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最后一个使徒 > 往援!山道追击战! 第十四章 太厉害了!
    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之后,忽然在安置伤员的山顶上面,发出了惊人的呐喊声和嘈杂声,声浪惊人。

    在下面帮忙的阿棠和信静两人对望一眼,脸色不约而同的变得十分痛苦,阿棠忽然就大哭了起来道:

    “一定是费力大叔咽气了!呜呜呜!我为什么要乱说话,当时要是不选这家伙肯定就可以保住费力大叔性命的啊!”

    信静的脸色也是惨白一片,估计不仅仅是因为身伤,更是由于心伤,双手都在不停颤抖。

    在下方的人也是听到了这嘈杂声,很快的那在下面督战的副团长就大步走了上来,然后沉声道:

    “怎么回事?嗯?怎会这么闹腾?敌人从后面摸上来了?”

    信静有些哽咽的道:

    “只怕,只怕费力长老他撑不住了,是我的错,副团长,我当时召唤的时候应该慎重选择的......”

    副团长脸色越发难看了,费力的威望和实力都是相当不错的一个人,在整个团队里面能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他若是丧生了的话,对于此时恶劣的局面便更是雪上加霜,说着就要走上去看个究竟。

    没想到这时候从上面急匆匆的跑下来了一个人,虽然只是朝着下面奔跑了一小段距离,却是气喘吁吁,显然不是体力消耗的缘故,而是因为内心的兴奋和激动。

    他一下来之后就大叫道:

    “太厉害了,太厉害了!”

    副团长听了以后,心中顿时就松了一口气,今天他已经得到了太多的噩耗,面前的这个小伙子叫做德威,虽然并非是战斗职业者,然而一直都是精明稳重,乃是商团当中的骨干份子。

    若是发生了什么糟糕的事情,想必德威不会在这里大叫“太厉害了”这样的句子出来。因此立即就道:

    “德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德威激动的道:

    “刚才上去的那一位杜教士,医术实在是太厉害了,不仅让费力长老从重伤昏迷当中醒了过来,就连被认为死掉了的蟒蛇和约克都救醒了!他医疗的方式也真是可怕,蟒蛇的肚皮都被他割开,肠子血淋淋的掏出来居然还能缝上,约克的胸口被他切开了一大半,连一根肋骨都折断丢掉,可是约克不仅没死,居然还重新活过来了!”

    副团长呆了呆,消化了德威带来的信息冲击之后才吃惊的道:

    “他连蟒蛇那样的伤势都能救回来!那可是得用大圣光术才能拯救的重伤啊!难道他是个死灵法师?”

    德威摇摇头道:

    “不是的,绝对不是的,没有人在他身上感应到黑暗的气息,而且他用的方法都是闻所未闻,匪夷所思的,根本就不是死灵术士那一套的手段,甚至将酒泼在了伤口上面。”

    “对了!副团长,他这时候说费力长老的伤势已经被他稳定住了,但是因为之前已经失血太多,所以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必须要往他的身体里面灌活人的血进去,而且不是随便什么人的血都能灌,必须要经过什么配型。要和费力长老血液相同的才能灌血,所以让我下来问问,有没有人愿意放自己的鲜血,灌给费力长老。”

    副团长叫做卢达,也是眼光见识十分高明的人了,可是听德威这么一说,也是完全一头雾水,忍不住道:

    “只要能把老费力救回来,不要说放点血救他,就是要我半条命又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有不少的邪恶法术也是以鲜血来作为媒介的,后果十分复杂,我得上去看看了。”

    说完了卢达便是大步的朝着上面走去。

    而听到了德威这样说之后,信静和阿棠两人都觉得难以置信,感觉根本就没有办法接受这事实,在她们的眼中,杜瑜琦已经完全被打上了废材,水货的标签,然而此时事实却证明他的医术搞不好才是最厉害的一个!

    因此,信静和阿棠犹豫了一会儿对望一眼,便也纷纷朝着上面走了过去,有的事情必须要亲眼目睹才行,否则的话,这样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让人真的觉得是头晕目眩啊。

    两人一上去之后,首先感到的就是震撼!因为本来认为是已经死掉的蟒蛇和约克两人居然真的活了下来。

    蟒蛇看起来依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和之前没什么区别,但是均匀起伏的胸口说明他的身体状况已经是趋于稳定。

    恢复得最好的乃是约克,胸口上面缠绕着一层厚厚的纱布斜靠着一块石头坐着,虽然说不出话来,居然都可以轻挥挥手和熟人打招呼了。

    而那个他们认为是“水货”的杜教士更是满脸满手都是鲜血,已经是在挥手不耐烦的驱赶人:

    “走走走,血已经够了不需要了。”

    而面对杜教士的不客气呵斥,周围那些桀骜不驯性情暴躁的战士则都是老老实实的走开,驯服得仿佛像是绵羊一样,接着就见到了这位杜教士走到了费力长老的旁边,将一根似乎是针的东西刺进了他的手背上,然后针头后面有一根长长的透明管子,管子的尽头是一个装满了鲜血的袋子,紧接着就见到了一滴一滴的鲜血从那透明管子当中落了下来,输入到了费力长老的身体里面。

    然后杜教士便又去查看别的伤员去了,完全将这费力长老抛在了一边不管,但过了十来分钟,当这鲜血还剩余下来了半袋子之后,费力长老那可怕的惨白脸色终于就缓和了许多,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徐徐的睁开了眼睛。

    旁边的人顿时发出了一连串的惊喜叫声,纷纷围了上去:

    “费力长老醒过来了!”

    然而一连串不合时宜的呵斥声就迅速砸了过来:

    “走开走开都走开!!挡在这里算什么事情?他现在更需要的是新鲜空气!”

    “你,你!说的就是你,到处跑来跑去很好玩吗,你腿上的伤口我刚刚才给你缝好包扎妥当,现在已经裂开流血了,你是觉得我现在还不够忙吗?”

    “喂喂喂,你干嘛!现在还不能给他喝水!!什么?是酒!那就更不能喝了,赶快拿来给我!正好消毒剂不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