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幻想奇迹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来下盘棋吧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当雷杨再睁开眼时,虚无的黑暗中逐渐地出现了其他东西的轮廓。

    他仍是身处在大片大片的黑暗中,两只脚都踩在了看似虚无的黑色之上,但从脚底反馈而来却是近乎实质的触感。

    雷杨低头看了看自己,却惊讶地发现黑暗竟没有丝毫遮蔽他的视线,就仿佛有一道光束从自己的体内发出一般,自己能够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身体。

    而四周那些逐渐浮现出轮廓的东西也渐渐地明亮了起来,这些东西的形状各不相同,有的呈条状,也有的呈块状,有的大,也有的小。

    形态各异的东西填满了这片黑暗。

    它们的模样逐渐地完整浮现了出来,它们身上的光泽也开始变化——由单调的洁白转化为了各种不同的颜色。

    五颜六色的光晕在漆黑的空间中越来越明亮,到后来时,这些光芒混合在了一起,变得异常之刺眼!

    一时之间整片空间都是光芒大作!

    雷杨感觉有些不适应,于是用手轻轻地遮住了自己的双眼。

    他有些好奇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于是便在在手指间留出了一条缝隙,透过缝隙他能够勉强地看到外面的情况……

    他在光芒间看到了一地的财宝。

    ……

    温暖的阳光很快地便驱散了黑暗,浓重的黑色在遇到暖黄色的光芒后顿时如雾气般地散去。

    许轲与艾克两人的视线中逐渐地浮现出了一个黑白格相间的房间,房间从地面到墙壁,再从墙壁到天花板,全是如棋盘一般的黑白格。

    房间的窗户正靠着太阳的一面,可以清楚地看到太阳的光芒斜着从窗户洒了进来。

    窗户外是茂密的树林,而再远些直达树林深处的地方,隐约可以看见一座黑色的雕塑。

    房间内除去有窗户的那一面墙外,其他的三面墙上都分别有着一扇看起来一模一样的木门。

    木门的门壁上,也满是黑白相间的条纹。

    许轲和艾克就站在这么一个房间之中,背对着窗户,面对着三扇房门以及一个……

    女人。

    一个穿着黑色长裙,很漂亮的女人。

    女人站在正中的那扇门前,正紧紧地盯着两人。

    艾克满脸莫名地看着这个女人,刚想要开口向身旁的许轲询问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可还未等他开口,他便发现身边的许轲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

    雷若雅茫然地在黑暗中走着,却发现这四周除了黑暗以外什么都没有。

    她只觉得自己走了好久,而后突然看到在前方的黑暗中出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

    这一幕看上去真的极为古怪——这整个世界都是黑的,按理说黑影也应该彻底地融入了进去,但雷若雅却能诡异地看见一个相同颜色地身影。

    但雷若雅没时间去细想这些,在看到那个黑影后,她便径直地冲着黑影跑了上去。

    黑影没有动,仿佛根本就未察觉到雷若雅的到来。

    黑影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罩上了黑袍的高大男人,他正背对着雷若雅,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动作。

    雷若雅跑到了他的身前,然后看着这道阴森的黑影,壮着胆子朝着他问了一声:“你就是这里的守护恶魔吗?”

    这样毫不掩饰的提问确实是有些滑稽,所以理所当然的……

    那个黑影背对着雷若雅笑了起来。

    他的肩膀不断地耸动,身子轻微地佝偻了下来,同时黑影中还爆发出了一阵巨大的笑声。

    只是这笑声听上去便仿佛有一种说不出的阴森与诡异,笑声似乎带着一股冰冷的寒意,听得一旁的雷若雅觉得自己的汗毛都是根根竖立了起来!

    黑影笑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停止了那阴森可怖的笑声,转而对着身后的雷若雅发出了嘶哑难听的声音:

    “人类……新鲜可口的人类……”

    他所说的话语虽是标准的大陆通用语,可他却是说得断断续续的,而且言语间充斥着一种明显的僵硬与生涩之感,就仿佛一个尚在牙牙学语的小孩……

    偏偏这个小孩的声音还是异常之沙哑,听上去简直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摩擦他的声带一样!

    “生命……生命……我要生命!”

    黑影好像忽然兴奋了起来,嘶哑的声音陡然拔高,而后他的整个身体都开始了剧烈的颤抖!

    雷若雅被吓了一跳,连忙往后缩了缩。

    他的身体就仿佛没有实质的气体般不断地蠕动着,蓬蓬的黑气自这一团蠕动的身躯中爆发而出,他那原本如披着男人身躯一般的影子骤然炸裂开来!

    大团的黑气在空中飘荡,凝聚……

    最终凝为了一张惨白色的脸!

    黑气顺着这张脸,如门帘般缓缓地垂下。

    惨白色的脸像极了恶鬼的面具,尖锐的獠牙从它的嘴里突出,面具之上那双血红色的脸正死死地盯着雷若雅!

    然后面具上的那种嘴缓缓地一张一合,用嘶哑的声音对着雷若雅说道:

    “生命……给我生命……给我生命!”

    ……

    财宝。

    除了黑暗本身以外,这片黑暗之中似乎仅剩下了财宝。

    无数的金币与金块就如垃圾一般的被人扔在了地面上,各式各样的珠宝哪怕是在黑暗之中也在绽放着异常璀璨的光芒。

    金银的光芒前所未有的明亮,晃得雷杨几乎睁不开眼。

    除去这些普通的珍宝以外,地面上还静静地躺着无数的武器盔甲。

    它们之上的色泽并不如珍宝那般的亮眼,可它们的上面却都是闪耀着或紫色或橙色的光芒。

    雷杨或许不清楚那些珍宝的价值,可是他毕竟也已经来到这个游戏三个多月了,他很清楚紫色以上等级的装备到底是何等的稀有。

    不过雷杨却也只是微微地怔了怔,而后便面不改色地跨过这些珍宝与装备走了过去。

    他不清楚这一地的珍宝到底意味着什么,也不清楚若是把它们捡起来了到底会有什么后果。

    他唯一能够记清楚的,是妹妹从小便教育自己不要随便乱捡路边的东西。

    若雅她说过……

    “随手便能得到的东西里,往往隐藏着极度危险的陷阱。”

    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雷杨的背后响起,雷杨在听到这句话时,浑身都明显地颤抖了一下。

    他缓缓地回过了头,而后在财宝堆中看见了自己的妹妹。

    妹妹正在对着自己笑。

    ……

    “许轲,我们又见面了。”

    女人很美,且说话的声音很软很糯,让人在听到之后便忍不住想要把她抱在怀里爱抚一番。

    但是许轲在听到这个软糯好听的声音后,却是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他隔了好久才终于平静了下来,勉强抬起了头与女人的目光相接:

    “是啊……之前在玛门的幻境里我们就见了很多次面,那次我可真是花了好大的功夫才终于摆脱了你的阴影……没想到还没过多久,我们就又见面了。”

    艾克看着许轲与女人,表情很是惊讶:“你们认识?”

    女人闻言后便掩嘴轻笑了起来:“当然认识,我可是……他的初恋呢。”

    “初……初恋!?”至今尚还处于单身的艾克听到这句话后顿时瞪大了双眼。

    许轲顿时皱起了眉头:“你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又是幻境?恶魔就只会玩幻境这种小把戏吗?”

    女人“咯咯”地笑出了声来:“怎么会只是幻境这样的小把戏呢?我读取了你的记忆,发现你上一次经历的幻境都是以你的过去为蓝本。你上一次看到的我,都只是你记忆中我的样子。所以啊,这次我专门让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

    许轲一怔,仔细地看了一眼身前的女人。

    发现她的眉眼确实比起记忆中成熟了不少,曾经的长发此刻也盘在了头上。

    身后那明显属于春日的阳光绕过了许轲的身躯。打在了她的脸上,令得她整个人看上去都是格外的美丽……

    就像是一个美艳的精灵。

    但许轲随后便猛地摇了摇头,极不耐烦地对着眼前女人开口道:“所以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哎呀,你这么急干嘛,我们这么久没见了叙叙旧不好吗?”女人白了许轲一眼,“人家好想你呢……”

    “你根本就不是她!”许轲冷冷地回道。

    “真是拿你没办法,”女人叹了口气,似是无可奈何地说道,“规则很简单……”

    “杀了我,你就能去下一个房间……很简单不是吗?”

    “只要……你舍得的话。”

    ……

    “哥哥大人,捡起那些财宝。”妹妹遥遥地望着自己的哥哥,以熟悉的称谓对着哥哥说道。

    雷杨沉默了一会儿,而后问道:“……捡起来做什么?”

    “捡起来它们就都是我们的了,这是根本便数不尽的财宝,只要我们得到了这些财宝……这个游戏又算得了什么!?这个所谓的奇迹游戏我可以轻而易举地通关!”刚开始时,妹妹的眼里浮现出了那种熟悉的狂热感。

    但说到最后的时候,她的目光却又变得柔和了起来:“只要通关了这个游戏,我们就能回去了不是吗?只要回去了,我们两个人……就能永远地在一起了啊。”

    我们两个人……就能永远地在一起了啊。

    雷杨感觉自己的内心被微微地触动了一下。

    “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哥哥大人?”

    雷若雅开始朝着哥哥走了过来,脸上挂着明媚的微笑:“通关这个游戏,然后我们两个人出去之后永远地生活在一起……不用再想其他的,只要永远……永远在一起就好了。”

    “所以捡起来吧,这些都是唾手可得的财富,只要你微微地弯一弯腰……”雷若雅走到了雷杨的身前,伸出了右手在空气中虚抓了一下,“你就可以将一切的一切,都握在自己的手中。”

    “哥哥大人你从小就听我的话,这次……我让哥哥大人你把地上的财宝,全部捡起来。”

    雷杨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妹妹,而妹妹也同样在看着他。

    似是发现了雷杨始终无动于衷,妹妹朝着自己的哥哥缓缓地伸出了自己的小手。

    雷杨想了想……

    而后拔出了自己的长刀。

    ……

    许轲闻言后似是想要走上前去,但却在刚迈出右脚的时候便又迅速地将自己的脚收了回来。

    他如此地反复了几次,脸上写满了踌躇,好像是在做着什么强烈的心理斗争。

    一旁的艾克有些看不下去了:“许轲先生,恕我直言……眼前的这个女人明显是幻象啊……”

    “呵呵,哪怕明知道是假的,但只要看着这张一模一样的脸……他也是下不去手的。”女人看着许轲与艾克,轻声说道,“他一直是这样子。”

    艾克闻言后满脸莫名地看了一眼似乎还在天人交战的许轲,发现对方在听到这句话后明显地沉默了一会儿,而后看向了自己:“还好让你一起进来了。”

    说到这里时许轲顿了顿,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似的以异常沉重的语气开口道:“去杀了她,艾克。”

    “……我?”艾克一愣,而后不确定地看了一眼那个站在门前的女人。

    女人似乎也在打量着他们。

    “是的,就是你,反正你也不认识她,而且……”许轲的声音忽然变得沙哑了起来,语气开始变得有些怪异,“你也知道她只是个幻象。”

    艾克沉默了一会儿,也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柄长刀。

    “那我就这么劈过去了?”他握紧了长刀,抬头征询了一下许轲的意见。

    许轲愣了愣,而后异常坚决地点了点头:

    “嗯……就这么劈过去!”

    ……

    长刀贯穿了妹妹纤细的腰肢,妹妹的小手终究没有落到雷杨的身上。

    血液汩汩地自伤口处流出,落在地面的黑暗中,却不知又溅到了哪里。

    “若雅有对我说过一句话:圣斗士是不会被同样的招式击败两次的,更何况这种招式其实第一次就没有对我奏效。”

    雷杨说完这句话后,缓缓地抬起了自己的脑袋。

    但落入眼中的情景却是令得他心中一惊!

    虽然已经被贯穿了腰部,但妹妹却还是在笑……还是在对着他笑。

    微笑着的妹妹对着他轻声说道:“再怎么没创意,也不会对你两次使用同样的招式。我本来就没指望过这招能解决你,这些不过是……”

    “开胃菜罢了。”

    说到最后时,妹妹的那张脸顿时“嘭”的一声炸裂开来!

    她的整个身子似乎都在这一刹融解开来,化作了无穷无尽的黑气!

    黑气翻滚着在雷杨的面前凝聚成型,迅速地形成了一个人的模样!

    当那个人最终凝聚完成的时候,雷杨夸张地睁大了眼睛!

    因为他在那一团的黑气中……

    看到了自己!

    ……

    艾克的刀倏地一声劈下!

    他甚至连斗气都未使用,便轻易地将女人从腰部起砍成了两段!

    一大蓬鲜血从女人被斩断的躯体处飙射了出来!

    见到此幕后,许轲的瞳孔也在那一瞬间缩成了针尖大小!

    但他很快便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径直地越过了那两截躯体,没有理会地上那还在发出呻吟声的女人,拉起面色苍白的艾克推开了中间的那扇木门。

    黑白格的木门被许轲轻易地推开,两人看都没看门后的情况便迅速地走了过去,仿佛身后的房间里有着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

    但当真的走出了木门以后,艾克的面色却是古怪了起来。

    他下意识地说了一句:“哦……真是见鬼!”

    这扇木门的后面……

    是一个和之前一模一样的房间!

    地板、墙壁、窗户、窗户外的风景,还有墙壁上的三扇木门……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和之前的房间一样!

    并且房间的中间……

    “许轲,我们又见面了。”又是那个软糯的声音。

    房间的中间……还是站着那个女人!

    ……

    “人类……冒险者……新鲜的生命……”

    那张漂浮在空中的脸含混不清地在说着些什么,雷若雅一脸诡异地看着它。

    惨白的脸飘在空中,看起来仿佛是没有脑袋。黑气若帘子般从它的脸上搭下,就像是古日本文化里某种造型诡异的晴天娃娃。

    “喂,你这只恶魔不会是专门来吓人的吧!?你想干什么总得划出个道来啊!光浮在那里吓人干嘛!?”

    听到雷若雅的吐槽后,那张惨白色的脸就好像是兴奋了起来,开始疯狂地在空中飘荡。

    “生命!生命!生命!”它就像是找到了心爱玩具的小孩子一般,开始不断地大声重复着一个词语。

    然后它脸下的黑帘忽地一下张开,无数的黑气从黑帘中缓缓地降下。

    黑气诡异地下沉到了地面,而后在雷若雅与那张恶鬼脸的面前开始翻腾着凝聚。

    纯粹的黑气大部分转变为了一个正方形的黑白相间的盘子,而另一部分则在盘子上飘动着,并且分为了两边……

    分别凝成了黑白二色!

    这两种颜色又再一次地细分,分别划分为了十六枚形态各异的锥形!

    雷若雅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忽然感觉眼前的这个盘子……

    分明就是一个棋盘!

    而那些盘子上的锥形……

    正是棋盘之上的棋子!

    看到这一幕后,那张脸变得更高兴了,它开始不断地张嘴发声:

    “棋……下棋……生命……赌注!”

    “下棋……下棋……下棋!来下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