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网游之三国无双 > 正文 第57章 :屈突通也来了
    “什么人!”

    一瓦岗军中,一队亲兵保护着一面巨大的旗帜,旗帜之上写着巨大的‘秦’字,秦琼脸色沉稳,坐在马上,听到军队边缘有人惨叫,顿时怒喝一声。

    “回禀将军,我军被不明势力用弓箭偷袭,损失百余人,请将军示下!”

    探子回报的同时,不断有惨叫声呼出,秦琼脸色不变,冷冷的说道:“持盾兵保护!”

    手下旗手站在高台之上,挥舞着旗语,很快,瓦岗军的外围阵型有了变化,从楔形阵变成圆形阵,外围有着一圈持盾士兵守护。

    叶斌远距离看不真切,只听手下女野人的叙述,脸色阴沉,秦琼毕竟是名将,毫不混乱,更是没有中计,这让叶斌无计可施。

    “怎么办?”

    叶斌对于兵法并不了解,再说,现实中就算有人熟悉古代兵法,大多也只是纸上谈兵之辈,哪有几个真正的高手。叶斌不会妄自菲薄,但也不会妄自尊大,眉头紧皱,只听女野人又说道:

    “祭祀大人,敌军防御严密,除了二统领大人,其他的女野人根本无法对敌军造成伤害。”

    自从得到女野人之后,一直都是无往而不利,从未有过这种情况,看来,这些女野人弓箭手也不是万能啊。他并不知道,这次副本已经降低了难度,所有的兵种降低了一级,不然,以他这点儿实力,早就被人吃的渣都不剩。

    “祭祀大人,怎么办?”

    林胡美带着手下回来了,她发现无法对敌人造成伤害后,便知道多留无益,一旦被敌人发现破绽,那就惨了。

    “唔……”

    叶斌也傻眼了,他若是有一千个石斧野人也许还可以冲杀过去,将敌军阵型破掉,然后弓箭手在后方袭击,但仅仅一百石斧野人,用处不大啊,一旦被敌人围住,那就成瓮中捉鳖了。

    此时已经四点多了,看宇文成都的样子,似乎也坚持不了多久,而若等到天一放亮,他还没有撤离,估计就走不了了。

    “咦,祭祀大人,那边似乎有些破绽!”

    叶斌精神一震,等待林胡美的下文。

    “那边盾牌兵似乎有些不足,虽然弓箭射不进去,但若是用石斧野人冲杀一下,再以强弓射之,必可全功。”

    叶斌思忖了一会儿,有些犹豫,他不想损失自己的手下,这些野人都是他的根基,石斧野人不像女野人弓箭手,他们是近战攻击,危险很大,一旦被困住,那就惨了。

    ……

    ……

    “将军,为何要留出破绽?”

    秦琼笑了笑说道:“我观这股不明势力,箭无虚发,似乎在黑夜中也能清晰视物,若果真如此,他们必能看到我军破绽,本将早已布置了一队伏兵,一旦他们冲杀过来,必然令其有来无回。”

    偏将佩服的拱了拱手,说道:“将军大才,可是一旦使用抛射的办法,咱们这铁桶阵不就被破了吗?”

    秦琼摇了摇头,说道:“敌军人数不多,方才蒲山公探子来报,敌军最多也就1w多人,再加上这一晚上损耗的箭矢,他们必然不会选择抛射。”

    ……

    ……

    “祭祀大人,我们若是用抛射的方法,必然可以克制敌军的阵型。”

    叶斌摇了摇头,说道:“不可,我们人数太少,弓箭不多,再加上你们个个都是神射手,若是平射当然可以做到箭箭精准,但抛射的话,却无法控制,只能白白浪费箭矢。”

    “那怎么办?”

    林胡美漂亮的柳眉皱了起来,思忖了一会儿,忽然看向后方,说道:“祭祀大人,您看?”

    叶斌一怔,顺着林胡美的方向望去,放眼一片漆黑,他可没有那么好的视力,但脚下却开始有了震动。

    “是军队,好多军队!”

    林胡美惊讶的捂着小嘴,看着远方浩浩荡荡的大军,肯定了叶斌的想法。

    “果真?这时候能来这里的,肯定不是瓦岗军,难道杨广派来了援军?”

    杨广当然没有派遣援军,宇文述老脸拉得很长,方才探子来报,说敌军已经将宇文成都困了起来,宇文成都并不是宇文述的儿子,而是他收养的义子,此人勇武非常却桀骜不驯,宇文述已经感觉自己难以驾驭了。

    “宇文爱卿,真的不需要救援吗?”

    杨广疑惑的看着宇文述,听说了宇文成都被困之后,杨广第一个反应就是马上救援,但宇文述却觉得不可以。

    “陛下仁慈,臣佩服万分,但此乃敌军诡计,围点打援耳!”

    杨广也想到了这个可能,他并不是草包,虽然三征高丽都以失败而告终,但那是他故意的,他要消耗关隆士族对军队的控制力,不然,上百万大军灭一个小小的高丽,怎么会失败呢。

    “那朕的虎狼将怎么办?”

    杨广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宇文成都了,若是一旦宇文成都再死了,他就没戏了,所以,对于救援宇文成都很是上心。

    “陛下,小不忍则乱大谋,以老臣之见,宇文成都勇武天下无敌,就算被困住了,也可脱身。”

    杨广脸色这才好了许多,但仍然有些疑惑的问道:“方才探子来报,说敌军大营混乱不堪,正是袭击的好时候,一旦功成,天下可平!”

    宇文述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儿啊,但他却有着自己的小心思,他对杨广早有不臣之心,但苦于手中实力不足,一旦脱离了杨广,他就是无根之萍,无所作为,但若是杨广与瓦岗军消耗一阵,到时,他在巧施计谋,夺取军权,便有希望了。

    “唔,老臣以为,此乃敌军故意为之,他们必然早有准备,为的就是引诱我们上当,一旦我军攻伐过去,必然以伏军克制,到时我军危矣。”

    宇文述越编越顺,而且,他自己也觉着很有可能就是这么回事儿,不然敌军怎么会混乱不堪?他们都将宇文成都围住了。

    “宇文爱卿言之有理,哎……”

    杨广叹息了一声,他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天下大乱之后,他被迫迁移江都,满腔的雄心壮志,早已消失殆尽,如今,他只想天下太平而已。

    ……

    ……

    “报,前方发现一千多怪人,红发黑肤,双臂修长,面目可憎,十分的可怕。”

    “哦?”

    只见一员老将沉思了片刻,冷声说道:“派人过去交涉,问问他们是何方神圣。”

    叶斌发现一个哨骑疾驰而至,大声喝道:“尔等何方势力,敢在此阻拦我军去路!”

    叶斌笑了笑,他看出这人有些虚张声势,明明有些害怕,却强壮者胆子喝问,不过叶斌也不生气,乐呵呵的说道:“我们也是隋军,不知你家将军是谁?”

    林胡美早就告诉了叶斌,敌军穿着都是隋军服饰,想来必然是援军以至,这让他不由得大喜过望。

    那人现实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一群看上去不怀好意的怪人,再看叶斌面容和蔼,也不敢跳下马来,直接说道:“我家将军乃是天下名将屈突通,既然尔等乃是隋军,为何穿着如此怪异!”

    那人脸上带着奇怪的神色,这些野人几乎没什么衣服,大多都是树叶围腰,其余地方都是光着的,若不是看这些人似乎不太好惹,他早就笑了起来。

    叶斌没有发现这人怪异的神情,黑夜之中,他也看不太清楚,但屈突通的名字却是震耳欲聋,此人怎么会在这里?叶斌疑惑的想着,但却并未露出什么不妥,直接说道:“这是我的令牌,你看看罢,时间紧迫,敌军现如今大营混乱,但却有秦叔宝一军将宇文成都将军困住,屈将军既然来此,还请速速发兵,击溃敌军。”

    那人不太相信的看了一眼叶斌,敌军都将宇文成都困住了,大营还能乱?要是乱,宇文成都早就冲出去了,再说了,宇文成都的勇武他是知晓的,这种人都被困住了,那还打什么。

    “唔,好吧,你等再次稍后,我这就去禀告我家将军!”

    这人虽然不太相信,但却不敢耽搁,快马汇报屈突通后,屈突通陷入了沉思之中。

    黑夜之中,他的探子也不太管用,敌军到底如何,他也分不清楚,屈突通素来以谨慎而文明,但今天却有所不同。

    原来,屈突通一直呆在虎牢关中,杨广对他并不信任,但他对隋朝却是忠心耿耿,而如今,听说杨广率大军与瓦岗决一死战,他便领五万兵马前来助战。

    方才,杨广的探子告诉他,说宇文成都被困,请他发兵救援,他这才领兵至此,他知道,夜晚行军不可儿戏,稍有差错,必然全军崩溃,但杨广却命他必须救援宇文成都,这让他有些为难,而如今,竟然有人说敌军大营混乱,他本来是不太相信的,但又觉得,那人实在没必要用这种无稽之谈来欺骗他,这让他犹豫了起来。

    “报!屈将军,敌军大营仿佛有些混乱。”

    屈突通转头看向远方,那里一片火光,他知道,必然是敌军粮草被烧,但这到底是不是个陷阱,他却无法确定。

    “难道宇文成都将敌军粮草给烧了?所以敌军才混乱?但既然敌军混乱,为何宇文将军没有冲杀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