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隋末阴雄 > 章节目录 第二千一百五十八章 吃人魔王
    魏征笑道:“主公莫要失望,李渊取得的只是关陇集团的支持,而您在这里,可以取得关东世家的支持,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杨侗的身边不也有一帮忠心的世家贵族吗,这些都是您以后王业的基础啊。”

    王世充叹了口气:“元文都和卢楚这些人,是根本看不上我的,还得想办法压服了这些人,才能让东都的人心向我。对了,萧铣那里怎么样了?”

    魏征勾了勾嘴角,说道:“萧铣的发展很顺利,这一年多来,几乎占了整个荆湖地区,现在只有三峡地区的夷陵通守许绍,还在抵抗萧铣的西进,成为巴蜀的屏障。”

    王世充轻轻地“哦”了一声:“许绍?这个人我知道,他家祖上是河北高阳的,后迁到南方,南梁灭亡后,全家迁入了北周,在夷陵一带定居,他的父祖都曾经当过楚州刺史,就是夷陵一带的世袭大族。现在隋末各地动乱,他算是为数不多的还忠于隋朝的官员了。”

    魏征叹了口气:“主公,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这个许绍,跟李渊从小就是同学,结为刎颈之交,只怕李渊平定关中之时,这许绍会倒向李渊的。”

    王世充的眼皮跳了跳:“奶奶的,居然还有这么层关系,所以说李渊的这种人脉,才是最厉害的资源。我辛辛苦苦,用尽军政手段才能攻下的州郡,他轻轻松松靠这种同学,裙带关系就能占据。”

    魏征点了点头:“出身是没办法的事,但主公靠了隋室的旗号,足以弥补这一点。现在不管怎么说,许绍也挡住了萧铣西进的脚步,而萧铣往岭南方向的发展很顺利,兵临五岭,东衡州,象交州刺史丘和,广州刺史冯盎等人,都向他称臣归顺了。”

    王世充喃喃地说道:“冯盎?他不是在陇右为官吗,怎么跑回岭南了?”

    魏征笑道:“他这个岭南酋帅,天下太平时可以在内地为官,中原大乱了,不跑回老家还要等死吗?不过萧铣对于岭南和交州的控制力很弱,军队没有开过去,只是名义上的臣服罢了。”

    王世充勾了勾嘴角:“萧铣不是有四十万大军吗,怎么着也能往岭南派个几万人啊,他到底是在想什么?”

    魏征正色道:“因为萧铣现在东边和北边都有强敌,并不好对付,现在无力南下岭南。”

    王世充奇道:“他在南方还能有对手?是什么人?”

    魏征笑道:“东边的是江州豪强操师乞,林士弘。这两人在几年前就起事了,杨广曾派治书侍御史刘子翊讨伐过,操师乞战死,而林士弘则统领余部继续战斗,终于击毙刘子翊,从此江州地区再无隋军势力。主公,我记得您当时给派往东都前,还很是担心了一阵要给派去讨伐林士弘,从而远离中原核心区域了呢。”

    王世充哈哈一笑:“想不到这个林士弘,居然还能挺到现在,倒是我小看了他。只是他能挡住萧铣的攻击,更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也罢,江州就这样了,你说的萧铣北边还有劲敌,又是什么人?”

    魏征勾了勾嘴角,神色变得严肃起来:“此人可以说是乱世魔王,也是天下诸多反贼叛军中,最穷凶极恶的一个了。”

    王世充的脸色一变:“你说的难道是朱桀?”

    魏征正色道:“正是朱桀。这个当年主公在郢州没有捉到的恶贼,现在终于成了为祸天下的魔鬼。”

    王世充点了点头:“我刚去东都的时候,经常接到战报,说是朱桀起于江淮之间,纵横于唐邓地区,他怎么又跑到荆北了呢?”

    魏征叹了口气,说道:“这朱桀原来是那个郢州富豪沈柳生的手下,沈柳生被萧铣诱杀之后,他就逃回了颖川地区,召集沈柳生的旧部,拉起了一支队伍。朱桀本性邪恶凶残,毫无底线,为了发展壮大自己的部队,所过之处,烧杀抢掠,寸草不生。激得唐邓地区的土豪家族田瓒,杨士林等人起兵对抗。”

    “朱桀的部队虽然凶悍,但是毕竟是乌合之众,碰到为保卫家乡而战的唐邓军,还有不少两淮的流民所编成的军队,不是对手,给打得大败,带了万余人逃到了南阳一带,慢慢地又发展壮大了起来,有众十余万,自号迦楼罗王,称自己的军队为可达寒军。”

    王世充勾了勾嘴角:“南阳盆地还真的是三不管地区了,萧铣占了荆州,但因为跟我的协议,不能向北进军,与隋朝的中原政权对抗,而杨侗的全力都在对付李密上,也无暇去顾及南阳地区。记得我们各路中原援军汇集的时候,也就是南阳的张镇周来得最晚最慢,都没赶上洛水之战。”

    魏征笑道:“是啊,张镇周现在还在东都,此人颇通兵法,所部的南阳兵也算得上精锐,以后主公可以想办法拉至麾下。”

    王世充点了点头:“这个问题不大,还是说朱桀,张镇周的部队撤离后,南阳一带,就再无能制约他的力量了吧,难怪他可以坐大。只是,一直听说南阳地区闹灾荒,军粮不足,你说朱桀有十几二十万军队,到底如何养活?”

    魏征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个朱桀,不事生产,所过之处,烧杀抢掠,没有军粮,就派兵四处掳掠活人,把男女老少几百人聚在一起,剥掉衣服,推进大锅里,连皮带肉地煮烂,以为军粮。他还说这世间之美味,莫过人肉了,只要国中有人,何愁没有吃喝呢。”

    王世充的眉头紧皱:“这狗贼还真的是毫无底线,这种大规模把人当军粮吃的,史书千年,也难有几个。看来当年真的是我一念之差,把这个恶贼给放了出去,以至于如此涂炭生灵。”

    魏征叹了口气:“但靠了这种绝对的暴力,加上南阳一带,襄樊等地都是严重缺粮,所以要么给他吃,要么只能跟着他,给这家伙一下子整出二十多万大军,就连南阳郡丞吕子臧,也给他围在南阳城中,不得出城一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