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逆天小农民 > 章节目录 第1126章 天之骄女
    大唐皇朝军团开始集合,然后往西边国境集合。

    西边,则是通往东域中原地区。

    覃力要打通东域过来的通道,这样,才能以大唐皇朝为中心,想四周辐射,从而占领中域。

    一旦得到了中域,那就他就居于一个战略高位,可向北,可向南,可向西出击。

    大唐西边,是碗月帝国,也是一个级皇朝,也有雄兵亿万。

    覃力驾驶一走不朽主船,悬浮在两国边境上。

    这是一个叫做破虎城的军事城池,前后都是一望无垠的平原开阔地。

    城中有一个大阵,就好像灯塔一样,照到的地方,都能起攻击,并且摧毁之。

    覃力的飞船到达之后,直接开炮,先毁掉这个大阵,然后让联盟军团开始冲杀过来。

    破虎城的高端战力是十个准不朽,都是清一色的中等年纪,战力十足的样子。

    联盟军团这边则来了不止十个准不朽,授覃力之命,几乎是倾巢而出。

    于是乎,联盟军团三百个准不朽,对付对方十个,又不需要顾忌对面大阵的威胁,所以,这简直是屠杀。

    碗月军团不敌,也就四散逃跑。

    覃力让联盟军团冲入碗月国境,从6路一路攻向碗月皇朝的帝国中枢。

    而他则驾驶飞船,在前面开路,沿途打碎一座一座城池的守护大阵,最后来到碗月帝国城郊之外。

    他站在船上,向碗月皇城传去符信,让对方投降。

    皇城殿堂之上,高坐着两个仪态万千的中年女人,她们就是碗月皇朝的女皇。

    碗月皇朝,一共有两个女皇,太月女皇,太白女皇。

    两女的双胞胎,容貌一模一样,同样聪明绝顶,修炼天赋更是出众,在十六岁成年的时候,就已经双双进入准不朽,现在神界法则改变,更是双双成为不朽。

    两女收到符信,也就同时手一挥,就在眼前出现一个镜面,里面映照出覃力的模样。

    太白女皇心忖,这个男人不简单,我看他的修为,至少应该是四星不朽。还有他的飞船,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不朽飞船。他和飞船结合,难怪能出现在我们面前。

    太月女皇心忖,那也不足为惧,既然他到来,那就让他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

    两女心心相通,都能冥冥之中得知对方心里想什么。

    两女同时在皇座上消失,下一息,也就出现在城外虚空之上,和覃力平行相距不过百十米。

    覃力也从情报之中得知了这碗月帝国是两个女人统治,可现在见到两人,那绝色的容颜,还有极高的修炼天赋,让他还是觉得眼前一亮。

    不过,他却从这两人身上,没有看到他想要的一国之主应该有的气运,碗月地奥义。

    莫非,真正的国主,不是这两女?

    是了,一地不配二主,这碗月的天命国主,必定不是这两个女人!

    覃力念及于此,收起不朽主船,然后化为一道虹光,直接射入皇城之中。

    想跑?

    两女心神一动,也就同时追上去,直接攻击覃力。

    轰!

    覃力遁入一座无人庄园,然后攻击也到,就是一片爆炸。

    庄园沦为一片废墟,浓烟滚滚。

    太月女皇下来,拂去浓烟,却没现覃力的血迹,反而在地上看到一个隧洞,通向下面,不知深处几何。

    她就说道:这个男人打洞逃了。

    太白女皇也下来,她说道:这男人,果然是废物,不堪一击,咯咯!

    太月女皇也跟着笑起来。

    ……

    而在两条街之外,覃力化作普通人出现,和这个皇城之中千千万万的修士一般无二。

    他心思盘活,想着既然这两女不是真正能身怀碗月地奥义的人,那到底会是谁呢?

    他分出一道帝魂,进入三虚神国。

    他就问人虚,说道:前辈,我到达一个叫做碗月皇朝的地方,那里面有两个女人,是双胞胎,天资过人,约莫十七岁,却已经是不朽境界。可她们身上,并没有地奥义,这是为何?

    人虚就说道:一地不配二主。这两女若是有一人舍得退避,那另外一人则就会得到地奥义了。可惜,两女都是天之骄子。

    覃力再问:那真正的地奥义,又会在那里呢?

    人虚说道:一国易主,地奥义却不会易主。这是你的机缘,需要你自己去寻找。

    覃力退出三虚神国,然后进入一个客栈。

    碗月帝都,汇聚人杰地灵,人来人往,好不热闹。纵然边境战事起,不少消息雪片一样飞入帝国,各方云云。

    可这些人,似乎并不担心,他们知道两个女皇的强大。

    客栈之中,大部分人在谈论战争,却都相信女皇能战胜大唐皇朝的军团。

    覃力找到一个空桌,点了些酒菜,也就倾听这些人的议论。

    这些声音,都是芸芸众生相。

    咕噜

    一个华服青年从楼梯上滚下来,狼狈至极。

    想要跟龙少争女人,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是个啥损样!

    再不长眼,下次就是要废了你!

    楼梯上,两个劲装男子蔑视地看着地上的青年,一脸的不屑。

    众人对此,似乎并不上心。

    哎,这个柳青可真是痴情种,刚伤好,就被人扔下楼梯。

    那有什么办法呢,自古男儿难过美人关。柔儿姑娘可是天人间的头牌,妙不可言。

    可惜啊,天少也看上了,以柳青的能耐,绝无可能撼动天少,更加不要说从天少哪里再抢回柔儿姑娘了。

    ……

    覃力听到众人的议论,不禁多看几眼地上那青年。

    柳青爬起来,嘴角一扬,朝楼上喊:柔儿,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知道,我不会放弃的。

    可楼上没有人回答。

    掌柜摇摇头,心存,这句话,你都喊了五次了,可又有什么用呢。

    柳青见覃力那边空着位置,他就过去,拿起小二送上来的酒,直接就喝起来。

    小二说道:酒是这位客官的,你怎么拿了?

    柳青就看向覃力,见覃力普普通通的样子,他就问店小二,说道:都是酒,他喝和我喝,酒会有区别吗?

    小二说道:当然有区别。你喝酒,你又没钱给。这客官可是有钱给的。

    柳青就问覃力,说道:你说,这小二是不是狗眼看人低。

    无妨,这酒就算是我请他的。

    覃力挥手让店小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