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祭坛 > 10 撤股

10 撤股

        确定凌钢的身份之后,蓝天雨自然是有问必答。

        凌钢问得非常细致,尤其是对于那个寄存神晶的神秘人信息,询问的尤其详细。

        问话完毕,凌钢站起来,道:“从现在起,就由我来接手你父亲的案子,这枚神晶涉及到国家机密,有关神晶的消息,以后你不得对任何人提起,否者会以泄露国家机密罪承担刑事责任。”

        “凌警官放心,以后我不会对任何人提起有关神晶的信息。如果案情有了进展,找到杀害我父亲的凶手,也请你如实告诉我。”蓝天雨恳切的说道。

        随后叫来万辉,详细询问并告诫一遍之后,凌钢两人告辞离开。

        虽然仍然不知道杀害父亲的凶手到底是谁,但神晶的出现,父亲是他杀的结论已经是确凿无疑,蓝天雨只能耐心等待九局的下一步调查结果。

        距离归还贷款的期限已经只剩下两天,公司里开始人心惶惶,有能力的一些人,已经开始联系新的工作。

        对于公司职员的恐慌,蓝天雨也没有解决的办法,只能顺其自然。他已经把希望都寄托在下一次的献祭上,心情还算平静。

        两天时间转眼即逝,早上刚刚上班,银行的人员就已经登门。

        工行来人一行五人,带队的是一位副行长。

        今天对于古韵来说,是非常关键的一天,古韵另外两位股东也特意赶了过来。这两人都有各自的公司,曾经都算是蓝明辉的好朋友,否则也不会入股古韵了。

        李全发在政府部门很有一些能量,古韵承接的政府各部门的拍卖业务,都是由他出面接洽的,因此他虽然不在古韵坐班,但是对于古韵的影响却不小。韩光远的公司规模虽然不算大,但是他本人交游广阔,人脉深厚,和许多大藏家都有不错的交情,不管是联系重要拍品,还是招揽有实力的买家,他都能发挥作用。

        “程行长亲自登门,真是蓬荜生辉,快请进。”李全发和程军的私交一直不错,接待自然要以他为主。

        几人各自就座之后,程军叹口气,道:“蓝总刚走一个月时间,我就要接收你们古韵大楼,如果有选择的话,我真是不想这么做。但是当初签下的合同就是这样约定的,我也是身不由己,还请三位老总见谅呀。”

        “一直以来,我们古韵和你们工行都合作的非常愉快,不但把开户行设在你们行,其它业务往来,包括我们的一些大客户,在我们的建议下,也都优先选择和你们工行合作。以我们古韵这栋大楼的价值,归还你们三千万贷款,绝对是绰绰有余,只要多给我们一些时间,不管是把大楼卖掉,还是引进其它股东,都能解决贷款的事情。难道以我们这么多年的合作关系,你们工行就不能多给我们宽限一些时间吗?”李全发颇有怨言。

        “本来以古韵大楼的价值,这笔贷款,我们行基本上没有任何风险,宽限一些时间,也是可以的。但是蓝总生前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我们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只能依照合同办事,没有任何转圆的余地。况且你们这栋大楼肯定卖不掉,你们想要引进新的股东,更是不现实。这一点,三位老总,心里应该很清楚。”作为一直以来的合作伙伴,程军和古韵的三位股东,自然私交融洽,如此处理这一笔贷款,非是他的本意。

        卖掉大楼的想法以及引进新股东的决策,他们都已经尝试过,但是都失败了,程行长不加掩饰的实话,让他们无言以对。

        韩光远皱眉说道:“难道就必须收回我们的大楼,没有任何余地了吗?”

        “按照行长的要求,你们今天必须搬出这栋大楼。我知道这样做有些太不近人情,既然是我带队过来的,我就做一次主,再给你们宽限几天。但是你们必须做好马上搬出去的准备,我也不知道能够为你们争取多长时间?”犹豫了片刻,程行长还是决定给古韵留出几天搬迁的时间,这已经是他能够做到的极限。

        “感谢程行长能够网开一面,您的情谊,我会记住。我一定会想办法,在一个月之内归还全部贷款,古韵大楼,我一定会保住。就算暂时搬出大楼,一个月之内,我们肯定也会搬回来的。”蓝天雨的声音铿锵有力,决心甚大。

        对于蓝天雨的保证,就连古韵的两位股东都没有信心,程军行长就更加不相信了。程行长说道:“我尽量给你们多争取一点时间,但这个期限是三天、五天,还是一个月,我不能保证,只能尽力而为。如果明天我再次登门,希望你们不要见怪。”

        尽管三人盛情挽留,但程行长一行人喝完一杯茶之后,就以需要向行长汇报工作为由,匆匆离去。

        送走程军,李全发和韩光远对视一眼,李全发斟酌了一下言辞,开口说道:“天雨呀,我们古韵这一次受到的压力太大了,大楼恐怕是没有收回的希望了。最大的忧虑是,后面的压力肯定还会接踵而来,与其等着公司破产,还不如多少挽回一点损失,你看是不是这个道理?”

        李全发对于蓝明辉惹下的这个大麻烦,一直心有怨言,但是蓝明辉已经过世,就算他心里再不高兴,也于事无补,只能想办法尽量挽回自己的损失。

        他和韩光远都已经认定古韵必然逃不过破产的结果,与其让手中的股份将来一文不值,还不如痛下决心,早作打算。

        对于两位股东的心思,蓝天雨早就有所察觉,心中也有了准备。在他看来,两位股东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是难得可贵了,对于他们的决定,蓝天雨并没有感到意外。

        明眼人都知道,古韵失去大楼之后,必然人心尽丧,那些关系稳定的藏友肯定不会继续信任古韵,失去了拍品的重要来源,古韵已经没有了任何优势,就算勉强维持,也是前途黯淡。如果再加上有可能继续接踵而来的沉重压力,古韵必然是破产的结果。

        “两位叔叔有什么想法,尽管畅所欲言,你们的任何决定,我都能理解。”蓝天雨很平静。

        李全发踌躇了一下,说道:“现在已经没有人接手我们手中的股份,如果等到古韵破产,我们就什么都得不到了,与其如此,还不如壮士断腕,在公司破产前多收回一些损失。我们拍卖行还有价值一千万的藏品,不如我们按照股份把它分了?”

        蓝天雨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两位叔叔的决定,我不反对。不过,古韵是我父亲一生的心血,我一定会坚持到最后!”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