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烽皇 > 正文卷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四十三节 命是自己挣来的
    天色尚暗,江烽吸了一口气,搓揉了一下脸颊,打算起身活动一下。

    “什么人?止步!”门岗上卫兵很警惕,但是却挡不住剧变陡生,“啊!有刺客!”

    凄厉的惨叫在后营营房东南角传播开来,让整个后营顿时躁动起来。

    只不过袭击来得实在太快,让很多还没有起床的士兵们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也四处角楼上的警哨对于这样独行而来的刺客根本没有多少威慑力,对方甚至并没有刻意回避警哨的视线。

    长剑轻轻一拨,两支划空而至的箭矢被他很随意的挑开,甚至连目光都没有变化,便一脚踢开了院门。

    厚重的院门连带着断裂的门闸倒飞而出,撞击在院内的小水池里,连带着水池边上江烽自己养的几盆盆栽都稀里哗啦的碎裂开来,池水中激起一阵白茫茫的水雾,四散飞洒开来。

    三丈见方的小院,黑衣人犹如缩地成寸,只感觉脚步一动,便已经到了厢房门口,左掌隔空一按,木门便破裂开来。

    从黑衣人踢碎了小院木门开始,江烽就让自己晋入了无欲无想的空灵状态,凝神定气,目注前方。

    倚在墙边的白蜡大枪他没有去拿,而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室内站定,手中邯刀由上至下,轻轻一划,似乎在感受什么,然后重新举过头顶。

    从院门的破裂江烽就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来人的对手,甚至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这是真正的天境高手,甚至可能比许德威还要强上几分,自己在他面前绝无幸免。

    当然这并不代表自己就要束手待毙了。

    命从来是自己挣来的,而不是靠人施舍来的。

    木门落地,来人似乎还没有怎么适应室内的黑暗环境,凌厉无比的刀气已经从头到底的猛劈下来。

    虽然有所准备,但来人还是没有想到一进门就是兜头一刀,而这一刀更是汇聚了江烽调息半晌之后发出的倾力一击!

    即便是黑夜中,来人面色不变,但是内心还是终于有了几分惊讶,本来以为是一个手到擒来的简单事儿,一个距离天境还有相当距离的角色,周围更无什么像样的狠角色,要解决对方,实在不难,但这一刻他意识到这一次任务恐怕没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意态潇洒的猿臂轻舒,手中长剑斜推,无比自然的卸掉江烽这倾尽全力的这一击,没有半点阻滞,来人左掌轻吐。

    这一章看似轻描淡写,但是在江烽眼中却是迅如惊雷,五禽戏中鸟、鹿、猿三动式中无数个变式,起码有三五式可以化解或者躲过对方这一看起来并无出奇之处的平淡一印,但是江烽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这一掌拍了过来,眼见就要击中自己左胸。

    他几乎是用尽了全身之力方才侧身让过这致命一击,用左肩硬生生扛下了这一击。

    “噗!”

    沉闷而凌厉的一拍,没有任何花巧,就这么透体而入。

    江烽的身体已经打着滚儿在空中翻滚起来,玄气连运三转,仍然无法化掉内心狂暴欲裂的血气,暗红色的血气沿着胸部向面部蔓延,一直到喷出一口血沫,溅红了半边墙壁,身体飞撞在墙上跌落下来,激起一地黄尘,江烽才缓过气来。

    咳嗽着站起身来的江烽也是骇然不已,自己如此凌厉一击,对手竟然如此轻易化掉,而且还顺势就给自己一击,若是没有黑沙鳗鳞甲加法衣的护卫,自己只怕连身都起不了了。

    同样惊讶的还有对方,来人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仓促间也还是有六七成力道的一击,居然没能让对方重伤不起。

    在他看来,就算是对方让过了要害,但是这直入内腑的玄气也绝不是一个尚未触及天境的角色所能承受的。

    但对方虽然吐出一口血沫,甚至还在咳嗽弯着腰,但是毕竟站了起来,这让他大感意外。

    目光流淌,来人已经适应了室内黑暗的环境,四处一打量,便悠悠一笑:“江烽,真是不好意思,第一次见面就这样,可没办法,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你必须死!”

    江烽有些狼狈的活动着自己的身体,对方并没有立即发动,甚至是有些意态悠闲的打量着自己,显然是有绝对把握要解决自己,甚至不惧于在自己这个后营之中,足见此人信心之足,也说明此人对自己这一方的情况十分了解。

    他已经大概能猜测到对方来自何方了,能这样大摇大摆单枪匹马的直闯自己大营的,除了蔡州袁家袁氏三驹中人,恐怕就再无其他人了,只是不知道这是袁氏三驹中哪一个了。

    “袁家?不知道是袁家哪一位?”江烽努力的调息自己身体中有些失控的玄气,天境高手的确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对方并不在意自己的调息,但他还是要搏一搏。

    “呵呵,聪明,不过你没有必要知道了。”

    来人摇摇头,长剑一扬,凛冽的剑气如寒夜初霜,顿时充满了整个房间,盘旋着向外扩展开来,连带着房间的空气都像是被切割得破碎零落起来,无论江烽向何处退去,剑气都毫无阻滞的弥漫而来,直迫心魂。

    知道没有太多拖延时间的办法,而且江烽也不认为有其他人来就能起到多大作用,也许就是徒增伤亡。

    还得要靠自己。

    身体紧缩起来,让自己死死的缩在墙角里,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避免对方发动的剑气伤害,他没有那个实力可以抗御对方的剑气攻击,黑沙鳗鳞甲在对方剑气面前就像纸糊的一般。

    江烽现在要做的就是,缩小攻击锋面,让自己手中邯刀把最大力量爆发出来,最大限度地赢得机会。

    又是一波剑气推出,江烽感觉自己就像十二级巨浪中被抛在巅峰的小船,随时可能倾覆,一刀接一刀的连环劈出,尽可能的把自己浑厚的玄气通过这种正面劈砍彻底释放出来,以求一博之力。

    只不过他还是过高的估计了自己,摇动的剑光轻而易举的破解了他的这种企图以拙胜巧的伎俩,在级差相距实在太大时,一切花巧都是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