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幻想奇迹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反派已经上门嘲讽了!
    小薇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女子。

    她没有战斗方面的天赋,所以在她很小的时候,家里人便把她送到了贝利亚城的裁缝店学习手艺。

    如果从学徒时代算起的话,小薇已经做了十几年的裁缝。

    她一直觉得自己没什么天赋,精灵老板娘也老说她差了几分灵性。

    这个想法一直持续到了十几天以前。

    十几天前,一个名叫江南皮革作坊的店铺开张,主要经营皮甲生意,据说作坊出产的皮甲将会由名扬贝利亚城的天才少年雷杨一手打造。

    天才少年雷杨三天学会一门手艺的事情前段时间在贝利亚城里传得也是沸沸扬扬,所以小薇自然是听说过此人的名号。

    和许多原住民一样,小薇选择了前去围观作坊的开业,想要见上那位天才少年一面。

    她对于此人的传闻半信半疑,不过正遇上瓶颈的她还是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希望那位天才少年能在为自己排疑解惑。

    但当没抱多大希望的她,第一个进入了作坊,并目睹了雷杨制作皮甲的全过程后。

    少年高超的技艺深深折服了她。

    小薇感觉,与其说少年是在制作皮甲,不如说他是在制作艺术品——因为她真的没有见过从工艺到功能都如此完美的装备。

    这样的说法或许有失偏颇,因为皮甲本身只是蓝色装备,若是更强大的紫色或是橙色装备的话必定还是要胜过少年制作的皮甲一筹的。但普通的皮甲能制作成蓝色装备,普通的蓝色装备能让人感到完美……

    这本身就是一种艺术了。

    少年制作皮甲过程的本身,的确就是一种艺术。皮甲的制作糅合了裁缝、锻造、镶嵌、魔法阵雕刻等多种工艺,且每一步工艺自少年的手中施展开来都能让小薇感到一阵惊艳。

    尤其是她比较擅长的裁缝领域,见到少年的做工后,她才知道……原来裁缝还可以这样做,原来这便是老板娘曾对自己所说的灵性。

    仿佛一扇新世界的大门自那天起开始朝自己打开。

    所以她才会在走出小屋后就价格一事与雷杨的妹妹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将这样的皮甲定价二十铜简直就是对于雷杨的一种侮辱。

    她成为了雷杨的头号粉丝,几乎每天都要来看一次雷杨制作皮甲的过程。哪怕是已经观看了许多次,她依旧觉得看雷杨制作皮甲的过程是一种享受。

    今天也同样如此。

    雷杨此刻正在制作的皮甲已经完成了绝大部分,只剩下了最后一步的魔法阵雕刻。

    雷杨拿出了一块风系的魔法石,轻轻地将其研磨成了粉末,而后将粉末混合清水涂抹在了刻刀之上。

    当液体触碰到刻刀之时,刻刀的刀锋上发出了淡淡的绿色光芒。

    雷杨右手拿起了刻刀,开始了在皮甲之上的雕刻。

    小薇知道魔法阵雕刻从理论上讲并没有要求雕刻者必须拥有魔力,因为魔法阵的魔力大多由魔法石提供即可,雕刻者只需雕刻出合适的线条引导魔力的流动以完成魔法阵相应的功能即可。

    但实际上,魔法阵雕刻者绝大多数都是魔法师,因为魔法师在感知魔力流动及引导魔力两方面强于普通人太多了。虽然也可以靠努力与经验来弥补自己先天上的不足,但无论怎样,在魔法阵雕刻方面,普通人与魔法师之间都有着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不论普通人怎样努力,他们在刻划魔法阵时都无法像魔法师那般的轻松随意。

    但这句话,却不能适用于眼前这位少年的身上。

    雷杨的刻刀在皮甲上流畅地划动,没有一丝一毫滞涩的感觉,略带些绿色的线条在刻刀的勾勒之下迅速地出现在了皮甲之上,线条之间相互交叠组成了奇特的图案,淡淡的绿色魔力随着线条的轨迹缓缓流动。

    虽然皮甲谈不上坚硬,但少年如此轻松写意地便能在其上勾勒出线条……这一幕看上去依旧有些不可思议。

    少年的身上明明没有任何的魔力,但提起刻刀后的他却是如鱼得水,若鸟归林,仿佛鱼儿恣意地在鱼塘中遨游,飞鸟肆意地翱翔于天际,随意地便将充满美感的线条镌刻于皮甲之上。

    自提起刻刀到刻划出道道线条,少年未有片刻的停顿,在短短的两分钟之内便已完成了大半的雕刻。

    即使是熟练的魔法阵雕刻者完成一幅完整的魔法阵都需要十数分钟左右的时间,但这么久以来,小薇从未见过雷杨在雕刻魔法阵这一道工序上花费超过三分钟的时间。

    没有魔力的他,却仿佛能够洞悉那些魔力的流动,每一刀都能顺着魔力流动的轨迹稳稳刻出。

    小薇屏着呼吸注视着雷杨的动作,那态势仿佛是在观看一场盛大的演出。

    魔法阵的雕刻已近尾声,雷杨的双眼却忽然一亮。

    也不知为何,此刻他的心中生出了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他下意识地延长了自己刻刀的轨迹。

    他想起了之前双头鹰所发出的那只黑色苍鹰,想起了那条巨蛇所发出的黑色光弹——能量汇聚成了不同的形状却有着相同的黑色波纹在其间波动。

    黑色波纹有规律地流转变换,一如此刻刀下的线条。

    它们……都是一样的。

    雷杨的心中莫名地便生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雷杨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在下一个瞬间,一个非常异样的想法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那我……

    能不能也拥有这样的东西呢?

    思及此处,原本应该已经收尾的一刀被雷杨陡然拉长,而后他又用手中的刻刀恣意地在皮甲上描绘出新的线条。

    雷杨刻刀划动的速度愈来愈快,无数的线条在飞舞间被刻划而出。

    一旁观看的小薇见到雷杨的举动后顿时睁大了双眼,险些发出一声尖叫,但她知道雷杨此刻的状态绝不能能受外界的干扰,因此她自觉地捂住了嘴巴。

    虽然她并不是魔法阵雕刻者,但观看了这么多天雷杨制作皮甲的过程,她很清楚雷杨此刻所雕刻的魔法阵明显已经和之前的有所不同。

    而且,在雷杨做出此举之前,那幅魔法阵的线条明明都与前几天所雕刻的相同,他此刻忽然做出如此行为……

    分明是要在那幅魔法阵的基础上……

    建立一幅全新的法阵!

    雷杨也不清楚自己将会雕刻出一种怎样的魔法阵,但在此时他只觉得内心有一股说不出的酣畅淋漓,之前内心中欲要宣泄出的情绪全部都化作了线条跃于法阵之上。

    随着他刻刀的勾勒,一幅崭新的魔法阵逐渐成形。他的双眼越来越亮,并且与此同时,他感觉自己的体内突然升腾起了充盈的力量,那股力量自腹部丹田处而始,缓缓地流过他的四肢百骸。

    就仿佛……有一种同样崭新的力量自他的体内蕴育而出!

    还差一点……

    再有最后的一刀,雷杨便能将魔法阵雕刻完成。

    再有最后的一刀,那股于雷杨体内不断积蓄的力量,也能完全地形成!

    然而就在雷杨下刀的瞬间,一阵嘈杂的声音自小屋的门外传来:

    “先生……几位先生请不要这样!还有客人在里面啊!”

    “客人?这就是你们作坊的待客之道吗?我们就不是客人了吗?”

    雷杨的手腕微微一抖,原本精准无比的一刀离预定的位置稍稍偏了一些。

    在这一刀刻下之后,魔法阵顿时一黯,淡绿色的光芒迅速地消失于空间之中。

    那股充斥在体内的力量亦在瞬间消散于无形。

    一旁的小薇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呼,这是她第一次看见雷杨失败。

    ……

    几名男子走进了小屋,背后跟着气喘吁吁的伍芬梅。

    小薇有些不满地看着来人,即使是不懂魔法阵的她也知道刚才雷杨正处在一个非常关键的状态之下,正是他们干扰了雷杨最后的一步。

    为首的高大男子没有理会小薇的目光,看了一眼雷杨后走到了工作台前,一把抓起了面前的那件皮甲。

    皮甲的做工的确非常精湛,皮甲本身几乎找不到任何称得上缺点的地方,但也正因如此……

    皮甲背部处的那个毫无魔力波动的魔法阵显得格外的扎眼。

    魔法阵的每一根线条都雕刻得异常精美,若是仅从外观上看的话,倒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装饰图案。

    但仅仅是没有魔力流动这一点便足以掩盖它一切的优点——对于一个魔法阵而言,排除魔力自然耗尽的情况,没有魔力流动……

    便意味着它只是一个失败的魔法阵。

    眼见高大男子径直便拿走了自己制作的皮甲,雷杨竟没有出声阻止,只是皱眉凝视着对方。

    男子拿着皮甲端详了许久后,脸上竟露出了几分笑意:“雷杨先生,这便是你的水准吗?”

    雷杨没有说话,依旧静静地看着他。

    见雷杨不说话,男子又继续问道,言语间似乎带着几分讥讽的味道:“雷杨先生,我们来天蓝大陆这么久了,你除了学习了一大堆技能以外,可还做过其他的什么事情?”

    雷杨闻言想了想,而后向对方答道:“没有。”

    “没有?”听到答案后的高大男子突然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得极为夸张,极为放肆,且笑声中满是讥讽的味道。

    伍芬梅听得直皱眉头,因为他发现此人的心中尽是掩饰不住的优越感……就仿佛觉得自己的地位凌驾于在场的其他人之上。

    而其他几人的内心虽然没有此人这样的夸张,但他们的心中也都是有着极强的优越感。

    男子笑声中的嘲讽味道很浓,一旁的小薇实在听不下对方如此阴阳怪气的笑容,忍不住跳出来指着他说道:“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既然是来买皮甲的就请尊重一点雷杨先生好吗!?“

    听到小薇的质问后,男子竟真的收敛起了猖獗的大笑,但却换上了一幅满是嘲讽意味的微笑:“小姐,我只是在嘲笑一个两个月一事无成的冒险者……“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而后竟将手中的皮甲狠狠地掷在了地面之上!

    皮甲落在地面发出沉闷的声响,而男子接下来的动作又放大了这番声响——他抬起了自己的右脚,一脚重重地踏在了那件皮甲之上!

    并且就像不满意似的,在将皮甲踏于足下之后,他还用力地将右脚来回扭动了几下。

    做完这一切后,男子望向了雷杨,说话时嘲讽的味道溢于言表:“凭良心说,一个两个月只学会了生活技能……而且就连这件事都不能做好的冒险者,就是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