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十章:当场打死(下)

第十章:当场打死(下)

        (ps:今天更新晚了一些,抱歉,我的错,明天会再注意一些,谢谢朋友们的支持了。)

        王雕整个人镶嵌在墙壁中,他胸口已经被打烂,甚至可以直接看到断裂的肋骨和肺部,但是即便如此,王雕也没有死,甚至没有昏迷,这就是内力境强者,特别是老牌内力境强者的生命力了,他们的肉体早就已经锻炼到了准内力境之上的层次,说是千锤百炼都无法彻底概括,所有的老牌内力境,他们已经控制身体的每一分每一寸,气血,生命,骨髓,这如果拿到地球上去,就是所谓的无漏之身,可以无病无灾的活到一百五十岁以上,举手投足间就有巨力,用句曾经地球上的笑话,徒手拆高达说的就是这类人。

        此刻郝启一拳将王雕的整个胸口正中央都打烂,大半个肺部都已经烂掉,肋骨几乎全部断裂,心脏旁的一些大动脉血管都断开,即便如此,王雕居然都没死,事实上,之前郝启若不是心脏被射穿,那么依照他的生命力不知道还可以坚持多久才会死,这就是内力境那可怕得近乎非人的生命力了。

        “你马上就要死了,是不是要开始求饶了呢?”郝启走到了王雕近处,就这样直视着王雕的双眼说道。

        王雕嘴里大口大口的喷出鲜血,甚至其中还有肺部的碎块,但是他依然清醒着,并且依然没死,此刻的他眼中再没有了之前的冷酷,冷静,乃至暴虐,剩下的只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大恐怖,这恐怖的眼神甚至让郝启心里都觉得发渗。

        “求饶,求饶!是我输了!”王雕嘴巴里大口的喷着鲜血,用一种漏气的,嘶哑的声调嘶吼着道。

        郝启摇了摇头道:“这就是你生命的重量了,这也我生命的重量,杀人者,人恒杀之,若是我被你杀死,那么我的梦想就到此为止,而你被我杀死,你的生命也就此结束,来吧。”

        说话间,郝启就要一拳打向王雕的心脏,而王雕已经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声吼道:“我知道你们都来了,都在看着吧?救下我,我愿把我所有的资产,我的磐石掌,还有剩下的毒龙骨和毒龙皮全部给你们!救我!”

        郝启心头冷笑,干脆停下了拳头,而就在王雕吼叫声中,从远处的街道小巷中传来了脚步声,一个内力境从那里慢慢走了出来,不单单只有他一个,从别的一些巷道,楼上,乃至街道远处都有人走了出来,郝启举目看去,其中两人他还认识,正是令狐器与那名门派的内力境。

        “来了很久了吧?”郝启笑了一声,也不对着谁,就这样随意问道。

        周围至少有六名内力境,他们都是沉默,隔了半天后,令狐器才温文尔雅的说道:“也没来多久,刚好看到郝启兄大发神威,不过……郝启兄可否手下留情,他毕竟是国家注册,常驻蓝影共和国的内力境。”

        “换句话说,他是蓝影共和国的‘自己人’咯?”郝启笑了起来说道。

        令狐器本打算回答,但是他敏锐的发现了这句话里的不对劲,所以立刻闭嘴不说,而这时旁边一个郝启不认识的中年男子内力境冷冷哼了一声,却是什么话都没说。

        郝启对着这个中年男子猛的一瞪眼,身上内力汹涌澎湃,双手抱圆,一圈若有若无的太极图样出现在了他周围,顿时周围所有人都是一阵低呼,他郝启就对这个中年男子说道:“信不信我现在当场打死你,你连逃都逃不掉,现在告诉我你哼什么?注意你的言辞……”

        这个中年男子脸色一红一青,郝启仿佛看着他额头上青筋都冒了出来,但是这人熟视他许久,看着他双拳周围隐约若现的太极图样,好半天后才干笑着说道:“我是觉得这王雕做得太过了,不但设了陷阱围杀郝启兄,现在居然如同无胆匪类一样的求饶,实在是不当人子,并无冒犯郝启兄的意思。”

        “谁是你的兄弟?”

        郝启又是一瞪眼,这个中年男子顿时就是诺诺无言,而郝启就对向了令狐器说道:“这王雕雇佣了人用枪械围杀我,他自己又埋伏在侧,发展到现在,不知道政府对此可有什么话要说?”

        令狐器刚才已经听完了郝启对另一个内力境的话语,他的表情不动,但是内心却是思绪万千,闻言后就郎朗说道:“我国对于暴力事件从来都是持反对态度,对于此次事件,我国表示强烈关注……”

        “停停停,换句话说,在蓝影共和国看来,这个王雕是罪有应得,合该由我杀死咯?”郝启连忙摆手,直接就问道。

        令狐器依然还是那副不骄不躁的样子,依然慢吞吞的说道:“对于犯罪,我国的法律完备,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人,任何事都可以通过法律的申述来进行解决,所以……”

        “令狐兄。”郝启顿时一笑,但是他话语里却带着冷意的道:“国家是国家的,你是你的,我递给你的友谊,希望你不要再拒绝第三次。”

        令狐器眼神猛的一缩,与此同时,他感受到了之前那个内力境感受到的东西,铺天盖地,仿佛海啸一样压过来的内力,虽然还没有传说中内气境肉眼可见,以力化气的境界,但是这内力的量也未免多得太可怕了吧,而且再看到郝启眼中的冷意,他顿时打了个寒颤,断然就说道:“该杀!这败类!居然敢在洗礼比试这么神圣的事情上埋伏下杀手,更用了科技武器来玷污神圣的武功比试,该杀!不杀不足以赎还其罪恶!”

        郝启呵呵一笑,心里想的就是呵呵两个字的真正含义,不过他还是问道:“不是说他是国家注册的内力境吗?我现场杀了可合适?”

        令狐器立刻毫不迟疑的说道:“我之前说他是国家注册的内力境,也是希望他由国家法律来审判,但是照现场的情景来看,他真是罪大恶极,赦无可赦,郝兄当场杀了他也好,这已经是罪名确定了!”

        “呵呵,那就好。”郝启又看向了周围其余几个内力境,朗声说道:“那么各位可有什么异议?比如王雕刚才提出的,他的所有资产,磐石掌,还有那个什么毒龙骨什么的东西,你们可想要?”

        其余几个内力境彼此对望了几眼,他们的脸色都很是难看,但是表情上还是努力挤出了微笑,都是拱手道:“不敢不敢,该杀该杀!”

        “那就好,多谢各位仗义直言,我必然会将各位正义的言辞转告四方。”

        郝启顿时抱拳回礼,哈哈大笑中,再也不看这些人那难看的脸色与扭曲的目光,他直接走到了王雕面前,看着王雕说道:“既然做了决定,那么就要承担这个决定所带来的一切后果,我说你是渺小的老猪犬却不是亏了你,连这最后的担当都没有,那你还能够杀光全亲族,用最后的魄力来决绝埋伏袭杀我?不过是狗急跳墙的阴招罢了,所谓的杀光全亲族,不过是你在恐惧和害怕中,为了壮胆而找你杀了也不会犯罪的弱小来壮胆罢了,无胆匪类,渺小老猪犬,你真是……”

        “连我的一根手指头都不如啊!”

        话音声中,郝启再也不理王雕那恐惧到骇人的表情和目光,也不理他身下的鲜血和尿液齐涌,只是双拳合锤,在身前划了一个圆圈的向前锤去,仿佛炮锤一样,锤出时连空气都给打爆,爆发出巨大的声响,一捶之下,直接将王雕从腰间给拦腰锤烂,打断,然后巨大的力量贯穿而入,击打到了眼前的这栋商场大楼墙壁上,因为之前的打斗,这商场里早已经是人去楼空,这一拳头捶打下,从这商楼被击打的墙壁处开始了崩塌,当郝启收拳转身时,这栋大楼四分之一的体积都已经崩塌了下来……

        郝启也不理会身后那大楼崩塌的画面,只是站在那里,向着周围所有内力境拱手抱拳道:“第四场洗礼比试……”

        “是我赢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