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幻想奇迹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指引者
    “灵魂治愈术并不是一种针对于伤者灵魂的法术,它之所以要叫做灵魂治愈术,只是因为这个魔法的基础……便是我们精灵的灵魂。”

    “我们精灵族生来便具有极强的自然感知力与生命力,我们是受到自然眷顾的种族,所以我们的灵魂也带有其他种族根本便无法比拟的生命力,如果将我的灵魂灌注入阿梅的体内,像这样的伤势完全便是可以治愈的。”

    楠水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轻灵,听上去让人觉得很舒服。

    但雷若雅却是听得怔了怔:“那也就是说,你必须将你的灵魂注入阿梅的体内?可是这样的话……”

    “你不就等同于死了吗?”

    雷若雅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将最后一句话说出来。

    智商似乎一向在平均水准线以下的楠水忽然看了一眼雷若雅,而后笑了起来,仿佛看穿了对方的心中所想:“若雅姐姐,不会啦,我并没有真正的死去。灵魂治愈术是将精灵的灵魂注入伤者的体内,精灵的灵魂会一直存在于伤者的体内,甚至极有可能会在伤者的身体中形成新的人格。我将我的灵魂注入了阿梅的体内,我的灵魂……也会随着阿梅一起活下去呢。”

    雷若雅正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楠水却是以一种异常坚决的语气抢先说道:“若雅姐姐,阿梅她也是我的朋友,我不会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去。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仅仅是想告诉你灵魂治愈术施法后可能带来的后果——”

    雷若雅还没来得及说话,楠水的身体之上陡然爆发出了一阵耀眼的光芒!

    “如果以后你在阿梅的躯体上见到了我的人格,也不要吃惊哦……”

    光芒既不是代表着土属性的土黄色,也不是代表着水属性的蓝色,而是如葱茏树叶一般的翠绿色。

    楠水只有土属性与水属性两种属性的魔力,可此刻她的身上却是绽放出了根本便不属于这两种属性的绿光!

    事实上这根本便不是魔力,因为雷若雅没有在楠水的身体附近感知到丝毫的魔力元素波动!

    可是就是这样一阵没有丝毫魔力元素波动的绿光,却让雷若雅觉得……

    自己的眼前仿佛多出了一片森林!一股澎湃的生命力自森林中散发而出!

    楠水处在光芒的中心,轻轻地朝着伍芬梅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随着她距离伍芬梅的躯体越来越近,她的眼珠开始一点点地缩小,眼白逐渐地占据了她的整个眼睛!

    翠绿的光芒在瓷砖上也反射出了同样明亮的光,这片耀眼的绿色森林仿佛将楠水与伍芬梅的躯体都彻底地包裹了进去!

    一旁的雷若雅被光芒晃得几乎睁不开眼,只能勉强地透过眼缝来观察面前的情况。

    楠水的双手终于接触到了伍芬梅的娇躯,也就是在那一刹那……

    雷若雅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从楠水的身体里钻了出去!

    明明她什么都没有看到,明明楠水看上去还是和之前一样,可是雷若雅就是感觉……

    这个空间里,就仿佛多出了什么东西!

    ……

    眼前的世界只剩下了一片黑暗,黑暗中什么都没有,只剩下楠水一人在孤零零地前行。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只知道不断地前行,一步一步地在这没有尽头的黑暗中走着。

    ——“真的值得吗?为这样一个才认识了几个月的小丫头。”

    声音似是从四面八分传来,又似是从极远的黑暗传来,又似是直接在脑海中响起。

    声音不断地回荡,听上去异常响亮。

    楠水没有理会那个声音,也没有对于声音的出现感到丝毫的意外。

    似是早就已经听惯了这个声音。

    她只是在不停地往前走着,往更深的黑暗处走着。

    ——“停下!再这样你就死了!”

    楠水附近的空间仿佛越来越黑了,黑暗就仿佛随时都会吞下这位半精灵妹子的整个身躯。

    ——“我叫你停下!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那个声音的音量又抬高了一些,楠水终于停下了脚步,抬起了头也不知在看向哪里。

    “我知道啊,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黑暗中似乎没有空气,她的声音几乎是刚离开喉咙便被四周的黑暗迅速地吞噬,在黑暗中根本便无法传播开来。

    可那个声音却还是照常地在和她对话。

    ——“你这样就死了啊!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死了?”这句话仿佛触动到了楠水,她歪着头思索了一会儿。

    ——“对啊!你才十五岁!你为什么要现在就去献出自己的生命!?”

    “可是……”楠水听到这话后愣了一下,而后笑了起来。

    她笑得很好看,两只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就好像是想起了什么高兴的事情,然后发自内心地感到了快乐。

    “我明明还活着啊,而且还会连带着阿梅的份……两个人一起活下去。”

    就在楠水说完这句话后,她前方的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点光亮。

    起初时那只是一个小小的光点,微弱得不成样子。

    可很快地它便开始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亮。

    光点逐渐化作了一个绿色的太阳,整个空间里全是太阳照射而出的光芒。

    ……

    原本还在疯狂挣扎着的许轲忽然之间停止了身上的动作,身上的赤红色光芒也渐渐地淡了下去。

    一旁的艾克心想这位大人这下只怕是要彻底消失了,心中不免觉得有些失落。

    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落单的冒险者啊……

    许轲的胸口不再那样剧烈地起伏,他抓在自己胸口处的右手也渐渐地松开了。

    右手无力地垂向了一边,撞在了岩石上,而后……

    发出了响亮的声音。

    艾克在听到这阵声音后,顿时一个激灵。

    ……

    越靠近那道光束,四周的恶魔便是越多。

    这些恶魔就仿佛是从石头缝里钻出来的一般,在嗅到雷杨与钰洲的气息后便不断地向这边扑来。

    在这样一个偌大的岩石空间里,黑红色的恶魔们却是将两人的去路挤得满满当当。

    它们冲着两人发出了低沉的吼叫,无数声的吼叫在空间中回荡,四周的石壁竟是都被震得震颤了起来!

    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道开始在这片空间中蔓延!

    “我就知道这路必然不会是一番风顺……”

    钰洲的话语听上去似是在叹息,然而他的面色却是丝毫未变,在见到数量如此之多的恶魔之后,他也只是举起了自己的巨斧……

    朝着前方一斧劈下!

    金色的气焰从巨斧上绽放,若锋锐到了极点的利器,将立于前方的无数恶魔生生斩作了两截!

    后面的恶魔踏着同伴们破碎的尸体扑了上来,可却没有一只恶魔能够突破这层金色的气焰!

    雷杨在一旁看着,甚至连刀都没拔出来。

    而后过了一会儿,他竟是叹了口气,而后说道:“也不知道若雅她们有没有和许轲老师在一起……”

    “雷若雅小姐她自保能力不弱,应该不必担心,”钰洲在闻言后一边挥动巨斧一边摇了摇头,“倒是和许轲先生一直在一起的那个女孩,还有那个半精灵……真不知道雷若雅她为什么要带上这两个人。”

    “阿梅她确实是死活不愿意和许轲老师分开,所以不得已之下若雅才带上了她,而至于楠水,我倒是听若雅她提起过需要带上她的原因……”雷杨停顿了一下,似是想起了什么,而后忽然向钰洲提了个问题,“会长大人……你还记得你刚进贝利亚城时的指引者是谁吗?”

    钰洲一怔,显然是没想到雷杨竟会提出这个问题。

    他仔细地思索了一会儿,而后答道:“是个胖子,浑身都是肥肉的胖子。”

    “倒是和我们遇到的不一样啊……”雷杨也想了想,“我们遇到的指引者……是个除了发色以外,和楠水几乎一模一样的家伙。”

    ……

    血迹仍然黏在地板上没有消散,但血迹源头处的那名少女却已经恢复了平稳的呼吸。

    她的胸膛有规律地上下起伏着,面色有些苍白,但依稀能看到血色正在逐渐地返回她的脸上。

    但一旁的楠水却是瘫倒在了伍芬梅的身上,雷若雅在抬动半精灵妹子的身躯的时候,只觉得她的整个身子都如同冰块般不带丝毫的温度,就连种族之心在接触到半精灵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伍芬梅身上的伤势皆是奇迹般地愈合了,皮肤上也不再向外渗血。

    雷若雅的心情略有些复杂,可在看到这一幕后也是微微地松了口气。

    她开始起身打量起四周的环境,发现这个房间还是和几个月前的一样——金色的墙壁,灰色的石柱,一盏似由水晶制成的巨大灯盏。

    整个房间的形状还是那种诡异的三角形。

    唯一有所不同的,是那扇朱红色的门……此刻闭得严严实实。

    雷若雅上前尝试着推了推门,却发现大门纹丝不动。

    “看起来……不是个能轻易出去的地方呢。”

    雷若雅开始观察起了房间里其他的东西,最终目光落在了房间中央的那盏水晶灯上。

    很明显这是这个房间里看起来最可疑的东西……

    于是她伸手想要去触摸一下这盏灯,可也就在这时,她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不会这么随随便便地去碰它。”

    雷若雅听出了这是伍芬梅的声音,可是话语中的内容却是令得她不由得一愣。

    她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发现伍芬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了起来,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雷若雅的心中一惊。

    在她的印象里,无论是伍芬梅还是楠水……从认识她们两个开始,伍芬梅便永远都是那样一副怯生生的样子,楠水的脸上也始终是挂着一副有些天然呆的表情……她们两个从未用过这样的姿态看向别人。

    从未用过这种面无表情……甚至是带着点冷漠的神情看向别人。

    伍芬梅看见雷若雅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不禁轻轻地笑了起来,而后缓缓地说道:“雷若雅是吧……好久不见。”

    在听到这句话后,雷若雅的脸色瞬间大变!

    这绝不可能是伍芬梅或者楠水!

    先不说雷若雅与两名妹子刚才才见过面,根本便谈不上“好久不见”,而且更重要的是……

    虽然少女口中所吐露出的声音仍然是伍芬梅的声音,可是她说话的语气里……却明显地沾染上了一丝冰冷的味道!

    雷若雅顿时睁大了眼睛,大声朝着身前的伍芬梅喝道:“你不是楠水或是伍芬梅!那两个妹子绝不可能像你这样说话!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伍芬梅的身体里!?”

    “我?”“伍芬梅”在听到这个问题后一怔,而后缓缓地开口,以一种异常低沉而严肃道声音说道,“雷若雅,其实你很清楚我是谁。你之所以老是要把楠水这丫头带在身边,不就是觉得……她和你印象里的某个人长得一模一样吗。”

    “现在……你印象里的那个人来了,就站在你的身前,你不会……认不出来吧?”

    雷若雅在听到这句话后娇躯明显地颤抖了一下,而后以一种极不确定的语气询问道:“你……你真的是……”

    “是的,你没有猜错,”还没等雷若雅说完,“伍芬梅”便率先鼓起了掌来,以一种极其夸张的幅度大力地拍击着自己的手掌,“我就是你在进入贝利亚城之时见到的那个人,当时的我,自称为……”

    “指引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