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一节 横空出世
    江烽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娘。

    这些恬不知耻的家伙,吃自己的,喝自己的,拿自己的,最后还是没给自己一个准信,也不想想自己容易么?现在可好,最终还是要通过招标!早说啊,自己也懒得花这么多精力金钱赔上,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

    一走出酒吧,江烽就感受到秋老虎的威力,江边沉闷湿热的空气似乎让人的鼻孔都小了一圈,浓密的乌云笼罩在江畔,预示着一场雷暴雨即将来临。

    “噼噼啪啪”,刚刚来得及走上大街,豆大的雨点便开始落了下来,瞟了一眼马路两边都还看不到出租车的影子,江烽暗自说一声晦气,只得扭头往回跑,看样子,得淋一身雨了。

    刚刚来得及转过街角,倾盆大雨已经猛然倾泻下来,整个街道笼罩在一片白茫茫的水雾中。

    前面不远处就是那个刚刚出来的酒吧,这一处江畔的酒吧因为可以临江而观,生意极好,宽阔的江面可以一览无余,大雨倾盆如注,江烽并没有注意到江面上形成一道扭曲的涡漩气流,飞速的沿着江面四处游荡。

    只顾埋头狂奔的江烽刚刚来得及窜上江畔人行道,只觉得似乎周围的风声一下子变得很大,连雨水抽打在自己身上也是格外疼痛,正诧异间,汹涌而来的气流正好撞上了迎头而来的江烽,恍然间,江烽只觉得自己身体似乎一下子变得轻飘飘,仿佛骤然间自己青云直上九霄一般。

    “完了!”惊恐万分的江烽不用猜也知道自己撞上了龙卷风,这江畔每年盛夏时节都要碰上这么一两场特殊的天气,不时有人目睹这种奇观,只是没有想到自己会摊上这种事情,但愿自己能够平安无事的落下来,若能安然无恙,定要上寺院烧香求佛,这大概是江烽陷入昏迷的最后意愿。

    ***************************

    “小子,你跑不掉!若是束手就擒,我保证你可以得到体面的待遇!”面目寻常语气却异常森冷的壮年男子身体半躬摆出一个灵猫捕鼠姿势,一把柄斑斓锯齿剑握在手中寒气森森,双目如炬,死死锁定对面目标。

    一丈开外另外一个青年男子同样装束,黑衣薄裤,软底短靴,手中缠绕的枯藤索镖晃晃悠悠,随时可以发动攻击。

    江烽暗自叫苦,这两个家伙的身手都不简单,看来是早就吊上自己了,难怪自己尚未来得及出城感觉有人跟踪,若不是城内人多眼杂,只怕对方早就发难了。

    “体面待遇?南阳朗朗乾坤之地,却被一帮妄自尊大的杂碎盘踞,你的体面还是送给你老妈去吧!”江烽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微一用力,脚下泥土崩碎,还好脚下这一层泥土破碎成粉,正好可以排上用场。

    面目森冷汉子脸色微怒,动作却不变,只是缓缓的变换身体角度,看似要选择一个最好姿势发动攻击,“小子,你不用掩饰什么,我知道你来自哪里。哼,不自量力!也敢来打我们南阳的主意!”

    江烽也不答话,只是悄悄提气运力将足尖深深陷入泥土中,足尖微微颤动,似有所为,手形空捏,看似握有物件。

    “上!”

    黑衣青年男子一式侧翻,如怪蟒翻身,手中索镖泛起层层罗网,猛扑而上,连接镖头的枯藤瞬间长出无数青葱翠绿的枝蔓藤萝,形成一个诡异的枝叶藤网,盘旋着猛罩过来。

    而森冷汉子却猛然的跃起在空中,然后一式奇异的空中纵跃,如恶隼扑兔,直扑而来。

    江烽心中也是一凛,没想到那个年轻人居然也能使出术法武器,也不知道道行究竟有多深,身体向后猛底一倾,双腿连环伏地扫出,大片的泥土尘渣轰然爆发而起,顿时覆盖了整个空间,瞬间就在空中幻化成一条择人而噬的巨大土龙,猛扑而上,浓烈的土腥气息几乎要让人窒息。

    “啊?!混沌土龙?!”惊讶之声几乎要多了几分颤栗,黑衣青年脚下就是一软,几乎要掉头逃命。

    “狗屁!”见自己属下是似乎被这突然爆发出来的混沌土龙吓得魂飞魄散,壮年男子来不及解释,嘿然前行,右拳横握,玄气硬提,脸上掠过一抹红潮,猛然击出,“破!”

    浑然爆发的拳力搅动着空中的气旋爆发涌出,撕裂的空气发出怪异的呼啸声,看似凶猛无匹的土龙在这一记狂霸无匹的拳力轰击下张牙舞爪的龙头顿时被击碎成一个空洞,法力消散,整个土龙也化为一阵黄尘呼啸倒噬,反击在对方的身上。

    强压住内腑的沸腾的血脉,一抹腥气从嘴里涌出,壮年男子一咬牙,正欲再行一步,却听一声厉叱:“看镖!”

    联想到对手手中一直空捏的迹象,壮年男子心中顿时一凛,莫非这才是这家伙杀手锏?连忙坠地翻滚躲避,而对方却借势纵身而起,如飞燕入林一般钻入道旁林中。

    面如土色的黑衣青年似乎这才反应过来,羞愤不已,欲待再追,却被面目森冷汉子拦下,“由他去。”

    “啊?!”

    “这个家伙武技不弱,又带有术符,且心性奸狡无比,莽撞追击只会得不偿失。”面目森冷的壮年汉子摇了摇头,如果不是自己这个下属被对方一个土龙术符释放的术法给吓住了,那玄机千藤镖定然能够将对方钩住,只可惜自己这个下属还是见识差了一些,一个土龙术符却被他看作是真的土龙术法。

    也不多用脑袋想想真要是方术师或者方术士,怎么可能来当一名斥候?什么时候你见到方术士方术师还能和你大模大样的拳脚对阵?早就祭起术法来把你给灭了。

    “可是这个家伙来我们南阳盘恒多日,怕是意图不轨,若是放任他离去,······”

    “哼,这一带都在我们控制之下,他想溜出去,没那么容易,画影图形立即下发下去,另外把灵息香放出去,让周边人手动起来,他跑不了。眼下城内局势并不清静,咱们的心思还得多放在城内。”森冷汉子脸上浮起一丝疲惫之色,嘴角也有一抹血丝被他悄然抹去,意态萧索的向自己下属挥手示意可以离开,又叹了一口气,“风雨欲来啊。”

    从树林外沿悄然伏地,江烽将耳朵贴地小心翼翼的察听了好半晌确定周围并无异常,才放下心来,肩头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疼痛,不过根据经验似乎并没有中毒,江烽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把油液,仔细的撒在创口上,然后一咬牙狠狠的揉动伤口,让油液能够尽快渗入伤口。

    剧烈的疼痛让江烽禁不住猛烈的吸气,但他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发出声音,但又忍不住干咳了几声。

    没想到真遇上一个硬把子,这也让他对南阳的实力高看了几分,按照他的判断,对方应该是一个近乎于司兵参军副手的角色,居然能玩出一手南阳刘氏闻名已久的玄黄霸拳,硬生生把自己用藏在足下的术符祭起的土龙给击碎,应该是刘氏子弟了,但江烽看得出对方显然还玩不转这南阳刘氏嫡传秘技,强行提振内家玄力发出这一拳的结果就是内腑反创。

    站起身来,抖落了一下外衣里边的一层灰色纸衣,一层已经浸附在纸衣的淡黄色土性光晕慢慢散落开来,江烽慢慢把纸衣脱掉。

    这就是刚才被对方一拳击溃土龙反噬回来的土系法力,如果不是自己格外谨慎的穿了这一身罗真花了不少心血弄搞出来的木性纸衣,只怕自己当场就得要躺下了。

    饶是有法衣护体,但只能消减掉反噬回来的法力,却无法消除对方击碎土龙之后的拳力,好在击碎土龙之后拳力已经削弱到了可以承受的地步,内腑略有创伤,他还撑得住,若是对方拳力在深一层,自己胸骨内腑只怕都要尽碎了,玄黄霸拳可不是谁都能用,更不是谁都能承受得起的。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