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最后一个使徒 > 正文卷 第三十三章 死斗
    好在很快的小丑莫里亚蒂就发觉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杜瑜琦身上的那股怪力正在迅速的消退当中,削弱的幅度明显都感觉得到,小丑可以说是身经百战,虽然此前从未见识过杜瑜琦这样的秘术,居然可以用损毁武器的方式来汲取其中力量,但也很清楚知道这借来的力量绝对不可能一直维持下去。

    因此小丑这时候也是咬紧了牙关,不顾一切的死守,只求护住要害,他知道敌人已经是外强中干了,只需要再多撑一会儿,那么曙光就在眼前,到时候自己再慢慢的扒掉了他的皮,用来晒干鞣制成浮世绘都没问题啊。

    大概只是过了十来秒,小丑忽然觉得对方身体一窒,紧接着力量更是加速衰退,面对这种情况小丑立即就大喜,知道对方的爆发期已经彻底的消退了,立即就狞笑了一声,一记膝撞出去,深深的顶入到了对方的小腹当中,然后右手上面已经冒出了黑气,准备驱使自己的黑炎骷髅彻底的做掉对手。

    谁知道这时候杜瑜琦猛然就一记头槌直撞了过来,小丑莫里亚蒂右手正在施法,只能伸出左手去格,却一下子就警觉对方的力量强势无比,根本就招架不住,顿时就在心中叫了一声苦,此时小丑如何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中计,先前杜瑜琦的虚弱完全是他装出来的,只是要引自己入彀而已!

    就在小丑懊恼无比的时候,已经是惨呼一声,鼻子被杜瑜琦的额头正面撞到,立即就是鼻涕眼泪一齐冒了出来,鼻梁骨被撞得粉碎,刺入面骨剧痛,鲜血喷涌。

    而这时候,杜瑜琦已经是前跨一步,抢入到了他的怀中,左手一巴掌就抠在了小丑胸口的伤口处,脓血四溅,右手掏出了一个半打开的小盒子,里面装着的似乎是什么白色的颗粒粉末,就试图朝着小丑身上倒了上去。

    小丑胸口处那可怕的伤处被袭,立即就凄厉无比的惨叫了一声,知道这是生死关头,也是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一面伸手死死握住了杜瑜琦握持小盒子的手腕,一面挥舞拳头,疯狂殴打着杜瑜琦。

    可是杜瑜琦就是默默咬牙承受着,完全将自己身体上的痛楚置之度外,任凭对方疯狂殴打自己,却将浑身上下的力量都集中在了右手上。因为他很清楚一点,这只怕是自己唯一报仇的机会了。

    实际上杜瑜琦身体内汲取来的那股力量确实是在迅速的衰弱下降中,若是这时候不能给小丑致命一击,那么以后就很难找到这样的机会了。

    杜瑜琦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完全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他感觉着身体里面的力量在不断的流逝,可是他绝不放弃,依然是一点一点的将盒子朝着小丑的身上压上去!

    “去死吧!你这个王八蛋!”

    猛然之间,杜瑜琦的左手闪电一般的探出,抓住了小丑的右手手腕,直接将嘴巴凑上去就是狠狠一口,此时他的作战方式完全和野兽没有区别,就是靠着从身体当中苏醒的那种原始野蛮的兽性本能来进行战斗!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小丑虽然缩手得快,却也惨叫一声,无名指已经是被杜瑜琦给生生咬断!

    借着这个机会,杜瑜琦直接就将右手握着的盒子朝前一泼,里面的白色粉末泼了小丑满身都是,甚至他胸前的伤口因为太过严重,都被这白色粉末撒了至少一小半进去。

    小丑猝不及防之下,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只能长声惨叫。

    紧接着杜瑜琦猛的张嘴,噗的一声就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血水便落在了这白色粉末上面,立即就产生了十分剧烈的化学反应,“轰”的一声燃烧出来了一大团紫红色的火焰,还夹杂着噼里啪啦的爆炸声,一下子就波及到了所有被撒上了白色粉末的地方!

    这盒子里面的白色粉末是什么?

    正是之前杜瑜琦去接赵秋宇的时候,在化学实验桌里面拿来的那一盒氢化钠啊!

    这玩意儿乃是化学性质极不稳定的药物,遇到水就会产生极其剧烈的反应,并且杜瑜琦也是很清楚的记得一个细节,那就是另外一张进水的实验桌上,已经有氢化钠燃烧过的痕迹,足以说明这玩意儿在阿拉德大陆上也是有效的,当时他也是随手带上,没想到这时候竟成为了不折不扣的杀手锏!

    “啊啊啊啊啊!!”小丑莫里亚蒂开始疯狂的惨叫了起来,在巨大痛苦的煎熬下他爆发出来了恐怖的力量,一脚就踹得杜瑜琦吐血飞出五六米,然后就在泥地上面猛烈打滚,试图将身上的火苗压熄。

    然而氢化钠的本质就是遇水遇潮湿就会出现激烈的化学反应,因此小丑这样干完全是自寻死路,在接触到了泥水以后,身上的火焰便是越来越大,身上传来的爆炸声也更是若炒豆子的声音那样响个不停。

    同时,这氢化钠来到了阿拉德大陆以后,似乎也是因为世界法则的不同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变得燃烧力很明显的更加可怕,化学性质更加的不稳定,明明只是一盒氢化钠倒上去,产生的效果就仿佛是小丑迎面中了凝固******似的。

    此时杜瑜琦也是倒在了泥水里面,口角不停的流血,浑身上下仿佛每一根骨头都要断掉,连挪动一下小手指头似乎都要耗费绝大的力气。只是,他依然连眼都不眨的死死盯住了面前这个敌人。

    他要看着这个家伙死。

    他要看着小丑一点一点被烧死!!

    他要为了好友复仇,他要为了教官哥拉斯讨回血债!

    否则的话,这心中的怨毒怎么可能宣泄得出来?这满腔的愤怒怎么可能平息得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