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网游之三国无双 > 正文 第两千二百六十九章:十年之后(大结局)

正文 第两千二百六十九章:十年之后(大结局)

    “好啊。”

    叶斌的声音听不出息怒,可在世界之灵耳中,却如若仙乐,刚要继续承诺什么,却见叶斌突然爆发出献祭灵魂和肉体所拥有的恐怖力量,一把抓住了它的灵体,炼仙塔紧随而至,将它罩入其中,随着世界之灵的催动,硕大的炼仙塔开始不断的嗡鸣了起来,几个呼吸之后,那擎天高塔竟然消失在众人的眼前,取而代之的是叶斌手心处,那巴掌大的玲珑宝塔。

    “夫君。”

    世界之灵被收入其中,整个天地瞬间为之一静,叶斌那满是热焰的身形,映照在所有人的面前,他静静的看着貂蝉,伸手一点,那次元戒便飞入貂蝉手中。

    “无妨。”

    似乎知道貂蝉想要说些什么,叶斌摇了摇头,紧紧握住开始不断颤动,仿佛随时都要炸裂的炼仙塔,轻声说道:“如果一切顺利,就让浩儿接掌神农谷吧,这次元戒留给你,不要亏待那些为神农谷牺牲的将士们家属……”

    看着貂蝉通红的双眼和那强忍着没有掉落的泪滴,叶斌轻轻的笑出声来,那被火光映照的脸颊上没有半点儿凝重之色:“怎么哭了?你是神农谷的主母,日后的神农谷还要你来主持,这样子怎么行?”

    “我不要它……”

    貂蝉一把将次元戒仍在地上,那足以让整个远古大陆都为之疯狂的至宝,在她眼中,连一根稻草都不如。

    “带我走,你说过,生死与共,你说过,再不抛弃我……我受够了等待的日子,这么多年了,我不想再等了!”

    “不要任性。”

    叶斌笑着,可鼻子却不自觉的感觉到酸楚,一抹泪花在眼中浮现,却被烈焰瞬间蒸发:“不要像生死离别一样,我又不会死,只是炼化世界之灵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神农谷不可一日无主,这诺大的基业,亿万孤寡,都只能够压在你们的身上,说来……还是我这里轻松一些,最迟三年……我保证,一定会回来的。”

    貂蝉咬着嘴唇,她又怎会相信叶斌?

    可她知道,叶斌并不属于自己,她只是坚定的摇了摇头,不发一言的看着他,那双美眸之中,只有无穷无尽的眷恋。

    “你已经骗过我一次了。”

    陈彩儿见叶斌的目光望向自己,竟淡淡的笑出声来,那清秀的面孔上,有着与貂蝉一般无二的坚定:“浩儿已经长大了,不需要我们的陪伴,可你还没有补偿我,你以为让我死而复生就是最好的道歉礼物么?不……我要的不多……最后的这段时间……一刻钟也好,一万年也罢,不要……”

    她的笑容终于敛去,眼中泪水再难忍住:“不要自私的离开……你这样很残忍你知道吗?你知道吗!”

    “琰儿……”

    “别看我。”

    蔡琰的一双玉指早已不成样子,鲜血染满了琴弦,曾经珍视如命的焦尾琴也被她弃之如蔽,那张白皙的俏脸上,如今早已血迹斑斑,可越是如此,越让叶斌心痛。

    “我……我和蔡姐姐一样……”

    小乔见叶斌将目光放在自己身上,如受惊的兔子一般,俏脸上竟然带着一抹嫣红:“我……反正我和蔡姐姐一样。”

    叶斌叹了口气,只可惜没有太多的时间给他多做解释,默然片刻,才对众人说道:“即日起贾诩官拜大司马,封襄阳侯,赵子龙为大将军,封常山侯,满宠为太尉,封邺侯,陈宫为大司徒,封襄平侯,黄忠为骠骑大将军,封琅琊侯……”

    在血水之中,尸山之下,叶斌册封了一些一直跟随着自己打下这个天下的人,直到追封沈星闻和邓艾的官职之后,终于停顿了下来,可最终又有些不忍的说道:“即日起废除世袭制,爵不可全承,县侯嫡子可承乡侯,以此类推,日后非大功者,不可封县。”

    他虽然册封了一些一路跟着自己浴血厮杀的兄弟,可最终还是留下了许多人交给叶浩,又将世袭制废除,虽仍有尾大甩不掉之嫌,可赵云等人无需担忧,至于他们的子嗣,只要无法全部继承其爵位,至少百年内,神农谷的统治应当不会动摇,至于说之后如何……叶斌根本不会去想。

    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没有经久不衰的帝国,也没有永恒部落的皇朝,神农谷能走到今日已经极大不易,再奢求太多,早已超出了他的能力范畴。

    听着叶斌如托孤般的册封,众人非但没有任何喜色,反而更加沉重了几分,可谁都知道,这时候不能去质疑,也没有时间去解释,说完了这一切之后,叶斌才感觉有些疲惫,灵魂的献祭和肉身的虚弱,让他有一种昏沉沉的感觉,虽然还有许许多多的话要说,可他自己却有些力不从心了。

    感觉到炼仙塔的震颤越来越强,他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看着貂蝉几女,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一纵身,以无边伟力,带走了只剩下残魂的九幽和四肢尽断的独眼,如一道流星般,冲入天际,整个神农谷再一次寂静了下来。

    “夫君,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我等你!”

    貂蝉的泪水再也忍耐不住,在那满是血迹的俏脸上,滑出一道白皙的泪痕,她根本不愿意再等了……要生就一起,要死就同穴,为什么!

    张倩跌跌撞撞的跑上城头,声嘶力竭的喊着‘等等我’,只可惜,却没有任何回应,彦文玉一个人落寞的站在角落,双手合十,似乎在祈祷着什么,只是眼眶中的泪水,却怎样也忍不住流下,仅凭借最后一丝力气望着天空的甄宓,再也忍耐不住,昏迷了过去……

    太多太多的人在这一刻失声痛哭,正如叶斌所说,这一战,没有胜利的一方,残存下来的神农谷,只能够去面对更多的伤痛,无数孤儿寡母,无数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一战有太多的人将成为历史,也有太多的人改变了历史……

    当刀锋和苏纶匆匆赶来之时,听到众人的痛哭,纷纷色变,苏纶仰望着那无尽的虚空,似乎想要找到什么残留的痕迹,只可惜……已经重创的这个世界,早已乌云遍布,大雨倾盆。

    “我有办法,我看到了他灵魂献祭,我有办法。”

    苏纶第一时间找到了貂蝉,只可惜,却没有人能够找到叶斌,焦急的刀锋看到诸葛亮立于城头,连忙请他卜算,只是诸葛亮却对于已经不知道达到了什么境界的叶斌无能为力,就算他付出生命的代价,也不可能算出他的轨迹。

    年一复年……日复一日。

    那一场战后的倾盆大雨,似乎洗刷掉了悲伤,洗刷掉了鲜血,也洗刷掉了仇恨,曹操,吕布和孙策尽皆离开了华夏,据传吕布占据了曰本,将那里的残存人口重新整合了起来,组建成一个国家,只是他脾气不太好,也不知道重组中到底死了多少人。

    而曹操更是一展宏图,生生打下了十几个大小国家,版图比之十年前的华夏还要大许多,不过,与现如今的神农国却无法相提并论,虽然随着叶斌的离去,野人也不再效忠神农谷,但战后的损失惨重的神农谷,却依旧拥有着这世界上最强大的战斗力。

    而孙策则在海外组建了一支强大的水军,征伐天下,似乎与曹操还偶有争执,世界四分,若排除享受着土皇帝生活的吕布外,竟然又变成了三分天下……

    叶浩登基的第二年,贾诩辞去了大司马之位,带着自己的家小,隐居了起来,据说叶浩数次命人寻访,都没有找到他的踪迹,似乎已经蒸发在这个世界之上,而赵云在帮助神农谷打下了第十个国家疆域的时候,也辞了官职,回到了封地,选择了另外一种人生。

    好在满宠还在,很多治国能臣仍然为神农谷效力,因为他们都期待着,那个曾经的王能够归来,看到他们所做的一切,看到他托付的神农国,如今的样子……

    只可惜,十年光阴匆匆而过,虽然民间到处是他的传说,但却没有任何消息表明,他还存活在这个世界之上。

    那一日叶斌消失之后,天地间便爆发出了一声恐怖的轰鸣,紧接着,苏纶和貂蝉几女纷纷离,连带着刀锋也离开了神农谷……

    “十年了……”

    现如今的叶浩,早已褪去了稚气,比之曾经的叶斌,更多了许多上位者的气息,他背负着双手,看着书房中那两张同样存在了十年的画像,显得有些沉默。

    “祖皇陛下乃是人中之龙,自得天地庇护,您也不要太忧心了。”

    现如今神农谷的皇后是吴懿的女儿,叶斌在位,吴懿虽也是手掌大权,可毕竟不算是天子近臣,而叶浩的年代,在贾诩退位之后,吴懿渐渐的有了抗衡满宠等人的资本,不过……这也是满宠等人故意为之的结果,否则,就算是叶浩,也没有办法让这些老臣子让出手中的权位。

    “天地庇护?”

    叶浩冷笑了一声,却没有多说,那一战便是与天地一战……他自从登基以来,最烦别人称呼自己为天子……除了少数的一些人外,没有人知道,世界之灵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就代表着天意。

    “算了……今日后宫可有什么……”

    叶浩叹了口气,话还没说完,便听到外面有近卫急匆匆的禀报说道:“陛下,有……有一个自称远古大陆的人拿着此物求见……”

    叶浩脸色一变,连忙结果拿近卫手中的东西,仔细看去,竟然是一尊小塔……玲珑剔透,没有半点儿杂质,当他触碰到了小塔的瞬间,那似乎已经失去了光彩,被作为遗迹的魔法光影突然亮了起来,天地间出现了一道虚幻的影像。

    那是环绕在云层之中的一座仙岛,岛屿之上,六角亭中,有两个男子对弈而坐,看那影子,好些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紧接着,便是震天的欢呼。

    (全书完)

    ps:(关于新书,当然一定会有的,十月份左右就会发,具体时间这些天时不时更新番外的时候,会有交代。)

    到底还是写完了,以前看到很多作者在完结的时候都会有一种空虚的感觉,其实昨天我就感觉到了,睡不着,是真的不舍……快三年了,这是我的第一本书,523w字,如果一切从头开始,有人跟我说沉默你要写一本五百万字的小说,我只会一拳打过去,当个笑话。

    舍不得,好多舍不得,写到三百万字之后,真的有力不从心的感觉,无论是身体上还是思路上,这本书最开始的计划只有一百万字甚至更少,有一些朋友知道,其实我根本没打算用这本书赚钱,也没有要不要完结的想法,只是一个兴趣……一个爱好,写到哪儿算哪儿,根本没有规划,所谓的大纲,其实说实话,也只有前三十万字才有……

    可是写的久了,就成习惯了,有一天不写,睡不着觉,好像缺了点儿什么,有时候写了存稿,然后休息两天,都感觉特不自在。

    特感谢你们,没有你们,这本书说实话,我不会坚持……因为无论好坏,如果只有自己,那就太凄凉了一些,所以感谢你们,无论是爱这本书的,骂这本书的,真的感谢你们。

    三年来拥有了太多次感动,如果要说,可能还要写上一万字甚至更多……鞠躬,拜谢,没有你们,就没有这本书,这是心里话,也是我一直在说的话。

    说了要解释一下断更的事情……很抱歉,其实应该有些读者知道,这本书两年多从未断过更……坚持了两年,在最后真的不想放弃……所有的事情都不是借口,真的对不起,真的很抱歉,让大家失望了。

    不过真的不愿意那时候断,因为断的那时候正是腾讯打击盗版,呃……我的订阅增加了三倍还多……要是更新给力的话,应该会更多……这都是钱呀。

    虽然是借口,但还是要给个交代,前一段时间,具体时间我也忘了,那时候应朋友的邀请,正好赶上周末,准备休息两天,去了义乌,由于走的匆忙,在走出家门的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才发现手机没带……想着也就两天,而且和盆友在一起,要敢机场大巴,也就没回去取……结果没想到,在义乌一呆就这么久。

    在那个外国人比中国人还多的地方,吃了人生第三次西餐,不得不说……我真的不爱吃西餐,好难吃。

    然后去了横店,就是那个影视城……在梦幻谷被人坑了人生中第一次跳楼机,差点儿吓出心脏病来,等到晚上回来吃饭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明天没有存稿,第二天我是打算坐车回家的……乌镇距离黑龙江是很远来着,去的时候机票比较便宜……回来只能坐车了。

    然后连夜找到网吧,真的是就在码字的时候,突然感觉后腰疼,不知道有没有人有过这个经历,痛不欲生,有一种死了算了的感觉……那是半夜十二点多,被朋友带到医院,大夫随便一问,就说是肾结石……

    止痛针很管用,但是回到宾馆还是疼醒了……直不起腰,整个人都虚脱了……不得不吐槽一下,横店的医院……反正那个急诊的地方真的有点儿破啊。

    然后继续止痛针……第二天早晨检查……各种检查,说是肾积水……比较麻烦,要开刀……人生中第一次开刀……

    其实这都不算什么,也不可能这么久都乱七八糟的更新……

    手术之后,突然发现我的左手没知觉了,就是手指不听使唤了……以前就有这个征兆,但没当回事儿,这一次时间有点儿长,可能有一个小时还没好,正好在医院,就检查了一下……才知道是颈椎出问题了……

    应该有人知道,颈椎是治不好的,这个说到底,是我作息习惯不对,积年累月的问题,和码字有关系,但和我以前上学时候经常熬夜打游戏估计也有关系……

    这个没什么好说的,惶恐,痛苦,焦虑……真的感觉人生都变了。

    现在好多了,一直在用盆友的笔记本码字,写东西确实不方便……经常凌晨,甚至凌晨三四点钟没有家人的时候才偷偷写……真的没办法,家人不让写……医生也不让写……

    就这样……过几天就可以回家啦,这地方呆够了,这辈子再也不来了,也不用担心,真的没啥事儿,颈椎我没动手术,害怕出现问题,从此就废了,以后多锻炼身体就好了……

    啰嗦了一堆,最后说一下新书,在医院的这段时间,闲下来就想新书,应该没啥问题……毕竟新书是有准备的,而且经过了这本书之后,我应该知道写什么才好,希望到时候大家喜欢,至于说写什么……玄幻的可能性比较大,我已经构思快一年了……不过我个人更喜欢末世,但是估计不会写,至于说具体一些的,等到我回到家,写这本书番外的时候,会有群号公布,现在我这里自己的qq都登不上去,没有手机验证……已经崩溃很久了。

    最后,谢谢你们!

    沉默的忧伤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