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烽皇 > 正文卷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四十节 焰军
    初夏时节已然让略有起伏的原野上笼罩着一重暑意,一骑快马从东面飞掠而来,卷起漫天黄尘。

    简陋的瞭望台上警戒的士兵早已经注意到了骑手背上背负的红巾,连忙示意下面的士兵搬开拒马桩让出一条通道,骑手略略减速冲进营区,仍然带起阵阵黄土,惹得一旁歇息的士兵们一阵骂娘。

    急促的蹄声也吸引了帐篷内正在谈话几人的注意。

    居中男子面如骷髅,秃眉深目,黄瘦的脸颊上几缕胡须略略有些卷曲,右边男子一看就知道和居中男子有血缘关系,面色干瘦,除了身材略略高大一些之外,几乎并无二致。

    另一名男子面色红润,宽额广目,只是眉宇中多了一抹暴戾之气,一头油黑的长发被幞头包住,雄壮的胸膛袒露出一抹毛茸茸的胸毛,斜靠在矮几边的巨型环首刀与常用横刀、鄣刀大不相同,倒是有些类似于前朝百炼环刀,只是刀背处一个诡异的符箓造型,刀刃处隐隐透出一抹殷红。

    “兄长,我们究竟还要在这里呆多久,粮食已经不多了,兄弟们都已经腻烦了这里,我们是不是该启程了?”

    若是换一个场合说有人说这就是黄蚁军中赫赫有名的吃人魔王秦权,绝对无人会信。

    秃眉蛇目,一副干瘦无力的模样,但是只有了解他的人才会明白,这个家伙看似弱不惊风的男子胸中藏着的戾气足以伏尸千里。

    自家兄弟的问话让秦权有些不悦。

    这已经是对方无数次的询问这个问题了,实际上谁都清楚为什么会在这里逗留。

    朱友朋的大军正在稳步逼近,而且据说来自怀州和陕州的一万精骑也已经过了洛阳会师于偃师了,看来朱家对于自己人马在汝州地界上逗留太久已经失去了耐心,真的打算要对付自己了,但自己现在还没有得到消息,自己必须要等待那个时候。

    “急什么?韩拔陵他们已经完成了整编么?”

    兄长不慌不忙的回答让秦衡很是不满,不过在自己这位兄长面前号称天杀将军的秦衡不敢随意顶撞:“兄长,韩拔陵他们的整编训练三天前就圆满完成了,而且已经按照你的要求进行适应性的拉练。”

    “士气如何?”

    “都还行,比起咱们这边的老兄弟来虽然弱了一点,但是那帮家伙看来是在山里被憋得太久,士气高昂,都等着你的召唤呢。”

    “哼,士气高昂?多跑几天我看他们就够呛,看吧。”秦权轻蔑的哼了一声,“阿衡,这一次咱们一旦返回让天地变色,我们不得不作更充分的准备。算一算,日子也该差不多了。”

    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猛然在帐帘门前止步,“嘭”的一声用厚实牛皮混合着铁夹的帐帘被来人一腿踢了开来,暴烈凌厉的力道让整个帐篷里一阵劲气四溢,秦衡和孙道二人眉头都下意识的一挑。

    除了她,没有人敢如此放肆。

    “权帅,何时启程?”略略有些古怪独特的声音充满了爆炸性般的金铁气息。

    “玛苏,隼军准备好了么?”秦权脸上罕有的露出了一抹笑意,连秦衡这个自小跟随他的兄弟也知道自己兄长只有在见到这个人时才会有这种神色,这让他甚至都有些嫉妒。

    “三个时辰可以完成集结,但听权帅命令。”言简意赅,来人目光只是在秦衡和孙道脸上一掠而过,彷佛两人不存在一般。

    梳理得一丝不苟的棕栗色发丝并没有像寻常人那般在头顶上挽成一个髻,更不像普通女人那样云鬓高耸,而是有些怪异的在脑后结扎成一团,白皙的肤色和深凹的眼眶中那碧绿的双瞳加上那略显厚实的嘴唇,尤其是那高耸的鼻梁,足以证明她驳杂的血统。

    沉重的乌锤铠遮不住她凹凸有致的身形,不过背后背负的那一柄从不离身的长柄弯刀散发出的阵阵杀意足以让人清醒不少。

    整个黄蚁军都知道这位与秦权义子秦河号称焰军双刺的波斯女,隼军的绝对领袖,手中一柄长柄大食弯刀堪堪媲美秦河那纵横中原江淮未遇敌手的明焰枪。

    “那我们还等什么,大兄?”壮实汉子爱惜的在矮几边上的巨型环首刀锋上抚摸了一下,“我的家伙可早就等待着饱饮鲜血了。”

    “快了,我估计也该就在这两天。”秦权淡淡一笑,目光却望向敞开着的帐帘外天空,“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黄王的梦想坠落于中原大地,那就让我们将这个梦重新开始于这里吧。”

    急促的脚步声带起一阵土腥汗臭冲了进来,“报!”

    “拿上来!”

    秦权接过汗水几乎将衣裤湿透的信使递上来的信函,一目十行掠过,嘴角浮起一丝阴狠的笑意:“哈,大戏终于上演了!来人,马上通知尚科,让他立即率军向西挺进蔡州,我要和他在蔡州城下会师!”

    “阿衡,你去通知韩拔陵,命令他的左翼军两天内完成一切集结准备!你的前军也一样!”

    “阿道,你和林儒的右军与后军也一样,后日午时点卯,若然误卯,立斩不饶!”

    整个郏城到鲁山一线就像是被捅散了的马蜂窝一样立时沸腾起来,得到命令的各路蚁贼早已卯足了劲儿,就等到这个时候的到来。

    从伊阳到临汝,又从临汝到郏城,再从郏城北上阳翟、长葛、尉氏,最后从鄢陵、长社西下,又回到郏城到鲁山一线,黄蚁军已经和掌控河南的粱军缠战了数月之久,梁军虽然取得不少战绩,但是相较于黄蚁军带来的破坏力却显得微不足道。

    尤其是双方缠战更是将周边场面彻底打烂,失去了生存希望的农民迅速变成流民,进而变成附贼流民,让蚁军不但声势越大越大,而且兵力也迅速从五万余人膨胀到了十万余人。

    以伊阳流民韩拔陵为首的山匪流民在获得了秦权的首肯之后迅速组织起来,成为黄蚁军的左翼集群。

    这些山匪流民组织起来的贼军虽然初建,但是其爬山越野的能力极强,尤其是在伏牛山和外方山间摸爬滚打几年,已经让这些家伙适应了与官府军作战,而得到了黄蚁军的支持之后更是疯狂膨胀,一跃成为秦权手下重要臂助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