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烽皇 > 正文卷 第一卷 第六十一节 差距,焦躁
    “二郎,没事儿吧?”策马赶到的杜立带住马缰,偏身下马,也有些神色复杂的看着固始军这几人。

    三个人的形象都不算好,江烽嘴角带血,面色苍白,明显是遭遇了内创。

    秦再道和张越二人都是身体带上,血渍浸润出衫袍,张越更是用一条丝带扎住了额际,殷红隐约可见。

    但三人还是从袁无畏那里挺了过来,虽然有自己这边人的帮忙

    虽然说在武技水准上差了一点,但是对于这些非名门士族出身的武将来说,这个境界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三人联手还算是扛住了袁无畏几招,杜立还真担心袁无畏突下狠手。

    虽然对江烽的观感很复杂,甚至有一点儿隐隐的嫉妒和疑忌,但是杜立也知道现在江烽还不能出问题,这关系到杜家在北线的战略支点。

    “还行,袁无畏无意恋战,不过,三公子,袁家恐怕不会善罢甘休啊。”江烽舒展了一下身体,表情复杂。

    的确,这已经是他和袁无畏的第三次交锋了,却一次比一次憋屈。

    第一战被对方打得屁股尿流,秦再道和张越的伏击也是被对方一招反击就险些双双毙命。

    如果不是天焰神弩的威慑力和强弩手的虚张声势,只怕就要直接gameover了,这个时候江烽脑海里都忍不住要冒出这样一个怪异的游戏用词,只不过这可是真实世界,gameover的结果就是自己这异世走一遭宣布终结。

    第二战再战厅堂,袁无畏很有点儿神戟在手,天下我有的味道,自己和秦再道完全就成了小丑般的背景墙,如果不是杜立赶到,只怕又要再次gamenover了。

    先前这第三战更憋屈,五人联手恶战,不,根本就不算恶战,袁无畏三五两招就把五人的联手之势破解,扬长而去,顺带还再度让自己三人灰头土脸的人人带伤,这是何等的反差和羞辱?

    也难怪袁无畏可以恣意张扬的找上杜立平等对话,甚至直接索要许氏双姝,而杜立一样可以如俯瞰人生一般视许氏双姝如玩物,甚至大言不惭的告知自己要带走许氏双姝,因为在这个层面上,他们是真的没有把自己打上眼,因为他们可以轻而易举的把自己击杀当场。

    正因为有了这份底气,他们才会在面对自己时有着莫大的底气,盖因他们会觉得实在万不得已,可以不计后果的走最后一招,斩杀自己就行。

    这就是差距,如不可逾越的鸿沟,只要你没有填平这道鸿沟,你就会一直遭受这份差距带来的巨大压力。

    秦再道和张越可以心态平和的接受这份差距,因为他们早已适应并在内心深处就承认了这种差距,但江烽却不行,现在他的身份和原来的意识都让他难以接受。

    他想要尽快改变这种情形,虽然他也知道这不容易,更不简单。

    江烽情况还好,只是在袁无畏铁戟一式连环暴击下震伤了肺腑,和早上的旧伤叠加,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秦再道和张越情况也相若,都是身体外伤。

    张越胳膊上多了一道口子,若是偏几分,只怕就真的要废了,额部被袁无畏戟锋带起的罡风扫伤,险些破相了。

    这些伤有自家炼制的药散,倒也无虞,只是需要好好休整调养几天罢了。

    个人武力上的境界差异以及带来的巨大反差也让江烽越来越难以适应自己的武技水准了,这让他第一次感到了焦躁和痛苦。

    他和秦再道、张越已经是固始军中个人武技最强横的代表了,但三人联手仍然根本不是袁无畏对手,如果不是杜立带来的两名武技与黄安锦实力相若的精锐高手加入,如果不是袁无畏无心恋战,结果会如何,真不敢想象。

    他现在越来越意识到个人武技的提升在这个时空中的价值和意义远超自己原来时空中对武力的定位。

    冲阵斩将,振奋士气,突破袭杀,关键时候的关键作用,这一切看似和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有很大差异,但是在目前这种环境下,一般说来也就是数千到数万大军的对阵中,这种针刺式的关键作用极为突出。

    看看袁无畏在这场战斗中表现出来的叱咤风云,如果不是考虑到己方有杜立作后盾,也许袁无畏就真要横下一条心来,直接解决己方了。

    自己得抽时间好好梳理琢磨一下自己下一步的打算了,尤其是对自身的打算。

    江烽能感觉到《五禽戏精义》给自己身体体质带来的巨大变化,如果说崇文书院所学只是入门,那么《五禽戏精义》则是真正把自己带入了一个武道修行的康庄大道。

    但是康庄大道走得固然稳健,始终只能在山脚下盘旋,难以窥探隐匿在云间山巅的堂奥,难以爬上山巅去见识武道世界波澜壮阔的更高境界。

    这对于一个武道中人来说无疑是痛苦的,江烽觉得自己是来自另外一个时空的人,按理说在这方面心态应该更好一些,像秦再道和张越他们应该更为急迫才对,但是江烽却发现并非如此。

    张越和秦再道对于他们目前的武道进境已经非常满意了,或者不能说满意,他们也有很急迫的想要提升自己的愿望,但是他们却不像自己这样急不可耐甚至焦躁莫名。

    因为他们清楚他们这种庶族出身的子弟本身在武道修行上就有很多先天性的制约,能达到现今这个境地,他们已经是属于同类人中的佼佼者了,看看谷明海、熊贵这一类人,年龄比他们大十来岁,但是进境却还不及他们。

    但江烽却无法满足,他想要更强,他需要更高的平台可以和诸如袁无畏和杜立这些人平等对视。

    “唔,二郎无须担心,我观袁家现在也未必就能轻松,南阳刘玄不是省油的灯,占据申州之后未尝不会得陇望蜀,光州残破,纳入南阳一系只怕也是刘氏既定策略吧?现在双方不过是临时苟合罢了,真的局面稳定下来,只怕就要各自防备了。”杜立淡淡的道:“你不是说黄蚁贼规模甚大,在蔡州这一线折腾得很厉害,南阳和蔡州方面恐怕一样也在坐卧不安吧,一时间哪还管得了你们这边?”

    谁特么说杜氏诸子庸碌不堪?杜氏四骏是徒有虚名,矮子里边拔高个?

    江烽恨恨的想道,就凭杜立的武技表现和这番话,就能说明这个时代能混出头的,就没几个是庸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