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烽皇 > 正文卷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五十九节 袭杀
    就在袁无畏琢磨着如何斩杀江烽时,杜立也一样在琢磨着如何解决袁氏的臂膀。

    赵千山的地位在蔡州相当重要,而赵千山的族弟赵锦瑜更与无为天王袁无为是连襟,同时陈州赵氏也蔡州袁氏一族的重要盟友。

    当年袁氏之所以敢于汴洛朱氏争夺陈州,也就是得到了赵氏一族的鼎力支持,当然也还有淮北时家作为后盾这一关键。

    “江指挥,且看今晚能不能斩掉袁家的一条胳膊。”

    杜立阴冷的一笑,对于袁无畏大显神威的突破,他并不意外,在座众人中,除了自己能抵挡得住袁无畏外,其他人只怕都不是袁无畏五合之敌。

    “顺带也让袁家不要太嚣张,真还以为什么地方他们都可以随便来。”

    赵千山无疑就是他的目标,其他人,袁无畏他没有把握,而其他人又不屑一顾。

    赵千山作为蔡州袁氏重要幕僚,能够斩杀于此,相当于折去袁氏一根臂助,杜立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只是蔡州方面也是早有准备,八名甲士簇拥着满身甲胄的赵千山,驾骑狂奔,长枪如林,犹如一头蓬发的刺猬,驾骑一路狂奔。

    乌黑色的巨剑冲天而起,汹涌的剑意连带着周围两丈之内都能感受到那股子横扫一切锐劲,看得在杜立一旁的江烽也是咂然变色。

    这是杜立来固始之后第一次出剑。

    杜立号称一剑西来,江烽虽然从未见识过其这柄墨色巨剑,但是也听说过他这柄巨剑乃是玄铁乌精打造而成,净重六十八斤,看似无锋,但却无坚不摧。

    乌黑的剑幕携带着漫天的剑气呼啸而来,微微颤栗的剑叶嗡嗡作响,让整个四周空间都似乎被挤压得向不同方向绽裂。

    由于剑技被玄气催发到了极致,整个剑叶到最后的奔行途中已经演变成了一道幽蓝的光带。

    这就是真正的天境高手之威,无人能撼其锋!

    除非对方同样是天境高手。

    两名一声不吭持枪猛冲的骑士连人带马被杜立这一剑斩成四八块,冲天的血幕喷了杜立一身一脸。

    满不在乎的一抹脸颊,本来看起来很亲和的一张脸此时却显得犹如魔神一般狰狞,杜立猿臂轻舒,剑影摇动,飞身跃于空中。

    一名甲士奋不顾身的猛扑上来,长枪卷起一阵狂飙,突袭飞凌空中的杜立,另外一名甲士也同样从胯下座驾上腾身而起,长枪掷出的同时,横刀已然握在手中,昂然怒劈!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杜立哂笑,在空中轻灵的翻转飞腾,巨剑脱手而出,在空中盘旋飞舞,那名长枪甲士的颈项立即飙起一抹血潮,转瞬间,便是三名袁氏精锐甲士葬身于杜立剑下。

    横刀甲士眼眶几欲睁裂,血红的目光死死盯住慢慢落下的杜立,手中横刀荡起层层刀浪,直罩杜立。

    虽然不是天境高手,但是袁氏精锐甲士这种抱着必死之心悍然迎击的气势还是让杜立都叹为观止,这也让杜立对袁氏一族的剽悍狂野更生忌惮。

    起码在杜氏一族的甲士中,这样在没有任何上司的命令下而舍生赴难,真的不多见。

    但叹服归叹服,杜立手中却不会半点留手。

    灵巧的在空中一个侧翻让过那凶猛无匹的连续三劈,没等手中剑持稳,杜立已经在空中欺身直进,凶狠的一个贴靠,肩头狠狠的撞击在甲士胸前。

    骑在马上的江烽一阵骇然,仿佛听到了甲士胸骨碎裂的脆响。

    杜立的这一手贴靠和黄安锦的那一手崩山靠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在境界上却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甲士猛然倒飞在空中吐出漫天血雨,伴随着内脏碎块一并吐出,飞出几丈开外才重重的跌落地上,一动不动。

    剩下的四名甲士神色惨然,但却半步不退。

    两名甲士护送着赵千山缓缓后退,两名甲士依然毫不犹豫的举枪前行,摆出架势,牢牢地挡在杜立身前。

    杜立和江烽心中都在感慨,就这份舍生忘死的气势,就足以说明袁氏一族为什么能够在汴洛朱氏的强压下而立足蔡州夺下南陈州,进而吞并光州了。

    这不是单单靠一些训练就能达到的,这是经历了长期血与火的战争磨砺才能熏陶铸就这样一支精锐力量。

    倒是那赵千山脸色阴郁,终于抖开斗篷,随手拿出一具画轴,缓缓举起。

    赵千山是袁氏重要幕僚,这一趟出来,自然也是护卫严密,可袁无畏竟然没有和赵千山走在一起,八名甲士看起来护卫力量够强,但是在杜立这一类天境高手之前却如同土鸡瓦犬,袁氏敢如此大胆,自然也是有所依仗。

    “三公子,小心!”江烽是见识过李瑾的这类术法卷轴的,知道这恐怕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赵千山赖以保命的绝活儿了,袁家敢这么托大,那么这一旦出手就绝对不会简单。

    这种卷轴,用的材质越好,威能容纳性越大,术法师甚至道法宗师制作的术法卷轴,甚至可能可以直接攻击多人,足可相当于一名天境高手的威能,只不过这一类卷轴都只能一次性使用,就看你能扛得过没有。

    卷轴猛然抛起,在漆黑的空中徐徐展开浮动,显得格外的诡异。

    画卷展开,画面中骤然一亮,一抹璀璨的银色光轮飞旋而出,如冰色轮盘,如皓月当空,盈盈绽放。

    从画卷中飞出时尚只有盘盏大小,但是迅速就放大到足有三尺见方,飞扬而起,而且仍然在不断扩展放大。

    只有经历过或者知晓这一类术法的人才知晓,冰银色的光轮其实并不是一个光轮,而是一具飞速旋转的金属刀刃因为旋转速度过快而幻化成了这样一个炫丽的刀轮,其实是一个真正嗜血收买人命的玩意儿。

    光轮银盘在众人惊呼声中,诡异的呼啸着,向杜立矗立之地轰然席卷而去。

    本来位于赵千山前方的两名骑士似乎也听到了赵千山的密令,在同时迅速策马闪开,似乎对那个东西畏之如虎。

    那道硕大的光轮呼啸而过,带起阵阵让人发僵的寒气,甚至连旁边一匹健马的马尾正好扬起在空中,刚好被冰轮掠过,也被斩成了两段,纷纷扬扬的散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