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烽皇 > 第一卷天下英雄谁敌手第四十二节强者?

第一卷天下英雄谁敌手第四十二节强者?

        就在曹万川苦苦思索隐藏在江烽背后的影子时,江烽却显得很平静。

        张越的回归让他大喜过望,不仅仅是因为好友的安然无恙,而更重要的是张越归队可以让他对光州旧军的控制力又多了几分,尤其是在获悉曹万川也在悄悄接触秦再道之后。

        江烽虽然坚信秦再道会站在自己一边,但是多一个自己信任的人来帮自己自然要好一些,更何况随着光州牙营人数不断增加,已经超出了一个营的建制,建立光州牙军第二营也势在必行。

        江烽也清楚曹万川不会给自己那么多时间,摊牌也就在这一二日之内,如果自己是曹万川也绝不会再让这件事情拖下去,尤其是子跃的归来怕更是会刺激曹万川动手。

        淡淡的白气萦绕在江烽的额际和鼻息间,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这具穿越灵魂变得更加适应这一套功法,还是江二郎这具身体本来就已经步入突破阶段。

        江烽能够感觉到自己每天的修炼似乎都能够感觉得到那份若有若无的进境,以熊坐之势便是坐上三五个时辰不动,也丝毫感觉不到气血不畅筋骨麻痹,这一要放在自己原来那具身体上简直就是不可想象。

        如果说熊坐一式是以静驭动,提气凝力,那么虎踞一式便是寓动于静,借力入势。搭手半蹲之势还真有些如同猛虎踞山,俯瞰山河,熊坐变虎踞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气血流动速度的变化,奔腾汹涌的力量如蓄势待发,沿着身体的经络血脉中游走,力随意动,这一式可以随心所欲的转换为鸟展、猿搏和鹿跃三式动式发动攻击或者防守。

        “嘿!”轻灵的舒展了一下身体,一式熊展腰转化为熊拍,一股浑然劲力直吐而出,房间中劲气四射,两丈开外的墙壁一阵摇晃,从瞑目打坐中醒过来的江烽,目注前方,若有所悟。

        繁琐的杂务让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炼中去了,而这一刻他发现自己的思维似乎特别清晰冷静。

        黄安锦是个可造之材,江烽和对方接触了两次。

        对于江烽的折节下交黄安锦并没有太多感动,对于他这个年龄的人,不是点儿小恩小惠就能打动的了。

        不过接下来江烽和他的几番切磋之后点出了他武道修炼中存在的瓶颈问题倒是让对方颇为意动。

        由于年轻时候习练多云寺罗汉童子功,这套不算太完整的功法使得纯阳玄气过于刚猛,对身体反而有些伤害,江烽把五禽戏中熊坐一式中的要义传授给了对方,这一式静功对于黄安锦疏导养成大有裨益,可以让其纯阳玄气更进一步精纯。

        对于一个武人来说,尤其是像黄安锦这样的人物来说,仕途上他已经放弃了追求,反倒是武道上的追求才让他更为看重。

        而江烽这一手无疑击碎了他的心防,更何况江烽提出的要求也是无比正常的,只是要求他协助张越和秦再道抓好牙军的建设,甚至要其在牙军中选拔一些精锐出来,准备建成一支类似于蔡州龙雀尾那样的刀锋式精锐。

        当然这还只能停留于纸面计划,而这些牙军溃兵中能够筛选出来合用的也屈指可数。

        拿江烽的话来说,任重道远,不急于一时,但是要有这个意识。

        掐指一算自己踏入这个世界似乎已经快两个月了,点点滴滴的记忆浮上心头,身份的不断变换让他不得不全力以赴去适应这个时代,从身份到心境,而这一切似乎虽然不敢说水到渠成,但是江烽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变化,从被动到主动。

        生存永远摆在第一位,江烽早已抛弃了那些网络小说上穿越者带给自己的误导影响,融入并成为其中一员才是首要的,至于自己原来的记忆能否给这个世界带来变化,那都是很遥远以后的事情了。

        江烽没有心思去想太遥远的事情,所处复杂而危险的环境让他随时都需要考虑如何保全自己,而要保全自己生存下去甚至生存得更好,那就只能让自己变得更有力,更有实力,那些狗屁因势利导命运垂青这种事情大概都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只能靠自己。

        实力源于何处,江烽觉得恐怕就目前来说一方面就是自己的武技实力,这一点正如尉迟无病所说,自己恐怕已经进入了高原境界,要想突破已经不只是靠苦修就能达到目的了,更清晰准确的路径指导,还要有机缘,才可能是实现突破,而这恐怕也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

        除了自身的武技实力外,恐怕就还有自己能掌握的实力了。

        后营这边江烽自信经历了这段时间的强化训练和刻意攀交,已然能掌握大部,尤其是补充了大量新兵之后,曹万川的影响力也被自己有意无意的淡化了。

        张越不用说,牙军第二营必须建起来,哪怕只搭一个架子也得先搭起来,秦再道虽然是个实诚人,似乎也和自己挺投缘,但是江烽却不敢把命运寄托在别人身上,所以必须要有子跃的第二营来牵制。

        曹万川无疑已经与袁家达成了某种协议,像自己一样,他也在等待最佳时机。

        蔡州情况并不好,看来黄蚁军在汝洛之地与梁军的缠战对这帮泥腿子乱民不无裨益。

        江烽一直怀疑梁军的意图,以梁军的战斗力,即便是不能彻底击垮几月前甫入河南腹地的黄蚁军,但是至少可以在较短时间内就将他们扫地出门赶出汝洛。

        但是黄蚁军却足足在汝洛一带转战千里,蚁军也从不足五万人发展到十余万人,战斗力更是有了长足提升,准确的说,梁军充当了黄蚁军的陪练,使得蚁军从一群连乌合之众都算不上的暴民群体向初具模样的野战军队靠拢。

        养虎遗患?驱虎吞狼?或者说培养一股祸水,然后祸水东引?

        如果真是这样,那个朱允还真有些他叔祖父朱温的手腕,纵容黄蚁军这股势力坐大,然后迫使这股祸水倾向东面的蔡州,自己坐收渔人之利,简直精妙之极。

        强者如林,智者如云。

        已然慢慢融入这个时代的江烽对于这个时代的强者比起历史书和网络小说上那些虚构的人物了解得更为深刻,什么才是强者?

        这个时代只有掌握足够强大的力量才是强者,自身个体力量的强大固然很关键,但是掌握更多的资源和力量才更重要。

        固始军不能被曹万川这样带走,自己需要这支力量,而曹万川和自己一样来固始不久也就成了他的一大软肋。

        当然这个家伙有站在更高位置这个优势,不过这一样可能会成为他的劣势,尤其是在光州许家这个授予他高位的基础已经崩塌之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