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烽皇 > 正文卷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五十三节 诱人交易

正文卷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五十三节 诱人交易

    固始城并不大,尤其是在大量城外因为恐惧蚁贼来袭的乡绅以及他们的亲眷仆从进入城里之后,也连带着有不少丢下土地的佃户雇农也因为恐惧跟着主家进城来了。

    加上光州城在被蔡州军打破之后,不少来自光州的士绅富户都还抱着观察形势的想法来固始暂避一下风头,所以一时间固始城里有点儿人满为患的味道。

    而各种饮食、百货甚至青楼暗娼等行业也都自然而然云集起来,虽然时日尚短,但是只要有人,哪里都不会缺这些,给人感觉固始城里竟然有一种畸形的繁荣感觉。

    也难怪陈蔚对固始城内的存粮有些担心,虽说光州官廪在这里,但是这只是官廪之一,本身在固始军全面扩军补齐兵员之后粮食消耗就会大增,现在光州旧军来了,光州的士绅富户们来了,又有本县大量乡下人口涌入,粮食需求和价格都免不了有一个波动,尤其是在这个青黄不接的时候,粮食这个关系到生存的战略物资就更重要了。

    虽然经历了一天的混乱,但是这个混乱并没有体现到外界,普通老百姓并不知道一场关系到他们生死存亡的博弈刚刚结束,也幸亏没有带来巨大的纷争。

    马队和马车徐徐通过了街道,街上的人们都很自觉地让出了道路,这种消息从来都是保不了密的,总有一些消息灵通人士能够通过他们的渠道来获得最新消息。

    固始军的分裂是包括陈蔚在内的这些本地望族所不愿意见到的,但是在这个时代,地方士绅对于这种独走的军头们的影响力还是相当薄弱的。

    从李唐后期的藩镇势力膨胀到后来黄巢之乱,要么是地方豪门望族本身就控制着军队,要么就是军头世袭逐渐演变成为地方地方豪门,从联姻到渗透,从而言之就是相互需要,形成利益共同体,否则你普通地方士绅是根本无法对军队有太大影响力的。

    鄂州来人是被安排在招贤馆。

    名义上是招贤馆,其实也就是当初光州旧军的接待站,征用了紧靠城门的临街民房,打通了几堵围墙,连通了几个院落,也就成了一个类似于驿站和接待站的场所,现在正好用来接待鄂州来人。

    杜立一行已经先行返回了,不过看得出来鄂黄来客们还是保持着高度警惕,虽然达成了初步协议,但是这种协议随时都可以撕毁,随时都可能爆发战斗,所以一百来骑都基本上是就依托在民房休息,许多人甚至连马都没下,在两边城墙高处,也还安排了警戒哨位和弓弩手作为防范。

    江烽微微点头,这还算是有点儿架势。

    河南这边对江淮一带的阀族势力并不怎么看得上眼,认为这些阀族的军队战斗力都值得怀疑,可以说除了淮北时家和淮南杨家几十年前曾经参与过围剿黄巢之战得到证明过的势力,其他江南甚至包括荆楚一带的门阀世家都不被中原这些门阀世家看重。

    杜立已经站在了大门上,乌黑巨剑仍然背负在背上,神色有些奇异的看着江烽这一行人过来。

    江烽也有些诧异,本来送许氏双姝回居所就该在这个十字口转右了,但是杜立的表情还是让他觉得恐怕是有什么状况,他一带缰绳,让马站住,然后下马到了马车旁,隔着车厢和许氏姐妹说了一下情况。

    许氏姐妹对于江烽的介绍也是无可无不可。

    她们现在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哪怕是光州许氏尚在,许氏和这种掌握三州之地的杜氏一族都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更不用说现在二女已经若丧家之犬,杜氏三公子屹立于一旁,若是不去见面,肯定说不过去。

    “三公子!”看见许氏双姝盈盈下车,帷帽纱罗隐隐,江烽和秦再道这才前行一步,抱拳作揖和杜立打招呼。

    “二郎,那边没啥事儿吧?”杜立还是很关心固始军那边在较场上的分割。

    “没什么,这个时候,估计袁家和曹万川他们也是没多少底,还暂时不敢彻底撕破脸吧。”江烽把张越和黄安锦留在了那边协助谷明海、贺德才整顿分割出来的固始军。

    在整个过程中双方都保持着相当戒备,然后各自分道扬镳,在双方高层都还没有做好翻脸一战的情况下,气氛虽然紧张,但是却也没有演变到爆发冲突的程度。

    毕竟在今天之前大家都还是战友袍泽,要骤然翻脸对哪边来说,感情上都还有些难以接受,无论是曹万川还是江烽,都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

    “哦,那就好。”杜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样子你的猜测是对的,蔡州局面恐怕不太好,袁无畏这个家伙不是善类,平素可没这么好说话,今天能这么克制,看样子是真的有所顾忌了。”

    “三公子,现在咱们都是麻秸秆打狼——两头没底,大家都还在观察。”江烽微微一笑,“不过蔡州局面肯定不会好,这是肯定的。”

    “唔,这两位就是许望亭的两位女公子了?”杜立目光转到了一直没有说话的许氏双姝脸上,虽然有帷帽纱罗相隔,但是杜立凌厉的目光却似乎要把二女看穿,“二郎,你知道刚才谁来了么?”

    “谁?”江烽心中一紧。

    “袁无畏。”杜立显得很随意,“他说许望山很希望他兄长的这两位女公子回定城,希望我们把这两位女公子转交给他们带回光州。”

    江烽感觉到站在自己身旁的二女呼吸都是一紧,他表情不变,淡淡的道:“袁家在光州就这么不得人心?非得要把许氏一族斩尽杀绝才能确保对光州统治的正统性?”

    “哦?”杜立耐人寻味的笑了笑,“他问我杜家是不是想要进军光州,我说杜家无此意,只不过杜家也不能对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无动于衷,他说既如此,大势底定,光州入蔡已是无可逆转,袁家愿意和杜家和睦相处,那么把许望亭的这两位女公子交给光州方面,也算是证明双方诚意的一个表现,他表示作为交换,可以把曹万川那一千多人马都交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