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祭坛 > 2 神秘祭坛

2 神秘祭坛

        “天雨过来了,我亲手做了你最爱吃的清蒸鲈鱼,等会儿尝一尝眉姨的厨艺有没有进步?”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柳眉一如既往的慈和亲切,略显丰腻的体态,保养得宜的白嫩肌肤,尽管身上穿着围裙,仍然遮掩不住身上的贵妇气度。

        略等了几分钟之后,林妈已经摆放好餐具,三人来到餐厅就餐。

        餐桌上的八个菜,一如既往的丰盛,都是蓝天雨爱吃的菜肴。就餐过程中,谁也没有提起不开心的事情,在琴博韬的提议下,开了一瓶红酒,蓝天雨和以前一样,陪着他慢慢品鉴。

        菜品没有变,味道没有变,就座的人也没有变,但是以往的幸福和满足感,却消失殆尽,留下的只有那一抹擦之不去的淡淡苦涩。

        饭罢,三人重新来到客厅,在袅袅茶香中,三人一时无言。

        柳眉和琴博韬对视一眼,看到琴博韬眼中的为难,柳眉只得开口说道:“天雨呀,你琴叔和眉姨从小看着你长大,一直都把你当做我们的儿子看待。从你还在襁褓之中,到成长为现在的帅小伙,我们在你身上倾注的情感并不比音音差多少,我想这一点,你应该是知道的。”

        “琴叔和眉姨对我的关爱,和我的父母一样深重,这一点,我自然体会的到。”蓝天雨站起身来,郑重说道。

        “快坐下,不必这么正式。你能体会眉姨的一片苦心,眉姨就知足了。有些话,说出来可能会让你伤心,但这件事情已经拖了很久,你琴叔一直在独自承受压力,现在实在是拖不下去了,这才把你找来,和你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希望你能理解......”柳眉的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有话您尽管说,我知道琴叔和眉姨一定有自己的苦衷,我想我会理解的。”蓝天雨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琴博韬担心柳眉话说的太直,让蓝天雨受到伤害,抢先开口说道:“早在你父亲刚刚过世的时候,就有市里的领导暗中给我指示,要求我必须断绝和你们家的关系。后来我一番婉转打探,幕后之人竟然来自于更高层,根本不是我们可以企及的。尽管我努力争取过,但在一年之内,我绝对不能对你有任何帮助,否则我的博韬地产也会在一年之内破产。”

        蓝天雨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道:“博韬地产要想发展,离不开政府的支持,琴叔的这个决定,我完全能够理解。只是没想到,竟然有大人物要对付我们蓝家,这倒是让人有些费解。”

        “天雨呀,你能理解你琴叔的难处就好,按照他的脾气,本应该对你倾力相助,但是有高层逼迫,老琴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就这半个多月的时间,两块十拿九稳的土地竞标,都被人抢先一步,银行贷款也开始催账。你琴叔再不给对方一个肯定的答复,他辛苦创下的博韬地产,就真的要倒闭了!”柳眉愁容满面。

        蓝天雨站起来,对着琴博韬深鞠一躬,说道:“都是我们蓝家连累了琴叔,让您受此池鱼之殃。既然知道了琴叔的为难之处,您就是想帮我,我也万不敢接受。”

        琴博韬脸上露出愧疚之色,说道:“也不知道幕后之人为何要打压你们蓝家,在蓝兄故去之后,竟然还不放手,我始终猜测不出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今后做事,你一定要当心。明面上的帮助,我不敢给你,暗中能够出力的事情,你尽管找我。”

        “如果有需要,我一定会开口,琴叔的好意,我记下了。”蓝天雨并没有拒绝。

        “天雨呀,音音是不是把我的想法对你讲了......”一项落落大方的柳眉竟然罕见的露出赧然之色,继续说道:“不知道在这件事情上,你是怎么看的?......做父母的,都希望儿女能够一生幸福,我不奢望你原谅眉姨的自私,只希望你能够稍微理解一下我作为母亲的苦楚。”

        蓝天雨再也掩饰不住眼神中的伤痛,站起身来,说道:“眉姨的心情,我当然能够理解......我也希望音音能够一生幸福......如果我做不到这一点,我会主动放手......”

        “只是音音外表看似柔弱,内心却是坚韧无比,就算我要和她分手,也要慢慢来,不能操之过急,否则以音音的性子,反应怕是十分激烈。”蓝天雨的声音愈发沉重。

        看到柳眉似乎欲言又止,蓝天雨主动承诺道:“给我一年时间,若是我能挽救古韵,想必眉姨也不会反对音音继续和我交往。若是我一文不名了,我会主动想办法,断绝和音音的联系。”

        柳眉眼中露出满意的神色,说道:“谢谢你能够理解眉姨,等幕后之人不在关注你了,你琴叔和眉姨仍然做你的后盾,有困难尽管来找我们。”

        “谢谢眉姨的关心,如果哪天我没饭吃了,一定来家里蹭饭。”蓝天雨的嘴角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到时候,眉姨一定亲自下厨,还做你最爱吃的清蒸鲈鱼。”虽然嘴角带笑,但是柳眉的心中却满是酸涩,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还是错。

        在琴博韬夫妇和林妈的想送下,蓝天雨走出了琴家别墅。

        “这恐怕是天雨最后一次来家里吃饭了,想起来真是愧对老蓝。”琴博韬小声说道。

        “天雨这孩子是真好,真不想对他说出这番话,可是为了音音今后的幸福,我只能做这个恶人......如果有可能,我真的希望天雨还能吃到我亲手做的菜......”柳眉望着蓝天雨的背影,心口仿佛被堵住一般难受。

        回到自家的别墅,时间还不到一点半,蓝天雨颓然的仰卧在沙发上,刚才那礼貌的微笑一丝也不见,只剩下满脸的疲倦和空洞的眼神......

        略微休息了片刻,蓝天雨没有资格伤春悲秋,更没有时间感怀心事,强打精神离开沙发。

        匆匆洗了把脸,刚刚准备去医院看望妈妈,手机就响了起来。

        原来是安防公司的工程师终于出差回来了,马上就会赶过来开锁。

        蓝明辉在装修别墅的时候,把地下室改建成了藏宝室,里面放置了一个大型保险柜。他过世后,因为不知道保险柜的密码,蓝天雨又不想强力破开,这个保险柜一直都没有打开。

        马上要到来的安防公司的这名工程师,据说非常厉害,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什么样的保险柜都能打开,就是因为有对方的承诺,蓝天雨这才一直等着他的到来,没有选择强力破开。

        半个多小时,安防公司的工程师带着一名助手,来到了别墅。

        对方果然没有吹牛,只用了三个小时,保险柜便被打开了。蓝天雨重新向对方学习了设置密码和使用方法,这才相送两人离开。

        为了筹集资金,蓝明辉手中比较有价值的古董书画都已经转让出去,剩下的都是一些价值不高的普通古董艺术品,蓝天雨并没有期待保险柜中会有什么宝贝留存,他最大的期望就是其中留有某些线索。

        保险柜中的物品只有聊聊四件,一件是锈迹斑斑的青铜剑,还有一幅古画,一张鉴定证明书,一个古朴的祭坛模型。

        这四件物品中最有价值的一件,可能就是古画了,刘波小心的打开卷轴鉴赏。让他失望的是,这一幅山水画虽然意境高远,但却没有任何印鉴题跋,以他的鉴赏水平,根本就鉴赏不出这一幅画的作者是谁。

        拿起鉴定证明书看过一遍,倒是让蓝天雨产生了一些兴趣。

        鉴定书上的晶体彩照,看起来有些神秘,这枚晶体有拇指肚大小,四十八个切面,无色透明,硬度超过金刚石,但分子结构与金刚石完全不同,鉴定结论是不知名的神秘晶体。

        虽然没有看到实物,但仅从照片看,就知道这枚晶体一定价值不菲。

        蓝天雨接手古韵的工作已经有一个月时间,他似乎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关于这一枚神秘晶体的信息。

        “也许这张鉴定证明书,会是一个新的线索。”蓝天雨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放下鉴定书,拿起青铜剑。

        青铜剑约有两尺长短,剑刃表面似乎有着精美的菱形暗格花纹若隐若现,可惜因为表面的锈迹太重,表面已然模糊不清。蓝天雨的食指从剑刃上轻轻拂过,似乎略有寒意划过指尖,一缕鲜血顿时散落下来。

        “好锋利的剑刃!看来这把青铜剑应该不是凡品!”蓝天雨心中惊叹,随后又无比惋惜,“就算这是一把名剑,被锈蚀的如此严重,也定然没有太大的价值了。”

        遗憾的放下青铜剑,随手拿过一张餐纸,擦拭了一下指尖的鲜血,然后两只手托住祭坛模型,细细鉴赏。

        祭坛小巧玲珑,造型古朴神秘,看不出是什么材料铸造,托在手中,略微有些压手,应该比青铜略重。虽然蓝天雨对于祭坛没有什么研究,却也能感受到手中祭坛的不同寻常。他总感觉,手中的模型似乎散发着某种极为神秘的气息,让他有一种圣徒面对圣父的感觉,可惜蓝天雨没有虔诚的信仰,他为自己心中的错觉感到好笑。

        “这个祭坛模型要真是一个圣物,那该多好啊!我愿意用这幅古画作为祭祀,换取任意一件宝物。”蓝天雨鬼使神差般,喃喃自语。

        他的话音落地,祭坛模型突然散发出蒙蒙青光,他指尖的鲜血快速流逝。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