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烽皇 > 正文卷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五十二节 心有不甘

正文卷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五十二节 心有不甘

    车声辚辚,马蹄踏踏,策马而行的江烽心情也有些复杂。

    他没想到这个社会是如此的残酷而现实,许宁许静的出面没有起到多大作用,哪怕许宁在较场内的表演堪称完美,连他自己一时间都有些动容。

    军官军士们都是现实的,尤其是在军队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中低级军官们。

    从都头到队正这一级,他们的感情倾向基本上就决定着这种军队的走向。

    正如袁无畏所说,许氏已灭,失去了立足的根基,而且也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对象值得他们效忠,他们就不会被女人的眼泪所打动,因为这关系到他们的身家性命。

    许家现在虽然还有两个失踪的角色,但应该已经无力回天了。

    老一辈的许望侠和年轻一辈的许子清,但许望侠因为脾气暴躁,本身在刺史府中人缘关系就不太好,而许子清则因为长期在崇文书院修炼闭关几年,和外界尤其是军队中接触甚少,威信远不及许德威。

    这两人一个在申州之战后失踪,一个在光州城破时消失,至今都无消息。

    按照江烽的判断,这二人要么就是当场战死或者受伤未愈随后死了,要么就是暂时藏身于它地,观察形势,以待机会。

    但在江烽看来,其实这已经意义不大了。

    不再可能有属于他们的机会了。

    光州一失,许氏家族被连根拔起,根基已失,可以说许氏已经丧失了东山再起的基础。

    固始小城一座,固始军中目前几个重要人物,无论是谷明海还是秦再道、张越,对许氏的忠诚度已经下降到了很低的程度了。

    毕竟他们当初都是不被重要投置闲散的角色,也和许氏一脉没有任何亲缘关系,或许在感情上还有一些亲近,但是在理性上他们已经不再可能效忠许氏了。

    而且谁都知道或许袁家能够容忍固始军以这样一种混乱的姿态存在于固始,但是绝不会允许许氏一脉在这里重新复辟,哪怕是杜家大概也同样不希望看到许氏在这里重新落足生根吧。

    许氏在这里重新立足,只会遭来袁家第一时间的全力攻击,他们不会容忍一个威胁到他们对光州统治正统性的许家出现。

    坐在马车里的许宁许静二女则是哀思满胸。

    她们的出面没有收到多少效果这在意料之中,但是这些军士们的现实还是让她们心塞不已,毕竟这才距离许家统治崩溃多久?人性的凉薄似乎在这个时候显得格外刺目。

    “姐,我们该怎么办?”许静咬着嘴唇,看着一动不动只是默默注视着车厢窗外的姐姐,有些担心的问道。

    “什么怎么办?”许宁倒是表现得很平静,“该怎么样,还不就得怎么样?现在我们还有的选择么?你觉得江烽把我们推出来,让我们去招抚那些士卒,真的就是这个目的?”

    “啊?”许静吃了一惊,茫然不解的注视着姐姐,“姐,你什么意思?”

    “哼,你以为江烽还是原来的那个江二郎?”许宁轻轻哼了一声,对于自己妹妹这方面的迟钝,她也很是无语,“我早就说过我们姐妹对那些士兵没有影响力,但江烽坚持要我们出面,你觉得他的目的何在?哼,他是想要通过这个方式告诉我们,我们已经毫无价值了,我们已经是任人宰割的鱼肉了,……”

    “不,不,姐,江烽不是那种人,……”许静惊惶地连连摇头。

    许宁毫不客气地打算妹妹的话头:“你看看的所作所为,还是那个心思单纯的江二郎么?谷明海,秦再道这些人唯他马首是瞻,连曹万川甚至袁无畏这些人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上,你能想到他会去把鄂州的杜家招来吗?恐怕秦再道和谷明海这些人都想不到吧?更不用说张越和罗真这些人了。”

    被姐姐的话给堵得无话可说,的确,江烽的种种表现不仅仅是许氏姐妹无法置信,同样也让谷明海、秦再道这些人大感震惊,甚至于张越也是越来越看不穿自己这个自幼一起长大的好友了。

    “他这样做有何意义?”许静还是不相信姐姐的判断,“他只想多留下一些军士增强实力罢了,……”

    “这么简单?好了,小静,我们不争了,静观其变吧,我想狐狸尾巴迟早都会露出来,而且我相信会这一刻会来得很快的。”许宁嘴角挂这一抹冷艳的嘲笑。

    从那一次江烽在光州大牢里看自己姐妹的怪异眼色她就很不悦,就觉得这个家伙有些说不出的诡异,那种目光,她也说不出来,很有点儿无所谓的淡然,总而言之让人很不舒服。

    如果不是小静一直在为他说好话,当时她甚至根本不愿意去出面,只不过时移势易,这种局面现在却变得如此尴尬而让人无法接受了。

    许宁的确有些心有不甘。

    虽然作为女人,她对家族大计并无多大发言权,但是父亲一直因为没有男性子嗣而对自幼聪慧的她宠爱有加,在家里也会和她谈一些家族的美好愿景,这也让许宁一直觉得许家一定能够在这片土地上光大门楣。

    父亲甚至容许了自己在婚姻上的选择,选择了舒州周家,一个与光州并不相邻,却有着相当实力,但又不是那种真正的顶级门阀家族。

    而她的婚姻对象,周氏的老大周伦,也是一个性格老好的人物,虽以文才闻名于州郡,但却性格温文和雅,正因为如此许宁才选择了对方。

    在她看来周氏和许氏家族地位相若,而两家的联姻也有助于光州下一步的势力的拓展,。

    这同样也是父亲的想法,尤其是夹杂在光州和舒州之间的寿州,更是光州下一步的目标,当然前提是在光州能够成功吞并掉申州之后。

    只不过很多事情是想得太美好,没想到现实竟然是如此残酷,残酷得让人无法接受,一招走错满盘皆输,而输的代价就是整个家族的溃灭。

    一切都过去了,往日的种种都不复存在了,想到这里,许宁就禁不住潸然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