下,你们毫无胜算。”瑟蕾莎道。

        “我想以紫龙这般骄傲的人应该不会用修为来压人吧。”兰绝尘笑道。

        “……”瑟蕾莎欲要继续,却被兰绝尘打断。

        “可是就算他使用真实的实力,打个平手并不难,世间除了真正的神灵,否则想要留住我们的人,还没有出生。

        在紫龙使用全部实力的情况之下,想要赢得漂亮难度较大罢了。”兰绝尘笑道。

        “你们当真是自信满满,不过中阶真神境的修为,真不明白你们哪里来的自信。”血凤不禁嘲讽道。

        “源于内心,源于对自己的自信,源于对自己兄弟的了解,源于对自己兄弟的自信。”兰绝尘笑道。

        “你就考虑一下紫龙的感受吧。”逆水寒淡淡附和道。

        而此时紫龙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尽头,出了小世界,兰绝尘他们的对方,他尽数听在耳中,尽管快要气炸了,但是这个时候他反而越来越冷静。

        众人迈出小世界。

        竟然有种恍如隔世之感,尽管在小世界之中才两个时辰,可是外界已经过去了两个月,此时大船停泊在海岸,人们纷纷下船。

        船尽管很大,其实并没有多少人在其中,哪怕算上魔兽和随从差不多也是个千人团。

        魔兽们尽管幻化了人形,可是身上那桀骜的兽性根本无法隐藏,多是溢出言表,领地意识的本能使得他们毫不掩饰自己强大的气场,用以警告那些企图进入他们绝对领地的生灵。

        相对于大多生灵的虚伪,他们更是毫不掩饰的对兰绝尘他们这些看起来就很弱的人十分的鄙夷或是好奇,尽管心中好奇为何瑟蕾莎公主和血凤大小姐会这般高规格对待兰绝尘他们一行人。

        弱肉强食,优胜略汰,从来就是宇宙运行的根本法则。

        只不过有些种族文明表现得裸,有些种族则是表现得婉约,其本质从未改变了。

        透过一切生存的意思,看到其中的本质,一切都是为了活着,众生万灵生下来的意义就是为了活着,更好的活着。

        挑衅的气息从未间断过,这些都被兰绝尘华丽的无视了。

        一些可怖的魔兽,却静静的看着事态的展,他们的双眼如同毒蛇一般,收敛这自己的气息,静静的呆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

        这才是真正的威胁,兰绝尘自认为不一定能够逃脱得了这些魔兽的追杀。

        这些魔兽怕是一些高等魔族的守护神兽。

        “真龙的气息,很微弱,却无法逃脱我的感知。”

        “我也感受到了,本以为是对方身上拥有某种真龙的物件。”

        “那是血液散出来真龙气息的芳香。”

        “奇迹之血?”

        “……”

        一些魔兽们幽深的双眸,眸光流转,脸上表情越来越丰富,这些魔兽可不简单,其中不乏神兽堕落为魔,可他们的本质还是神兽。

        真龙心血之名声响九霄,他们怎会不了解一二。

        梁华宇,断浪,逆水寒他们三人争夺的结果也已经出来,最终被吴良夺得了出战的机会,一直以来综合战斗力总是垫底的吴良经过他师尊精心设计的历练路线,现如今成长到了什么地步。

        吴良无比渴望展现自己,一直都在憋着一股劲,跟上兰绝尘他们的脚步,还要保护自己的姐姐,这个唯一的亲人。

        “老姐,你如今在何方?大劫降至,望你一切安好。”吴良拳头紧握,青筋微颤,旋即松开,迈开步伐,面露微笑。

        瑟蕾莎手下的做事效率极高,待到兰绝尘他们下船之后,便已经选好了一个战场,正好在两个魔兽的地盘之间的空白区。

        看着一尊大魔能手中古朴的铁盘,兰绝尘脸上流露出了一丝好奇,道:“这轮盘倒是神奇得紧,能否让晚辈端详些时?”

        这尊大魔能看了瑟蕾莎一眼,旋即开口道:“神盘有灵,切勿触犯盘中神灵,后果不堪设想。”

        “哦?前辈此番话语让晚辈更是好奇得紧。”兰绝尘笑脸相迎,接过古朴神盘。

        仔细端详手中神盘,上面纹络清晰,没有繁杂的纹络,简单整洁,不知是何种材质所炼制而成,相对于铁制,手感似乎更加倾向于石头和玉石之间,手感类似光滑的石头,却拥有着玉石所特有的温润,让人爱不释手,舍不得放下。

        纹络简单得让人不敢相信,一时之间兰绝尘沉浸其中,这尊大魔能却带领其他魔族完善战场,刻画法阵,以免过强的能量反应惊动到那些魔兽。

        他倒是对兰绝尘放心得很。

        兰绝尘抬起头,直视瑟蕾莎缓缓道:

        “每一笔每一划都蕴含着十分晦涩的道理,看起来只不过最为普通的纹络,可是却隐含着巨大的宝藏,每一道纹络都能够联动一系法则,趋吉避凶仅仅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能力罢了。

        这神盘年代之久远根本无法揣摩,神盘的神灵怕是早已经幻化灵体,并且是一尊高阶灵族。

        你们就拿这么神异的石盘来探测凶吉而已?”

        “这块神盘是随着光源喷涌而出的神器,来历不明,品阶不明,我父皇赠予我的成人礼物。望我能够趋吉避凶,这些年以来的成就,它的功劳不少。”瑟蕾莎应声道。

        “光源是什么?”兰绝尘好奇道。

        “你连光源都不知道?这可是众人皆知的圣地。”瑟蕾莎眉头微微一皱,总感觉哪里不对。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这人一向这般实诚。”兰绝尘并不害怕瑟蕾莎怀疑自己的身份。

        “一座屹立在星云中心的古井奔涌而出一种其他的光,这些光便是星云之中的璀璨斑斓的极光,这座古井便是光源,亦称光井。”瑟蕾莎解释道。

        “永恒之光的光源竟是以一座古井的形式呈现,着实有趣。这石盘指不定是压在井底的大石。”兰绝尘一边抚摸手中石盘的纹络,一边轻笑道。

        瑟蕾莎正要阻止兰绝尘不要这般抚摸石盘,却已经来不及了。

        “放肆!”

        一股强大的力量从石盘之中爆而出,将兰绝尘震飞,手中石盘脱手而出,在空中上下沉浮,仙霞缭绕,符文涌动。

        呵斥声好似一把大锤狠狠的砸了兰绝尘的大脑,一阵眩晕袭来,耳边尽是嗡鸣声。

        未知的伟力带着强绝的杀气涌入兰绝尘的意识世界之中,强烈的疼痛感袭来,痛得兰绝尘浑身抽搐痉挛。

        石盘溢出的气息瞬间惊醒了周围的魔兽,睁开双眼,投向此处,贪欲毫不掩饰释放出来,原本寂静魔兽森林瞬间充满生气,鸟雀惊鸣,走兽咆哮,阵阵大风呼啸而过,飞沙走石,沙沙作响。

        “好骇人的灵力波动。”

        “若是能够得到这一件灵气,我定是能够突破天地桎梏,羽化飞升。”

        “怎么会有这般的器具流落凡尘。”

        “……”

        兰绝尘不禁抱头,面目狰狞煞白,七孔溢出金色血液,狂流不止,很是狼狈,

        梁华宇他们心中焦急,却接近不得,诡异石盘氤氲缭绕,上下沉浮,一股股波纹,随之荡漾,将一切企图靠近兰绝尘和它的事物阻挡在外。

        无数彩霞从天际倾泻而下,化为一个光茧,不过片刻,光芒敛去,一个袅娜的身影幻化而出,彩霞缭绕,看不见其真正面目,目光如炬,令人无法直视。

        “无知的蝼蚁,竟敢这般亵渎吾尊。”

        话语间,抬起右手,玉手芊芊,娇嫩如玉,食指直指兰绝尘,空间荡漾,一道光束射出。

        “不要!”

        “住手!”

        “……”

        梁华宇他们大惊,人影闪动,欲要阻止对方,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飞,梁华宇他们并不放弃,分散四个方位,身上可怖的气息毫不掩饰的的暴露出来,骇人气旋缭绕其身,冲天暴起,周围的时空一度凝固了。

        时间却已经来不及。

        光束没入兰绝尘眉心,却没洞穿兰绝尘的头颅,似乎没入意识世界。

        梁华宇他们稍微松了一口气,兰绝尘却痉挛抽动得更加厉害起来,让梁华宇他们的心再一次提到了嗓子眼,双拳紧握,对于自己这般眼睁睁的无力行为甚是恼怒。

        “咚!”

        蓦地!

        如洪钟声响起,震散这股力量,化作点点光粒,伴随涟漪,倾泻漫天。

        “嗡嗡嗡……”

        余音绕梁,绵延不绝。

        “咦?!”

        音波未泯,淹没对方,如同海啸下的泡沫,破碎了。

        石盘轻颤,化作一道光芒,没入兰绝尘的眉心处,“仙”字符浮现眉心,仙光璀璨,照亮一切,未等众人反应过来。

        “滚!”一声响,震得兰绝尘头皮麻。“吾夫岂是汝可蔑之!”

        “是你?!”石盘器灵失声惊叫。

        “哼!”仙钟玲冷哼一声,不屑应之。

        石盘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震出眉心,化作一块普通的石盘,仙光消失,轻轻颤颤,眼疾手快的瑟蕾莎接住了,静静躺在瑟蕾莎手中。

        瑟蕾莎看着手中石盘,再看看兰绝尘狼狈不堪的脸,脸上的错愕不加掩饰。

        这一声大喝,不仅仅喝退了石盘,更是让原本浮躁起来的魔兽们再度收敛蛰伏,瑟瑟抖,不敢大口喘气,强烈的恐惧感淹没了内心的贪婪。

        钟声厚重,绵延万里,直彻九霄。

        兰绝尘貌似知晓了一些内情,脸上古怪表情露于表,数次大口喘气后,快回复过来,用力摇摇头,想把余痛甩走,令大脑多清晰些许。

        “这都没有死。”梁华宇一脸无言道。

        “曾经老大的位置离我是这么的近。”断浪懊恼道。

        “老天不开眼,好人命不长,祸害留万年。”吴良无奈摇了摇头。

        倒是逆水寒扫视兰绝尘一眼,觉兰绝尘的状态已经恢复巅峰时期,这才放下心来,对于石盘的来历,他或多或少已经看到了冰山一角。

        随行的高等魔族以及魔兽们看兰绝尘的目光却生了细微的变化,更加复杂中带着浓郁的好奇心。

        “你是第一个活下来的人。”

        瑟蕾莎缓步走来,精致绝伦的脸上,笑容灿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