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网游之三国无双 > 正文 第两千二百六十五章:我敢死
    “该结束了!”

    世界之灵冷漠的俯视着众生,将龙尊的残躯消化之后,它已经不单纯是世界之灵了,或许可以说,它是一个新的生命,强的大,没有极限的恐怖存在。

    只要给它足够的时间,它甚至觉得,连远古大陆之上,那自己的本体都未必不能取而代之。

    “都是些无谓的反抗罢了。”

    它的身形高度与常人并无区别,但却连天岐都匍匐在地,连他的对手那只猴子也一脸惊惧的连连后退,独眼更是满眼绝望,这种程度的存在,它完全没有半点儿交手的欲望。

    “汝等本为这天地所生,现在回归天地,也是应有之举……”

    它缓缓抬起了双手,明明双手之上什么都没有,可给人的感觉却仿佛托起了一个世界,渊博而又浩大的气息肆虐而出,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它一个存在,其他人不自觉的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不堪。

    实力的巨大差距根本不是数量可以弥补的。

    “剥夺尔等一切,回归天地,献祭!”

    世界之灵双手虚空一划,整个世界的历史名将,无论是否人在神农谷,都感觉到灵魂被一股火焰在灼烧,那炙热的温度,使得无数人嘶嚎出生,貂蝉众女也纷纷瘫软在地,同样包括拥有武魂的陈彩儿,除了那些没有武魂的普通人之外,没有人可以幸免。

    “剥夺?”

    就在此时,突然一声惊雷般的怒吼响彻天地,竟盖过了世界之灵的声音,竟使得整个世界的色彩再次恢复了正常,神农谷中那尊炼仙塔拔地而起,仔细看去,竟然被一个人举了起来。

    “确实该剥夺……但剥夺的是你!”

    主公!

    无数人惊呼出声,叶斌的出现连世界之灵都是极为震撼,神农谷中,他唯一忌惮的就是同样拥有世界之力,手持世界至宝雏形的叶斌,在确定他确实被自己的偷袭打得失去了意识,这才肆无忌惮的出现在这里。

    “不可能!”

    世界之灵有些无法保持淡定了,面对着那平底拔起炼仙塔的叶斌,心中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甚至都顾不得利用天地之力,来献祭众多历史名将灵魂的事情了,全神贯注的盯着叶斌。

    “你怎么会没事儿?你怎么可以举起它?为什么!”

    “夫君快走!”

    在所有人都震惊的刹那,貂蝉突然撑开了神农城的防御,没有人比同样掌控神农城的她更知道世界之灵的强大,就算叶斌不知为何恢复完好,也不可能是其对手……

    “以后再为我们报仇……”

    叶斌当然不会就这么离开,他其实很早就醒过来了,只不过为了瞒住世界之灵,连身边最亲近的人都不敢告知,眼睁睁的看着神农军消亡大半,一个个随着自己征战的兄弟化为冰雕,他的怒火几乎就要燃烧掉了理智。

    可他知道自己不能出来……

    一旦他此时现身,世界之灵在这个世界凝聚的灵身必定不会这么快出现,除了他以外,没有人能够看出来,现如今的世界之灵并非真的无懈可击……虽然强大到自己感觉到窒息,可却有一个致命的破绽。

    龙尊的残躯。

    堂堂龙尊,就算是被自己算计重创,就算是灵魂陷入沉眠,也绝非世界之灵可以轻易献祭的。

    “若你能忍住不出现,最终胜利的一定是你。”

    叶斌举着炼仙塔,行走在半空之中,脚下仿佛有一层层虚幻的阶梯,虽然速度很慢,但每一步都走的极为稳健。

    “呵呵……”

    世界之灵失态的样子渐渐的恢复了从容,第一次在众人面前露出真容,那是好像没有五官的面孔,仿佛是一个面板,但却诡异的能够从他那张脸上,看出他的表情。

    “你潜力太大了。”

    世界之灵似乎并不着急出手:“我怕等下去,自己还未完全将龙尊炼化,你便能够恢复神智,逃离神农谷……不过好在,你并不聪明,如果你逃到这个世界之外,或许……过上千百年,还真有向我挑战的资格……但现在么……你只能够作为这世界的养料,作为我回到远古大陆的资本,本来……你可以成为我手下最强大的战将,甚至我还屡次帮你渡过难关,只是你太让我失望了!”

    “是么……”

    叶斌面无表情,只是眼神中却难免露出悲伤:“与龙尊数千年的谋划相比,我只不过是沧海一粟,与你献祭世界,称霸远古大陆的志向相比,我只不过是一个胸无大志,只想要活下去的普通人……唯一比你们多的便是……”

    他顿了顿:“我怕死,但我敢死……”

    “什么?”

    世界之灵一怔,没太明白叶斌的意思。

    “你很想知道,那一****明明已经灵魂混乱,又被你偷袭,怎么可能在短短的三日中恢复如初吧?你很想知道为何炼仙塔我能够动用吧?你还很奇怪……为何你汲取龙尊的肉身时,它的残魂会那么弱小,连像样的反抗都做不到是么?”

    世界之灵脸色一变,明明看不出无关,可那似人似龙的样子,却给人一种极为阴沉的感觉。

    “很简单……”

    叶斌擎着的炼仙塔缓缓散发出一丝光芒,竟与他手中的次元戒彼此呼应了起来。

    “因为龙尊在最后的时刻,瞒住了你,将一部分灵魂送入我的体内,不但将我的灵魂梳理妥当,修复了你偷袭造成的伤势,还瞒住了你的感知……而且……它也猜到了你即将做的事情……”

    世界之灵的声音有些惊讶:“它想要你为它报仇?难道它不恨你?”

    “当然恨……”

    叶斌冷笑了一声:“只是……这是它唯一的选择,只有这样,才能够将你从它那里得到的剥夺……因为你一定不敢真的融入它的残魂,也一定不舍得它残魂的力量,所以,它那部分残魂定然被封印在你的识海之中……”

    “那又如何?”

    世界之灵冷笑了一声:“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破绽?”

    “你不奇怪我为何能够托起这炼仙塔么?方才说了,我怕死,但我敢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