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最后一个使徒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召唤?被召唤?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夏日炎炎,蝉在外面的树上声嘶力竭的叫着,虽然空调里面的冷风正在呼呼的吹着,老师在讲台上面说得也是兴致勃勃,但下面的学生也是无可避免的出现了两极分化。【愛↑去△小↓說△網w  qu 】

    有人则是用手支撑着下巴,不停的打着哈欠,眨巴着眼睛,强行驱逐着难以遏制的睡意,有人则是干脆趴在了桌子上,放弃了反抗发出了轻微的鼾声,但是对于杜瑜琦来说,却是完全独立于这两者之外的。

    他是国立西部大学医学院的大三学生,看起来精神十分萎靡,脸上,脖子上都有十分清晰的发红伤痕,甚至头发有被火焰烧过的痕迹,额头上还缠着白色的绑带,身上散发出一股明显的药水气息。看起来仿佛是不久前才遭遇了一场严重车祸似的。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杜瑜琦的表情看起来很是有些生无可恋的味道,就像是刚刚才被妹子发了好人卡似的。此时他看似在无精打采的听讲,其实双眼的焦距却早已茫然的聚在了自己面前的桌上三十厘米处。

    事实上,哪怕是靠着坐在他旁边的打着哈欠的同学,也是认为那里除了一本“解剖学“之外,什么都没有,甚至拿手去摸也保准摸不到任何别的东西。

    然而,对于杜瑜琦来说,在那里却是存在着一个十分诡异的小型物体,看起来充满了洪荒,诡异,神秘的气息,就和传说当中的祭坛相当类似!

    这祭坛的外观十分奇特,大概只有脸盆大小,形状就是一只从虚空当中伸出来,朝天伸出来的怪兽爪子的造型,筋骨凸起十分明显,呈现出了血红色,周围还不时会出现奇特的电光缭绕着,不停生灭。

    这爪子只有三趾,乌黑锋利的爪甲伸得很长,其表面更是有着一层厚厚的墨绿色致密鳞片,看了之后,就有一种原始,蛮荒的感觉从心中生出来,在仰天朝上的爪子的正中央,有着一个奇特的符号,这符号仿佛像是文字,又仿佛像是标记,令人看了心中就肃穆而敬畏。

    这祭坛每次出现了之后,都会与杜瑜琦胸口的一块神秘红色疤痕产生着奇异的共鸣,估计这就是杜瑜琦能看到,触碰到这东西,而别人则是完全将其当成空气一般无视的原因。

    忽然,这爪状祭坛做出了一个徐徐攥拳,握紧的动作,有光芒从其握紧拳头的缝隙里面闪耀着,最后实体化成了几块黑色的东西,就有一段信息很自然的就从杜瑜琦的脑海深处浮现出来:

    “塔拉库沓团员扉夜献祭了五块烤硬的黑面包,希望有生物能陪伴她进行一场短暂的普通战斗,契约类型:奴隶。“

    “你是否要响应本次召唤?”

    伴随着这个信息的出现,杜瑜琦面前那爪状祭坛就重新张开,恢复到了之前的形状,其掌心当中,就出现了五块烤硬的黑面包,这玩意儿与其说是面包,还不如说更像是砖头,一看就干巴巴的没有什么胃口,估计一口咬上去掉的先是牙齿。

    大概过了一分钟左右,那五块烤硬的黑面包就徐徐消失了,仿佛是蒸发在了空气当中似的,一段信息就再次出现:

    “赫德尔一族的小克里克响应了塔拉库沓团员扉夜的召唤,双方契约建立成功。“

    隔了大概十来秒,爪状祭坛重新握紧,然后张开,掌心当中就出现了一枚看起来很有些破烂的陈旧徽章。

    “旋魔会召唤师:李岚献祭了一枚魔法师琳恩的印章,希望有生物能响应她的召唤,契约类型:平等。“

    “你是否要响应本次召唤?”

    杜瑜琦眼珠转动了一下,茫然的看着那一枚印章,看起来虽然破烂,但颇有几分历史底蕴的模样,一看就是上了年头的古物,估计还能值几个钱,至少比什么黑面包要好多了吧。

    但是,足足过了一百二十秒,都没有任何回应,因此这徽章直接消失掉了。

    “并没有召唤生物对此祭品产生兴趣,本次召唤失败,该召唤学徒法力值降低……“

    接下来祭坛上又出现了一件东西:

    “gbl教的牧师潘特,献祭了牛头怪的硬角一根。”

    “外面狂风暴雨,壁炉上正在炖着寒冰虎的肉,偏偏这时候没有柴火了,希望来个随便什么火元素在炉子下面蹲一个小时呀,非常感谢了。”

    “潘特指定召唤火元素一只协助烹饪,要求性格温顺耐得住寂寞的。”

    “亚德炎一族的初生火元素(不灭)响应了召唤。”

    “”

    紧接着,祭坛又一次重复握紧,张开的动作,光芒闪耀当中,出现了一根造型独特的棍子,旁边还有一块看起来晶莹剔透,仿佛红色玛瑙做成的晶体。

    “自然意志长老:黑莫斯献祭了红色小晶块一块,墨竹东方棍(晶体电系高能版)一根,指定召唤青哥布林勇士一头,要求必须达到二阶实力以上,娴熟掌握如下核心能力:连续投掷,冰弹术。契约类型:奴隶。“

    “符合条件响应号召的青哥布林超过了十名,因此甄选出实力最强的五名提供给召唤者黑莫斯自行选择。“

    ……

    见到了那晶莹剔透,仿佛红玛瑙打造的红色小晶块,杜瑜琦顿时就被勾起了痛苦的回忆,他将双手手指插进了头发,将额头紧紧的靠在了课桌上,浑身上下都是在微微的颤抖着,半晌用呻吟一般的语声道:

    “天哪,这到底有完没完!能放过我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