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祭坛 > 章节目录 1 重担压身
    走在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沐浴在火辣辣的阳光下,汗水顺着后背流淌,但是蓝天雨的内心却是一片冰寒,仿佛正置身于寒冬之中,和外界环境完全是两个相反的世界。

    蓝天雨并没有刻意着装,仍然是半袖白衬衫,洗得有些发白的牛仔裤,只是以前飘逸的半长发已经剪成了精干利索的短碎发。

    虽然只是一身最简单的打扮,但配上一米八五的身高,浓重的剑眉,深不见底的黑瞳,高挺的鼻梁,坚毅的下巴,轮廓深刻的面庞,本来只是小帅,那一身硬朗不服输的气质却十足的吸引眼球。

    尽管已经做出了决定,但是一想到自小就对他视如己出的琴叔和眉姨也要和他划清界限,蓝天雨的心中就会泛起一阵难言的苦涩。

    一个月前,他还是一名无忧无虑的大三学生,在象牙塔里享受学生生活的悠闲和惬意,每天听听课、看看书,玩玩儿自己喜欢的音乐,兴致来了,还能冒充一下艺术家,显摆一下让外行人惊叹的书画技艺。但是一朝噩耗传来,这一切轻松闲适的生活,全部离他而去......

    蓝天雨的父亲蓝明辉突然在办公室猝死,给他留下了一个濒临破产的烂摊子。

    蓝明辉是古韵拍卖行的第一股东,占据了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古韵拍卖行是他白手起家,从无到有慢慢发展起来的。古韵虽然还不能和底蕴深厚的省内三大拍卖行相比,但在二流拍卖行中已经处于拔尖的位置,以蓝明辉表现出来的能力,也许再过几年,古韵就会和省内的三大拍卖行齐名。

    两个月前,古韵拍卖行接受了一份拍卖委托,委托拍卖的物品是一件汝瓷和一副唐伯虎的仕女图,能够接拍两件重宝,蓝明辉自然极为重视。整个流程,他一直都亲身参与其中。

    还没等古韵拍卖行对这两件重宝展开宣传,委托人却突发变故,急需大笔资金,希望尽快出手这两件重宝。一番协商之后,蓝明辉决定由拍卖行买下这两件重宝,最后的定价是四千五百万元华币。

    把拍卖行的房产作为抵押,办好三千万的短期贷款之后,还差一千五百万元,最后蓝明辉拿出私人的全部积蓄,又向朋友借款,终于凑齐了这笔钱。这笔钱算作给拍卖行的短期借款,四千五百万华币付清,蓝明辉把这两件重宝收购了下来。

    本来是一次获利丰厚的好机会,没想到在展出前夕,竟然发现两件重宝被人调包了,古韵拍卖行藏宝室内,收藏的竟然是两件赝品。

    为了收购这两件重宝,蓝明辉已经倾其所有,现在竟然变成了两件赝品,顿时让他大受打击。如果这件事情不能妥善解决,占据古韵拍卖行绝大部分资产份额的大楼将被银行收回,蓝明辉毕生为之奋斗的事业,也会毁于一旦。

    也许是这样的打击太大,蓝明辉当天晚上竟然猝死在办公室之内。

    在象牙塔学习的蓝天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有如五雷轰顶,难以接受这个现实。雪上加霜的是,蓝天雨的母亲沐卉,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再次心疾复发,住进了医院。

    不管是接手拍卖行的事情还是处理父亲后事,全都是一团乱麻,蓝天雨无奈之下选择了退学。

    两件重宝到底是如何被调包的?公司内谁是内奸?蓝天雨虽然有所怀疑,但始终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

    蓝明辉到底是自然死亡还是他杀,一直都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直到办完蓝明辉的身后事,仍然是一个悬案。本来法医的结论是心肌梗塞导致猝死,不属于他杀。

    但是经办此案的女警凌薇薇却有不同意见,她对此案提出了三个疑点:一个就是蓝明辉死后保持着惊恐的表情,这一点符合他杀的假设;二是蓝明辉的办公室有被翻动过的痕迹,保险箱也是打开的,里面的东西很凌乱,但是否有部分物品失窃,暂时还难以确定;三是蓝明辉生前没有任何病史,身体一直都很健康,突然猝死,有些说不通。

    在凌薇薇的坚持下,此案一直都没有定下自然死亡的结论,她一直在查找新的线索。

    对于凌薇薇的认真负责,不放过任何疑点的精神,蓝天雨由衷的感谢,只是他暂时提供不出更多的线索。

    再过三天,银行的三千万贷款就到期了,如果到时不能偿还,古韵拍卖行的办公大楼就会被银行收回。好在蓝明辉签订贷款合同的时候,还算谨慎,注明大楼在被银行收回一个月之内,在此期间,古韵拍卖行如果还能还清贷款,有权把大楼再次赎回。

    古韵拍卖行是蓝明辉打拼一辈子的心血,如果有可能,蓝天雨绝对不会让古韵破产。

    可惜自从蓝明辉亡故之后,古韵拍卖行就已经人心涣散,面对如此巨大的亏空,没有人能够乐观起来。蓝天雨仓促之间接手拍卖行,根本就没有任何威信,想要扭转现在的局面,更是无从谈起。

    除了处理拍卖行的事情,家庭琐事同样一大堆。母亲沐卉住院,他要抽出时间陪护,父亲筹借的一千五百万资金,其中有五百万是借朋友的,他要一一上门拜访,或者打电话表示感谢,并承诺一定会想办法尽快归还。

    好在他的青梅竹马兼女朋友——琴音,直接从他手中抢过了照顾未来婆婆的重任,让他肩上的担子减轻了很多。

    琴音一家和蓝天雨一家算是世交,父辈的关系一直很好。琴音比蓝天雨小一岁,自小就跟在他的身后,和他一起上学,一起成长,一直心心念念的就是长大之后成为天雨哥哥的小媳妇。

    两人自小就是金童玉女般的人物,从懵懵懂懂到情愫暗生,再到成为人人艳羡的甜蜜情侣,一切都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

    双方家长自然都乐意看到这样的结果,以两家世交的关系,相互知根知底,小情侣结婚后,身边的环境和亲人,都和以前一样,不需要重新适应的过程。

    蓝明辉过世后,琴音并没有因为蓝家的落魄而疏远蓝天雨,反而变得更加乖巧懂事,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许多。

    前几天蓝明辉就已经发现,琴音似乎在空闲的时候总是蹙着眉头,他旁敲侧击了很长时间,琴音才对他说出了实情。

    原来琴博韬夫妇竟然劝说琴音断绝和蓝天雨的男女朋友关系,只是被琴音断然拒绝。

    父亲身故后,蓝天雨在巨大的压力下快速成长,虽然为人处事还略显稚嫩,但是相比以前,已然成熟稳重了许多。这一段时间,他看多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对于琴音父母的决断虽然很是伤心,但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现实。

    琴音之所以没有把这件事情马上告诉蓝天雨,就是担心他想不开,一时糊涂下,接受了琴博韬夫妇的建议。她郑重其事的对蓝天雨表达了永不分手的决心,让他不论面临任何困难,都不要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

    琴音的一番苦心,蓝天雨看在眼中,记在心上,明确表示,自己的看法和她完全一致,绝对不会因为外在的困难,就让他们的爱情之花凋零枯萎。

    琴博韬夫妇和蓝天雨家住在同一个小区,蓝天雨步行五分钟,就来到了别墅门口。

    “翠微苑”是临安市新建不久的高档别墅小区,两年前,琴博韬和蓝明辉各自在这里购入了一套别墅。世交好友,比邻而居,儿女又是一对小情侣,不知羡煞了多少人。

    望着眼前这道自己曾经进出过无数次的铁艺大门,蓝天雨心中难以抑制的泛起了难言的苦涩。

    “天雨少爷来了,快请进!老爷和太太已经等候你多时了。太太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清蒸鲈鱼,马上就要出锅了。”林妈一如既往的面带真诚的笑容,看向蓝天雨的眼神中,满是喜爱和疼惜。

    在林妈看来,蓝天雨的面貌虽然没有任何改变,但是气质却已经和以前大相迥异,曾经阳光清新、朝气蓬勃的稚嫩大学生,仅仅半个月的时间,却已经蜕变成了一个硬朗男人。这样的巨大变化,并不是林妈愿意看到的,她宁愿蓝天雨仍然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学子,不希望他单薄的双肩,压上一副如此沉重的担子。

    “林妈还和我客气什么,我对这里比对我自己家还要熟悉。我听音音说,您的颈椎病又犯了,最好还是到正规医院详细的检查一下,免得误诊,耽误了病情就不好了。”蓝天雨关心的说道。

    掩盖住眼中一闪而逝的遗憾和惋惜,林妈道:“都是老毛病了,大医院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看来看去,还是一个样,我把以前的药再吃上一个疗程,就差不多能恢复了。”

    看到蓝天雨和林妈走进客厅,已经有些发福的琴博韬放下手中的报纸,慈和地说道:“天雨来了,我这里有新到的雨前龙井,你也过来尝一尝。”

    自从参加蓝明辉的葬礼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和蓝天雨见面,看到蓝天雨愈加憔悴的面容,琴博韬心中一阵疼惜,对于今天的邀约,心中更加羞愧。

    蓝天雨紧走两步,熟练的从茶海中抄起紫砂壶,给琴博韬面前的茶杯略添了一些,然后为自己倒了一杯,说道:“还是琴叔会享受生活,您培养了我这么久,可惜我始终领悟不到其中的精髓。”

    “你现在还年轻,阅历浅薄,自然还体悟不到茶艺中的妙处,就连我也只是略懂一些皮毛罢了,距离通晓茶道,还有十万八千里呢。”略顿了顿,琴博韬神情凝重的问道:“近来公司的事情还顺利吗?你爸是自然死亡还是他杀,有定论了吗?”

    “再有三天银行贷款就要到期了,现在公司里人心惶惶,只有追回被调包的两件重宝,才能解决公司的现有问题。但是这件调包案,一直没有进展,如果不能在一个月之内找回这两件重宝,恐怕等待古韵的就只能是破产了。”

    蓝天雨本来就富有磁性的声音,变得更加低沉,略微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爸爸的死亡结论还是难以确定,现在还在深入调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