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七章:论功夫与承诺

第七章:论功夫与承诺

        (ps:继续求收藏,推荐,点击,能多一些都好,新书期间对我很重要啊。)

        “好家伙!”

        薛娜一声惊呼,身形猛的就向后退去,而且她的身体并非是直线后退,而是转折间有着特殊旋律与规律,让郝启的下一拳再也无法打击出去了。

        “拳力贯穿始终,打出之后却又连绵不绝,好天赋,好勤奋,好才情!郝兄居然已将这套拳法练到大成之境,再进一步就到了这套拳法的极境,好!”

        在场边,李潘成看到自己的未婚妻被一拳打推,他却是大声叫好,顿时薛娜的脸色都变黑了,不过这是武者的对战,虽然薛娜不爽,但是她也有自己的武品,断不至于就这样吵闹,不过她也不至于就俯首认输,而是脚下一转,仿佛是双脚贴着地面,却又没有碰到地面那样滑行向了郝启,速度奇快无比。

        “郝兄弟小心了,这是灵蛇步法,速度快,角度刁!”李潘成看到这里,却是大声提醒着郝启,毕竟郝启使用的可是不入流的一套拳法而已。

        薛娜作为首都李家的儿媳妇,虽然目前还只是未婚妻,但是她已经有足够资格修行李家的家族武学,这套灵蛇步法就是其中之一,若是要按照市面的品级来算的话,这可以算是一套一流轻功了。

        郝启却是巍然不动,就站立当场,看着薛娜左右刁钻的向他冲来,他也不看不顾不管,任凭薛娜的攻击打向他身体任何地方,拳头只是一动不动的打向薛娜的脑袋。

        薛娜几次攻击都因此而不得不退,她的攻击打到郝启身上最多只能够将其打伤,彼此都没有内力,所以所靠的就只有身体的力量,以及各自外功所锻炼出来的招式力道,就是所谓内家拳的假内力,这种力量虽然也大,但是却不可持久,基本上一招一式就只有一招一式的力量,除非是将这套外功练至大成,这股力量才可以贯穿始终,同时源源不绝,如此以来,她打郝启最多打伤,但是郝启已经将这套拳法练至大成,打到她脑袋上时就会一拳将她打死,那怕这是切磋,彼此会手下留情,但是一旦被打中那她就是输了,这是武者的较量,她还没有面皮能够咬牙不认输。

        三番几次之后,薛娜已经恨得咬牙切齿,要知道在大约一年多以前她和李潘成回首都时,她与郝启的较量中,几乎只用了几招就制服了这个弟弟,谁知道仅仅一年多时间,郝启将他那套垃圾拳法给练至大成后,她居然拿不下他了,真是岂有此理!

        要知道,她这次回来的主要目的,其实就是劝服郝启改练别的武功,她甚至已经从李家那里拿到了一套二流顶级拳法,只要郝启点头加入军队,加入到李潘成的部队下,这套拳法就可以让他修行,而且作为她的弟弟,又是从小知晓其性格,是绝对不会担心他的忠诚问题,这样就是李家的嫡系了,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啊!

        但是前提则是,她要打服了他,否则真让他觉得一套垃圾拳法,练到顶级后也有前途,那依照郝启的性格是绝对绝对不可能改练别的武功的。

        想到这里,薛娜猛的一咬牙,脚下依然使用灵蛇步法,但是双臂却仿佛无骨一样扭曲甩动,同时,甚至连她的脖子都呈现了这样奇怪的形态,眨眼间,她就不管不顾的冲向了郝启打来的拳头,然后在那拳头将要打到她脑袋上之前,脖子扭开,将脑袋带到了一旁,擦着郝启的拳头而过,同时,她的两条手臂仿佛鞭子一样就将打到郝启的身体上。

        “轰隆!”

        一声炸响,却不是薛娜的手臂打到郝启身上,而是一个人影猛的闪现在了两人之间,一只手托住了郝启的手臂,一只手直接推开了薛娜,让薛娜连退七八步距离,好悬没直接坐倒在地面上。

        “胡闹!现在的你可以使用灵蛇拳吗!?想伤了身体根本!?”

        在两人之间出现的人正是李潘成,直到这时,郝启才惊骇的发现,刚刚一眨眼间李潘成居然越过了二十来米距离,直接就穿入到了他和薛娜的战斗场中,在他原来所站位置上,地面居然被踏出了一个小坑,而且还同时阻止了两人的战斗,这份速度,这份力量,这份控制力,简直已经超越了普通人的世界观了,这难道就是……内力吗!?

        李潘成却是第一时间看向了郝启,然后抱拳微笑道:“让郝兄见笑了,内子不慎,强行使用了灵蛇拳,且等我一会。”

        说完,他就大步走到了薛娜身旁,然后双手在薛娜身上连拍,拍动间,他的手掌越来越红,身体上也有汗水蒸腾了起来,过了分多钟时间他才缓缓收气,而薛娜则吐了一口血痰出来。

        刚吐完,薛娜就立刻对郝启说道:“是我赢了,是不是?”

        郝启有些无可奈何,只能够点头道:“是,是大姐头你赢了,刚才……李兄是已经成为内力境强者了吗?”

        薛娜摇了摇头,但脸上却满是骄傲的说道:“不,还没成内力境,他只是在今年里突破到了准内力境而已,这没什么,如果你换练别的功夫,以你的勤奋和天赋,要不了多久也可以成为准内力境的。”

        这都还不是内力强者啊!?

        郝启很是有些咋舌,他这九年里,也看过一些这个世界的武学书籍,特别是学校里就有武学的课程,所以他自然知道准内力境是什么样的境界,那是指一个人将身体已经锻炼到了极限,身体的每一寸每一分都能够依靠感觉来进行控制,气血,力量,感知等等,已经达到了人类身体的极限,而且更可以将力量凝聚丹田,形成类似浑圆气息样的力量凝聚体,更可以依靠气血来锻炼身体不容易锻炼到的部位,或者修复长期以来练武和打斗所造成的暗伤,一般来说,一个准内力强者在这个世界上可以号称百人敌。

        这在郝启的认知中,就是他穿越前所在地球上所看的国术小说里,所谓的金丹,罡气,或者见神不坏强者,是国术中几乎最顶层的强者,而在这个世界里,却只是将其形容为准内力强者……那么所谓的内力强者,又该强大到什么样的地步呢?

        这时,李潘成调息了片刻,睁开眼时,他的眼睛里仿佛有光亮发出,一时间让郝启连看都不敢多看,不过这光亮只是一瞬间,之后就归于了平淡,李潘成这才笑道:“郝兄,我和内子过来的目的,想必你也能够猜到一些,我就不在这里献丑了,不如,我给你说一些关于武功,准内力,内力境界之间的事情如何?就当对我内子刚才失礼的赔罪。”

        郝启心中大喜,立刻说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李潘成这时又看了看天上,笑着说道:“我看天色已晚,相比郝兄还没吃过晚饭吧?我和内子来时已经定好了晚餐,不如我们一起前去?”

        郝启只是略一迟疑,也就点头答应了,只是他心里还是闪过了食堂里的肉汤和排骨,这却是可惜了……

        就这样,三人坐车去到了一条繁华街上,就随在李潘成身后走入到了一条幽静的小道中,小道尽头就有一家古色古香的饭庄,而李潘成仿佛是常客一般,走入饭庄后就直接带着二人进入到了一间檀木香味的房间里,也没人招呼,也没对任何人说任何话,过了数分钟后,大量的精美食物就由店员端到了桌上。

        “这家的药膳在首都圈里也算是数一数二,郝兄练的是外家硬拳,身体消耗大,不妨多吃一些。”李潘成说完这番话后,就不再多说什么,拿起筷子就开始夹菜,菜送入口中之后,牙齿仿佛磨刀一样来回磨了几下就吞入口中,然后一句话都无,整个桌上只看到他的筷子影子。

        郝启当即也不客气,事实上他早已经饿了,也不顾的斯文或者别的什么,看到桌上有什么就夹什么,嘴巴就没停下,一股脑的开口猛吃。

        在场三人都是练武者,那怕是薛娜也非常吃得,三人足足吃了来回五桌的饭菜,其中更是有许多珍贵药膳,珍禽异兽,这顿饭依照郝启的估计,至少需要十万乃至二十万上下才拿得下来,反正也是别人请客,所以他放开了肚子吃,估计吃了有薛娜两倍左右的食物,但是估计也就吃了李潘成饭量的一半,这就让他暗暗吃惊了,这李潘成的饭量太大了吧。

        饭后,就有店员上了香茶,然后依然是默然无声的退出了房间,李潘成喝了几大口的茶水,这才说话道:“让郝兄见笑了,自成就准内力境之后,身体消耗猛增,每日饭量也是大增,而且光吃普通肉类和谷物根本无法补充营养,当然,这也是我将要给郝兄说的话。”

        郝启立刻抱拳道:“在下洗耳恭听!”

        李潘成顿时笑着摆了摆手道:“不要那么严肃,就当是家宴好了,我内子是你姐姐,你就相当于我妻弟,所以不必那么严肃。”

        “武功,这个要说的东西就太多太多,恐怕我连说几天几夜也说不完,那么,我就先说一下练武者的层次好了。”

        李潘成沉呤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先说普通人,如果普通人没练武的话,那么打架时就只会手脚乱动,身体也没有所谓的躲避移动转折,基本上谁的力量大,谁的块头大,那么谁就赢,那怕你的速度或许比对方要大一些,但若是身体块头小了,打架下来基本上就是块头小的人输,普通人的层次,就是依靠身体素质来比较输赢。”

        “然后是练武者,习了功夫,无论是外家硬功,还是内家体术,习练之后,就会产生所谓的招式,其实招式上也有大说头,很多人以为各种功夫的招式就是那种套路,形容起来就仿佛跳舞那样的一二三四,这其实是错误的认识,若真是如此,你摆个动作就当成武功,那么别人在你摆动作时直接跑了,或者掏出武器来远程打你,那怎么办?”

        “所谓的招式,其实有两个用处,一个是锻炼身体的某些部位,比如我看郝兄的这套拳法,里面的招式锻炼的是小臂,腰,还有腿部这三个地方,对吧?所以郝兄这三个部位比普通人要强大了许多。”

        “招式的第二个作用,就是临阵腾挪与战斗了,并非是要把招式给摆出来,而是拿来使用,就比如我看郝兄为了对抗内子,你的拳头不离她头部,但是你是怎么找准内子头部的?要知道内子使用了灵蛇步法后,速度已经极快,三米以内距离时,足以在普通人视网膜上留下残影,普通人莫说是找准她的位置了,或许眨眼间就已经被她打到,我看郝兄当时使用的就是你拳法里的招式,就比如这个动作。”

        说到这里,李潘成就站其身来,在空地处双脚站立,然后右脚不动,左脚擦地扭曲,整个身体以极快的速度,而且自然而然的就将正面偏向了另一个方向。

        “就是这样了,这其实就是你平常练习时所使用的招式步法,同时你抬拳时,小臂内侧会自然向下微压,然后抖动间可以以最快速度防备胸口要点,这其实也是你拳法的招式,这些平时组合在练习的套路中,一套功夫里,所谓的练法和打法,就是一个是全部组合在一起,一个则是分开为许多小细节,而能够将其灵活运用,这才是合格的武者,否则就是死打拳,打死拳,打拳死的人,不足为虑。”

        说到这里,李潘成再度坐了下来,又是温和笑道:“这就是武者和普通人的区别了,我们使用招式来锻炼身体,用现代化的时髦话来说,我们用最科学的姿势与手段来锻炼身体,锻炼效率是普通人的百倍千倍那么多,然后我们战斗时,因为千遍,万遍的训练,武功招式早已经深入到了我们的肉体灵魂里,我们几乎不需要思考,就能够本能的做出最符合人体力学的攻击,防备以及躲避姿态,所以到了武者层次,就不再是比拼谁搞谁壮了,而是比较谁对招式更加熟练,谁的招式更加精妙,以及谁的身体锻炼得更好,这就是武者了,我们人类以智慧所发明出来的生死之道,是可以以弱者身躯胜过强者身躯的东西,功夫!”

        郝启闻言就在仔细思索着,实际上,他这九年里,全心全意的打着罗汉拳,千遍万遍十万遍,到现在打了千万多拳,这罗汉拳真仿佛化为了他身躯的一部分那样,罗汉拳里的各种招式都已经可以依靠本能使用出来了,也就不再所谓有练法和打法的区别,但此刻仔细听李潘成这么一说,顿时就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确实,他战斗时可没有完全的将任何招式整个摆出来,相反,会根据战斗的情况来使用某个招式里的某个小手段,比如拳,比如臂,比如腿,比如身法什么的,这或许就有些笑傲江湖里,风清扬才开始教导令狐冲时,对令狐冲所说的那些话了。

        “谨受教。”郝启顿时站了起来,依礼抱拳的说道。

        而一向礼貌的李潘成,此刻却是大咧咧的坐着受了郝启一礼,然后才笑道:“坐下坐下,我们继续。”

        旁边的薛娜也连连说道:“对,说重点,说重点要紧!”

        李潘成也不理会,而是继续说道:“郝兄,我和内子的目的就是劝你换一套功法,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了,刚才谈到了招式,代表的意义就是练习时锻炼身体的程度以及多寡,还有就是战斗时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威力,为什么功夫有一流二流三流,乃至下九流与不入流呢?原因就在这里了,郝兄的这套武功,只能够锻炼身体上三处地方,战斗时所能够使用出来的招式技巧也少得很,那怕郝兄已经将起其练到了大成之境,但是你扪心自问,刚才你可以在内子使用灵蛇拳时坚持三招吗?”

        郝启不言,回想薛娜最后使用灵蛇拳时,那身体随意扭曲,几乎无法感知其移动与攻击方向,而且速度快得惊人,想来攻击力也该高得吓人,他终于摇头说道:“挡不下来,莫说三招,恐怕接近一战,只需要一招我就落败。”

        李潘成点点头,心里对郝启的好感又多了许多,不但是个真武者,而且性情沉稳,不拘小节,而且这些年听薛娜听了她在孤儿院里的许多往事,这个郝启是一个重情重义的性格,现在又要多加一个优点,那就是拿得起,放得下。

        李潘成顿时就说道:“正是如此,这灵蛇拳,是我李家顶级武学,超流的灵蛇游身掌的前练功夫,本身就是一流上层武学,非得要将脊椎和身上八成骨骼练到通透才可以拿来对敌,否则的话就只能够平时练套路用,说句实话,内子方才使用的灵蛇拳,最多只能够发挥出两三成的威力,若让我来使用,至少可以在内力强者手中撑下一招,而且这套武功锻炼了身体八十一处地方,除了头顶百汇穴上下以外,连****这样的地方都可以锻炼到,我李家历史上,至少有三人仅仅依靠灵蛇拳,没有练习灵蛇游身掌的情况下都爆发了内力,这是一流上层拳法的威力。”

        “而武功的品级,除了以上两个优缺点,更还有一个关键作用,那就是锻炼身体,其实我们现在都只是小打小闹,真正的强者,决定这个世界命运的永远是内力境,而一个能够锻炼身体更多部位的好武功,可以让一个人有更大的可能性爆发出内力,那怕到最后内力境不成,这毕竟三分勤奋,三分武功,三分天赋,一分看命,即便如此,好的武功也可以让人达到准内力境,也就是凡人的巅峰,所以……”

        “郝兄,我就在这里说这样一句话,只有你改换武功,并且随我和内子去到军队,你能够安下心来花费五年时间修行我们给你的武功,那么我就会在五年后将这灵蛇拳传授于你,不知你意下如何?”

        薛娜顿时在旁边低呼了声,不过没说什么话,而郝启也是动容,他好歹也在这个世界生活了九年时间,对这个世界的一般常识还是知道的,自然知道这套灵蛇拳的珍贵,虽说这个世界的各国政府大力发展全民武学,但是高等武功毕竟还是在各个世家,门派,权贵手中,平民在市面上普遍都只能够买到三流武功,比如大学所发下的武功就是三流水准,而二流武功就需要花费大价钱了,若是二流里的上层武功,那更是非常珍惜,恐怕还会为普通平民带来杀身之祸。

        至于一流武功,市面上是不可能有流通的,即便有,也只可能在黑市或者拍卖上才可以看到,普遍都是世家,门派,权贵们所收集与垄断,至于一流高层的武功,那就是连世家,门派,权贵们手中都少得可怜,几乎就比镇派镇族镇门武功差上一丁点,这价值简直大到没边了,看薛娜的样子,或许一开始他们想拿给他的武功根本不是这本灵蛇拳,或许李潘成是看在薛娜的面子上,也或者是看在了他将罗汉拳练到大成的份上,但不管怎么说,这份人情简直大得惊人,用俗话来说,这几乎可以算是恩同再造了。

        只可惜,郝启已经有了自己的道路与打算,虽然他对这套灵蛇拳确实有些渴望,若要比较,估计这套灵蛇拳相当于他系统里拳法武功70系数的中级武学里偏强的那些了,甚至是100系数里最弱的那些了,要知道须弥山神掌与逍遥派的天山六阳掌也就是100系数里的最强那档次的武功而已。

        “……这是大恩啊。”郝启叹了口气,对方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他现在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最后只能够说道:“大姐头,李兄,我知道我现在算是有些不识抬举,但是请给我最后三个月,三个月后是我十九岁生日,如果……我过了十九岁生日,就同意两位的要求。”

        薛娜不高兴的撇了郝启一眼道:“如果什么?是打算把这套拳法练到登峰造极的极之境吧?我说,有你那么死脑筋的人吗!?你可知道,这灵蛇拳答应给你,我老公要担多大的责任?估计今天回去,他也要被罚跪啊!”

        李潘成微笑着拍了拍薛娜的小手,这才说道:“不要紧,三个月时间耽搁不了什么事,而且能够将一门武功修炼到极之境,这也是对武功认识的极大提高,要知道,我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把任何一门武功给练到极之境,一旦到了极之境,这门不入流的拳法估计也可以被你打得化腐朽为神奇,至少也有二流拳法的威力了,到时候说不定你自己都可以推陈出新,自创一套二流拳法也说不定,那么……三个月时间,这是郝兄的诺言吗?”

        郝启认真想着曾经地球上平凡的生活,想着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的沮丧与绝望,想到了最后的振奋,想到了让他有勇气活下去的梦想……世界那么大,他想去看看……

        想到了许多,但是又想到了现实,想到了生活,想到了林熊为他凑的钱,想到了经常看到林熊鼻青脸肿,想到了答应林熊的那番话,成为内力强者后,带他吃香的,喝辣的……

        还有系统的不确定性,修行易筋经是否真的可以直接就成为内力强者,就如同本不会任何武功的他,装备上罗汉拳后,立刻就会一级罗汉拳一样……

        这许多许多,让郝启心里有了决定,若是他生日时,将罗汉拳练到了极,却依然无法修炼易筋经,或者修炼了而无法拥有内力,那么他就真的抛弃系统,就脚踏实地的在这个世界上,依靠这个世界的武功来奋斗,无论是为了他自己,还是为了薛娜,还是为了林熊……

        郝启抱拳,郑重的说道。

        “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