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祭坛 > 13 筹备周末珍品拍卖会

13 筹备周末珍品拍卖会

        解决了眼前的最大难关,接下来的献祭,蓝天雨已经能够以平常心对待。不管献祭出来的物品是好是坏,他都可以平淡的接受。

        既然青霉素药品献祭的效果最好,蓝天雨自然选择这一类药品继续进行献祭。

        他又外出采购了大量青霉素药品以及其它几种消炎类药品,开始下面的六次献祭。

        第五次献祭,他得到了一副齐白石的《秋味图》纸本立轴。

        画面上四只张牙舞爪的大螃蟹,活灵活现,生动有趣,是一副难得的佳作。

        题识为“克祥先生属,庚辰秋九月白石。钤印有“老白”、“年高身健不肯作神仙”两款。

        从提识看,这幅画作于庚辰年,也就是1940年,现存的齐白石画作中并没有这一幅,以后出手这一幅画,没有任何问题。

        齐白石的画作连年上涨,以这一幅画的尺幅,市场价格应该在三百万左右。

        接下来的五次献祭,收获并不大。其中两次献祭出的是银元,一次献祭出的是金条,一次献祭出的是周笠的竹雕笔筒,最后一次甚至献祭出一箱美式步枪。

        这五次献祭中,唯有清周笠的竹雕笔筒价值尚可。此竹雕笔筒,高有18cm,口直径有16cm,镂雕“商山四皓出行图”,确实如清人冯金伯所说“体韵精研,气格融炼”。毫无疑问,这个竹雕笔筒绝对是大师级的竹刻作品。

        此竹雕笔筒称得上是周笠竹刻中的精品,蓝天雨估计,价格应该在一百万左右。

        十次献祭机会,全部用尽,虽然多数时候,献祭出的物品不尽如人意,但是能得到“明宣德御制鎏金铜无量寿佛坐像”以及清晚期“鎏金铜镶嵌珐琅料石转字音乐钟”,这两件重宝,就已经是无比幸运了。

        何况齐白石的《秋味图》价值三百万,周笠的竹雕笔筒价值一百万,这一图一筒,也算是平常难得一见的宝物。

        操控着祭坛吸收了四件物品的宝气和灵气,祭坛放射的光芒虽然仍是较为黯淡,但相比开始的时候,已经清晰许多。祭坛在蓝天雨的意识中,产生了一圈朦朦胧胧的白色光晕。

        第二天,蓝天雨安排公司的保卫处派人赶来别墅,押送献祭出的四件古董。

        四件古董放入展厅之后,蓝天雨安排客户服务部尽快联系目标客户,他要在近几天之内,举办一次小型的珍品拍卖会。

        因为时间紧迫,蓝天雨准备在这个周末举办这次重要的珍品拍卖会。

        虽然已经接手拍卖行有一个月的时间,但这还是他第一次策划拍卖会,再加上这一次的拍卖会事关重大,蓝天雨对此非常重视。

        眼看就要破产的拍卖行,竟然要举行珍品拍卖会,而且所有上拍的珍品都是公司老总私人所有,在展厅里看到公开展出的四件珍品之后,古韵的所有职员都爆发出巨大的动力。

        终于有事可做,再加上了解这几件珍品的价值之后,知道公司眼前的难关马上就要渡过,所有人都爆发出巨大的工作热情,工作效率大幅增加。

        可惜众人的热情仅仅持续了三天时间,就被现实浇灭了。

        以前联系紧密的一些大藏家和集团老总,竟然都表示没有时间出席这次周末拍卖会,明确答应参拍的只有聊聊几人,接受约请来看预展的,也只有十几人。

        这次上拍的四件珍品,其中两件都是千万级别以上的重宝,如果因为准备不足而达不到预期的价格,蓝天雨的损失就太大了。

        就在蓝天雨心情烦躁的时候,韩光远主动登门。

        亲手泡好一壶明前龙井,蓝天雨说道:“公司少了韩叔和李叔的指挥,剩我一个人,管理起来还真是有些吃力。这次意外发现了我父亲的四件遗物,为了尽快赎回我们古韵的办公大楼,我准备举办一次周末珍品拍卖会,看看能不能筹措出归还银行的三千万贷款?没想到拍卖会还没有开始,仅仅约请客户这个环节就遇到了困难。”

        韩光远抿了一口茶,不急不缓的说道:“我就是听说了这件事情,这才赶来帮忙。我已经看过预展的四件珍品,联系了几位大藏家和几位有实力的集团老总,这几人都答应周末过来看一看。他们都是我精心筛选出来的目标客户,人数虽然不多,但是他们看到这几件珍品之后,应该都有很强的购买欲望。”

        蓝天雨没想到韩光远竟然主动相助,心里十分感激,说道:“韩叔这次可真是给我解决了天大的难题,这次上拍的珍品中,有两件是价格高昂的重宝,要是有实力的买家都不愿意过来,那这次的拍卖会就等于失败了。”

        “现在我们南州有些能量的人都知道古韵得罪了大人物,如果不是真的对拍品动心,谁都不愿意冒着莫名奇妙得罪大人物的风险来参拍。“明宣德御制鎏金铜无量寿佛坐像”和清晚期“鎏金铜镶嵌珐琅料石转字音乐钟”,都是难得一见的重宝,动心的人很多。尤其是“明宣德御制鎏金铜无量寿佛坐像”,那可是皇家御制的佛像,那些有实力的集团老总肯定都想把佛像请回去供奉。”

        把手中的茶杯放下,韩光远继续说道:“如果不是你这次拿出的两件拍品实在是难得一见的重宝,就算我亲自约请,恐怕也效果不佳。这些人答应参拍,似乎是给我面子,其实还是两件拍品让他们太过动心的原因。我和老李这次撤股实属无奈之举,如此做法实在是愧对与你,别的忙我也帮不上,约请个把朋友过来,只是举手之劳,出一点力,也能稍微弥补一下我的愧疚之心。”

        难怪父亲生前和韩光远的关系一直都很亲近,韩光远的所作所为,让蓝天雨很是感动。

        对比韩光远,李全发自从撤股之后,就再也没有和蓝天雨联系过,似乎生怕和他扯上关系,被他拖累。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