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幻想奇迹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论吸引住萝莉的正确姿势
    玛门胸口被长枪贯穿的位置不断地涌出黑色的血液,它的两双眼中的神色此刻都有些黯淡。

    “我从没想过会被人这样杀死。”玛门右边嘴中发出的声音依旧是那样的充满磁性,却明显地带上了一丝虚弱的感觉。

    莫名的,许轲感觉玛门在说出这句话时,脸上一定浮现出了感慨的表情。

    但实际上玛门的两张鹰脸上都看不见任何表情。

    玛门左边的脑袋忽然间发出了低沉的鸣叫声。

    鸣叫声充满了凄厉与悲伤的情感,隐约间似乎还带有……

    一点淡淡的嘲弄味道。

    鸣叫声在片刻后便戛然而止,玛门的鸟喙中渐渐地流出黑色的血液,而它的四只眸子中的光彩也在此刻完全熄灭。

    玛门死亡的过程非常平静,甚至说得上到了平淡的地步。它的躯体仍然保持着跪坐的姿势,已经失去了神采的眼睛越过了许轲似乎望向了极远处的地方。

    但四周除了白色几乎没有任何东西,也不知这位恶魔将军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刻是想要在这一片空白中看见什么。

    它的身上依旧散发着强大的气息,若不是身上的生命特征已经明显消失,许轲甚至不敢确定对方已经死亡。

    所以当许轲忽然反应过来眼前这位代表“贪婪”的恶魔将军,副本的boss已经死亡的时候,他下意识地便感到一阵不可思议。

    这个家伙……死了?

    就这么简单地……被自己杀死了?

    许轲右手中赤红色的长枪化作同色的光芒消散而去—这个等级的武器与主人几乎融为一体,心念一动便可令它出现或是消失。

    黑色的血液自玛门的胸口处不断地朝外涌出,渐渐地落在白色的地面上,却诡异的没有令地面染上黑色。像是油滴落在了水中,白色与黑色并没有融合在一起而是分划得异常清楚,似乎有什么东西将两个颜色隔绝开来。

    注意到这一点后的许轲皱起了眉头——这个现象显然很不正常。

    他的目光落在了血色法阵中间的伍芬梅身上,却发现伍芬梅身上的黑气没有半点将要消散的意思,反而渐渐地越来越浓。少女的脸上也依旧是那副痛苦与挣扎的表情。

    看了一眼周围白色的空间,许轲思索了片刻,很快地得出了结论:“看来这个幻境并不会随着玛门的死亡而消失。”

    他叹了一口气,而后走向了躺在法阵中心的少女。

    好冷……

    触碰到伍芬梅身上所散发的黑气后,许轲的脑海中顿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

    伍芬梅从小就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

    成绩一般,没什么特长,相貌虽然清秀但也说不上很漂亮,性子有些柔弱和内向但倾向也不是很明显。

    小学的时候有几个朋友,但很要好的却没有。和大多数的同学都说得上话,但经常有人在呼唤她的时候发现叫不出她的名字。没什么特别的爱好,唯一喜欢的是一个人待在教室里静静地看书。

    伍芬梅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平凡、放到人群中怎么都找不出来的女孩。

    就连她的生活轨迹都普通到了近乎一成不变的地步——

    每天七点起床,穿衣叠被洗漱整齐后慢条斯理地吃完父母为自己准备好的早餐,七点二十的时候准时出门上学。

    伍芬梅到学校的时通常不早也不晚,所以她进教室时也不会引起大家的关注。每天在学校的表现不好也不坏,既没有值得让老师夸赞的行为,也不会做出令老师愤怒的事情。

    一天结束后她有时会和几个朋友相约一起回家,有时会独自在教室里多留一小会儿,安静地读一阵书。

    她几乎每天都过着这样平淡得如白开水一样的生活,照小孩的心性来说不应该对这样的生活感到满意,但她却意外的非常适应。

    伍芬梅从没有抱怨过这样的生活,她觉得自己的家庭很幸福,同学们平时虽然经常忘记自己的名字,但总的来说相处还是很融洽,每天也可以安心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她觉得这就够了,毕竟普通的人便正应该对应普通的生活呀。

    直到她遇到了老师。

    她从小学到初中有很多个老师,但在她心目中,可以直接称为老师不加其他任何称谓与修饰的人却只有一个。

    她是在初中入学的第一节课时遇见的老师。

    老师看上去是个只有二十三四岁的年轻男子,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男子身上的穿着看似随意,但在穿戴的时候显然花了很大的功夫去整理,因为伍芬梅没有发现他的衣服上有哪怕一丁点儿的皱褶。

    他站在讲台上,面带微笑地看着台下的同学,说话的声音通过教室的扩音设备准确地落在每一位同学的耳中:“各位同学大家好,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许轲。”

    许轲说话的声音很轻,说话时还礼貌地向各位同学点了点头,给人以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

    “接下来的三年就由我来陪大家一起度过了。”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甚至盖住了经过扩音设备后的许轲的声音。

    伍芬梅在看到许轲后的第一眼,内心的深处便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个人怎么会这样子呢?

    她觉得这个人很奇怪,于是下意识地便想要从座位上站起来向对方说出自己认为奇怪的地方。

    但随后她又纠结了一会儿,因为她感觉自己不该在班级里表现得太显眼。

    好在接下来便到了自我介绍的环节,当轮到她时,她几乎飞快地说完了关于自己的信息,而后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向了眼前的老师,提出了自己的问题:“老师,你为什么……要一直哭呢?”

    伍芬梅提出这个问题的那一刻,全班同学和老师都在诧异地看着她,她感到有些不好意思,顿时涨红了脸重新坐了下去。

    老师扶了扶眼镜,微笑地朝大家说道:“伍芬梅同学还真是位有意思的同学,不过大家也看到了,我明明是在笑呀。”

    “就算老师要哭,又怎么会当着同学们的面来哭呢?伍芬梅同学的这个笑话可不好笑。“许轲轻松地化解了有些尴尬的场面,全班在此时都发出一阵欢快的笑声。

    “来,下一位同学。”

    ……

    “欸欸,伍芬梅你怎么会想到问老师这个问题呢?”待得下课铃声响起老师离开后,顿时有人围了上来向伍芬梅问道。

    “对啊对啊,伍芬梅你的那个问题好奇怪,老师怎么会是在哭呢?”一旁有人附和。

    伍芬梅茫然地看着大家,不明白为什么大家会这么问自己。

    老师他……不就是在哭吗?

    直到放学后伍芬梅也没能想通,所以她决定要单独去找老师询问这个问题。

    伍芬梅在教师办公室里找到了老师,当时的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有些昏暗的房间中只剩下了老师一人。

    在伍芬梅进门时,老师似乎正在准备着第二天的教案,房间里的光线很暗但他却看得极为专注,甚至连伍芬梅走进办公室他都没有任何反应。

    直到小女孩站在了他的身旁,他才注意到原来房间里已经多出了一个人。

    “怎么了,伍芬梅同学?”许轲放下了手里的教案,面带微笑地注视着眼前的小女孩。

    而伍芬梅的脸上正带着一副极为认真的表情:“老师,你为什么要哭呢?”

    许轲闻言愣了一下,笑着摇了摇头:“老师哪有哭啊,老师现在这个样子怎么看也不像哭吧……”

    但小女孩却异常的固执:“老师你为什么要否认事实呢?”

    “我没有否认事实……”许轲正想要反驳对方的言语,却发现对方的小手已经抚摸上了自己的脸颊。

    小女孩光滑柔软的小手轻轻地贴在了自己的脸上,传来一阵温热的感觉。

    “老师你……”伍芬梅的双手捧起了许轲的脸庞,对方脸上的胡茬略有些硌手但她却毫不在意,“明明就是在哭啊。”

    “虽然老师你脸上始终带着笑容,但我能感受到……你的内心始终在哭泣啊。”

    许轲怔怔地看着小女孩,泪珠毫无征兆地自他的眼中涌出,飞快地划过他的脸颊落在了衣服上,洁白的衬衫上顿时出现了一小滩灰色的水渍。

    许轲揉了揉眼睛想要止住自己的眼泪,但泪水却是不争气地越聚越多,他愈是极力地想要阻止它们便愈是迅速地流出。

    “为什么老师你会这么奇怪呢?明明心里比谁都要伤感……却还要表现得很高兴的样子。”伍芬梅疑惑地看着老师。

    她歪着头思索了一会儿,而后走上前去抱住了对方。伍芬梅明显地感觉到老师被自己抱住时浑身都颤抖了一下。

    娇小的女孩抱住了高出自己许多的老师,老师睁大了眼看着她,泪水不断地从眼中流出落到女孩的脖子上,令女孩感到一阵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