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御灵世界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七十六章:拳镇山河
    “哈哈哈!他娘的,闹了半天原来是个假货!”

    大笑过后,万古阳骂骂咧咧的冲着糜澹嘲笑道:“糜老丑,你还有脸说什么远古巨兽之魂,确实是远古之魂,不过是残缺的,连普通荒兽之魂都不如……我呸!”

    “哼!这不是假货!”

    糜澹态度依然强硬,只是面色阴沉道:“这尊龙象虽然是残魂,但对于玄灵来说,却是大补之物,倘若让自身的玄灵吞噬此魂,说不定还能突破修为的桎梏,甚至觉醒血脉,或是衍化出新的玄灵天赋。”

    “……”

    周围之人面面相觑,目光不禁落在姬冷泉身上。现在糜澹说什么他们都表示怀疑,唯有姬冷泉这位九鼎商行的大公子才能让他们相信。

    姬冷泉认真想了想,缓缓点头道:“糜兄这点说的没错,远古龙象之魂即便残缺,其本质并没改变,血脉和天赋的等级依然极高,而且龙象之魂历经两个纪元而不灭,可见其残魂之坚韧……所以这尊龙象残魂依然是无价之物,就看如何利用。”

    万古阳不屑一顾道:“切,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这玩意既然这么好用,糜澹干嘛留到现在自己不用?说来说去,这就是个鸡肋,能值一件玄宝不?”

    实际上,糜澹并没有说谎,龙象残魂品质太差,对于糜澹这样的邪道天骄来说,确实是鸡肋的存在,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他本来打算今后在突破王者的时候,让自己的玄灵吞噬龙象残魂,增加成功的机会,不过为了挽回颜面,才不得不将自己珍藏之物拿出来。

    “少废话!”

    糜澹面子丢尽,渐渐失去了耐心,没有在理会万古阳,反而转向云慕道:“小子,某家再问你一句,赌还是不赌?你要是敢不赌斗,今后便是我血杀宗的敌人,下次见面,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听着糜澹的威胁之言,云慕倒是没什么反应,倒是周围之人有些不喜,就连姬冷泉和寰公子等人亦皱起了眉头。

    切磋交流,公平公正,这是基本的原则,也是大家共同遵守的规矩。糜澹此举显然是要把这里的恩怨带到外面去,如此倒行逆施,毫无底线,必然引起众人的不满。

    “糜老丑,你这算什么意思?!你要是敢动云兄,本少宗饶不了你!”

    万古阳正准备为云慕出头,却不料云慕一个跨步挡在他的身前。

    “你要赌斗,可以。”

    云慕神色平静,应下了糜澹的赌约。

    万古阳面色微变,连忙劝阻道:“云兄,你不要冲动,这家伙看似冲动,实际上心狠手辣,奸猾无比,要是没有必胜的把握,他绝对不会逼你出手的。”

    “多谢万兄,此事我能处理,你且放心就是。”

    云慕拍了拍万古阳的肩膀表示感谢,他知道对方是在维护自己,不过他有自己的打算。远古龙象的残魂,对别人或许无多大用处,但是在云慕看来,却是一个天大的机缘……残魂有什么关系,灵石猴曾经也是残魂,现在一样非常强大,以他手中的大量极品魂晶,修复龙象残魂应该不成问题,到时候以龙象的血脉和天赋,一旦成长起来,绝对是逆天的存在。

    当然,前提是云慕要胜过糜澹才行,否则一切只是空想。

    别看云慕先前轻松获胜,只有他自己明白糜澹绝非弱者,刚才那一击他没有丝毫留守,如果糜澹还有什么厉害的手段,胜负确实难以预料。

    “好吧,既然你决定了,那就随便你吧。”

    万古阳见云慕态度坚决,他也就不再多劝,自顾退到一旁。

    另一边,寰公子突然开口道:“既然大家兴致如此高,那本公子也添个彩头如何?谁要是胜了,本公子便将这面真龙符令赠予对方。”

    “真龙符令!?”

    周围之人倒吸了口凉气,脸上不禁露出惊然之色。

    真龙符令乃是古乾皇族的信物,拥有此物,不但可以自由出入古乾皇城,还能进入古乾秘库之中任意挑选一件宝物。

    古乾秘库,那可是号称尽收天下奇宝的地方,里面随便一件宝物都是价值连城,甚至是无价值之宝。此时此刻,不少人已经隐隐猜到了“寰公子”的身份,心里又是激动又是忐忑。

    “好!真龙符令,某家要定了!”

    糜澹眼中满是贪婪之色,抛开寰公子的身份,这真龙符令的价值远在龙象残魂之上,他必须得到。

    寰公子眯了眯眼,嘴角泛起一抹笑意。

    实际上,这真龙符令本来是给糜澹准备的,不过现在嘛……糜澹胜了,自然物归原主,若是云慕胜了,正好可以拉拢一番。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寰公子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云慕颇为意外的看了寰公子一眼,而后沉吟了片刻,复又转向姬冷泉道:“姬公子,看来大家兴致都不错,你可有兴趣赌上一手?”

    姬冷泉怔了怔,玩意儿一笑道:“哦,云先生想赌什么?”

    云慕直言不讳道:“我这里还有一颗极品魂晶,想赌姬公子手中的一卷残图,想必姬公子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残图。”

    “极品魂晶!?”

    周围又是一片哗然之声,极品魂晶可是非常稀有的宝物,众人没想到云慕手中居然有这样的好东西。

    寰公子与糜澹等人颇为诧异,姬冷泉却面无表情,似乎早已知道云慕拥有极品魂晶,而且还不止一颗。

    “云先生想要千机残卷?可惜了……”

    姬冷泉摇了摇头,一脸遗憾道:“前些日子,姬某的祖父好像对千机残图很感兴趣,便借了过去,此事我不好做主,只能等祖父归还以后再借与云先生。”

    对千机残图感兴趣,这样的鬼话自然没有人会相信。

    且不说寻常之人看不看得懂残图内容,此物防御万藏阁多年,早不借晚不借,为何偏偏要这个时候借去?分明是姬冷泉知道云慕想要收集此物,故意推脱之言……一来是姬冷泉怀疑千机残图中藏有什么秘密,二来是他想要拿捏云慕。

    不过姬冷泉的祖父是位王者,众人也不好直接点破此事。

    顿了顿,姬冷泉复又道:“要不这样,我们不妨换个赌注如何?姬某手中有一颗品相不错火种,得自一座炎浆深处,据说云先生修炼有控火之术,姬某便用此物和你一赌。”

    “好。”

    云慕点了点头,一口应下。而后他又转向糜澹道:“既然是阁下提出赌斗,那阁下想要如何比试?”

    糜澹毫不犹豫道:“还是比玄力,不召唤玄灵,不使用玄灵术!”

    “可以!”

    云慕亦是决断之人,既然不可避免,那就……战吧!

    ……

    “嗡嗡嗡!”

    云慕与糜澹的气势不断攀升,整个大厅在气浪中摇晃。

    姬冷泉见势不对,再次祭出玄宝,将二人与外界隔绝,未免出现意外,寰公子这次也果断出手,将一枚金色玉玺抛向,周围狂乱的气息瞬间被镇压下去。

    比武场中,云慕与糜澹的气势攀升到了极点。

    刹那间,糜澹高高跃起,拔出腰间的血刀向着云慕斩杀而去。

    血杀刀出,腥风弥漫。

    云慕的气势一窒,整个人仿佛身处血海炼狱之中,重重枷锁将他桎梏……不能硬抗,只能退!

    “蓬!”

    血刀落下,险险与云慕擦肩而过,坚固的地面露出一道狰狞的裂痕,几乎把楼板切穿。

    云慕这一退开,顿时失了先机,空有一身的力量,却没有办法积蓄返攻。

    而糜澹此时如同换了个人一般,越战越勇!有了先前大意轻敌的惨痛教训,他不敢再小看云慕此人。

    “糜老丑,你还不要脸!?竟然用玄兵!而且还是千炼玄兵!”

    听到万古阳的讥讽与喝骂,糜澹半点不为所动:“哼!某家说过不召玄灵、不用玄灵术,但是没有说过,不能使用玄兵。”

    “我呸!”

    万古阳有心相助云慕,可是姬冷泉在一旁虎视眈眈,他反而不好出手。

    血杀宗修行功法特殊,血杀刀便是血杀弟子的根本。手握血杀刀的糜澹,实力比之先前不知增长了多少倍!

    在糜澹凶猛的攻势下,云慕一退再退,眼看就要踏出圈符范围之外。

    “小子,去死吧——”

    一声爆喝,糜澹再次跃起,一道巨大的刀影悬于他的头顶。

    千钧一之际,云慕稳住身形,逆行而上,以武道内息之法聚集玄力……在他身边,一幕幕虚影掠过,仿佛山川河流,生生不息,又好似天地意志,凝练如一。

    “蓬”

    “轰轰轰——”

    血色锋芒,摄人心魄。

    意志化形,拳镇山河。

    两道截然不同的意志相互碰撞,引动气浪激荡,整个大厅瞬间一片狼藉,就连姬冷泉和寰公子的玄宝都被震了出去。

    漫天烟尘席卷,复又恢复平静。

    不少人面露惊骇之色,忍不住心神颤抖了两下,似恐惧、似害怕。

    这就是顶级玄宗之间较量吗?!实在是太恐怖了!要不是姬冷泉和寰公子的镇压,此地恐怕已经灰飞烟灭,而他们多半也要遭受无妄之灾。

    ……

    片刻过后,烟尘散去。

    众人连忙望去,只见云慕仍就伫立在圈符范围之内,右拳鲜血淋淋。而糜澹则倒在废墟之中,浑身是血。他怒瞪着云慕,想要说点什么,可惜逆血涌上心头,直接昏死过去。

    又是一片死寂,众人再次看向云慕的眼神,多了几分敬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