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烽皇 > 正文卷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二十四节 备战

正文卷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二十四节 备战

    江烽很喜欢这个群体的氛围,比起刺史府和斥候队里那种随时都保持着警惕和敌意的竞争环境,这里无疑要融洽许多。

    也许是大伙儿都觉得这里没有什么值得相互攻讦争夺的东西,五营指挥之间的关系从表面上来看显得很友善,而曹万川这个在牙军中当了十几年的宿将也让各营指挥十分敬重。

    即便是江烽这个初来乍到的新人一下子被曹万川提拔到了后营指挥这个高位也没有激起多少波澜,反倒是江烽开朗诙谐的性格赢得了几位老军官们的很大好感,认同感也迅速增加起来。

    固始军的战斗力也略微出乎江烽的意外,虽然在编制空缺数上相当大,但是在编的兵士们战斗力却并不像江烽最初想象的那么糟糕。

    至少在江烽印象中,其他几营的兵士们都保持了日常基本训练,士气也还算差强人意,只是在装备上太过简陋。

    不过这似乎是各地州军的通病,除了牙军之外,没有那个州府能够为自己的州军提供良好的装备。

    不过从各方面来说,这几营都要比自己的后营强不少,这可能和贺德才在这方面的松软无争的性格有些关系。

    固始军的状况让江烽喜出望外,这也让他心中燃起了保全光州和固始一缕希望,虽然这缕希望并不大,但自己似乎还可以通过一些手段方法来改善。

    “熊大人,蚁贼们也不是疯子,在有足够粮食满足他们需要时,他们和正常人无异,我在嵩县侦察时,他们洗劫了当地每一个可能藏有粮食的所在,所以粮食应该还能够维持,但是这种状况能够维持多久我很怀疑,我相信一旦他们没有了粮食,所有人,包括你我,就都会被他们当成粮食!”

    江烽十分肯定的语气有些震住了一帮人,甘全福的话语不过是勾起了他们对五十年前故事的好奇,但是江烽神色严肃的态度却让他们意识到这一切绝非妄言儿戏,一切都随时可能发生。

    “这么说来,我们是别无选择只有跟他们拼到底了?”谷明海摩挲着手中的邯刀,熟牛皮缠绕而成吊带斜挂在手腕上,脸色阴沉的冒了一句话。

    “对,我们别无选择,幻想媾和或者放我们一马都不现实。”江烽肃然道,“除非我们变成和他们一样!

    “呸,让我当蚁贼!做梦!”

    “妈的,那我们就和他们拼到底!看谁的刀快枪利!”

    “是啊,要干就干,砍下脑袋也就是碗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江烽也在逐渐适应这帮人的风格,要想赢得他们的尊重和支持,就得先变成他们中的一份子。

    正在和他们磨嘴皮子,却看到罗真站在了衙门外,江烽会意的点点头,“今晚栖凤居我请,不醉不归!”

    曹万川远远的看着江烽与自己手下几个营指挥谈笑风生,看来这个家伙适应力很强,这让他有些放心之余也对这个家伙产生了一些好奇。

    斥候营历来就是军中精英所在,即便是放在牙军中也应该是佼佼者,从斥候营出来的干员们一般说来都会到牙军中受到重用任职,而这个家伙来到固始军自然不会是受到重用的表现,这里应该是落魄者的集中营才对。

    传言这个家伙和申州鞠家有些干连,如果真是那样只怕他也来不了固始,刑场才是他的归宿。

    也许和家主的两位小姐有些瓜葛,据说这个家伙对二小姐仰慕已久,不过他似乎有些不自量力了,家主是不会容忍这种事情发生的,那么发配到固始就是最好结局了。

    虽然有些思想准备,但是江烽的表现还是大出曹万川的意料,尤其是那一番对蚁贼产生的根源和对策更是让他彻夜难眠,对于江烽的观感顿时高了几个层次。

    作为一名武将他原本无需考虑政务,但是若是辖地不靖,盗匪横生,对于他这个驻军首领来说一样是感慨颇深。

    *********

    罗真来固始也是为江烽而来的。

    来到固始之后,江烽也有更多的时间来考虑自己面临的具体问题。

    固始城的城防体系相当单薄而脆弱,虽然这里是位置很关键,在大唐之前的五胡乱华时代,这里也是兵家争夺要地,但是自大唐之后,这里一直未经战火,当年冲天大将军黄巢横扫中原时,这里也未曾受到牵连,所以这里城防设施早就破败不堪,像护城河更是湮没已久了。

    固始军的状况也令人堪忧,别说和牙军相比,就算是和驻扎在州治定城的州军相比都有相当差距,而在军资粮食尽皆不足的情况下,能维持这种情况也算不错了,毕竟这里偏居一隅,平日里也就是镇守县城,清剿盗匪,要到战时才会被州府调动。

    而州中要保证的首先还是牙军的战力,其次才是驻扎在州治所在的定城州军,而且每年的州军大比,还会不断的将各县州军中表现上佳的抽调至定城驻扎,这种方式也使得定城驻军始终是仅次于牙军的存在,而其他县的驻军就只能说凑合了。

    这种情况下,人手虽然在短期内补足了,但是战斗力实在堪忧,江烽想要尽快的提升自己从个人到自己下辖的后营实力,除了加紧士卒们的训练外,就不得不另寻他途了。

    罗真就是他的一条路径。

    罗真给他带来了十具黑鳞甲。

    重叠得不太整齐的黑鳞甲看上去有些粗陋,规格大小不一,鳞甲边缘厚薄不齐,显然是手工简单制作而成,而且一看就知道这不是铠甲,而是皮鳞甲。

    不过入手之后倒是让江烽大感惊讶,这好像太轻了,比寻常的皮甲还要轻巧,对于普通的轻甲步兵来说倒是挺合适的。

    这十具黑鳞甲和江烽之前穿的法衣是截然不同的,准确的说法衣是应对术法和玄元力这一类的武道高手伤害的,而皮鳞甲就要简单得多,就是对付普通的兵刃伤害,能在一定程度上躲避和消减普通兵刃武器的杀伤。

    当然,由于这黑鳞甲的制作材质特殊了一些,也对武道元力玄气的击打有一些抗御作用,只不过如果用在普通士卒身上就显得奢侈了一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