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墟 > 第二十四章 大道至简

第二十四章 大道至简

        楚风看向黄牛,眼神怪怪的,原以为这家伙会施展什么古怪手段,他还准备大开眼界呢,谁曾想居然这样!

        “你确信就这么简单?”他有点怀疑,如此粗暴,缺少技术含量,到底可行吗?总觉得黄牛不靠谱。

        黄牛相当的沉稳,慢吞吞,在地上写了几个非常难看的烂字:大道至简。

        楚风一阵目瞪口呆,彻底无语,最后,真想骂一句脏话!

        你哐哐两蹄子下去,这么的粗暴,的确是简单,可是……能称得上大道至简吗!?

        “我……被大山压烂头颅,我……要死了。”地上,左俊口吐白沫,在那里说胡话。

        可见那两蹄子对他的伤害有多么深,他思维意识混乱,即便在昏沉中都在喊痛,觉得脑袋破烂了。

        “他没事吧?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万一醒不过来,那可就麻烦了。”楚风略有担心。

        早先,他还在质疑黄牛的手段,可现在看来,更应该担心左俊的受损程度。

        因为,黄牛没轻没重,最主要它不是什么好货,真不知道那两蹄子下去,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光看这左俊这个样子,楚风都觉得很疼。

        左俊虽然昏厥了,但是躺在地上痉挛,不断打摆子,根本停不下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恶人自有恶牛磨吗?”楚风咕哝,他在左俊身上翻找,看一看是否有奇异的物品。

        匕首、剑器,都是合金炼制的,虽然极其不凡,但无法和黑色短剑相比,此外还有食物等一些零碎的东西。

        最后,楚风从他怀中取出一张兽皮图,看起来并不陈旧,应该最近绘制好的。

        想来纸质地图容易破损,皮质更容易保存。

        尤其是左俊,身体可以在瞬间变异,成为近三米高的巨人,环绕土黄色雾霭,很易容损坏身上的物品。

        兽皮经过特殊处理后,皮质非常柔软,叠的很整齐,当展开后竟然非常大,铺满一大块地面。

        这是太上山的部分地形图,附近数百里都有标注,十分详尽,各座山头非常清晰。

        “有些山峰我以前没有见过。”

        楚风的家就在这里,自然对太行山很熟悉,他推测应该是近期绘制的,囊括了突兀出现的那些洪荒大山。

        他露出喜色,这张地图对他很有用。

        他看的仔细,发现兽皮图上有特别的标记,有的区域画着黑色骷髅,有的山体上则注释着“采摘”二字。

        此外,还有的山地用红色笔墨圈了起来。

        标记不是很多,但却很醒目,让人第一眼就会注意到,无需细想,那些地方肯定有古怪。

        留下兽皮图?楚风想了想,最后还是放弃了,他取来纸张,自己对照兽皮图,在很短的时间内描摹了一份。

        “早点将这个麻烦送走吧。”楚风提着左俊,出门便进入旁边的果林中,这是镇子的最东边,少有人路过,很方便。

        以现在楚风的体力还有速度来说,拎着一个人奔行,轻而易举,他一口气跑出去二十几里,穿过林地,将左俊扔在一条断开的柏油路上。

        左俊依旧昏迷,不省人事。

        楚风看了又看,这条道路两边是麦田,距离山林很远,不可能有什么野兽,他转身离去。

        镇上很宁静,因为人们已不再恐慌。

        最近这几天,一些青年开始找出路,带着刀具等防身,尝试向县城等方向前进。

        他们觉得,县城、省城人多,或许更安全。

        然而,有人成功进入县城后,却不再这么想了,紧邻县城就有两座洪荒大山,高耸入云,离的太近了。

        隐约间可见,巨山上有各种凶禽怪兽,比如两米长的银色蜈蚣,像条白蛇似的,所有生物都避退。

        也曾看到,火红色的猛禽抓起虎豹,当作食物,血淋淋。

        还有人见到,有房屋那么大的蜘蛛结网,挂在两山之间,最后突然吐丝,将半空中十米长的巨禽拉下来,场面血腥残暴。

        许多生物在过去从未见过,可是却都出现在县城外的大山上。

        这怎不让人害怕?

        县城的人最近有不少都在逃离,怕有一天那些怪物下山。

        至于市区以及省城方向,据闻也没好到哪里去,甚至更严重,宛若远古时代来临,大地上出现无垠的山林,遍布着凶兽。

        一番探索过后,青阳镇上的年轻人气馁,从县城退回。

        在此期间,也有不少人很务实,都是老一辈的人,开始在镇外种植庄稼等,希望可以自给自足。

        原本就有田地,而现在地域十倍的增加,即便有些是山林,地域也变得更广阔了。

        这本已是深秋,然而,树叶不黄,草木不枯,依旧生机勃勃,天气在变暖,像是初夏再次来临。

        这形成一种奇景,比如楚风家院子的东边,有些果树还挂着红彤彤的果实,而有些则又开始开花。

        果香与花香混合,一些树上硕果累累,而一些则是满树花瓣,煞是美丽。

        秋季,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有特殊的意义。

        因为,曾经发生过一场战争,险些将大地毁掉,那段岁月,土地贫瘠,食物匮乏,人们苦苦挣扎。

        在后文明时代,每到秋季所有人都要参与到农作物的收成上。

        后来,哪怕恶劣条件改变,再次繁盛起来,也渐渐形成习惯,秋季意义非凡,成为一个最大的假期。

        所以,如今镇上人很多,比如放假的学生,休假的工人等,从其他城市回来,现在有人开始组织种植,根本不缺劳动力。

        楚风看了一眼冷藏室,原本堆积的很高的食物,现在快空了,主要是黄牛太能吃了。

        “现在各大卖场都被人搬空,物资紧缺,我得想想办法。”楚风决定先练拳,确保自己可以安全出入大山间。

        因为,他想却猎取一些野味,在这温饱可能会成大问题的时代,没有什么比肉食更能补充身体所需了。

        他在院中练拳,虎虎生风,牛魔第一式渐渐具备神形,他终于快练成了,威力刚猛,偶尔间会发出雷鸣声。

        有一层神秘的力量,覆盖在他的拳头表面,可爆发出恐怖的力道。

        砰!

        楚风尝试,一拳将院门外的大青石击碎。

        “这还是人类的手掌吗?”楚风呆呆发愣,半米高的青石龟裂,碎了一地,这种拳印何其可怕?

        他仔细体悟,那种力量不是小说中所谓的内力,它更像是一层薄纱,包裹着拳头。

        同时,他发现如果配合奇异的呼吸法,威能会倍增,更加恐怖。

        楚风隐约间猜测到,那呼吸法一定很了不得,十分神秘,居然将一种非凡的拳法力量再次提升一截。

        怪不得黄牛每天早晚必须练一次,比练它自己种族的牛魔拳都勤快。

        早晨,金色的太阳升起,普照光辉。

        左俊感觉脑瓜仁剧痛,他慢慢苏醒,稍微一摇头,便感觉脑浆像是要溅出来了。

        “我这是在哪里?”

        他摇晃着身体,爬了起来,面色苍白,双眼无神,很迷茫,根本摸不清什么情况。

        他低头看着自己破破烂烂的衣服,曾经经历过一场战斗?

        很长时间后,他才渐渐回想起一些事,自语道:“穆家那位暗示我,如果路过青阳镇,不用真的照拂,可以教训一下那个凡人。”

        左俊回想着,他应该去青阳镇才对,怎么昏倒在了这里,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他觉得,自己像是中断了思维,记忆模糊,后来的事想不起来了。

        “我难道走到这里时被偷袭了?”他在狐疑。

        最终,他摇晃着,踉踉跄跄,向着青阳镇方向走去,边走边冷笑道:“一个凡人而已,即便现在状态有些问题,也可以轻易揉捏。”

        太阳很大,暖洋洋,楚风的呼吸节奏很特别,吞吐朝霞,直到很久后,他完成了今日的呼吸法。

        他刚站起身,就看到了摇摇晃晃左俊,正扶着院门走进来。

        楚风愕然,他怎么又来了?

        第一时间,他想到黄牛不靠谱,没有让这家伙失忆,现在找上门报仇来了。

        “牛魔王,你干的好事!”楚风喊道。

        “一个凡人而已,不要在我面前大呼小叫,聒噪!”左俊厌恶,很不耐烦的说道。

        他比昨天更直接,不加掩饰,非常不客气,因为头实在太疼了,让他烦躁。

        楚风惊讶,道:“你还真是本性难改,忘记教训了吧?”

        “你认识我?”左俊狐疑,不过很快沉下脸,道:“无论如何,你都要吃些苦头,受些折磨,有些人你永远高攀不起,便是她身边的人都可以轻易碾压你。”

        楚风神色怪异,可以确定,左俊的确失忆了,但却还记得更早时候的一些事,比如要来这里找他麻烦。

        这还真是麻烦,他有些哭笑不得。

        “头好痛,到底发生了什么,在路上谁偷袭过我?”左俊抚着额头,带着不解,还有恼怒,这也是他今天更为急躁的原因。

        “我感觉像是被驴踢过了一般,脑瓜仁都疼。”他自语着。

        楚风听到这句话,有些想笑,道:“你的确被驴踢过。”

        这时,黄牛正好从房间走出来,听到并且看到是怎么回事了,顿时沉下一张牛脸。

        左俊没注意黄牛,他冷笑着,有些踉跄,冲向楚风,就要动手。

        砰!

        楚风一个侧踢,将他踹的飞起,砸在院墙上,而后他回头问黄牛,道:“你说咋办?他还记得要来这里。”

        黄牛慢吞吞,用一只蹄子指了指地面那里还没有擦去的“简单”二字。

        而后,它向左俊走去。

        左俊有些发懵,晕头转向,自己居然被一个凡人一脚就踹飞?而这个时候,他更是看到一头浑身金黄的小牛,一脸鄙夷,正在嘲笑他,慢悠悠的走来。

        什么情况?这是幻觉吗,他觉得很不真实,一头牛在鄙视他?长的还那么奇特,这是在梦境中吗?

        哐哐哐哐!

        这一次,黄牛依旧简单粗暴,一共在左俊的脑袋上踩了四蹄子,比上一次多踹了两蹄子。

        而后,它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缓缓转身,沉稳如岳,慢慢踱着步子离开。

        左俊满脸震惊之色,僵在那里,最后关头,似乎不敢相信所见,但却也只能翻着白眼,缓缓倒下,随后在那里蹬腿,抽搐,昏厥了过去。

        “又这样解决了,这次能靠谱吗?”楚风担心,再将左俊扔走的话,他是否还会找上门来?

        黄牛先后两次伸出蹄子,那意思是,这次多踹了两蹄子,保证没问题!

        楚风好半天没有言语,最后实在没忍住,才憋一句,道:“你就不能换个手法?”

        黄牛没坑声,很稳重,指了指地面上另外四个字,也是昨天留下的,字特别难看,写着:大道至简。

        楚风刚想喝一口水,差点呛到自己,噗的一声,全喷了出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