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祭坛 > 62 搜查

62 搜查

        对于田春山言辞中的威胁,蓝天雨无动于衷,神色自若地说道:“田处长请说,我洗耳恭听。”

        “蓝总经营拍卖行,定然知道明兴王墓考古挖掘的消息。”

        “这么轰动的事情,我自然听说了。”

        田春山点点头,继续说道:“专家们在考古挖掘的时候,发现了兴王墓有被盗挖的痕迹,而且被盗挖的时间不长。据专家估计,被盗挖的珍贵文物,最少也要在十件以上。因为是主墓室被盗挖,里面的每一件陪葬品都极为珍贵,这个案子是公安部重点关注的大案,无论是什么人牵涉其中,都要一查到底。这个案子太大,蓝总最好还是实话实说,以免自误。”

        “难怪田厅长亲自带队来我们古韵,原来昨天马威送来的两件成化瓷器,竟然是刚被盗挖的珍贵文物。”蓝天雨恍然大悟,接着懊恼的说道:“看来我的鉴定水平还是有些差,竟然因为有所怀疑,而把两件成化珍瓷认定成了赝品。昨天我和马威签订委托合同之后,他就把那两件瓷器带走了。田处长不去找马威,怎么反而来我们古韵了?”

        看到蓝天雨竟然还一口否认,田春山的脸色阴沉下来,目光凌厉的质问道:“看来蓝总是舍不得交还这两件文物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只能动手搜查了。来之前我已经准备了搜查令,蓝总可以看一看。”

        面不改色的从田春山的手中接过搜查令,蓝天雨扫了一眼,微笑道:“既然田处长不相信我说的话,你可以随便搜查。不过在搜查之前,我可以给你出示一下昨天和马威签订的委托合同,不知道田处长是否愿意看上一眼?”

        “蓝总不愿意主动把两件文物交出来,那我只能动手搜查。不过你愿意提供和马威签订的合同,我看上一眼,倒也无妨。既然合同都签订了,难道这两件文物还能飞了不成?”蓝天雨的行为,让田春山越发认为他在心虚。

        取出昨天签订的合同,摆在田春山的面前。

        一开始,田春山看得还有些漫不经心,但是片刻之后,他的脸上显出诧异的神色,神情变得郑重起来。

        反反复复看完两遍,田春山抬起头来,惊疑的问道:“合同的标的怎么会是清道光瓷器?难道你们昨天签订了两份委托合同?”

        “只有这一份合同,那两件出土文物看起来像是赝品,我自然不会接收。田处长现在去抓捕马威,也许还来得及。”蓝天雨的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昨天,蓝天雨准备了四份合同,以他的精神异能,早在神不知鬼不觉之间进行了调包,又对马威进行了简单的精神暗示,马威回去之后也不会有任何怀疑。

        “谢谢蓝总的关心,如果我今天从你们这里搜不出来,自然会去找他。”

        “看来田处长是认定这两件文物在我们古韵了,既然这样,那你们就搜一搜吧。不过我要提醒一句,我们这次征集的拍品都十分贵重,田处长在搜查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在意,如果不小心打碎了一件,可是要照价赔偿的。”

        听到蓝天雨的郑重提醒,田处长脸上的神色越发阴沉,语气冰冷的说道:“我们不是土匪,蓝总尽管放心。”

        “孙总监,派一名稳重的员工跟在几位警官后面录像,万一出点什么事故,我们也好有个证据。”

        蓝天雨此话一出,几名警察都神色不善,看向蓝天雨的目光都满含恼怒。

        “眼睛瞪这么大有什么用?等会儿搜查的时候仔细点,蓝总这么友好的配合,千万不要让蓝总失望。”田春山对几位年轻警察训斥道。

        “田处长这是何必呢?几位警官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我被你们无端怀疑,心里有些怨气,你们也应该能理解吧?等你们搜查完毕,给我道个歉就行。”蓝天雨出言反击。

        “如果搜不出来,我肯定会亲自给蓝总道歉,希望等会儿搜查完毕,蓝总的口气还能这么硬。”

        田春山虽然心中气愤,但一直都没有失态,此人能够在四十岁左右担任处长,心态和能力确实不是一般人能比。

        蓝天雨心中笃定,并没有随同过去,一直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一个多小时过去,田春山等人还没有结束搜查,凌薇薇的短信却已经发了过来。

        “两件成化珍瓷已经在嘉宝的库房找到”,看到这个消息,蓝天雨彻底放下心来。

        只要在嘉宝搜查到这两件出土文物,林远航要算计他的那些阴谋,他也可以反过来打击对方。就算林远航本人和这件事情撇清所有关系,但是嘉宝却撇不开,如果能够查封嘉宝一段时间,不但嘉宝接下来的季拍要泡汤,而且还要承受一系列相应的损失。

        除了经济上的损失之外,对嘉宝来说,信誉上的损失,更是致命的打击。

        蓝天雨坐在办公室,悠闲的看书。又等了半个多小时,田春山几人才满脸沉重的返回。

        “事实证明,我并没有对田长处撒谎,田处长现在应该相信我的话了吧?”蓝天雨的语气中满满地都是委屈,还有一丝质问之意。

        早在返回的路上,田春山就已经重新调整好了心态,尽管心有不甘,但还是说出了道歉的话:“看来确实是我得到的线报有误,误会了蓝总,给蓝总带来的不便,还请蓝总见谅。”

        “反正我也没有什么损失,田处长不必客气。就是让你们白跑了一趟,心中有些过意不去。”

        蓝天雨的话刚一出口,一个年轻警察,小声地嘀咕道:“神气什么,一副假惺惺的样子!肯定是把两件瓷器藏到其它地方了,等我们找到线索,一定会狠狠出了这口气。”

        蓝天雨眼神直视着这名年轻警察,神情不悦地说道:“看来你们的警员还在怀疑我,明明是林氏集团的人诓骗你们,你们怎么就不醒悟呢?”

        “蓝总这话是什么意思?”田春山的眼神一变。

        “一定要我把话挑明吗?林氏集团或者说林远航的线报并不值得信任,很多时候都是贼喊捉贼,田处长太过轻信朋友了。”蓝天雨干脆直接挑明。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