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祭坛 > 章节目录 56 常玉油画
    嗅一嗅幽香,啜一口茶汤,众人都是一言不发,都沉浸在百年普洱的香醇之中。

    品味完毕,众人纷纷出言赞叹。

    一壶茶饮罢,蓝天雨主动说道:“除了上拍的两篓茶饼,我这里还有一些剩余。其中一饼,留给老师以后慢慢品味。另一饼就给范师兄和几位大师分一分,等大家喝完之后,再来找我讨要。”

    “既然是小师弟的一番心意,那我就不客气了。”范庆丰爽快的接受了蓝天雨的心意。

    对于蓝天雨的拜师礼,万老也没有推辞。如果蓝天雨的拜师礼太过厚重,万老是绝对不会接受的,但这一饼百年普洱,虽然也算珍贵,但毕竟数量不多,而且又是口腹之物,万老又是爱茶之人,也就没有推辞。

    分完茶饼,已是下班时间,蓝天雨拜师成功,如此喜事,自然要请大家庆贺一番。特意安排了一家高档的大酒店,连同公司的几位高层在内,众人一起出发。

    蓝天雨突然拜到万老门下,成为其关门弟子,让毛晓宇等人万分惊诧,同时又高兴万分。万老是画坛的泰山北斗,全国知名的艺术家,大半和他有关系,就连那些知名的大藏家,也大多和万老有着千丝万缕的牵连,虽然万老不会主动相助古韵,但是蓝天雨作为万老的关门弟子,自然也能够借助到万老的这些人脉。

    古韵这样的中小拍卖行,最欠缺的就是大艺术家、大藏家之间的人脉关系。毛晓宇等人相信,蓝天雨拜师后,慢慢接触到这些人脉,古韵拍卖行早晚有一天要一飞冲天,成长为全国知名的大拍卖行。

    招待恩师的用酒,蓝天雨再次拿出了一坛五斤重的百年汾酒。把酒满上之后,本来已经滴酒不沾的万老,也破例喝了两杯。

    众人都是第一次品尝这种百年陈酿,很快便被百年佳酿的醇厚所征服,这一坛陈酿,很快就被消耗一空。

    在毛晓宇等人的刻意招呼下,酒桌上的气氛极为热烈,但是因为有万老在,众人都有一些克制,没有一人超量,这一顿拜师宴,足足喝了两个半小时,众人才熏熏然离去。

    有了这一次酒桌上的畅饮,蓝天雨和范庆丰的关系也加深了很多,毕竟今后就是同门师兄弟了,建立起良好的关系,是两人都希望看到的事情。

    蓝天雨和范庆丰一起把万老送到酒店。回到房间后,蓝天雨看万老的精神很好,又乘机请教了一些绘画上的疑惑,万老都耐心的一一解答,让蓝天雨受益匪浅。在告辞之前,蓝天雨约请万老在回京都之前,住到自己的家中,以便他能够随时请教。

    万老同样爱才心切,对于蓝天雨的指导尽心尽力,恨不能把自己所有的经验都传授给他。能够教导蓝天雨这样的绘画天才,对于万老这样的大师来说,同样也是一件幸事,而且蓝天雨的基础极为扎实、深厚,对蓝天雨的教导更多的是给他指明方向,并不会占用万老太多的时间。

    考虑到十几天之后,自己就要返回京都,万老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蓝天雨的约请。

    蓝天雨大喜过望,约好明天便把万老请回家里居住,这才和范庆丰相携离去。

    晚上回去后,蓝天雨把自己拜师万老,今后会跟随万老学画的事情告诉了妈妈沐卉。这可是无数人求都求不来的大喜之事,沐卉自然高兴万分,兴奋地连夜就给万老收拾房间。

    蓝天雨回到卧室,感觉自己今天的运气很好,干脆决定把民国位面的六次献祭机会,在今晚全部献祭完成。

    今天他的运气确实不错,第一次献祭就得到了二十根金条以及一幅常玉的《白瓶与玫瑰》。

    《白瓶与玫瑰》创作与1931年。右上角留有款识:玉sanyu;画背也留下了:sanyu10.4.1931。

    常玉一生大起大落,在艺术上坚持“我行我素,不媚世俗”的理念,1966年在巴黎因煤气泄漏去世时仍默默无闻、不被赏识。而今,西方公认他为世界级的绘画大家,中国式的莫迪利阿尼。

    《白瓶与玫瑰》主体以乳白、粉红以及墨黑为组成色调,本应为衬托红花的绿叶,却被常玉反客为主,写意简笔的粉红玫瑰成了点缀墨叶的客体,绘画哲思回归至传统东方山水。值得注意的是,低限的彩度描绘以显微的粉红色彩打破人文水墨意境,描绘出有别于东方传统水墨的平面构图,却也自然构成一幅高度精彩的西方油彩作品。

    在一般熟知的绘画作品当中,一幅优美的静物画应该拟真、细节繁复、画中所绘亦为眼中所见。但是常玉打破常规,在他的这幅画中,不见繁琐的笔触、复杂的色彩,以及常规的构图。常玉并未真实地描绘所有细节,以装饰性来说,画中盛装玫瑰的瓷器花瓶应该对称;以绘画性来说,画中玫瑰以及绿叶应该枝桠如织、鲜嫩欲滴;以物体视感而言,画面应具透视构图;以色彩而言,玫瑰色彩应红花绿叶。

    然而,富含深厚东方文化底蕴的常玉,不但打破西方自古以来对线条、色彩以及构图的古典美学,在发扬东方静物欣赏的道家哲思外,也打破东方仅含意境忽视空间的绘画哲学,由此超越东西方艺术绘画,站上国际艺术舞台而屹立不摇。

    尽管蓝天雨并不精通西方油画,但是以他的艺术修养,鉴赏完这幅画的绘画技巧以及蕴含的独有意境,仍然让他感触颇深,大有收获。

    近几年来,常玉的画作正是市场大热,这幅《白瓶与玫瑰》,市场价应该在一千五百万以上,如果宣传得当,也许价格还会突破两千万。

    ................................

    感谢:kliy遇、抽哏漃瘼d'煙、书友140524162204896、书友140503224423667、影子(甘露)、王杰aqs、星晴一晴、通天峰、爱过人渣怪我眼瞎、寒门小士、飘渺飞燕、枫花之月、冰度\*思念、心空之外、书友160405164949978、yings89、新无声、walwx、逝去-独舞、小猫爱钓鱼h、洪荒逍遥大帝、宁乡县东山村刘利金、行星梦雨、血洗淫枪、风的热血、鸿蒙无极大帝、砍死tj、天芒星辰、三威王、雨后宅男等书友的打赏支持!

    打赏还有吗?被砸的头破血流,昏迷晕倒,老石也挺得住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