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烽皇 > 正文卷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五十五节 巧舌如簧

正文卷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五十五节 巧舌如簧

    江烽却从杜立阴冷的目光中看到了一抹寒光。

    他虽然相信对方不至于下毒手,但是以杜立的实力,一招之内给秦再道吃个大苦头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些阀族子弟的心性有时候乖戾无常,不可理喻,赶紧上前一步遮拦住秦再道:“三公子,你恐怕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意识到江烽看出了自己的意图,杜立轻轻哼了一声,已经提气欲发的身体重新放松下来。

    “秦指挥,作为刀口舔血的武人,找准自己的位置,认清自己的实力!这很重要!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你这样的角色,十招之内,我可以解决你三个!”

    被杜立狂妄无比的话语激得脸色从红转白,但是秦再道也不得不承认杜立并非夸口,只是男儿可杀不可辱,这般当面的羞辱实在让人难以咽下。

    江烽也有些头疼,怎么遇上个这种事情?

    对于杜立的态度,他的确也很恼火,但他有些惊讶的发现自己对于对方的放肆行为感到恼火并非是因为他对许氏双姝的视若无物,而是因为他对自己一方的蔑视态度,这对于一个原本具有现代人心态来说的自己有些难以想象,也许是自己穿越过来变得越来越适应这个时代,还是自己内心深处本来就存着这种这些潜在的心思?

    但是无论怎样,现在杜家算是固始的依靠,固始要在这夹缝中存活下去的依靠,自己都还不能撕破脸,还得有理有据有节的和对方较量。

    “三公子,我承认,二位小姐留在固始可能的确会给袁家带来一些刺激,但是就目前来说,恐怕袁氏更多的还是要考虑蚁贼的威胁吧,还暂时考虑不到固始。而对于我们固始军来说,我们毕竟是从光州走出来的,哪怕现在时移势易了,但我们固始军上上下下这么多人,起码的道义良知尚存,如果做出你所说的这种事情,我想我们固始军军心斗志都会受到不必要的影响,不利于我们整军备战,同时也对杜家在我们军中的形象不利,三公子,您觉得呢?”

    江烽一句对杜家在固始军中形象不利,让杜立心中微微一动。

    纵然目前杜家无北上之意,但是他有一种感觉这江烽恐怕不是久居人下的角色,没准儿日后也会有一番造化。

    哪怕日后鄂黄这边无力控制对方,但若是能够在这边赢得几分好感,或者说支持,对于日后自己竞争杜家家主大位也是极为有利的。

    虽说对许氏双姝有些兴趣,但是杜立毕竟也是阀族子弟,也清楚利害得失,若是江烽态度不那么坚决,也许自己索要这二女就得手了。

    但从现在江烽的态度来看,此子虽然言语平和,但是骨子里的桀骜却已经隐隐流露了出来,恐怕不会为自己的要挟而让步。

    “二郎,你这是要打算为难我了?我说了,我需要给我父亲一个交代,嗯,而我那个庶母在我父亲面前可是很说得起话来着。”杜立似笑非笑,环抱的双臂放下来,似乎要活动一下身体。

    一时间让场中气氛也是有如冻僵了一般,甚至连周围杜家带来的骑士都觉察到了这一点,就像是接到了某个信号,顿时束甲带马,紧张起来。

    江烽心中同样紧张。

    杜立所说需要给他父亲一个交代这个借口不高明,估摸着还是杜立听说过许氏双姝艳名,加上袁无畏来索要,所以更撩拨起了这个家伙的色心。

    要说这家伙高门子弟,起码的理智应该有才对,就怕这家伙一时间被色心冲昏了头,又觉得己方有求于他太多,非得要把许氏双姝弄到手,这就难办了。

    江烽收敛了一下心神,抬起目光,笑了笑:“三公子,我既然敢来黄州督请你,想必你也应该清楚我对鄂黄那边的情况还是有所了解的。三公子在杜家里的情况,七公子家族的情形,我多少也是知晓的。”

    杜立表情僵了一僵,却没有说话。

    “设若三公子连立下如此大功,还要因为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行为而受到令尊惩罚,我想我也不必去督请您了,杜家若是这样的情形,恐怕鄂黄蕲三州之地早就姓马了吧?”江烽耸了耸肩,“三公子,令尊的情况我不多说,但是您和令兄他们的表现,恐怕杜家族人都在盯着呢,您这次的表现是好是歹,杜氏一族的族人难道都看不出来?那我也真的就无话可说了。”

    江烽毫不客气地话语抽打在杜立脸上,也让周围一干人变色,就连愤怒中过的秦再道都觉得江烽这番话有些过火了,这简直就是在直指杜家的昏庸无能了。

    没想到听了这番话之后的杜立脸色确是变幻不定,一时间竟然默然不语。

    江烽的话是说到了他的心坎上。

    父亲的老迈平庸不是什么秘密,而自己上边还有两个兄长,下边还有一个弟弟,四兄弟被誉为杜门四骏。

    两位兄长都是父亲原配所生,虽然早已过世,但是其舅父却在杜家执掌重权,而自己生母虽是父亲继室,但却出身卑微,在杜氏一族中地位不高。

    另外一个五弟则是父亲最宠爱的妾室所出,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自己在和其他三个兄弟的竞争中都不占有优势。

    执掌潭岳数州的马家早就对右邻杜家虎视眈眈,杜家也是将马家视为最大敌人,一直小心防范,所以才未曾给马家可乘之机,但这也使得杜家无力对外开拓,甚至对尽在咫尺的沔州和安州都无力吞下。

    现在南阳刘氏已经吞并了申州,蔡州袁氏吞并光州对南面的杜家双双构成了巨大威胁,杜氏一族恐怕也都感受到了迫在眉睫的压力,这个时候恐怕杜氏一族都要认真考虑谁才能真正承担起扛起杜家重任的担子了。

    而自己这一次断然出兵北上固始,看起来似乎有僭越之嫌,但是却极大的化解了来自北面的威胁,毫无疑问是可以为自己在族中长辈们心目中加分的。

    父亲的态度并不太重要,关键在于几个家族长辈的态度。

    自己永远无法获得有两个亲外甥居于自己之上的名义舅父的支持,那么获得另外几个家族长辈支持就非常重要了,至于父亲,他恐怕只会盯着那个妾生子吧?

    诸般心思说来繁杂如丝绕线缠,但是却也是从心中一掠而过,杜立阴冷的目光在诸人身上转了又转,最终点了点头:“这一次我给你薄面,也罢,就让她们俩留下吧,但二郎你可别只顾着倚红偎翠,忘了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