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烽皇 > 正文卷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五十四节 拒绝
    空气骤然凝固,无论是江烽还是秦再道,都没有想到袁无畏竟然会向杜立提出这样一个建议,以许氏双姝换取一千多固始军!

    谁都知道这一千多固始军对目前固始方面来说是多么重要。

    哪怕袁家会把曹万川、甘全福、熊贵这些中高级军官带走,哪怕还有一部分可能会不愿意留下来,相信只要一番努力,这一千多人留下一半是没有问题的。

    而这一千多大多以老军为主,对整个固始军的战力增长是大有裨益的。

    而许氏双姝,无外乎就是两个漂亮一点的女人罢了。

    现在许氏已灭,杜氏既然无意进军光州,连杜立都流露出了可以做这个交换的意思,许氏双姝的命运似乎就可以确定了。

    至于说许氏双姝回光州之后是被囚禁,还是沦为某位袁氏大人物的禁脔,那就无关大局了,只要斩绝了这个可能性就足够了。

    江烽感受到来自旁边许氏双姝的目光,帷帽纱罗因为身体的颤栗而微微抖动起来。

    “那三公子是怎么回答他的呢?”江烽仍然显得很淡然,轻松的回答道。

    “噢,我说固始的事情,还是要江指挥来做决定,不过我会把他的想法转告给你。”杜立目光浮动,笑了起来,“袁无畏似乎很有把握,但看来他走了眼啊。”

    江烽微眯起眼睛,琢磨着杜立话语中的意思。

    莫非对方是在怀疑自己不愿意交出许氏双姝,而是想要借许氏双姝打许氏名义来自立?不太像。

    以杜立的眼光,应该看得出来现在许氏这个大旗对固始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

    调侃自己?有意义么?这个时候,哪怕杜立心境再好,也不太可能如此潇洒吧?

    “三公子有何以教我?”江烽显得漫不经心,似乎对这个问题不太在意。

    “嗯,二郎想听真话?”杜立环抱双臂,走了两步,似笑非笑的盯着江烽。

    “嗯,真话,当然要听真话。”江烽也不在意。

    “如果我是你,把她们俩交给袁无畏自然是上策,收获数百老军,你底气也足一些,只要花些时间来打磨,你在这固始城里也能坐得稳一些,毕竟杜家也不可能在固始这里无限度的驻扎太多兵力,以你的智慧,你应该看得出来我们杜家支持你的目的。”

    杜立说得很直白,但事实就是如此。

    杜家暂时无意北上争雄,但是却要防着拿下光州的袁家势力膨胀太快。

    一旦被袁家吞下整个光州,便具有两个半州之地,实力已经有了本质的提升了。

    袁家周围的汴洛朱氏、南阳刘氏、淮北时家和淮南杨家均为拥地多州的巨擘,不是袁家能碰的,而相比之下南边的杜家就显得有点儿软了一些了。

    一旦袁家整合完毕蔡、光两州和南陈州三地,再得到时家的支持,很难说会不会对南边鄂黄两地产生什么念想。

    为了防止这种情形,杜家插手光州也是应有之义,扼住固始和殷城,可以对袁家形成有效掣肘,同时也让江烽这个野心勃勃的半独立势力在袁家和杜家之间成为一个缓冲势力,这就是杜家的打算。

    杜家希望江烽能够让固始军迅速壮大起来,达到能够独自肩负起固始的防御任务,甚至可能还会把殷城都交给江烽。,以便让江烽能够更游刃有余的面对袁氏甚至申州方面的压力。

    毕竟掌握着阴山关、穆棱关、白沙关三大关隘,大别山正北方向的防守要地尽在手中,黄州方面并不十分担心北线安全,他们只不过要未雨绸缪,掣肘袁家,防止袁家迅速做大罢了。

    “三公子觉得多这几百一千多兵士,固始就稳固了么?”江烽摇摇头,笑着反问。

    “有总比没有强吧?”杜立也不在意,嘴角浮起若有若无的笑意,“怎么,舍不得这两位女公子,都说许望亭两个女公子艳绝人寰,我见犹怜,二郎,你这爱江山更爱美人么?”

    “三公子嘴下留德,二位小姐清誉可不能因江某而毁了,绝无此事。”江烽正色道。

    杜立耸耸肩,目光在微微颤抖的许氏双姝身上逡巡,“二郎,真无此意?也罢,那我若要这二位女公子随杜某返回黄州,你意如何?”

    此言一出,江烽脸色立即阴了下来,而秦再道也是脸涨得通红,手更是下意识的按在了腰间邯刀上。

    “三公子请勿玩笑。”江烽轻轻哼了一声,脸色一正道。

    “二郎何出此言?我先前问你,许氏二女和你有无瓜葛,你说没有,现在这种情况,你觉得许氏二女留在固始合适么?这不是随时在提醒光州那边,卧榻傍边还有一个遗患么?”杜立语气也阴冷下来,目光如刺,冷冷的盯着江烽,顺带也有些不屑的扫了一眼秦再道:“秦指挥,嫌我的言语不中听,准备给我来上一刀?”

    被杜立的话激得脖子都粗了一圈,面色更是紫涨起来,秦再道迈前一步,正欲说话,却被江烽挥手一拦,“三公子,你这是何意?”

    “何意?很简单,替你带走两个火引子,既然你不愿意把她们俩交还袁家,那么她们更不能留在这里!更何况你也应该清楚,我是在没得到我父亲的同意下贸然出兵北上的,虽然现在我父亲已经知道,但是这僭越之罪也是少不了一番责罚,恐怕你也知道我们家老七,太过老实,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婚配人家,我看许氏二女尚可,带回去交给我们家老七,也不算委屈她们吧?”

    杜立说得无比自然轻松,但是秦再道却再也忍不住,“三公子,谁不知道你们家那位七公子脑袋有问题?”

    “秦指挥,你好像有点儿逾越了吧?”杜立对秦再道却没有对江烽那么客气,语气更见阴寒,“我在问江指挥,你插什么话?固始城的事情是你来做主了么?”

    被杜立一句话噎得说不出话来,勃然大怒间,明知道这是在挑拨离间,秦再道就欲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