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烽皇 >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十六节 手足,衣服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十六节 手足,衣服

        落栅放下,江烽踏入空空荡荡的大牢甬道,四名牙兵面目表情的将江烽带至最里一间,等到江烽入内,便一声不吭的离去。

        环顾四周,江烽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时代的狱舍,看上去还算整洁,一具石床靠在墙壁边,上铺一床草席,一具马桶隐藏在角落暗处,半幅布帘遮住,其他一切皆无。

        这并不是普通狱舍,而是军中用来看押重要俘虏或者人犯的大牢,不过江烽也感觉得到自己命运似乎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糟糕,至少那位录事参军大人已经释去了自己可能是申州鞠家奸细的疑心。

        只是这尉迟无病的名剌却为自己找来不少麻烦,可以想象得到若是家主获知此事,自己的命运怕又要平添许多风波。

        想一想这些繁杂的人事关系江烽就觉得心烦,从现代到这个时代,似乎那里都摆脱不了这些东西,也不知道小说上那些穿越者如何轻而易举的解决这些问题。

        三五两下获得别人信赖尊重,然后王霸之气一露,小白们俯首贴耳,最后成就一番霸业,书上写得挺容易,但真实遇上才知道不过是一些弱智的想象。

        自己却不是遇上这样麻烦,就是诸事不顺,看来这网络小说也是万万信不得,个中辛苦艰难唯有自知。

        坐下来思绪万千,江烽索性盘腿坐于石床上打坐起来,熊坐一式正好可以平心静气平复心绪。

        如尉迟无病所说,自己这套修炼功法对于打基础相当有效,但是却仅止于此,基础打得再牢,但却没有更深一步的路径指引,层次只能永远停留在武道中,当然,在军中上阵拼搏是绰绰有余了,但如果真要想成为能在两军对阵中起到一锤定音的关键人物,却显然不够看。

        这个世界显然和前世中那些史书上所描述的有些不太一致,武力值上的优势是完全可以展现在两军对阵时的战术优势的,一个领军人物的率先垂范和斩敌酋与千军万马之前,无疑会为士气带来极大的提振,给敌方士气带来巨大的损害,其意义非比寻常,而这个时代普通士兵对统帅的魅力极为推崇,这甚至可以说是维系一支军队凝聚力的魂魄。

        看来自己在这方面还得要寻找突破,还得要寻一寻路子。

        尉迟无病无疑是有这方面路子的,但是一来时间不够,二来对方恐怕也不会轻易给自己指这条路,毕竟得窥天境大道也就意味着自己可以迈过寻常人家这一门槛,为踏入名门大家子弟打下基础了,甚至可以说也是为一个小家族踏入名门望族提供了一个可能性了。

        以许家为例,非天资、水准达到一定程度,哪怕是许家嫡系子弟,也一样不得授传突破天境的奥义,青年一代子弟中,除了号称许氏一龙的许德威外,也就只有许子明的兄长许子清获此殊遇,但许子清这么些年来一直在崇文书院闭关修炼,据说就是因为始终无法在这上边获得突破。

        一直到狱门外链锁响动,江烽才从瞑目打坐中惊醒过来。

        “二郎,大小姐和二小姐来看你了。”两个白衫青年紧跟在二女身后疾步走了进来,一直走到尽头,随后而来的两名牙兵亦是亦步亦趋尾随。

        江烽有些惊讶,许静许二小姐来这里似乎还勉强可以说得过去,毕竟同学一场,而走在最前端的却是许大小姐许宁,她似乎不应该掺和到这种事情中才是。

        江烽跃身而起隔着门栏站在房中抱拳行礼:“见过大小姐,二小姐。博山、子跃,你们怎们让大小姐和二小姐来这里?我没事。”

        罗真罗博山就是那个圆脸青年,他和张越张子跃是江烽在书院中最要好的密友。

        三人都是庶族小姓出身,一起入崇文书院学经习武,罗真、张越和江烽三人最早都被招募入斥候队,但罗真在斥候这方面显然欠缺天赋,很快就被转职到了材官署,负责各类资材储存以及土木修造。

        而张越却因为其叔父在刺史府中担任法曹一职,在出了几次任务获得好评之后而入刺史大人的牙兵营中担任队正,已然成为最基层的军官。

        “江烽,我三叔说你居心叵测,此次执行任务也是违令迟归,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问话却非许静,而是她身旁的许宁。

        “大小姐明鉴,此次执行任务江烽确有不当之处,只是江烽绝非鞠家奸细,而尉迟无病之名剌的确是路途偶遇得之,只是具体详情不足为外人道而已。”江烽平静的回答道。

        “噢?不足为外人道?这却如何解释?”

        许宁比起其妹来显得艳丽许多,也许是甫及订婚,一袭红罗衫彩艳娇媚,头顶云鬓更是摇曳生姿,脸盘子也是靓丽娇艳,一双和其妹相若的翦水双瞳注视在江烽脸上,让江烽没来由一阵心慌。

        “私人事情,于公事无关而已。”江烽竭力保持镇定,这个女人的眼睛竟然有一种勾魂荡魄之力,让江烽心旌动摇不已。

        怎么会这样?江二郎的梦中女神许静居然难以钩起自己的心思,却是这许宁颇有点让自己心动神摇的滋味。

        “既是这般,看来是我们多此一举了。”许宁脸色一冷,肃容道:“二妹,我们还是走吧,既然别人无须我们申辩,我们又何必枉作好人?”

        “二郎,你怎么一回事?究竟有什么事情不好启口?”罗真大急,好不容易才与张越将二女邀来,却没有想到江烽如此不知趣,打入大牢也就意味着昔日一切努力都可能作废,甚至还可能有牢狱之灾。

        “没什么事情。”江烽摇摇头,“博山,子跃,你二人好意我领了,也谢谢宁小姐和静小姐的垂注,只是个中原委一时间却说不清楚。”

        “二妹,我们走!”许宁更是恼怒,饶是她对江烽仰慕二妹的事儿有所知晓,但也有些不忿,如此不识抬举之人真是少见,一把拉起许静,招呼二名牙兵转身就离开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