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祭坛 > 45 强买

45 强买

        蓝天雨带着公司的一众高层,连忙上前紧走几步,迎接众位领导的到来。

        车门打开之后,几位大腹便便、神情严肃的领导,各自下车。

        一位干练的中年领导和一位全身名牌的年轻人,被众人簇拥在中间,走了过来。

        “郑市长,您好,我是古韵的蓝天雨。欢迎您以及各位领导,莅临我们古韵指导工作。”蓝天雨主动上前握手。

        郑光明是不入常委的一位分管副市长,身上没有浓烈的官僚气息,态度很是亲和的说道:“蓝总接手古韵之后,业绩蒸蒸日上,我要向你表示祝贺。”然后对蓝天雨介绍道:“这是来自香江的投资商赵文海先生,他对你们古韵的几件展品很感兴趣,特意前来参观一番。”

        “原来是来自香江的赵先生,欢迎你来我们临云市投资考察。”蓝天雨主动寒暄。

        这位一身名牌的年轻人,大约三十岁左右,只是伸手虚虚的和蓝天雨握了一下,神情有些倨傲的说道:“你们的展品如果能够让我满意,我会出高价买下来。”

        “首先欢迎赵先生的光临,如果有赵先生能够看上眼的展品,欢迎你参加我们这次的月拍。这次预展的拍品,是特意为月拍准备的,都会出现在拍卖会上。”蓝天雨不卑不亢的委婉回应。

        没想到蓝天雨竟然会拒绝他的要求,赵文海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地说道:“先看看再说吧。”

        在十几人的簇拥下,蓝天雨陪同郑光明和赵文海来到公司展厅。

        看到展厅里摆放的不到百件拍品,赵文海淡淡地说道:“展品怎么这么少?我参加过几次国内的拍卖会,展品最少也在千件以上,档次这么低的预展,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香江都已经回归一年了,来自香江的投资商竟然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蓝天雨对于赵文海的观感很差,语气铿锵地说道:“我们古韵虽然只是一家还没有走出本省的地方性拍卖行,和国内的几大拍卖行还有很大的差距,征集的拍品也不算多,但是却也有一些自身的优势。”

        和赵文海对视了一眼,蓝天雨很是自豪的继续说道:“这次月拍,我们倒也征集了几件重宝和珍品,徐悲鸿大师的《九方皋》就是其中之一。“清乾隆轧道珐琅彩穿花纹梅瓶”和白石老人的《绿天野屋》,也都是难得一见的重宝。另外还有百年老山参、百年普洱茶饼、百年汾酒陈酿,也都不多见。仅这几件展品,月拍时的成交价,就应该超过了一亿元,这还是最低估价。对于我们古韵这样的小拍卖行来说,有这样的成绩已经可以及格了。”

        “难道这几件重宝、珍品,赵先生也看不上眼吗?这几天,来我们古韵参观的人员络绎不绝,我还以为你是慕名而来呢?”蓝天雨毫不客气的点明他的来意。

        赵文海当然是慕名而来,而且还是抱着势在必得的心态。他特意带着一帮政府官员,就是为了给古韵施加压力,迫使他们在上拍之前,答应以合适的价格和自己交易。

        他没想到古韵的老板竟然对眼前的阵势丝毫无视,在一帮政府高官的面前,仍然侃侃而谈,让他很是下不来台。

        看到赵文海有些面色发青,郑光明赶紧插话道:“赵文海先生是香江赵氏集团的继承人,他以前参加的预展就算不是国际的顶级拍卖行,也会是排在国内前几位的大型拍卖行筹办。这次突然参观我们临云市的地方拍卖行,自然会有些不适应。不过,你们古韵的几件展品确实极为难得,尤其是《九方皋》更是轰动了整个画坛和收藏界,赵文海先生自然也很感兴趣,就连我都迫不及待地想要鉴赏一番。你们展出的百年老山参也是极为难得,我听说很多富豪都很动心。”

        “这几件珍品确实很难得,既然来到了临云市,自然要看上一看。”赵文海借机下台。

        “那就请众位领导和香江的赵先生随意鉴赏,如果有喜欢的展品,欢迎你们参加我们古韵即将举办的盛大月拍。”赵文海毕竟是潜在客户,蓝天雨当然不能紧逼不舍。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之后,约请几人开始参观。

        对于那些普通的展品,众人只是走马观花,重点都放在了鉴赏几件重宝之上。

        赵文海和几人又有不同,就连《九方皋》也只是鉴赏了一刻钟时间。倒是在那一株百年人参的前面,停住了脚步,反复鉴赏了足有半个小时。而且还特意要求服务人员取出人参,让他上手鉴别。

        “难道他看重的竟然是这一株百年人参?”蓝天雨一直都在关注着赵文海的一举一动,此时心中已经有了判断。

        参观完毕,赵文海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在蓝天雨的邀请下,来到了古韵的会客室喝茶。

        闲谈一番之后,赵文海终于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这几年,参龄超过百年的老山参已经越发的难得一见,我很想把你们古韵的这一株百年人参收藏起来。为了弥补你们临时撤拍的损失,我愿意给出一个高价。不知蓝总意下如何?”

        “赵先生多次参加国际、国内的大型拍卖会,对于拍卖行的规矩自然十分熟稔。这株百年人参会上拍的消息,我们已经做了广泛的宣传,是这次月拍的压轴重宝之一,绝对不可能临时撤换,这一点,还要请赵先生谅解。”蓝天雨断然拒绝。

        古韵的这次月拍时间比较仓促,征集的拍品数量不多,也没有制作精品图册,预展期间的展品,如果买家的出价足够高,一般的拍卖行都会选择出售。但蓝天雨需要借助这次月拍打响古韵的名气,这株百年人参当然不可能提前出手,况且他对赵文海的态度非常不满,更加不会答应他的要求。

        赵文海没有答话,反而把目光从郑光明等人的身上扫过。

        郑光明假装喝茶,并没有如赵文海的期待那样,为他说话。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