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祭坛 > 章节目录 54 接待万老
    万荣轩是华国当代最著名的画家之一,同时也是最具国际影响力的一位画家,年逾八十,是画坛当中的泰山北斗。在退休之前,一直担任央美院长和华国美协主席的职务,桃李满天下,在画坛当中一言九鼎。作为老一辈的艺术家,万荣轩德艺双馨,是一位深受景仰的真正艺术大师。

    听到这个惊喜的消息,蓝天雨的心情也非常激动,说了一句:“我马上下去。”

    撂下电话,蓝天雨大步赶往展厅。

    走进展厅,蓝天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位白发苍苍却精神矍铄的耄耋老人。老人家身材消瘦,面貌清癯,脸上已经有了一些星星点点的老年斑,正站在徐悲鸿大师的《九方皋》前,细细鉴赏。

    还有七八名艺术家围拢在老人的周围,也都被眼前的《九方皋》吸引了全部心神。

    蓝天雨漫步走过去,站在几人的身后。看到毛小雨似乎要开口说话,蓝天雨摇了摇头,小声说道:“不要打扰了万老的鉴赏,我们等一等。”

    一直过去将近一刻钟,万荣轩大师才从《九方皋》的意境中抽离出来,感慨道:“徐悲鸿先生曾说‘人须无傲气,但必具傲骨。’他在旧社会用‘独持偏见,一意孤行’来表明他处世治学的态度,是对奴颜媚骨、追腥逐臭者的抗议。他画傲骨嶙峋的野马,而不画膘肥毛滑的鞍马,就是为了表明‘必具傲骨’的为人品格。他创作《九方皋》的用意是讥刺当权派的不识人才,而在画面上所表现出来的是九方皋的一身傲骨。他曾鄙夷地指着那个站在九方皋背后的小丑说‘这类蠢材很可笑,摆出那副架势,着实讨厌。’《九方皋》是徐悲鸿先生最重要的代表作之一,今天能够在这里见到真迹,也算是了了我的一桩心事。”

    “徐悲鸿大师是您的良师益友,《九方皋》经过您的亲自鉴定后,才能真正被所有人认可为真迹。万老亲自来我们古韵参观预展,更是我们古韵的莫大荣幸。”蓝天雨的话中满是诚挚的敬意。

    “万老,这是我们古韵的董事长蓝天雨蓝总。”毛晓宇在旁边适时介绍。

    “你们古韵的老板竟然这么年轻呀,年轻真好!你能让《九方皋》重新面世,而且还保存得如此完好,我要对你说一声‘谢谢’。”

    看到年轻英俊、沉稳大气的蓝天雨,万老对他的观感很好,说话也很客气。

    “万老的这一声‘谢谢’,我是万万不敢当的。您对我们华国现代美术发展作出的巨大贡献,比起徐悲鸿先生也是毫不逊色,我虽然不是专业学美术的,但也算是一个绘画爱好者,对您的景仰,比起央美毕业的学生也是丝毫不差。我这点微末贡献,不敢当您的夸奖。”蓝天雨表现的异常谦逊。

    蓝天雨的这番话完全发自肺腑,以万老的阅历,自然能够感受出来。在他面前唯唯诺诺的年轻人,他见到的太多了,像蓝天雨这样既谦逊又沉稳淡定的年轻人,却是不多见。

    虽然是刚刚接触,蓝天雨却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万老面带笑容,说道:“我这一点微末贡献,可不敢自比悲鸿先生。和悲鸿先生相比起来,我只不过活得足够长久罢了。我现在只是一个退休在家的普通老人,最希望看到的,就是画坛上能够涌现出更多的人才。你虽然不是专业学美术的,但通过拍卖行让更多的人喜欢绘画艺术、关注绘画艺术,作用同样不小。”

    接下来,毛晓宇把几名陪同万老一起前来参观的艺术家,也一一给蓝天雨做了介绍。

    这几人当中,身份和艺术成就最高的就是范庆丰大师。他今年刚过五十,不但是万老的入门弟子之一,而且还是南州美院的院长,以及省美协的现任副主席。其他几人不是南州美院的教授就是本省著名画家,都不是普通人物。

    细细鉴赏《九方皋》之后,万老等人当然也不会错过《绿天野屋》等名作,又停留了将近一个小时,这才参观完毕。

    万老等人准备就此离开,蓝天雨极力挽留道:“我们古韵难得有机会接待万老和众位大师,我这里除了准备上拍的两篓百年普洱外,正好还有一些剩余,如果众位大师不嫌弃,就请留下来,共同品茗如何?”

    “竟然有这样的好事,那我肯定不走了。我还从来都没有品尝过,百年普洱是什么滋味?这样的好机会,一定不能错过。”万老爽快地答应下来。

    百年普洱的诱惑力确实很大,其他几位艺术家也都十分期待。

    在蓝天雨的引导下,众人一起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众人坐下之后,蓝天雨取出普洱茶饼,准备亲自泡茶。

    万老坐在沙发上,一眼就看到了蓝天雨刚刚创作完成的《二祖调心图》。本来只是不经意的一眼扫过,但是这幅画中蕴含的浓浓禅味,让万老大吃一惊。

    被这幅画吸引,万老站起身来,来到书桌前细细观看。

    越看越是惊讶,书桌上的三幅画全部细细鉴赏完毕,万老抬头,再次上下打量蓝天雨,眼神中满是震惊和难以置信,片刻之后,才说道:“年轻人真是太过谦虚了,竟然出言哄骗我这个老人家,要不是看到这幅《二祖调心图》,我还真就以为你仅仅是一个业余绘画爱好者。你小小年纪,成就竟然如此之高,我竟然想不起谁能教导出你这样的弟子?”

    早在万老站起身来,鉴赏《二祖调心图》的时候,其他几人便也发现了书桌上面三幅画的非凡之处。这三幅画透露出来的成熟老道、深厚意境,同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您的意思是说,这三幅画的作者是蓝总?......蓝总如此年轻,这应该不可能吧?”万老话中的意思,让范庆丰大吃一惊。

    “你难道没有看到上面‘天雨’的钤印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年轻人的名字应该就是叫蓝天雨吧?”万老对自己的判断很是笃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