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祭坛 > 章节目录 68 打算
    冯占辉转头看了一眼正在窃窃私语的蓝天雨,心中有些感叹,这样一位年轻人,竟然也值得自己花心思去结交。年轻人的未来总是有着无限可能,但是向蓝天雨这样本身并无太大底蕴,却能拜师万老、让凌钢站台的人,尚是他首次遇见。

    有了这两位大能相助,就算蓝天雨本身能力平庸,也应该能成就一番事业,何况以蓝天雨现在的表现来看,已经是异乎寻常的优秀,未来的成就已经可以预料。

    冯占辉一生最为自傲的不是超卓的经营能力,而是他看人的眼光,尤其是挖掘那些潜力无限、尚被埋没的人才,是他最大的成功秘诀。蓝天雨虽然不可能为他效力,但是趁他尚未发际时,结交为友,却是一本万利的投资。冯占辉一直认为:感情投资才是收益最大的投资,这一条适用于企业经营,同样也适用于朋友交往。

    一篓茶饼一百三十五万的天价,完全超出了蓝天雨的最高预估价格,对于这个价格他是满意无比。按照这个价格计算,他献祭出的百篓茶饼竟然价值过亿,就连《九方皋》的价格都难以企及。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价值,如果他现在就急于把这百篓茶饼全部出手,价格肯定要大打折扣,恐怕就连五千万都收不回来。

    从来都是物以稀为贵,就算普洱茶饼是消耗品,也依然如此。他要想实现利益最大化,就只能隐瞒住此类茶饼的数量,缓慢出货,让市场上的需求永远保持一个饥渴状态。

    照此看来,他手中的百篓茶饼最短也要几年时间才能全部售出,资金回笼注定不会太快。

    又是半小时过去,蓝天雨的两坛百年汾酒开始登场。

    “下面要拍卖的是陈化时间一百二十年的极品汾酒陈酿,拍品一共两坛,每坛原装十斤,现在先拍卖第一坛,起拍价三十万元,现在拍卖开始。”

    拍卖开始之后,叫价声更是此起彼伏,场面比刚才拍卖普洱茶还要火爆。

    百年普洱陈茶虽然珍贵,但是喜欢喝普洱茶的人毕竟只是少数,除了这部分人以外,其他多数人的竞拍热情并不会太高。但是百年汾酒就不同了,基本上人人都有品尝的欲望,如果价格合适,恐怕所有人都愿意收藏。

    在这种心理之下,百年汾酒的拍卖火爆异常,短短两三分钟,价格就已经突破了此前三十万的最低预估价。

    在众人激烈的竞价中,此前的最高预估价五十万,也很快被打破。

    “五十一万!”

    “五十三万!”

    “五十五万!”

    继续举牌的仍然还有十人左右,而且加价的幅度极大。

    一直等到价格突破六十万,这才把大部分人踢出局,继续竞争的只剩下两人。

    “六十二万!”

    “六十五万!”

    眼看着两人就要分出胜负,第一排的几位富豪终于加入了竞争。

    “七十万!”赵文海第一个举牌。

    “七十三万!”赵元朗也不甘落后。

    “七十五万!”金铎第一次举牌。

    “七十八万!”满瑞自从喝过蓝天雨带去的两杯陈酿后,一直念念不忘,他已经打定主意要把这一坛百年汾酒收入囊中。

    不止是这几个人,和赵文海一起前来的几位门派弟子,也都纷纷举牌,加入了竞争。

    这个突然到来的高潮,让拍卖师又是诧异又是惊喜,他用极快的语速报出越来越高的价格,语气中饱含着强烈的蛊惑意味,让场中就座的众人都感到有些热血沸腾的感觉。

    十几轮叫价之后,价格很快突破了一百万元。此时继续举牌的还剩下三人。

    “一百零三万!”这是金铎的叫价。

    “一百零五万!”赵元朗的报价没有任何迟疑。

    “一百一十万!”赵文海再次大幅加价。

    等到价格突破了一百二十万,金铎放弃了竞争。

    “一百二十五万!”赵文海的这个价格报出,赵元朗也选择了退出。

    “一百二十五万第一次!还有没有愿意加价的朋友?”

    “一百二十五万第二次!”

    拍卖师刚刚要宣布最后的结果,电话委托席又有了新的情况。

    “现在又有了新情况,委托席出价一百二十八万,前排这位先生是否还要出价?”

    没想到临近结束,竟然又有人加入进来,赵文海眉头微皱,但还是继续举牌。

    “前排这位先生出价一百三十五万,让我们等一等委托席沟通的结果。”

    “好,委托席的最新报价是一百四十万,现在价格又回到前排,请一百六十八号先生做出决定。”

    按照赵文海的估计,一百四十万的价格略微有些高了,他略微思考了一下,最后举牌道:“一百五十万!”这是赵文海的最后一次出价,如果对方仍然继续加价,那他就只有放弃了。

    这次委托席沟通的时间稍微长了一些,让赵文海感到遗憾的是,对方并没有放弃,而是再次提高了加价幅度:“一百六十万!”

    这个价格一出,赵文海不在举牌,放弃了竞争。

    第一坛百年汾酒的落槌价尘埃落定,一百六十万的价格,是一个让众人都料想不到的天价。

    有了第一坛拍卖的成例在,第二坛的价格虽然略低,但也达到了一百四十五万的超高价。

    让赵元朗感到有些诧异的是,冯占辉竟然一直都没有参与竞价。

    “百年汾酒绝对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冯总难道对这样的美酒也不感兴趣吗?”赵元朗直接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估计,这种保存完美的坛装汾酒,蓝总那里不只有拍卖的这两坛,应该还另有一些,我猜测他应该还会陆续出手。我们不如把这次难得的机会让给别人,我想蓝总到时候一定不会让我们空手而归的。”冯占辉对自己的判断很笃定。

    作为一名成功的商人,他猜想蓝天雨手中的百年汾酒应该还有很多,这种饥渴营销的方式很常见,但也很有效。他主动购买蓝天雨手中的百年茶饼和汾酒,既能满足自己的需要,又能借此拉近和蓝天雨的关系,正是一举两得之举。

    “还是冯总考虑的清楚,照此看来,我还有拿到百年汾酒的机会了,这真是太好了!”赵元朗比较好酒,闻言有些喜形于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