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祭坛 > 32 圈套

32 圈套

        再次细细鉴赏一遍之后,蓝天雨恋恋不舍地把这幅作品收进了祭坛空间。

        曾云天的三幅油画作品,未来的升值潜力巨大,蓝天雨准备长期收藏,暂时放进了公司的藏宝库。

        桌上的电话响起,里面传来的是公司的首席鉴定师李诺然的声音:“蓝总,你现在能不能来贵宾接待室一趟?现在有位客人送拍了两件重宝,愿意和我们签下委托书。但他现在急需资金,要求我们拍卖行预付一部分款项。”

        “那我现在马上过去。”

        撂下电话,蓝天雨向公司的贵宾接待室走去。

        接待室里坐着三个人,除了公司的首席鉴定师李诺然之外,还有瓷器书画部的总监孙晔以及那位拍品的委托者。

        李诺然刚到花甲之年,头发略微有些花白,面容清瘦,看起来似乎有些憔悴。孙晔是体型有些富态的中年人,除了在瓷器、书画上都有一定的鉴赏水平之外,在收藏圈的人脉关系也很广泛。

        “蓝总,这位万云鹤老先生有意送拍毕生收藏的两件重宝,但是他家里急需资金周转,希望能够拿到一部分预付款。”孙晔站起身来说道。

        “老先生,你好。能不能让我先鉴赏一下你手中的两件重宝?如果东西好,你所需资金不太多的话,可以考虑预付一部分款项。”

        送拍的老先生虽然已经年过七旬,但是看起来精神矍铄,气质儒雅,让人一见之下,肃然起敬。因此蓝天雨说话很客气。

        “没想到古韵的老板竟然如此年轻,蓝总真是难得一见的青年才俊。我手里的两件宝贝,已经跟随了我大半辈子,要不是儿子不争气,欠下了巨债,我是真舍不得把这两件宝贝卖掉。”万云鹤有些唏嘘,神色似乎极为不舍。

        大大的展示台上,摆放着一副水墨画,一件青花缠枝莲大碗。

        蓝天雨首先鉴赏的是青花大碗。

        此碗造型端庄敦实,胎体厚重坚致,口沿平切,棱角明显;碗内素面无纹,器外纹样以青花为饰,腹壁通绘缠枝莲纹八朵,画工精湛细腻,线条流畅自如。口沿以及近足处两道弦纹之前绘以火焰纹,近圈足处绘一周变形莲瓣纹,为此式大碗统一的装饰,圈足外侧画卷枝纹。

        口沿双弦线下书“大明宣德年制”六字楷款,字体风骨隽秀,笔意清新,端庄内蕴稚拙。

        此类大碗,故宫博物院也馆藏一例,腹部纹饰亦为缠枝莲纹,唯口沿及近足处不同于本品而绘制梅花。在去年的一次春拍上,同类大碗拍出了一千两百万的极高价格。

        如果这件青花大碗确是真品,蓝天雨一定会想办法留下,就算再去银行贷款,也在所不惜。以他的鉴定水准,确是没有看出任何一丝破绽,如果是在得到位面祭坛之前,他一定会纠结一番。但他现在可以看到这件大碗呈现的宝光,足以判定出这件大碗的真假。

        在他的眼中,青花大碗散发的光芒很淡,价值应该不会超过十万。

        这件毫无破绽的青花大碗,竟然是一件高仿的赝品!

        蓝天雨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但他什么都没说,面上的神色也没有任何改变。

        反复鉴赏青花大碗之后,蓝天雨看似恋恋不舍的放下大碗,来到已经铺开的水墨画前。

        这幅水墨画,竟然是八大山人的《孤禽图》水墨纸本立轴。

        八大山人,本名朱耷,江西南昌人,明末清初画家,一代国画宗师。字雪个,号八大山人、个山、驴屋等。他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第十六子宁献王朱权九世孙,清初画坛“四僧”之一。

        明灭亡后,国毁家亡,心情悲愤,落发为僧,法名传綮,字刃庵。后改信道教,住南昌青云谱道院。擅书画,花鸟以水墨写意为宗,形象夸张奇特,笔墨凝炼沉毅,风格雄奇隽永。

        他一生对明忠心耿耿,以明朝遗民自居,不肯与清合作。他的作品往往以象征手法抒写心意,如画鱼、鸭、鸟等,皆以白眼向天,充满倔强之气。这样的形象,正是八大山人自我心态的写照。

        八大山人笔墨特点以放任恣纵见长,苍劲圆秀,清逸横生,不论大幅或小品,都有浑朴酣畅又明朗秀健的风神。章法结构不落俗套,在不完整中求完整。八大山人花鸟画传世极多,成就更高,其特点是通过象征寓意的手法,一花一叶,一鸟一石,结构奇特,生意盎然。

        此图,整幅画面孤禽一只,一足站立,无着无落,空灵寂寥。朱耷花鸟画,承袭陈淳、徐渭写意花鸟画的传统,发展为阔笔大写意画法。此图中通过象征寓意的手法,并对所画的孤禽夸张,以其奇特的形象和简练的造型,使画中孤禽形象突出,主题鲜明,孤鸟“白眼向人”,以此来表现自己孤傲不群、愤世嫉俗的性格。

        在蓝天雨看来,这幅作品不论是技法还是意境,完全就是八大山人的独有风格,而且是他画作中的精品。

        左上角钤印:八大山人、涉事、普字堂。款识:癸昭阳涉事,八大山人。

        不论是钤印,还是款识,蓝天雨都看不出任何破绽。如果以他自身的能力鉴定,这应该就是一副八大山人的真迹。

        心中早就有了怀疑,就算蓝天雨没有看出这幅画的破绽,他也基本断定这应该也是一副赝品。右手轻触立轴,呈现在眼前的白光果然不算强烈,以此判断,这幅画的价值应该在五十万左右。看来这应该是一幅高仿旧作,就算书画鉴定专家也很容易打眼。

        蓝天雨心中怒火熊熊,却没有马上揭穿,他要查明到底有哪些人策划了这场骗局,也许可以通过这件事查明公司里的内奸,这是他期待已久的一次机会。

        “不知道老先生想要我们古韵预付多少资金?我们这一段时间的资金状况,有一点紧张,如果老先生要求太高的话,我们古韵也无能为力。”蓝天雨问道。

        “我这两件委托品都是真正的重宝,市场价值都在千万以上,最后的总成交价不会少于三千万。我的要求不算高,只要蓝总先预付我两千万资金,我就可以和你们古韵签订委托合同。”万云鹤云淡风轻的说道。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