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烽皇 > 第一百零四节 遭遇战

第一百零四节 遭遇战

        田春来当然听出了堂兄的不悦之意,但是现在却不是顾及这个的时候,田春来目光里多了几分森冷,“大兄,你不觉得现在郑氏的表现恰恰不正常么?”

        “怎么说?”感觉到了田春来话语里的生硬,田春荣心中一凛,他知道这位堂弟不是容易发怒之人,但一旦发怒,那就意味着是真的要发作了,压住内心不满,问道。

        “郑氏之前都还有些小动作,怎么这段时间却反而安静下来了?”田春来压低声音,“郑弘是什么样的人,大兄难道不清楚么?岂有这么容易就认栽服输了?”

        田春来的话让田春荣也禁不住沉思起来。

        郑弘是个棘手人物,在郑居渐渐老去时,郑弘已然隐隐有郑氏下任族长的架势。

        此人心狠手辣,且极有魄力,一直为梅田两家所忌惮,深恐其借势崛起,所以有此机会,也是定要将郑氏逐出打倒,绝不能让其翻身,这是梅田两家的共识。

        “春来你的意思是郑氏有所谋?”

        “我觉得恐怕有些问题,郑弘西去二十日,必是与外人接触,他清楚单靠郑氏自身力量,在寿州已无翻身机会,势必借助外力,只是现在我们却无从知晓其究竟与谁在接触,又有何等手段。”

        田春来的眉宇间已经有了几分忧思,他内心的不安感越来越浓,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

        “春来你的话也不无道理,这郑氏突然偃旗息鼓,摆出一副自甘雌伏的模样,倒是让人起疑。”田春荣沉吟了一下,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明日我们两家便商议敲定逐出郑氏的具体时日,只要其失了根基,便不惧其耍什么花样。”

        田春来也知道一时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郑氏的家产生意要接手也不是三五日就能拿得下来的,还得要有一个过程,只是这期间需要尽可能的防范各种可能。

        “大兄,明日还要多派斥候队出去,另外让录事参军那边了解一下浍州、蔡州和黄州方面有无异动,我总觉得还是有些不放心。”田春来站起身来,“我有些不适,要先行告退。”

        “春来,你这不合适。”田春荣虽然也觉得郑氏表现可疑,但是他却不认为郑氏能有多大能耐来改变着一切,今日是梅田两家为田春来接风,岂有主宾先行离开一说?

        “大兄,我要先回牙兵营去一趟。”田春来真有些坐不住了,牙兵营事实上是寿春城里的主要机动力量,像水军基本不上岸,步军基本不出营,负责寿春城的日常治安弹压的,主要还是牙兵营这支精锐力量。

        只是这牙兵营指挥使是梅况,而梅况因为年龄原因,现在甚少在军营中住宿,主要还是自己。

        自己赴江都一行时,专门请梅况多花些心思,多在军营中呆些时间,看样子也是耳旁风了,这牙兵营若是无人弹压得住,军纪败坏得很快,今日自己便要回去好好整顿一下军纪。

        看见田春来态度坚决,田春荣也是无奈,这个堂弟还是真是倔强,一旦决定的事情,便要马上落实。

        “那你去吧,这边我替你像梅家那边解释一下。”

        ***************************************************************************

        从云鹤楼一出来,田春来心境稍宽。

        他也觉得今日自己有些唐突了,恐怕梅家那几位心里有些不悦。

        形势也许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哪有自己这一二十日里就能发生多大的变化?

        哪怕郑氏再是有不轨之心,恐怕短时间内也无法付诸实施,现在雌伏做小,恐怕也有隐忍之意在里边,无论是蔡州还是浍州或者鄂黄,要想染指寿州,只怕都要三思而行,不是遽然能作出决定的。

        本想直接回牙兵营,但是田春来总觉得不太踏实。

        想了一想,觉得还是绕城走一圈,不行先到西门和南门去看看军队驻防情况,给他们提个醒,别只顾蒙头睡大觉。

        从北城沿着城墙往东,天色早已经黑尽,虽然是盛夏时节,城内坊市里还莺歌燕舞,但是城墙边上却还是有些阴森寥落。

        田春来走到东门上,下意识看了一眼城门。

        城门依然紧闭,看得到城门楼上还有几名士卒异常警惕的再来回巡逻,城墙下城门洞处,也还有几个身影。

        钱友禄看见田春来一日出现在城门洞时,惊得全身血液都几乎要冻住了。

        马上浍州军就要准备入城了,这个时候田春来来这里做什么?难道说他已经有所警惕了?

        下意识的就想要去按刀,但马上钱友禄就注意到田春来脸上并无异样,而且田春来一人独自前来。

        若是有所怀疑,岂有单枪匹马一人前来的道理?

        “钱大人,还未休息?”田春来知晓此人虽非三姓中人,但是却是个人才,和各家关系都处得不错,只可惜娶了郑氏女。

        这东门营指挥使位置他是坐不得了,下一步便要让梅景取代他,而田家子弟也会接任这东门营副指挥使。

        “快了,酉时梅大人便要来接班。”钱友禄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正常一些,“还得要坚持一会儿,田大人刚从江都回来,也不歇息几日?”

        “嗯。”田春来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钱友禄身后的两人。

        虽然个头不高,但是似乎精气神很不错,什么时候东门营也有这等水准的人才了?哪家的子弟?

        杨堪和郭岳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田春来。

        郑氏传递出来的消息就说了田氏第一高手田春来从江都回来了,虽然不认为一个人就能改变整个大势,但也算是多了一份变数。

        尤其是田春来是牙兵营的副使,一旦开战,这牙兵营战斗力不俗,也是一大难题。

        他们二人是先行进城来打探消息。

        亲卫队和第一军均已抵达城外,距离东门仅有半里地,亲卫队大部更是随郭岳已经悄然入城,只是还在布置围歼寿州东门营钱友禄控制不住那部分兵力,尚未展开。

        杨堪也已经把第一军交给了自己军都虞候赵文广,一个来自白马寺的庶族出身角色。

        赵文广原来是第一军中营的指挥使,极为沉稳,武道水准也已经踏入了养息期,算是第二批从白马寺来的人物中的翘楚角色,当初将其安排在第一军也就是打磨锤炼的意思。

        在张挺不愿意接任第一军军都虞候之后,江烽也就同意了杨堪的推荐,让赵文广接任第一军军都虞候。

        杨堪也觉察到了江烽的用人风格,士庶不论,甚至还有些倾向于庶族,但好像又不完全是因为他自己出身庶族的缘故。

        杨堪、丁满他们对此倒不太在意。

        要说他们虽然出身大梁将门家族,但实际上他们都已经旁系中旁系,甚至是庶出了,而在这些大家族中的庶出,甚至比庶族白身出身更为艰难。

        起码人家白身能够摆好自身定位,瞄准目标奋斗,无论是在心境上还是热情上都要高不少。

        而自己出身大族,却又是庶出旁支,既无资源给你,却还要眼睁睁的看着身畔流着同样血脉甚至不如自己的家伙获得各种殊遇,这份反差很容易让人心理失衡。

        在浍州军中这种混搭格局也日趋明显,江烽在用人上也是十分考究,总有一些出人意外之举出来,但又让人无话可说。

        本想多问一句的,但是田春来还是忍了,他不想让对方视为挑衅,尤其是在对郑氏动手安排尚未完全妥当之前,于是点了点头,田春来便径直而去。

        看着田春来离开的背景,杨堪心中有些犹豫。

        虽然他和郭岳都尽力收敛气机了,但是他还是不确定对方是否觉察到一些什么,这家伙已经是太息后期了,比自己丝毫不逊色,来之前还有些瞧不起这寿州三姓,但现在看来,总归还是有些人物。

        “杨大人,……”钱友禄刚一开口,杨堪目光已经骤然转冷,“九郎,不能放这个家伙离开,我估计这家伙有些起疑了!”

        “好!”郭岳也不废话,只是一点头,便拔地凌空而起,朝那道身影猛扑而去。

        杨堪也来不及多想,猛地疾步狂奔,只撂下一句话:“钱兄,让后续部队立即入城,等不及了!”

        听到身后传来的衣袂破空声,田春来忍不住心中一叹,他本来以为瞒过了对手,但是很显然对方也觉察出来了,不会给自己脱身的机会了。

        空中爆发出的凌厉一拳朝自己身后袭来,田春来身体奇异的一旋,双拳环抱,一个“卸”字诀,卸掉对方这凶悍的一击,顺势发出一记寸拳,“嘿!”

        郭岳昂然不惧,身体在空中一顿,骤然降落,双拳连环击出,小金刚连环拳十八式,招招发力,半步不让,汹涌的劲风顿时笼罩在三丈之内。

        五步之外,杨堪的身影已经显现,冰王戟泛起银白色的光轮,冉冉而至,与此同时,一枚木龙符灿然升空,陡然幻化成一条苍龙。

        狮象搏兔,亦用全力,更何况这田春来绝非兔,杨堪不想见到任何意外发生。(未完待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