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祭坛 > 30 紫光物品

30 紫光物品

        创作一幅精品油画,需要确定素描稿、多次上色,花费的时间很长,有时甚至需要几个月时间,这就造成了油画大师的作品一般都不会很多,数量上远远少于国画大师的作品。反应到作品价格上,这样的精品油画,往往可以拍出高价。

        如果未来曾云天能够达到大师级,并且得到市场的认可,这三幅作品的市场价全部超过千万,确实很有可能。

        没想到竟然在无意之间发现了一名未来的大师级人物,蓝天雨对他的三幅油画自然不会放过,说道:“曾云天的三幅油画都很不错,如果价位不高的话,我就都收藏了。”

        “蓝总的眼光果然毒辣精准,曾云天是我们画廊签约的所有年轻艺术家中成就最高的一位,潜力巨大,未来的成就不不可限量。蓝总收藏他的作品,这笔投资在将来绝对会有极为丰厚的回报!”

        卖力的夸赞之后,费力诚理所当然的说道:“不管是现在的成就,还是将来有可能达到的高度,曾云天都是年轻艺术家中首屈一指的人物,我们对他的期望很高,再加上此前他售出的作品数量一直都不多,所以定价自然要偏高一些。这三幅油画精品的定价分别是五十五万、六十五万和七十五万。”

        费力诚报的这个价格还算公允,再加上蓝天雨已经打算长期收藏曾云天的作品,最好是能和他建立较为良好的关系,因此没有必要对价格太过计较,便爽快说道:“以这三幅作品的艺术水准,这个报价并不算高,我完全能够接受。”

        “我相信在未来的某一天,蓝总一定会非常自豪今天的投资。”一次售出三幅油画精品,费力诚非常高兴。

        “我同样期待这一天的到来。以后曾云天先生有了新作,只要是精品,我都会考虑收藏。”

        “云天知道有你这样一位知音,一定会非常高兴。以后凡是他的新作,我都会第一时间通知你。”费力诚和蓝天雨一个愿卖一个愿买,有人自然是相谈投契。

        “还有十几幅年轻艺术家的油画作品,刚刚送过来,还没有来得及悬挂,蓝总要不要鉴赏一遍?”看到随意摞在架子上的那些画框,费力诚不想错过任何一次销售机会,继续约请道。

        “我本身就是年轻人,支持那些有潜力的年轻艺术家,是我非常乐意做得事情,既然遇到了,那就再看一看。”

        这些年轻艺术家的新作一共有十六幅,蓝天雨很快就翻看完毕,这些作品都只能算是一般,没有太大的收藏价值。这些作品下面还有七八个画框,蓝天雨也顺便翻了翻。

        下面这几幅油画都是高仿的世界名画,而且都不是新近仿制,虽然保存的很好,但个别画布上面已经有了轻微的裂纹,仿制时间应该在四十年至一百年之间。

        看到蓝天雨翻看下面的画框,费力诚说道:“这些高仿的世界名画,都是画廊的上一位法国老板留下来的装饰品,他离开的时候没有带走,我不喜欢用这些高仿的世界名画作装饰,就暂时堆在了这里。”

        蓝天雨刚想答话,他刚刚触摸到的这幅油画,突然眼前紫光大作!

        蓝天雨触摸过的古董艺术品,大多都散发白色光芒,只有少数重宝有红光散发,散发金光的物品,他到现在一件都没有遇到过。但是他现在触摸到的这幅油画,散发的光芒竟然是比金光还要更高一个档次的紫光!

        虽然眼前的紫光非常浅淡,但是突然间遇到一件紫光档次的宝物,蓝天雨还是震骇莫名!简直难以置信!

        勉强让心神镇定下来,蓝天雨的视线落到眼前的油画之上。

        这幅鼎鼎大名的作品对于蓝天雨来说简直是太熟悉了,它就是世界最顶级名画之一——梵高的《第一步》。《第一步》是梵高临摹让·弗朗索瓦·米勒(jeanfrancoismillet)的画作,也是梵高最著名的代表作之一。

        “梵高的《第一步》,如今收藏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这一副《第一步》竟然散发紫色光芒,难道这竟然会是梵高的真迹?”蓝天雨心中惊疑不定。

        但是现在不是他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假装随意的说道:“这些世界名画仿制的真不错,要不是知道这些名画都收藏在各大博物馆里,我都很难判断出真假。”

        “虽然有几幅作品,仿制的水准确实很高,但仿制之人都不是什么名家,所以注定了这些仿画价格不高,如果蓝总喜欢的话,就都送给你了。”费力诚无所谓的说道。

        “毕竟都不是新仿,这些作品还是不错的,我可不能接受你的赠送,你还是出个价,我一并把钱打给你。”蓝天雨可不想在《第一步》披露后,产生任何纠葛,坚持要付款。

        费力诚推辞之后,看蓝天雨仍然坚持付款,便顺水推舟道:“一共八幅仿画,既然蓝总坚持,那就算你两万好了。”

        毛晓宇感觉这个价格有些偏高,皱了皱眉头,想到这毕竟只是小事,最后忍住没有反驳。

        “一万还是两万,都无所谓,那就一起结款吧。”蓝天雨小小的表示了一下不满。

        费力诚的神色稍稍有些不自然,但是一闪即逝,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

        蓝天雨个人账户上的余额不够,只能暂时通过公司账户借款,等拍卖结束,在归还。他带上选好的油画,和毛晓宇一起离开。

        “费力诚确实精明,看他的意思只是想要接着《九方皋》的宣传攻势,和我们古韵合作这一次,关于以后的合作意向,他丝毫没有提及,就算我侧面提起来,他也会借故岔开。”毛晓宇有些不满的说道。

        “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我们古韵只是地方性的中型拍卖行,要不是《九方皋》落到了我们的手中,费力诚根本就不会考虑和我们合作。只要我们古韵持续快速发展,碧云轩总有一天会主动求上门来。”蓝天雨对此非常自信。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