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幻想奇迹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了方向
    那一天,伍芬梅呆呆地看着老师在自己的怀里哭了许久才止住了泪水。

    “这件事不要告诉其他人哦,”老师说话时明明连双眼的红肿都还没有消去,脸上却已经挂上了灿烂的微笑,“这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伍芬梅看着老师的脸,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从那一天起,伍芬梅才知道自己原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普通。

    她发现自己能看到别人内心深处的感情。

    确切来说,她从小便知道自己能做到这一点,但她一直认为这是大家都能做到的事情。

    因为小的时候,大家心中的快乐与悲伤都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脸上,所有人脸上的表情和内心的想法始终都是那样的一致,自己对于他人内心情感的认知与其他人的认知相比并没有出现过偏差。

    但老师告诉她这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办到的事情,所以才会出现只有自己一个人认为老师在哭泣这样的情况。

    这个秘密,也只有伍芬梅和老师两人知道。

    在入学的第一天,伍芬梅就交到了自己升入初中以来的第一个朋友,这个朋友有些特别——因为他就是伍芬梅的老师许轲。

    许轲虽然只是数学老师,但伍芬梅却发现在学习上无论询问他哪方面的问题,他能轻松地答上。

    他好像什么都懂,再困难的问题只要经过老师的点拨伍芬梅便会觉得豁然开朗。

    “老师老师,你为什么懂得这么多呀?我也想和你一样!”

    老师在听到这个问题时笑了笑,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读的书多了,见识的东西多了,懂得自然就多了。”

    “听上去好麻烦的样子……有没有什么更快的捷径啊?”

    “我想想……”老师抬起了头,做出一副皱眉苦思的样子,“听说新科技合成的胖头鱼很补脑,要不你吃一只两百斤不含头的试试?”

    “老师你这个回答听上去就像是在敷衍我……”

    伍芬梅经常去找老师,有的时候老师会陪她闲聊上几句或是为她辅导功课,但更多的时候老师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所以她在大多数的时候都只是静静地趴在一旁的桌子上,望着老师的脸庞发呆。

    老师算不上很英俊,但却十分耐看,五官和脸型都恰到好处,穿着打扮也大方得体,很容易令人心生好感。

    可是老师双眼的深处却一直掩藏着一丝丝挥之不去的悲伤。

    “老师老师,到底是什么让你一直这么悲伤呢?”虽然知道这样问不太好,但伍芬梅最终还是忍不住向老师问道。

    老师听到这个问题后沉默了许久,而后才看着窗外缓缓地说道:“因为一个我喜欢的人离开我了。”

    “喜欢的人离开就会很难过吗?”伍芬梅的小脸上带着一副疑惑的表情。

    “当然啊。”老师说话时依旧没有看向她,“一个对自己很重要的人忽然和自己分开,我自然是会感到难过的。”

    伍芬梅眨了眨眼睛,而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那老师你喜欢我吗?如果我离开你了你会感到难过吗?”

    老师愣了一下明显是没有料到她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但很快他便转过头来,微笑着摸了摸伍芬梅的脑袋:“当然啊……要是连阿梅你也离开我的话,我肯定会很伤心的。”

    伍芬梅很享受老师这样的抚摸,因为她发现老师在对自己说这话时……

    内心也是极为开心的。

    上学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眨眼间伍芬梅便已经度过了自己十四岁的生日,并且升上了初二。

    在这一年里伍芬梅长高了许多,原本连老师胸口的位置都够不到的她如今已经长到了一米六。

    原来的小女孩逐渐地成长为了少女。

    她也逐渐地认识到了原来自己真的与众不同。

    她发现身边的人们所表现出的感情渐渐地和他们内心深处真实的感情有了很大的差别,比如很多时候校长明明是严肃地对着全校的师生们宣布要为学生们减负,但伍芬梅却可以看到校长其实内心里并没有将讲话的内容当回事情。

    伍芬梅和老师的关系也越来越好,在学校里的时候,除了上课她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跟在老师的身边。

    别的老师或是同学见了都会戏谑地说她是老师的小跟班,每次被人这么说的时候,她都会感到格外的羞涩。

    她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越来越关注老师,每次听到关于老师的事情心就会忽然间跳得很快,上其他的课时自己老是无精打采,但一到老师的数学课自己一下就会变得神采奕奕。

    伍芬梅说不上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自己总是会下意识地关注对方的所有东西,对方所说的每一句话所做的每一件事在自己的心里都显得格外的重要。

    而且每每想到老师在一年前对自己所说的话语,伍芬梅便会觉得自己的脸上一阵发烫。

    还是她的朋友最先发现了少女的问题。

    “阿梅?”

    伍芬梅正出神地看着窗外,似乎没有听见有人正在呼唤她的名字。

    “阿梅!!!!!!”

    “……嗯!?”伍芬梅被骤然增大的声音吓了一大跳,连忙回过头去望向呼喊着自己名字的朋友。

    朋友看着少女这副模样,顿时叹了一口气:“阿梅你最近怎么了,上课和休息时间都魂不守舍,一天到头就是望着窗外发呆,有时候还莫名地傻笑和脸红。”

    伍芬梅的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绯红,一副被撞破了心事的模样。

    “喂,你该不会是……”朋友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恋爱了吧!?”

    “恋……恋爱?”伍芬梅不解地看着自己的朋友。

    “对啊,你是有喜欢的人了吧?”朋友似乎是确定了自己的判断,一脸八卦的表情,“是谁啊是谁啊?是徐智豪还是陈志雷……还是xxx?”

    伍芬梅被对方一连串的提问问得有些晕头转向:“……都不是啦……而且我也说不上这是怎样的感觉,你别乱说啊。”

    “那你说说你的感觉?”

    伍芬梅想了想,而后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就是……有一个人……感觉他无论做什么我都好在意,想随时都和他在一起……”

    “那你这就是喜欢上了对方了啊!”朋友肯定地下了结论,“那现在对方是什么态度,你向他表白了没有!?”

    伍芬梅愣了楞:“我还没给他说……但是好久之前他承认他也喜欢我。”

    “所以你为什么还不承认呢?这就是恋爱呀恋爱呀!对方都已经承认了你还在等什么?”朋友在说到“恋爱”的时候表现得异常兴奋,浑身似乎都发出了明亮的光芒,“我看你缺少经验,不过我这里恰巧有两本武功秘籍,你拿回去通宵钻研透彻明天就表白吧!”

    “哦……”伍芬梅茫然地接过了朋友递来的两本书,发现两本书的封面上写着《霸道xx爱上我》、《风流xx的宠妃》。

    放学回家后,伍芬梅真的乖乖听朋友的话熬夜看完了两本书。

    哪怕是过了几百年,第一次看言情的女生总是不可避免地会遭到洗脑。

    小说的内容深深地吸引住了她,男女主角之间那壮烈的爱情故事让她激动莫名。

    生平第一次的,她开始不满足于自己这平淡的生活,小说中的情节在脑海中形成画面像电影似的一幕幕放映。

    如果……有个人也这么爱我该多好?

    当她的心里冒出这个念头时,老师的面庞莫名地浮现在了眼前。

    自己……的确是喜欢上老师了吧?

    ……

    “老师!我……我我我我……喜欢你!让我做……做做做你的女朋友吧!”

    当伍芬梅向老师表白的时候,她从未想过老师会是那样的反应。

    老师的脸色很复杂,伍芬梅不知道要怎样去形容老师那时的脸色,不过她觉得这并不重要,因为她已经很清楚地看见了对方内心深处的情感。

    没有自己预料之中的开心与惊喜,有的只是惊讶、苦涩……还有一丝荒谬。

    这一切落在少女的眼中顿时若一盆冷水浇熄了她所有的热情。

    “为什么?老师你不想要和我一直在一起吗?”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老师,因为她从未想过对方会是这样的反应。

    “阿梅……我想我们之间,有一些误会。”老师斟酌了很久的语言,才缓缓地开了口。

    “老师你......是要离开我吗?”

    老师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但说到这里时,他却突然一阵词穷不知该说些什么。

    “老师……骗子!大骗子!”少女朝着老师大吼了一声,而后飞快地向远处跑去。

    老师在身后大声地呼唤着少女,但她却恍若未闻。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第一次有了憧憬的事情,也有了喜欢的人,两件快乐的事情重合在一起。而这两份快乐,又能给自己更多的快乐。得到的,本应该是梦境一样的崭新生活……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四周的景物随着自己的奔跑竟开始渐渐地变得模糊,当伍芬梅停下了脚步时,却发现身边已经只剩下了一片漆黑。

    到头来……自己什么都没有得到。

    黑暗带着逼人的寒冷一层一层地包裹着伍芬梅,她的浑身都在此刻不停地颤抖。

    她了下来,蜷缩着身子,想要给自己带来一丁点的温暖。

    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少女仅能看到无边无际的黑暗仿佛一只巨大的怪物随时准备将自己吞入腹中。

    “知道你的老师为什么拒绝你吗?”黑暗中忽然传来了一道中性的声音。

    少女闻言茫然地抬起了头。

    “因为他的心里还有另一个喜欢的女人啊……”声音落入伍芬梅的耳中令得她浑身不由得一颤。

    “所以啊,想要力量吗?想要改变这一切的力量吗?”

    “只你让你有力量让老师更加喜欢你,你就能独占你的老师了不是吗?”声音的话语中带着一种异样的诱惑力。

    “那我要怎么做呢……”伍芬梅闻言抬起了头,双眼无神地看向黑暗之中。

    “这些事情其实很简单……”一扇巨大的黑门忽然间在伍芬梅的面前突兀地出现,黑门上繁复的花纹莫名地给人一种妖异的感觉,“你只需要推开这扇门,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伍芬梅的心脏在此时忽然开始跳动得异常剧烈!

    只要推开这扇门……自己就能独占老师……

    她下意识地伸出了右手,缓缓地触及到了黑门,黑门似乎关得极不牢实,自己只是随意的一推便将它轻松推开。

    有些诡异的是,在那同时,伍芬梅感觉自己似乎把什么东西推了进去。

    右手处忽然传来了滚烫的触感,伍芬梅顿时若触电般地收回了右手。

    却发现手上满是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