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烽皇 > 正文卷 第一卷天下英雄谁敌手第三十节何苦来哉
    袁无为的确有些惊讶。

    他知道许德威实力不俗,许氏一龙名头摆在那里,而且蔡州和光州结盟这么多年,虽然是悄然结盟,但是双方还是有不少武将见过面的,只不过袁无为从未露过面,更多的还是袁氏三驹的袁无敌出面,所以光州方面对袁无敌了解更多一些,而他和袁无畏则更多的是在北面战场,主要是应对来自汴洛朱氏的强大威胁。

    这一次蔡州方面悄然换人,把袁无敌换到了北面战场,而把自己和无畏调到了和光州的正面战场,也就是想要利用光州对自己和无畏的不太熟悉,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现在看来目的已经基本达到了。

    只不过怎么来解决这一位许氏一龙却成了一个问题。

    许德威无疑是有准备的,从对方身上穿的这套明显带有术法气息的御法衣甲就知道,按照常理像这种上战阵武将,直面的战阵冲杀,鲜有会加祝术法灵力的,因为这明显就是针对天境以上的将而来,而申州一败再败,早已经没有了值得一战的高级武将,这是在防谁?

    只不过许德威大概也没有想到己方会在这个骨节眼儿上发动,他大概还以为己方会在进入申州时翻脸与他们争夺申州吧?

    这的确给袁无为带来了一些意外的被动。

    凭借着这身相当金贵的御法衣甲,许德威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抗御自己元力玄气施加于对方的冲击,这使得对方可以很大程度上从防御抽出更多的精力来发起进攻。

    本身许德威这一手伏魔棍就具有相当高的水准,这个时候以一种悍不畏死的方式彻底将自己爆发出来,哪怕自己比他高一层级,一样给袁无为带来了很大麻烦。

    袁无为当然不会允许这一战失手,不仅仅是许德威和他身后这群牙军逃出生天的问题,更关系到自己在袁家新一代中的地位问题。

    许德威要么死,要么俘!

    袁无为当然希望能俘获对方,但是如果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让对方当场身死,也是一个能够震慑光州牙军和进一步巩固自己在蔡州军中年轻一辈第一高手地位的绝好机会,所以他不会容许任何意外出现。

    十几回合过去,许德威已经将自己的三元玄气催发到了极至,而手中这跟混杂用秘银和玄铁打造的伏魔棍上的威力也已经提升到了最高境界,而玄武乌锤甲让他可以更大程度的承受袁无畏元力内气的冲击而无须太过担心受到影响,但即便是这样,许德威仍然感觉到自己先前以突发先手强夺到的优势正在不断流失,对手正在以各种精妙娴熟的刀法和龙焰天王刀上透出的特有龙焰之力灼烤着自己的三元玄气,迫使自己不得不收缩玄气。

    袁无为也知道是到了该解决问题的时候了,他也知道许德威肯定还会有杀手未出,但是这个时候他也没有选择了,或许他也再也无法放手,一旦出招,也许就是生死两重天了。

    一声凄厉的尖啸从龙焰天王刀刀头传出,袁无为足尖一点,身体骤然从光圈棍影中拔出,犹如一具步步生莲的佛影,“德威兄,小心了!”

    无尽天王杀!

    漫天的龙焰从刀尖到刀刃处滚动流淌,最终在袁无为的倾力催发之下,龙焰终于与刀身溶为一体,手中龙焰天王刀连续横切十七记,犹如斜风细雨般的密织,刀气勾勒出一道道致命的枷锁,彻底封死许德威任何一个逃脱方向,然后袁无为这才握拳捏印,悍然前行,遥空猛击一拳,“嘿!”

    天焰龙拳!

    淡淡的赤红气劲毫无阻滞的破开双方激斗到巅峰是荡起的层层气浪,直入中宫。

    许德威也觉察到了袁无为这错身以连续刀气作为掩护而发出的这诡异一拳,他不敢怠慢,长棍连续扬动,意图遮掩住这有些突兀古怪的一拳。

    拳力爆发如注,击打在棍身上,立即就引起了长棍猛烈的颤抖,这个时候许德威才意识到这一拳的不凡,如火如荼的灼热劲力立即沿着棍身传导入自己手中,而那股子辛辣炙烤的气息瞬间就弥漫到了自己全身,让自己全身血液几乎要沸腾起来,有一种飘然欲仙的升华感。

    大惊失色的许德威来不及多想,连续后退,想要退出对方刀锋构筑的刀气包围圈,同时不惜彻底耗费元力来催动玄气压制内心这种燥热欲裂的感觉,但是这个时候好不容易扳回先机的袁无为哪里会给他这样一个机会,龙焰天王刀练连连催动刀气,一抹接一抹的光焰从刀刃中嘶叫着喷发而出,与刀气溶为一体的光焰盘旋着如附骨之蛆,死死追咬着挣扎着想要摆脱的许德威身体。

    玄武乌锤甲在失去了玄气支撑的情况下也根本无力抵挡这种用玄气催发出来的超强劲气,一波接一波的刀气光焰击打在乌锤甲上,发出细密的破碎声,不断的浸润入许德威体内。

    似乎意识到了关键时刻的到来,也许是感悟到了这一战自己已经没有回天之力,许德威不再后退,而是迎面而上,身体连续摇动,三元玄气连续三重催发,从足底到顶门,一缕奇异的朱色从露在外边的手背和颈项一直向面部额际蔓延,尤其是那灿若晨星的双瞳更是跳动一抹血与火的决绝。

    伏魔棍再起,银芒闪动,雄劲的玄气贯入,棍梢出现轻微而急速的颤栗,猛然间,棍梢头突然脱落开来,从棍头上一道细如发丝的金属链索连带着一道透明的光影一闪即逝。

    “咦?!”袁无为眼睛眯缝,瞳孔却顿时放大,“无尾伏魔棍?!”

    脱落的棍尾一下子变成了一道细索拴系的无色透明铡,瞬间从棍头窜出,旋转尖啸着飞速奔袭而去。

    龙焰天王刀猛然一震,荡起赤红色的光带连续不断的在伏魔棍身上碰撞,迅速震开了如封似闭的棍网,赤焰在许德威胸前玄武乌锤甲上一闪。

    许德威急速奔行的身体戛然止步。

    银月铡挣脱细索,飞速旋转着从侧翼入地之后重新跳跃奔出,撞入袁无为小腿侧面,带起一团血肉,最终在空中飞旋了两圈,才缓缓落地。

    袁无为没有理睬自己的伤势,听凭着如注的血液从小腿甲胄缝隙里涌出,只是静静直视巍然屹立面色如恒的许德威,“德威兄,何苦来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