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网游之三国无双 > 正文 第两千二百六十七章:冰雪中的璀璨星光(二合一)
    “夫君,你尽管放手一搏,其他的交给我们!”

    貂蝉的声音难掩冷冽,叶斌的出现虽然让她惊喜至极,可战局仍旧不容乐观,甚至可以说是危如累卵,一旦天岐脱身而出,便会如同滚雪球一般,将世界之灵一方的优势无限扩大,等到独眼败北,叶斌便再无生机,神农谷也将万劫不复。

    “好!”

    叶斌只是犹豫了一瞬,便下定了决心。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就算最后他能够保全貂蝉,失去了他和神农谷,被困在次元戒的牢笼之中,对她来说,才是最残忍的事情。

    “我还能战!”

    赵云坚定的从冰面上站了起来,失去了兵刃,重伤垂死,可他毕竟还活着。

    “还有我!”

    黄忠的双臂已失,可却气势不减,反而更加疯狂了一些。

    “霸王铁骑还在!”

    沈星闻深深的看了一眼凌雪涵,当初凌雪涵‘背叛’一事,险些令霸王铁骑分崩离析,最后虽然一切明了,凌雪涵是被人操控了灵魂,可是她自己却无法原谅自己,将内心封闭了起来,本来和沈星闻有一些苗头,最终却走到了陌路。

    但这一刻他只想再看一眼,没有多余的话语,只是单纯的,再看一眼。

    只剩下不到五百人的霸王铁骑轰然应诺,一个个将胸膛挺得笔直,从加入这支军队开始,他们便知道,自己将会面临最残酷的战斗,没有失败的概念,除非全员战死!

    “他在看你……”

    血卫也并非都是冷酷无情的姑娘,她们虽然有一些人都有着非人的经历,可却还有一些向往着爱情,凌雪涵和沈星闻之间一切,她们都看在眼里,这一刻自然也有人提醒她。

    凌雪涵默默的垂下了头,似乎没有听到一般,可沈星闻那灼热的眼神,却仿佛可以融化一切,虽然没有看到,她又怎能不知……

    “祭祀大人,小的们还有力气。”

    程阿亮看似凶恶,实则憨厚单纯的眼神没有半点儿杂质,神农谷的最强战力,野人军团减员超乎想象的严重,以野人的人口来说,三千强军死伤两千余,几乎等同于抹杀了这支军队日后的一切可能。

    但他们眼中仍旧没有恐惧的神色,看着那一个个近乎于虔诚的子弟兵,叶斌心如刀绞,征战十余年,野人军团何时有过这等惨状?

    “算本侯一个!”

    不计算叶斌在内,个体实力最强的吕布也最为凄惨,他攻击的冰霜巨龙的眼眸,面对的反噬自然也更加强大一些,十余根肋骨断裂,右臂软趴趴的垂在那里,左臂持着伤痕累累的方天画戟,显得无比的硬气。

    “还有我。”

    “我……”

    一个个趴在冰层之上的名将,摇摇欲坠的站了起来,疯狂的嘶吼着。

    很多人都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可他们仍旧站了起来。

    “算我们一个!”

    曹操叹了口气,终于将虎豹骑放了出去,见到了这一战的超凡战力,他根本不再有半点儿幻想,就如同叶斌所想,他自然更明白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之所以一直没有让虎豹骑出战,只是因为没有看到胜利的希望。

    可现如今,终于到了拼命的时候。

    “神农谷的二郎们,为我们自己一战!”

    “杀!”

    貂蝉等女的加持,使得叶斌独眼和那只猴子之外的所有人都为之受益,摇摇欲坠的众人,在这一刻竟然又奇迹般的恢复了一定的战斗力。

    “佑吾神农!”

    贾诩不求天,不败神,只是这一战,他已经没有了左右战局的能力,只能够竭尽全力释放军师技,没有任何保留,无论是他自己的,还是属于韩信的,都纷纷释放了出来。

    “存亡与共!”

    陈宫等人更是透支了生命,再一次将军师技释放了出来,感受着体内重新恢复的力量,众人咆哮着,嘶吼着杀向冰霜巨龙。

    冰天雪地之中,巍峨残破的神农城下,诠释着生与死的意义,没有所谓的挣扎,死亡有时候,只是一瞬间的事儿,短短的一分钟内,历史名将再次减员过半,霸王铁骑更是剩下了不到百人,连野人军团都已经只剩下二百余人厮杀着。

    很多叶斌熟悉和不熟悉的人都倒下了,他却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被世界之灵压制的他,根本没有半点儿余力去帮助他们。

    而就在时间到了一分半钟的时候,猴子终于撑不住了,被只剩下六颗蛇头的天岐吞入腹中,又毫不停留的杀向冰霜巨龙这边的战场。

    嗷!

    独眼任凭冰霜巨龙的大嘴叼住自己的眼睛,双臂一用力,将已经被神农谷众人磨杀的差不多的它,一把撕裂,一滴血泪从已经爆裂出来的巨眼中滴落,掉在冰层之上,那灼热的气息,使得方圆十里的冰面都融化了一层,它仰天咆哮,失去了那只独眼,也就等于失去了半数战斗力,对于它来讲,几乎比死了更残忍。

    可真正痛苦的是它的内心。

    亲手终结了已经成为了傀儡的黑龙性命,使得它的恨意,已经足以焚烧天地。

    “都死吧!”

    天岐也顾不得恐惧,瞬间连续爆裂了三颗头颅,恐怖的波动,被首当其冲的独眼尽数承受,瞬息间,四肢化为虚无,整个人躺在冰层之上,犹如落幕的神邸。

    “一群杂碎!”

    天岐嘎嘎阴笑,没有了独眼,纵然它还剩下三颗头颅,在战场之上,仍旧是无敌的存在,可就在此时,九幽一声怒吼,终于现身,神鬼骷髅那根根白骨竟然同时分解开来,在天空之中化为一支巨大的骨矛,瞬息间刺入天岐的一颗蛇头之中,一瞬间,天岐便尖叫的嘶吼了起来,无边的痛楚,险些淹没了它的神智。

    “你们都要死!”

    独眼没想到这一刻竟然还有人能够重创自己,两颗蛇头在半空之中俯视着众人,竟直接杀向貂蝉等女。

    “不!”

    叶斌双目欲呲,顾不得被世界之灵一拳击碎胸骨,散去了身周的气运之力,加持在貂蝉几女和血卫的身上,现如今,众人之所以还没有彻底失去战斗力,只因为貂蝉和贾诩等人的加持,一旦血卫出事,战局便再无回旋的可能。

    可得到了天地之力加持的独眼何其可怕,貂蝉等人又不擅长战斗,就算加持了气运之力,也根本无法阻挡,一瞬间,便有近半血卫化为肉泥,连像样的抵抗都做不到。

    貂蝉苍白的俏脸上竟然没有半点儿恐惧,天岐攻击的方向,就预示着死亡,没有人救的了她们……轻轻的捏着粉裙,一眨不眨的看着叶斌,似乎要将他的音容笑貌永远的印刻在灵魂之中。

    陈彩儿凄然一笑,眼中反而有着一丝释然,这种归宿,她并不觉得哪里不好,能够死在一起,或许才是最好的结局吧?

    蔡文姬拉着小乔,轻轻的在她耳边说着什么,那苍白的俏脸,在这一刻竟然有着一抹惊艳的羞意,同一时间,小乔也是俏脸通红,但却仍然坚定的点了点头,怔怔的看着叶斌,一切……都要结束了……

    “不!”

    叶斌疯狂的想要从世界之灵的泥澡中挣扎出来,不顾自身生死,可却还是晚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天岐的攻击落下,内心在这一刻,如同撕裂一般痛楚。

    “我不允许你们死!”

    叶斌那双通红的眸子中,闪烁着决然的疯狂,刚要做些什么,却听到天地间响起一声怒吼:“不可以!”

    第一批死亡的血卫之中,并没有凌雪涵,可这一击,凌雪涵却难逃一死,沈星闻与叶斌一样害怕,他不知道自己亲眼看到心爱的人死在眼前会是什么感觉。

    “霸王鬼骑!”

    离的最近的霸王铁骑还差一些距离,可邓艾却没有任何犹豫,他知道沈星闻要做什么,那也是自己要做的事情。

    当初他和自己的母亲能够活下来,完全都是靠着叶斌的一句话……不但改变了人生,还使得他拥有了尊严,口吃也并不在是他羞于启齿的缺陷,作为霸王铁骑的副统领,当然知道,霸王铁骑最恐怖的天赋其实一直都没有施展出来过……

    “霸王鬼骑!”

    几乎是同一时间,沈星闻也是嘶吼出声,霸王铁骑剩下四十九个老兵,仰天咆哮,一瞬间,包括沈星闻和邓艾在内,尽数变得虚幻了起来,速度凭空提升了一倍,与天岐的两颗蛇头撞在了一起,近乎倍增的恐怖冲击力,使得天岐都有那么一瞬间的停顿,紧接着便暴怒出声。

    “找死!”

    他一甩蛇头,五十余人同时被撞飞了出去,可它自身也停顿了下来,攻势戛然而止,紧随而至的野人军团与程阿亮融入一体,擎天巨斧悄然浮现,那灵光尊的虚影持着巨斧,轰然斩落,其中一颗蛇颈,竟然被斩了三分之一的口子。

    “哈哈,吃我一拳!”

    “黄某来也!”

    赵云和黄忠一拳一脚,同时轰在那颗头颅的缺口处,使得伤势骤然扩大了一倍,达到了三分之二的地步,那颗蛇头险些就这样被斩掉。

    “虎豹一击!”

    损失过半的虎豹骑算是最完整的战斗力了,爆发出最强的天赋,那颗摇摇欲坠的蛇头再也无法维持,直接被轰散成渣,冰碴漫天,血雨四溅。

    生死之间的转换只在一瞬之间,直到痛楚传来,天岐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又丢了一颗头颅。

    暴怒之余,它又有些惊恐,其实方才的所有攻击之中,威胁最大的不是最后斩掉它头颅的虎豹骑,也不是扩大了他伤势的赵云和黄忠,虽然野人的那一击算是始作俑者,可给他的威胁却仍旧不如那原本没放在眼里的霸王铁骑。

    区区五十一个普通人,抵挡住了自己最强大的攻势,拖延了时间,还让自己受到如此重创,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怎么可能?

    最后剩下的那一颗头颅不自觉的望向被自己甩飞的霸王铁骑,发现连带着两位主将,承受了自己最强大的攻击,竟然一个没死,又完好无损的冲了过来,只是……那身形更加黯淡了一些。

    “不。”

    连即将死亡都沉默不语的凌雪涵这一刻众人忍耐不住,泪水顺着脸颊,滴滴滚落:“不要……不要啊!”

    霸王鬼骑真正的秘密知道的人并不多,她算是其中一个,可越是知道,她越是惊慌,那一刻她那早已封闭的内心,再也无法掩饰痛楚。

    “霸王铁骑!”

    沈星闻和邓艾肃然长啸,身后四十余骑同时嘶吼。

    “天下无敌!”

    轰!

    他们的速度再一次提升,仿佛没有止境一般,只是却已经无法腾空而起,只能够撞击天岐那硕大的躯体。

    “找死!”

    天岐怒火滔天,一群蝼蚁竟还敢出手,真的不怕死么?

    它蛇尾一甩,沈星闻等人同时被击溃,可他们却放入不查,暗淡的身形再一次冲了过来。

    “霸王铁骑,天下无敌!”

    一次又一次,伴随着无数人的攻击,霸王铁骑终于停了下来,就停在血卫之前,他们似乎疲惫了……

    “不……”

    凌雪涵抛弃了一切,向着霸王铁骑跑去,一个踉跄,拌在一颗冰块之上,栽倒在一个士兵的身上,那士兵下意识的想要将她扶住,但刚刚伸出手,竟穿越了她的身体……

    “不,怎么会这样,不……”

    她跌跌撞撞的爬起,那被自己撞击到的士卒,却只能够无奈一笑,这是他最后的一抹笑容,紧接着,便消散在天地之间,星星点点……直到失去了一切的痕迹。

    “不要过来……”

    沈星闻艰难开口,身形好像有些僵硬,看着凌雪涵的样子,脸颊上带着一抹不忍:“以前的事……真的不怪你……没有人会怪你……不要放弃自己……照顾……照顾好自己……”

    直到凌雪涵颤抖的将柔荑放在他虚幻的脸颊之上,终于跪在那里,大哭出声。

    “照顾……好……自己……”

    他的声音已经微不可查,在嘶吼不断的战场上,显得那样的微弱。

    “明天……是你生日,活下去……要活下去……不能陪……”

    当邓艾的身形渐渐的消散于天地之间的时候,沈星闻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那冰雪之中,璀璨的星光,便是他们存在过的痕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