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烽皇 >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二十五节 甲胄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二十五节 甲胄

        和法衣相比,这些黑鳞甲是两种不同性质的防护器具。

        法衣的制作不但在材质上要求很高,而且需要以术法施法进行法力加注或者以玄神灵力来进行加祝。

        加祝和加注也是有区别的,加祝使用本身玄神灵力通过术法来实施共振和融合,最大限度激发器具力量,而加注则是多是以术法来催动另一种或者几种资材本身具备的特有法力于被施用器具中,使其力量得到融合、变化和提升。

        虽然这两种方式各有千秋,更多的还是看施术者本身水准和资材材质条件而定,但用玄神灵力施法更有针对性,相当于私人定制,很少能够批量制作的,但是在加注这种方式则要灵活得多,一次性采取同样方式来制作三五件甚至一二十件也都是可能的。

        皮鳞甲估摸着就是罗真以加注之术制作出来的货色。

        江烽掂量着有些粗糙丑陋的黑鳞甲,咂着嘴,“博山,这就是你这么久给我的惊喜?”

        “哼,这么久?多久?你还想要惊喜?”罗真没好气灌了一大碗卤梅汁儿,上下打量着江烽的宿处,“行啊,你倒是把关帝庙那儿的卤梅汁儿给学会了,别成天去寻摸人家,喜凤那丫头人家是有婆家的。”

        “得,别把我想得和你一样龌龊,喜凤那丫头****大,屁股翘,看起来倒是一个能生养的,你妈不是一直寻摸着想替你寻个媳妇么?我觉得喜凤不错啊。”江烽笑吟吟的道。

        罗真和江烽都是街邻,算是小户人家中过得去的,江家祖代炼丹熬药,在光州城里也算小有名气,罗家则是世代风水师,一直到罗真祖父这一辈才沦落成为匠作人家,以木铁制作为业。

        “滚!我没那爱好!”罗真也是和江烽随便惯了,气哼哼的道:“十具黑沙鳗鳞甲,爱要不要。这已经把我这么些年来的所有老底给折腾光了,光是这黑鳞甲就用了十二条黑沙鳗,二郎,你知道么,十二条黑沙鳗啊,三年府里才买到十二条,全被你用了,芍陂这几年铺到的黑沙鳗几乎全部都被我们光州刺史府买了,就连整个寿州城里这几年就没见着一条黑沙鳗,……”

        “行了,别在我面前装,我还不知道你?”江烽没好气的道:“黑沙鳗鳞以前也没有谁想到能派上这用场,这几年府里花大价钱买黑沙鳗还不是需要黑沙鳗血为宁小姐和药?不是碰巧发现这黑沙鳗鳞还有点这方面的作用,这东西还不是就当普通鱼鳞一样给扔了?搞得好像这黑沙鳗是你专门花了多少银子买来为我制这黑沙鳗鳞甲一样,这人情可就太大了。”

        被江烽话给噎得直翻白眼,罗真也是无可奈何,好一阵后才咬牙切齿道:“好,就算这黑沙鳗鳞不算啥,可我为了制作者黑沙鳗鳞甲也是花了其他不少配料的,光是浸润这黑沙鳗鳞就用了五斤西川保宁仙醋,你知道西川保宁仙醋多少钱一斤么?还有,编织这鳞甲的筋线是啥质料,你知道么?我告诉你,这是凫肠线,这不是普通的凫肠线,而是赤凫肠线,……,还有,你知道这花费了我多少玄神加注,为了提高刚度,我把材官署的乌铜锭炼化对其进行浸润,为这事儿,我起码瘦了十斤,都是为了这玩意儿,……”

        听的罗真这喋喋不休介绍他如何煞费苦心,如何辛勤摸索,如何废寝忘食,终于制出了这十具黑沙鳗鳞甲,江烽内心还是格外感动的。

        自己只是给他交待了一下说自己这边刚接手,手底下各方面从武器甲胄到钱财用度都很欠缺,罗真就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把他自己的积攒全部花费给自己制作出十具黑沙鳗鳞甲来,可以说是竭尽所能了。

        只不过他也很清楚自己这个有些宅的伙伴,只要一谈起他的拿手活儿,那话匣子就打不住了,不赶紧刹住车,说上一个时辰他都口不干舌不燥。

        “博山,这甲你试过没有,怎么样?”江烽不得不打断自己这个伙伴的卖弄炫耀,耐着性子道。

        “嗨,我做的东西,你还不放心?”罗真胸脯一拍,。

        见江烽目光锐利中带着几分揶揄,罗真又打了个哈哈,“不过二郎你也知道,材质有限,黑沙鳗是以血的药效出名,鳗鳞就说不上有多么金贵了,只能说堪堪一用罢了,比起芍陂的另一特产云鼍的鳞甲就相差天远地远了。加上我也没有其他够分量的辅配料来加工打磨,也就只能这样了。不过你就一州军后营,这十具黑沙鳗鳞甲绝对是大材小用了。我得告诉你,你得给我悠着点儿用,别是人不是人都用,起码也得能帮上你忙的人才给,不说其他,起码轻巧灵活,不能说和明光铠这些正品甲胄比,但一般的刀剑刺杀和箭弩射击,只要不是运气太背被直接正面击中,都还是能保一条命的。”

        甲胄一直是一直是鉴别一支军队战斗力的重要依据,江烽很清楚,在这个时代里,有没一套齐全的甲胄,基本上就是决定这支军队是牙军这一类的精锐还是州军府军这一类杂牌的依据,很简单一个道理,甲胄成本实在太高了,高得一般的很多牙军都很难真正配齐甲胄。

        像一套最基本的普通牛皮混绞筋甲,仅仅是材料成本就需要十二两纹官库银以上,如果加上人工,起码在十五两官库银以上,而一套将佐的明光甲起码在一百两官库银以上,而档次更高的光耀甲则在二百两官库银以上,而用来自西域或者渤海那边所产矿石冶炼捶打出来的乌锤甲几乎就是有价无市了,整个光州牙军中也不过区区十余具,都是光州从汴梁、洛阳或者长安秘密购回,价格据说都在五百两上下,一具甲胄相当于三四十普通士兵所需皮甲所值了。

        以光州军为例,正品甲胄配齐比例也不过一小半,剩下一大半也只能是把基本的护胸和护裆具备了,像护肩、护臂、护腿这一类就只能放弃了,但即便是这一小半也需要八万两官库银开销,这还不算日常维护修缮的费用,光州虽然不算太穷,但是仅靠五县之地,养起这样一支军队,也是吃力万分,这也是许氏一直希望扩展版图壮大自身实力的主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