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幻想奇迹 > 第四十章 私生女还是干女儿?

第四十章 私生女还是干女儿?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雷杨雷若雅两兄妹自地狱副本回到贝利亚城后,雷若雅便带着哥哥开始了自己的开店大业。

        开店要做的第一件事自然是需要一个店面,按照妹妹的说法,这个店得开在军营附近才能实现她以财力制霸大陆的野望——虽然哥哥并没有明白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军营地处贝利亚城北边的城外,那种地方自然是不会有现成的店面,所以事实上两人在这段时间里一直都在盖房子。

        妹妹在回到贝利亚城的第二天便雇佣了很多矮人工匠,似乎想要在短时间内完成盖房子的工作。

        但工匠的雇佣价格和原材料的价格却令得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她发现开店及盖房子所需的原材料购置完成后,剩下的金币已经只够请十几位矮人工匠工作三天。

        这个物价高得有些过分——要知道天蓝大陆的大多数原住民或许一辈子都挣不到这么多金币。

        这还是她攻略了矮人工匠大师后大师给她的友情价。

        当问及大师为何价格高得出奇的时候,大师神神秘秘地对雷若雅低声说道:“这段时间里,这些东西可都是紧俏货。”

        “为什么?”雷若雅感到有些奇怪,她采购的东西都是再普通不过的木料石料金属,这些东西怎么看都与紧俏货搭不上边。

        “你可别说出去……”大师冲她眨了眨眼,再一次地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因为这些东西每次一进货,都会有几个穿着士兵制服的人准时过来全部买光!”

        “我卖给你的这些,都是我私自囤积在店里的。要不是看在在你我关系不错的份上,我可不想卖给你。”

        素来以粗豪与大嗓门著称的矮人做出这副神神秘秘的模样看上去实在是有些滑稽,但雷若雅的关注点却并没有放在这上面。

        她沉思了一会儿,而后眉头渐渐地舒展开来。

        总的来说,盖房子的工作仍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虽然工匠只完成了三天的工作,但哥哥雷杨本身也是一个不错的苦力,且楠水在闲暇之余也经常过来帮忙——她的木系与土系魔法的确是极好的助力。

        两人搭建的小屋距离军营只有五百米左右的距离——讲道理的话,这个距离近得有些过分。

        贝利亚城北边的城外是一片较为辽阔的平原,视野非常开阔,没什么较大的树木,甚至就连能起到阻隔视野作用的陡坡都几乎没有。

        两人在小屋所在之处的位置朝军营方向望去,便能清楚地望见营寨的木制围栏和三米高的瞭望台。

        也不知道为何,两人大张旗鼓地在离军营如此近的地方盖了好几天的房子,军营里的士兵们却一直没什么反应。

        当来到奇迹游戏的第四十天时,一间木料与石料混合搭建而成的小屋终于是有了雏形。

        直到这时,军营中派出的拆迁小队才姗姗来迟。

        十几名士兵来到小屋前,奉命前来与小屋的主人协商拆迁事宜——当然协商只是一种说法而已。

        小队队长模样的士兵在小屋前清了清嗓子,正欲要宣布此建筑修筑位置违规,属于违章建筑,故他们奉命前来拆迁这间小屋。

        但当这份台词在小队长的心中完整地酝酿了一遍后,小队长却忽然发现原来这修筑违章建筑的两人还是熟人。

        “雷若雅小姐!?”小队长在看清了眼前之人的模样后,原先准备的台词顿时被他抛到了脑后,一副见了鬼似的表情。

        其他的士兵见状吃惊地看着失态的小队长。

        雷若雅挑了挑眉,似乎也有些意外:“军爷……哦不对,我是说艾克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还真是……好巧。”艾克讪讪地笑了笑。

        雷若雅可不是第二次见到这位士兵先生了。

        事实上,在之前雷若雅用于攻略npc的一个月中,她几乎每天都能与这位士兵先生偶然地邂逅。

        不论雷若雅当天在什么地方,到了晚上的时候,这位士兵先生总能准时地与她巧遇,并且两眼放光激动地冲她说道:“啊,美丽的冒险者小姐,赞美命运女神的安排!”

        “真是好巧,我们又见面了!”

        这样的巧合,每天都能遇上一次。

        命运女神似乎时刻都在照顾着士兵先生的终身大事,就好像母亲担心自己的孩子找不到女朋友。

        士兵先生这样的行为其实很反常……第一次见面时他才对雷若雅说过,他们这些士兵每周只能出来一次。

        但这位艾克先生却每天都在出营,还每天都要来与美丽的雷若雅小姐进行一场邂逅。

        这当然不可能只是士兵先生单纯地在追求自己的幸福—不论在哪个世界,军队永远都是个纪律严明的地方,艾克这样的行为一次两次或许还能说得过去,但要是像他这样一个月每天都孜孜不倦地从军营中跑出来向雷若雅搭讪……

        事情显然就没那么简单了。

        有人想要监视她。

        只是也不知是那人的本意还是艾克先手在执行公务的同时想要顺便解决他自己的终身大事,监视逐渐演变成了每日的搭讪......这样的监视技巧实在是令人感到异常的拙劣。

        ……

        艾克觉得自己在这段时间里遇到的事情真是邪门透了。

        大半个月前,他奉幕僚大人的命令去监视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美丽冒险者。

        自从那天夜里见了雷若雅一面后,他便被对方那美丽的容貌所吸引,久久也不能忘怀——他始终希望能够和这位美丽的少女发生些什么难忘的故事。

        所以他在刚开始接下这件差事的时候,是非常乐意的。

        那段时间的日子他过得十分惬意,他每天都可以自由进出军营,且每天只需要做一件事就够了。

        那就是去搭讪......准确地说是监视自己心仪的女孩子。

        但过了不久后,对方便似乎已经完全看穿了自己的目的——

        这位美丽的冒险者竟然在有一天夜里主动找到了自己,而且见面便冲自己委屈地哭诉道:“还请军爷给我们二人一条活路啊!”

        对方上来便是这样的一段话语搞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而就在自己尚还在思索对方这是什么路数的时候,她便又哭天怆地连说了好几段话:“原本军爷对小女子展开如此追求攻势只令得小女子始料未及受宠若惊,但小女子近日间偶然想起军爷曾向我提过军营一周才可外出一次,小女子思及此处不由得细思极恐。”

        “若真如军爷所说,那军爷每日均可外出必定是奉高层人物之命时刻监视我等动向,疑我为人之清白,这实在是天大的冤枉!草民雷若雅与哥哥雷杨二人自异乡来到天蓝大陆后,日日夜夜均只思及如何安安稳稳过日,而从未起过半点异心。还请军爷及幕僚大人明察,放过我等兄妹二人啊!”

        雷若雅在说出这一连串的话语时哭丧着脸,说话的声音拖得老长,语气之悲凉之委屈,足以使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感觉上自己哪里是在监视她,简直就是在终日欺凌他们兄妹二人一样。

        就连自己听到时,都不禁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但老天作证,自己真的没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做得最过分的事情也就是每天前去搭讪而已。

        其实最后艾克也没大明白对方是怎么发现自己正在监视她的,不过对方既然已经发现了自己的目的……且话语都已经言明到了这个地步,艾克自然也不好意思再监视下去,只好尴尬地跑回军营中复命。

        本就忙得焦头烂额的幕僚大人听到自己想要监视的冒险者竟说出了这样的话语后,二话不说臭着一张脸便将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并且惩罚自己在两个月之内不许再出军营。

        艾克很委屈,幕僚大人说他办事不力,但他觉得自己并没有问题,只是那个冒险者太邪门了而已。

        从那时起,艾克便觉得身边的一切都开始变得邪门起来,而那个美丽的年轻冒险者尤其的邪门。

        军营里前段时间士兵失踪的事情到现在依旧没个结果,而且最近失踪士兵的数量莫名地开始变得越来越多,基本上每天都会发生那么一两起士兵失踪的事件。

        军营里的气氛变得格外的压抑。

        几乎每一天,艾克都是在心惊胆战中度过的,生怕士兵失踪的邪门事情落在自己头上。

        在短短十几天的时间里,他竟瘦了八斤。

        所以当幕僚大人忽然发现军营外不远处有人正在修筑违章建筑,并提出了要派人前去强拆的时候,他自告奋勇地便接受了这个任务。

        按理说这其实是个费力不讨好的差事——因为这个任务本身极容易得罪人,且完成了任务也得不到任何奖励,要是强拆建筑之后出了篓子说不定还要怪到自己的头上来。

        但艾克真的迫切地想要离开军营这个鬼地方——哪怕那个地方离营帐其实也只有五百米,讲道理其实也并不安全。

        因为只要想想接下来的半天时间里自己可以不用留在这里,艾克便莫名地有一种如蒙大赦的感觉。

        可是艾克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出门便遇上了那个邪门的冒险者。

        在他第一眼看到对方的时候,他下意识地便觉得自己的这趟强拆之行注定是要无功而返了。

        果然,美丽的冒险者小姐在经历了初时看到自己的惊讶后,便莫名地朝自己微笑了起来。

        “要是有熟人的话,就方便多了啊,原本还以为自己要大费一番口舌呢……“

        艾克在听到这话时心里便是一惊,心知对方即将出招。

        只见对方不知从哪里竟拿出了一封薄薄的信纸,朝自己挑了挑眉:“这封书信还请由军……我是说艾克先生,亲自交给幕僚大人。”

        “至于说拆房一事,艾克先生可等幕僚大人阅过书信后再亲自向他请示。“

        艾克茫然地接过了书信,发现上面正用娟秀的字体写着“幕僚大人亲启”六个大字。

        艾克很想拒绝……但却又想到眼前的这位冒险者可正是自己认为最邪门的人,他思索再三后,最终还是答应了对方的请求,他留下了士兵,选择独自一人返程。

        更邪门的事情便在之后发生了。

        当他将这封书信交至几乎要被各种的公文档案所掩埋的幕僚大人手中时,他发现幕僚大人那张阴沉的脸上明显带着些不耐烦的神情,似乎是想要质问自己为何这等小事都需要劳烦自己的上司亲自出马。

        其实他心中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他耸拉着脑袋闭着眼睛随时准备承受幕僚大人那即将倾泻而出的怒火。

        但在隔了许久后,意料之中的责骂声也没有传来,他不禁得有些意外。

        他试探性地睁开了眼,但迎面而来的景象却险些令他以为自己产生令人幻觉。

        他看到幕僚大人那双始终覆满了阴霾的眼,竟在此刻……

        似乎放出了异样的光芒!

        艾克难以置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却发现眼前的幕僚大人此刻的的确确是在双眼发光!

        幕僚大人正死死地盯着那封书信,也不知上面写了什么,竟让他如此激动。

        “快……快……”幕僚大人说话的声音依旧有些僵硬和别扭,但语气中带着些难掩的激动。

        “快什么?”艾克惊讶地看着幕僚大人。

        “快将这位冒险者……这位雷若雅小姐请进来,我有要事相商!”

        虽然早已料到那位邪门的冒险者给出此封书信反响必定不同寻常,但幕僚大人如此之大的反应还是令艾克不由得吞咽了一口口水。

        艾克发誓自己从军三年以来,从未见过幕僚大人有过这么剧烈的情绪波动,而且还如此的兴奋与激动,就好像是遇上了天大的好事。

        莫不成……那位冒险者小姐其实是幕僚大人在外流浪多年的私生女!?

        艾克越想越觉得此事极有可能……看着幕僚大人那几乎喜上眉梢的模样,除了遇上自己失散多年的亲人以外……又还能是什么!?

        艾克闻言后犹豫地看了幕僚大人一眼,以不确定的语气朝对方询问道:“幕僚大人,那雷若雅小姐他们所搭建的违章建筑……”

        但哪知幕僚大人不待他说完便一挥手急切地说道:“那种事情先放在一边,现在当务之急是先将她请进来。”

        “此事似乎有些不符规矩……”艾克觉得幕僚大人这样的做法似乎有些欠妥,但却不敢明说。

        “不符规矩?”幕僚大人忽然狠狠地瞪了艾克一眼,“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只是属下认为这事不好交代……”

        “你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幕僚大人竟于此时拍案而起,“你若是再敢耽搁片刻时间,便做延误军机处置!”

        “……”在此时,关于幕僚大人之所以会如此表现的原因,艾克的脑海中忽然又浮现出了一个想法。

        看幕僚大人这副急切得近乎饥渴的样子。

        那位雷若雅小姐,该不会……

        是幕僚大人的干女儿吧?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