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幻想奇迹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大型实时在线交友约炮......
    “哥哥,你玩过网游没有?”

    “……网游是什么?”

    “全称是网络实时交友约炮……”

    雷杨恍然大悟:“哦哦哦!你说的是微信吗?”

    “……你能不能让我把游戏这两个字说出来。”

    雷杨再次恍然大悟:“哦哦哦!就是妹妹你说的那种我也能玩的游戏!”

    雷若雅冷笑:“如果仅仅是像那种‘勇者,请去帮我找找村口的李大胆’,‘勇者,虽然我很想帮你但我需要吃饱了才能发功,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去村外猎杀5只野猪好吗’的话……那的确是笨蛋也可以玩的游戏。”

    “不过显然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游戏并不是这样。如果为这个游戏加一个全称的话应该是—大型在线实时交友约炮游戏。”

    “听上去差不多的样子。”雷杨皱眉苦思。

    “你不用深究,你只需要感觉它听上去莫名的强就可以了。”妹妹总结道,“不论在什么游戏里面,你知道对玩家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雷杨沉吟片刻后不确定地开口:“令人眼前一亮的操作?”

    “不是。”妹妹一口否决。

    “过人的意识?”

    “也不是。”

    “灵性?”

    妹妹摇头,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微笑。

    雷杨大惊:“那莫不成是多年之前那位传奇战队队长所说的大菊观?”

    “是各种情报信息的获取和接受能力。”妹妹认真地说,“诚然你所说的都很重要,但需要知道的是你说的那些归根到底还是和个人的天赋关系太大,不一定每一个玩家都有相应的能力。但情报信息的获取和接受能力却是每一个人都能有的,我们在这里举步维艰最主要还是归咎于情报过于贫乏,若是我们在进入这个游戏之前便可以搜集清楚关于这个游戏的大量情报,那么这游戏再难我也能通给你看。”

    “若雅不知道为什么你说到这些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强。”

    妹妹秀气的眉头一挑:“关于一个游戏的情报信息里面包含了有太多的东西了,简单点的就好比这个游戏基础的模式与世界观,高端点的就好比各种大神的攻略以及经验。情报不足可能会导致很多问题,就好像若是你加错了点拜错了师嫁错了郎,轻则花掉一份洗点水,重则得删号重来。”

    “我怎么感觉里面混进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这不重要!”雷若雅小手一挥,豪迈万丈,“相应的有充足的情报对于游戏玩家则有极大的好处,若是能在游戏开始之初便获得大神的完美攻略,那么可能原本需要几十个小时的攻略过程你能够在几小时之内迅速搞定。所以,在这个大型在线实时交友约炮游戏中,我们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收集以及整理获得的情报信息。”

    “先整理一下已知的信息,我们目前所处的地方名叫天蓝大陆,充斥着各种魔幻中的种族,我们所在的这个地方贝利亚城恰巧几大种族都喜欢从这里路过。城外住满了各种野怪,但野怪强度未知。原住民与冒险者的关系未知,智力和拟人程度未知,不清楚他们是数据化的弱智存在还是极度逼真和常人接近。游戏中有等级,经验获取方式可粗暴的定义为打怪,只是不清楚和重要的原住民(npc)之间有没有任务交互,任务完成后有没有经验收入。几大公会和职业的情况未知,技能情况未知。其余冒险者水平与状况未知。所谓三幕的分划也不清楚有什么意义,第二幕两人强制分开的情况未知。”

    雷若雅连珠炮似的说完一大堆后,又补充了几句:“更重要的是主线任务未知,没有哪个游戏是无主线的。之前那个类似客服的少女说的为了变得更强这个说法太含糊了,这就好比我问哥哥你在看什么片你却回答你在看***一样,你明知道我需要的是一串神秘代码或是一辆驶向秋明山的好车。”

    “我可不看那种东西。”

    妹妹冷笑道:“你以为我没有看过你电脑浏览器的浏览记录吗,看这种东西记得清理痕迹啊哥哥大人!”

    “……”雷杨思索了片刻,说道,“我倾向于认为这是父亲做的。”

    “……”雷若雅抚额无言。

    “回到正题上,关于幻想游戏关键部分我们一无所知,在这个游戏难度未知的世界里,这初始难度大概可以定义为一级团送了四个头。”

    “为什么是四个?”

    “因为睿智的我不可能送头。”妹妹说得眉飞色舞,“不过即使如此逆风,在我正确的操作下也能完成逆袭。游戏开始我们第一件要做的事情便是收集各种信息,少年啊,跟随着我的脚步勇敢前行吧!我将带领着你创造奇迹!”

    眼见妹妹又陷入了莫名的狂热中,雷杨不禁吓了一跳。

    “若雅你说这句话的时候中二度真是满了!”

    这回轮到妹妹吃惊了:“话说回来我从刚才开始就觉得哥哥大人你的吐槽能力与你笨蛋的形象不太匹配。”

    “我发现不知为何每次一到该要吐槽的时候便思如泉涌,平时好多想不明白的问题我都能想通,并且总能准确地把握住槽点,做到快准狠的吐槽。”

    “这种不负责任的设定是什么原理……不过不管怎么说听上去好像有助于提高我们队伍平均智商的样子,不禁令我对我们本就光明无比的未来更加充满了信心,哥哥大人你除了在吐槽的时候还有什么时候会有这种智商一下拔高的感觉?”

    “和你说双口相声的时候。”

    “……真是没用的技能。”妹妹毫不留情地打击着自己的哥哥。

    “我们的第一个收集情报的目的地便是冒险者公会,毕竟这可是专门为我们准备的公会。”妹妹当即做出了决定,但说完后她又皱起了眉头补充道,“不过我总觉得我们的第一次行动会因为某些不可抗力而最后以失败告终。”

    “若雅我觉得我们能不能不要自己奶自己了。”哥哥的吐槽在恰到好处的时候来到。

    妹妹冷笑:“所以哥哥大人你是在说我毒奶咯,果然已经开始嫌弃自己的妹妹了呢,啧啧啧……毕竟不是亲生的呢。”

    “……”

    ……

    当兄妹两人到达冒险者公会的时候,太阳已经接近了地平线的位置。仅有几缕尚舍不得离开的阳光勉强地落在城市中,不过这丁点的阳光却无法带来真正的光明,只是使整个城市笼罩上了一些昏黄的色泽。

    但城市内的人群依旧熙熙攘攘,夜晚的到来并没有分毫地影响各族人民的活动,大家依旧在各个公会与酒馆中进进出出。

    冒险者公会在城市最中心的位置,夕阳下的公会并没有人进出,和四周其他人来人往的公会对比鲜明。

    在奇迹游戏的设定中,冒险者公会是专门为来自异乡的勇者服务的公会。而在贝利亚城的冒险者仅有百人,与其他公会动辄数千人的规模显然相差甚远。

    踏进冒险者公会宽敞的大厅,雷若雅一眼扫去,看见大厅两边摆放着十几张大圆桌,圆桌旁稀疏地坐着寥寥数人。

    那几人中有男有女,但无论男女几乎都无一例外地长着一副瘦弱的模样。

    兄妹两人很快地穿过了大厅,大厅后有着一张巨大的木桌,几个二十几岁的少女并排坐在桌后,脸上挂着职业化的微笑—就好像标准的前台接待人员。

    “两位勇敢的冒险者你们好,欢迎你们来到贝利亚城冒险者公会。”离两人最近的少女主动开口问好。

    雷若雅有些惊讶:“我们还没说话你是如何确定我们两人是冒险者的?”

    少女微笑着说:“事实上异乡的冒险者大人们的灵魂印记和我们原住民是有些微不同的,因此最初创立冒险者公会的那位大人在各个冒险者公会内都设立了一些隐蔽的结界,除了必要的工作人员外,仅有来自异乡的冒险者才能进入公会内部。”

    “如此人性化的设定真是让人惊叹。”雷若雅赞扬一句后问道,“请问冒险者公会可以为冒险者提供什么便利?”

    “任务公告栏在大厅的东侧,如果有中意的任务可以自行领取;我们提供情报查询的服务,视情报的重要程度收取不定的费用;当然如果您需要的话,提供适当的金钱公会也可以帮你办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一连串的话语在少女口中说出竟没有丝毫停顿。

    听完后雷若雅沉默了片刻后说道:“虽然我之前早有准备,但知道这一切的时候还是有一种莫名的不爽。”

    “这位冒险者大人请问你在说什么?”脸上挂满微笑的少女显然没有理解雷若雅这句话的含义。

    “我就知道没有该死的金钱无论在哪里都是寸步难行。”雷若雅愤怒地拍了一下身边哥哥的大腿,意犹未尽地补充道,“这万恶的资本主义!”

    “……若雅我理解你的心情不过你为什么要拍我的大腿。”

    “嗯嗯?请问您是什么意思?”少女看着面前两个奇怪冒险者的行为举止,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字面上的意思。”雷若雅冷笑,而后拉着雷杨转身就走,只留给身后一脸莫名的少女两个飘逸的背影。

    兄妹二人在奇迹游戏所做出的第一个行动,便因为囊中羞涩而不得不已失败告终。

    ……

    “这两位冒险者大人是什么意思?”两人走出后少女忍不住询问起身旁的同事。

    身旁的同事同情地看着她:“这些来自异乡的冒险者里面脾气古怪的人很多的,我之前就听说了一个变态冒险者,只要看见胸比自己大的女人就会莫名生气。”

    少女皱了皱眉:“虽然这种举动很无礼但也远远说不上变态吧?”

    同事冷笑道:“可是那个冒险者是个男的。”

    “啊?”少女闻言大吃一惊,下意识地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随后同事谨慎地确认了一下雷若雅的确已经走远,小声地对少女说:“虽然这位冒险者大人的确是为女性,但我看她其实也相去不远了……”

    同事咂了咂嘴,一针见血地评价道:“穷胸极恶啊。”

    “嗯嗯。少女充满认同感地点了点头。

    “所以忍忍吧,做我们这一行就要有面对变态的心理准备。”

    听着同事语重心长的话语,少女的表情充满了委屈和为难:“我尽量吧……”

    ……

    重新走进大厅不到一步,一道阴恻恻的声音便传入了雷若雅的耳朵:“小妹妹,晚上有空吗?”

    话音入耳,雷若雅顿时抚掌对雷杨说道:“你看,这就到了我说的约炮环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