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幻想奇迹 > 第二十七章 迷局

第二十七章 迷局

        “下棋……来下棋!”

        惨白色脸庞上的嘴一张一合,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

        挑战这个守护恶魔的方式……是下棋?

        雷若雅看着眼前由黑气凝聚而成的棋盘,又看了一眼那张漂浮在空中的脸,而后走到了棋盘前白棋的那一方,认真地说道:

        “好啊,我答应你,来下棋吧。”

        听到雷若雅的话语后,那张脸顿时便高兴了起来,脸下的黑帘欢快地颤抖着,若是它有正常的手足的话……想必此刻它已经在空中手舞足蹈了起来。

        “下棋!我先!”

        它飘到了黑棋的那一方,黑棋中最前方的一枚代表着士兵的棋子瞬间散作了黑气……

        而后在棋盘中前方两格的位置重新凝聚!

        落子!

        这张脸真的如它自己所说的那般,在一心一意地下棋!

        雷若雅看得不禁吃了一惊。

        这年头……连恶魔都会下国际象棋了!?

        “该你了……该你了……该你了……”似乎是由于见得雷若雅始终没有落子,那张脸开始了催促。

        沙哑难听的声音顿时令得雷若雅一个激灵从沉思中醒转了过来,她下意识地伸手拿起了棋盘中的一枚白棋。

        这枚代表着士兵的白棋虽然是由黑气凝聚而成,表面上甚至还在向外逸散出缕缕的黑气,但触摸起来确实如同实质一般。

        只是这棋子……未免太冰凉了一些。

        拿起这枚棋后的雷若雅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而后就像是急于甩脱掉手里的冰块,雷若雅重重地将白棋前移了两格。

        白棋落在棋盘上……

        而后竟是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响声!

        战马的嘶鸣声,战士的吼叫声,还有兵器与铠甲之间的尖锐碰撞声,在这一瞬毫无征兆地在雷若雅的脑海中响起,就如一枚炸弹般爆炸开来!

        无数嘈杂的声音混合着向她袭来,充满金属与肃杀质感的音效令得她觉得自己恍若来到了真正的战场!

        恍惚间雷若雅看到自己的身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名体形高大的士兵,那名士兵用他宽阔强健的背部对着自己,重重地朝着前方踏出了两步!

        也不知是哪里来的阳光照射在了士兵的铠甲上,反射而出的耀眼光芒让雷若雅感到一阵目眩神迷!

        擂鼓震天,金属碰撞的铿锵声也不断在她的耳边响起!

        无数的黑甲士兵就站在雷若雅的对面,其中的一名也和雷若雅身前的士兵一样脱离了队伍。

        那张惨白色的脸就漂浮在士兵们的后方,与雷若雅遥遥相对!

        一名名身披铠甲的士兵在她的身前以及身旁出现,像极了真正的战场!

        而她,则是位于战场最后方号令全军的……

        国王!

        ……

        雷杨看着眼前的那个平凡普通的少年,内心剧烈地波动了起来。

        少年的模样很普通,衣着也很普通,就连腰间所佩的那柄长刀,都普通到了极点。

        看上去根本就是个扔在人群中都不会被人找出来的角色。

        但是在雷杨看来这个少年却是不普通到了极点,因为看着他……

        感觉就是在看着自己。

        还不是镜子里的自己……

        是与镜子里的自己完全相反的……别人眼里的自己。

        少年的模样,与雷杨一模一样。

        雷杨皱着眉思考了一会儿,而后朝着眼前的“自己”问道:“幻象?”

        “自己”面无表情,用与他完全一样的声音开了口:“是的,与你完全一样的幻象。”

        “长相一样,声音一样,属性一样,能力一样……我就是以你为蓝本所复制的幻象,”少年平静地看着雷杨,双眼中的目光有些呆滞,“而你要做的是……打败我。”

        “打败你就可以脱离这里了?”雷杨好奇地问道。

        少年点了点头,老老实实地答道:“是的,打败我就可以离开这里,并自动传送往下一盏灯处。”

        雷杨想了想,而后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虽然不是很清楚传送往下一盏灯处是什么意思……不过只要打倒你就可以了吧。”

        “没错,”少年的表情还是那样的木讷,“只要……”

        少年的话音还未完全落下,但他的身影却已经消失了!

        雷杨只在空气中听到了“铿”的一声!

        长刀摩擦着从刀鞘拔出!

        “你能的话。”

        一道模糊的刀光从斜后方向着雷杨袭来,雷杨连忙激起了自己的无色斗气,情急之下一刀朝着刀光的方向劈出!

        铿!一声短促响亮的金属撞击声!

        雷杨迎接下了对方的攻击,但却在这一刀下连退了数步!

        雷杨站稳之后定神一看,却发现那名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少年手里也拿着一把锋锐的长刀,身体之上……

        也燃烧着无色的气焰!

        “我说了,我是和你一模一样的存在,你的兵器,你的斗气,你的战斗技巧……这些帮助你一次次战胜对手的东西……”

        少年注视着雷杨,而后顿了顿说道:“我同样也有。”

        “击败我,你就可以离开这个空间,但若是无法击败我……”少年忽然笑了起来,笑容分外的诡异,“那就等着‘大人’来杀死你吧。”

        ……

        “……真是见鬼!”许轲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不由得咒骂了一句。

        女人看着许轲这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顿时对着他流露出了关心的神情:“不要这么急躁嘛,我们两人才刚分开就又见面了……这不是好事吗?”

        这是一个除了门与窗户的方向以外,与刚才完全一模一样的房间。

        外面的天空似乎开始变得阴霾了起来,仿佛给那依旧翠绿的树叶涂上了一层灰色,树叶的颜色也是被衬得有些阴暗。

        由于这次进门时是正对着窗户的缘故,许轲清楚地看到了掩藏在树林后方的那抹黑色。

        那是一尊雕塑。

        “所以这又是什么鬼!?”艾克满脸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觉得这里发生的事情已经超出了自己的理解范围。

        女人看了他一眼,而后说道:“还是和刚才的一样,规则很简单……”

        许轲没等女人将话说完便拉起艾克从刚进来的木门退了出去,回到了之前的那个房间里,径直地打开了左手边的另一扇木门。

        木门后是刺眼的阳光以及响亮的蝉鸣,窗外树叶的颜色在阳光长久的照射下变得更深了。

        但当门后的景象完整地出现在了视线之中的时候……

        两人却发现门后分明还是那个一模一样的房间!

        黑白格之间还是那个一模一样的女人!

        一个微笑着的女人站在房间的中间,看着走进房间的两个人,轻轻地说道:“只要你们杀死我……”

        许轲的表情变得难看了起来,他毫不犹豫地退出了房间,而后直奔向了那最后一扇门。

        他伸手推开了那扇黑白格的木门……

        “就能离开这个房间。”熟悉的女人声音从门后传来。

        门后那略有些阴暗的空间里……赫然还是那个房间!

        还是那个女人!

        就在这时许轲觉得自己的脚踝被抓住了,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紧紧地抓住了。

        许轲朝着自己的脚下看去……

        却看见了一双满是鲜血的手!

        之前那个被艾克拦腰斩断了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在许轲的身后爬进了这个房间,并且用她的双手狠狠地抓住了许轲!

        “救我……许轲,救我……”

        她睁大了眼,哀求似地看着许轲,那张与许轲记忆中相差无几的脸上全是血迹。

        “许轲,求你了……救救我……”

        她无力地呻吟着,嘴里的鲜血止不住地流淌了出来,流在了地面上也流在了她的身上。

        她本就已经只剩下了上半身,所以这一幕看上去异常之恐怖!

        就好像一具恐怖的丧尸,正在抓着许轲的腿部!

        可是当这一幕发生在许轲的面前之时……

        他却只觉得自己心脏就仿佛被无数的细针狠狠地扎过!

        许轲心一横,大踏步地甩开了女人的那双手。

        他越过了房间中的那个女人,径直地走向了那两扇紧闭着的房门,一拳重重地砸在了门上!

        许轲的这一拳已是运足了赤红色的光芒,哪怕这扇门是由钢铁浇铸而成,只怕也会被这一拳给砸得粉碎!

        可许轲的拳头落在了门上,他却只觉得自己的力量仿佛泥牛入海!

        足以轰破钢铁的一拳落在木门之上……木门纹丝不动!

        这扇看起来极为普通的木门,竟是将他的力量尽数吸收!

        “救我……救我……许轲……”

        女人的半截身子仍然在地面上挣扎爬动着,断裂的躯干在爬动过的地板上被拖出了一道清晰的血红色痕迹。

        一些残破的器官也在摩擦之下从她的身体里掉落了出去,看上去异常恶心。

        她就这样朝着许轲爬了过来,朝着许轲伸出了她的手,看上去仿佛随时都会死去。

        跟进房间后的艾克在看到此幕后,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了起来。

        可以清楚地看见他的腹部以及喉咙抽动了几下,似乎是在强忍着恶心。

        许轲握紧了拳头,额头上的青筋条条绽起,一向斯文的他,此刻却恨不得一拳将这个黑白格的房间给击得粉碎!

        许轲冲着房间内的那个女人愤怒地咆哮:“你们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那个与地面上爬动着的女人一模一样的家伙闻言顿时回过了头来,用她那好看的眼睛注视着许轲,以那种软糯的声音开了口:“规则很简单,只要杀死我,你们就能离开这个房间,就像……”

        “你之前做的那样。”

        女人笑了起来,双眼里满是温柔。(未完待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